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十五章 抽脉(求订阅)
    杨君山与颜沁曦在遁空大阵跟前目送江心道人离开。

    杨君山还没有回头,颜沁曦的声音便从他背后传来:“他说的你信吗?”

    杨君山转头笑道:“你指的什么?是风暴峡的定海舟,还是东流道人叫他来找我?”

    “当然是后者,飞流剑派道境修士有多少,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而且人家可是剑派,又兼修水行神通,在大海之中无论如何也比你这个土行一脉的道人强多了,仅仅就凭东流道人的一句话,就值得你跟着他们去冒险?”颜沁曦显然因为飞流派不够诚意而有些不满。

    杨君山哑然失笑道:“你不必急,我这不也没有就答应了一定要去么。”

    颜沁曦又道:“那你觉得飞流派为什么找你?”

    杨君山想了想,道:“在与江兄的交谈当中,他曾数次提起过风暴峡的空间裂缝防不胜防,仅凭道境修士掌握的空间神通很难防范,还需要一些专用于镇压空间的法宝、手段。”

    颜沁曦马上道:“是因为你手上的法宝‘银空’,还有你的阵法造诣?”

    杨君山笑了笑,道:“这事儿过段时间再说吧,反正也要等到风暴峡的空间风暴减缓了再说。”

    “我就知道你到时候一定会去。”颜沁曦对于杨君山的心思把握的极准。

    杨君山叹道:“不去不行啊,你有没有察觉到,最近这数十年来修炼界都在大变?”

    “短短数十年的时间,单我一个人经历的大神通者的遗迹便有曹勋秘境、苍玄遗迹,天宪府三座,如今加上风暴峡的定海舟便是第四次,在以往修炼界,数十年时间出现一两座的先辈大神通者修士的洞府遗迹便足够轰动整个修炼界了,而如今这才只是我一个人的经历,那么其他人这些年来寻找到的出世的洞府遗迹又会有多少?总不会整个修炼界的运气都在我一个人身上吧?”

    颜沁曦皱着眉头,道:“还有你曾说过的这些年来修炼界各地似乎都在泛灵,许多原本贫瘠的地域如今都能够进行灵田培育和开垦,一些隐藏在地脉之中的矿脉、山林之中的灵木、灵草也纷纷被人发现,这些事情之间难道也有着联系?”

    “像不像回光返照的感觉?”

    杨君山看着被他这一句话说得瞠目结舌的颜沁曦,不由“呵呵”笑出声来,道:“被吓着了吧,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真就是要大祸临头了呀!”

    “所以只能去争了,如果当真形势坏到了如我想象的那般,那么能守护住你和孩子,守护整个杨氏家族的便只有强横的实力,任何一个可能提升自身实力的机会都不容放过!”

    杨君山说到这里自嘲的笑了笑,道:“但愿是我想多了杞人忧天。”——

    炎州烟郡某地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杨君昊正在焦急的等待着。

    一道遁光由远及近,待得遁光落下,杨君馨从里面走了出来,道:“我哥还没来么?”

    杨君昊摇头道:“还没有,我已经放出了消息,想来他很快就会赶来。”

    杨君馨点了点头,道:“走,先不要等他了,到里面看一看先。”

    两人一起向着山谷之中走去,杨君馨边走边问道:“算算时间,弟妹应当快生了吧,有没有给孩子想好名字?”

    杨君昊点了点头,笑道:“叫杨沁珝怎么样?”

    “好名字!”杨君馨一边走,一边还在打量着四周的环境,随口道:“不过你们恐怕要再准备一个名字了,你们的第二个孩子便会改回安姓,这可是我哥向七姑父保证过的。”

    她如今已经是二等寻灵师,对于地脉走向灵脉分布已经积累了相当的经验,只要看一看周围的地势环境,往往就能够猜测个大概,现在她人虽然还不曾到了紫苑道人当年在炎州秘密经营的那处所在,但里面那条灵河的大致走向却已经被他大概摸准了。

    杨君昊显然并不知道此事,听杨君馨说起顿时感到惊讶,不由道:“这是真的?”

    杨君馨的注意力从旁边的地势地貌当中收了回来,道:“自然是真的。”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一座山谷跟前,杨君馨能够清晰的察觉到这里原本残留的阵法之力,覆盖在这片山谷上空的阵法已经被掌握了方法的杨君昊先行开启了。

    两人从这里跨过一片山梗,一股凉意扑面而来,仿佛瞬间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炎州地域火脉资源极其丰富,地热使得整个炎州的气候要比其他州郡要炎热的多,使得这里的环境虽不至于像习州那样到处都是沙漠戈壁,但能够生长在这里的植被也是极少。

    然而这片山谷之中,不但气候清凉,灵力充盈,而且到处都是闲花野草,更有流水潺潺,在杨君馨一路看惯了炎州的地域环境之后,猛然走进这里就俨然就如同进入了仙境,以至于杨君馨忍不住道:“要是将这里的那条灵河抽走,恐怕这些草木都要随之枯萎掉了吧?”

