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四章 震惊
    “恭喜前辈进阶道境!”杨君山向着眼前之人衷心恭贺。

    八宝道人苦笑道:“君山小友,你这一声恭喜却是令老夫如芒在背啊,老夫现在是不是也应该恭贺小友你年纪轻轻便进阶道境,前途远大,老夫自愧不如啊?”

    说罢,八宝真人自己便先笑了,杨君山也紧跟着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烘炉斋中,杨君山拜访了同样刚刚出关不久并成功进阶道境的八宝道人。

    上一次杨君山便从江心真人口中得知了八宝道人已然进阶道境穿的消息,奈何中土仙宫动荡,杨君山心虚便借口先行离开了。

    如今破山锏在他的丹田之中沉睡,杨君山自也不必再去担心它会再在仙宫之中勾引起大规模的动荡,于是便专程上门拜访。

    杨君山闻言苦笑道:“说来惭愧,晚辈原本是借助了清灵葫芦这才一口气冲破了道阶的瓶颈,与前辈这般一步一个脚印突破道境之人相比晚辈终究还是轻浮了许多。”

    八宝道人轻笑道:“一个底蕴浅薄的初入道境之