    杨君昊耸了耸肩,道:“就算不将灵河带走,这些受灵力多年滋养的草木也留不下来。”

    杨君昊话音刚落的时候,一道空间门户已经在二人身后开启,杨君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这座生机盎然的山谷之中。

    “好了,都不要废话了,小妹勘测灵河的具体走向,力求一会儿将这条灵河完完整整的抽走,不要受到丝毫损伤,老十三先把这些花草里面有用的带走,一会儿助我尽快将灵河抽走。”

    杨君山吩咐完,顿了顿接着道:“抽取灵河的时候动静不小,到时候说不定会惊动炎州的大神通者,所以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尽量不给其他人拦截的时间。”

    杨君昊和杨君馨两个人闻言都赶快忙了起来,而杨君山自己却先来到了山谷边缘开辟的一座洞府门前。

    门前有着一层禁制光幕,随着杨君山的手向着光幕上拂去,在两仪元磁神光之下光幕开始慢慢消解。

    感受着禁制光幕的力度,杨君山知道紫苑道人怕是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回到这里来了,因为这样一层光幕的力度明显不应当是出自一位道境老祖的手笔,而且从布置这层禁制的风格来看,应当是与山谷外的阵法同源而出,而紫苑道人自己对于阵法却是并不精通的。

    走进洞府当中,里面浓厚的灵力更显精纯,很明显那条灵河的源头应当就在洞府之中。

    洞府内部前端是一座较为空旷的类似于客厅一般的空间,不过这里的陈设很是简单,但却能够从细节当中看出来不少女性化的痕迹。

    空旷的客厅之后便是两座小一些的门户,一座门户上标着“紫苑阁”,而另外一座门户上却是写着“落霞洞”。

    杨君山的目光在“落霞洞”三个字上停留了片刻,神色间明显有着错愕与恍然交织的复杂神色。

    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杨君山伸手凌空向着两座门户上一按,门户上标写的字样便尽数被抹去。

    “哥,灵河的源头是不是这里?”杨君馨在他身后问道。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这里是两位女修的修炼洞府,我不太方便进去,你去将里面的东西收拾一下,有用的你自己收下便是,我准备动手抽取灵河。”

    因为炎州距离玉州实在太远,这种跨州的灵脉迁移若是仍旧按照以往的方式,不但布置牵引阵法需要消耗更多的资源,而且在牵引的过程当中还势必会造成大量的损耗,一条灵河最终到了西山能不能剩下五条灵脉都不太好说。

    如此便只能用另外一种方式,那便是强行将灵河从地脉之中抽出,然后利用神通将灵河禁锢之后封印在一件法宝当中带走。

    这种方式固然能够完整的将灵河本身保存下来,但其本身的操作性要求却是极高,哪怕是道境的大神通者想要在不损伤灵河的情况下将其完整的抽走恐怕也不太容易。

    而且这种方式对灵河周围的环境造成的破坏往往比利用牵引大阵迁移灵脉还要严重,几乎可以说杨君山一旦将山谷中的灵河抽离,这里马上就是山崩地裂一般的大动静,之后数十近百年这里都将沦为一片死寂之地。

    若是在玉州杨君山自然不会选择这种近似绝户的方式,然而这里是在炎州,原本就是比习州的大沙漠也好不到哪里去的幻境,杨君山从这里抽一条灵河哪管它山崩地裂!

    杨君馨从两座门户当中走出,脸上挂着一丝喜色,显然从里面得到了不少好处。

    “哥,这座洞府里面有好些关于阵法传承文献。”杨君山将一只储物袋递了过来。

    杨君山接了过来,道:“你跟着老十三先走,他路熟,你们先尽快离开炎州。”

    杨君馨有些担心道:“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杨君山笑了笑,道:“放心!”

    在杨君馨与杨君昊两个离开山谷不久之后,身后突然传来“轰隆隆”的闷响,就如同打雷一般。

    杨君馨忍不住向后看去,却猛然睁大了眼睛,之间身后数十里之外的一大片山脉仿佛都在沉闷的巨响当中在摇晃,就像是一只庞大的亘古巨兽正在沉睡当中翻身一般。

    杨君昊同样目瞪口呆的望着远处被杨君山搞出来的动静,不过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一拉杨君馨道:“快走,这里很快就会有人赶来的。”

    两人离开之后不久,一声愤怒的巨吼突然响彻天地:“是谁,是谁在那里改动地脉!”

    ————————

    感谢诸位道友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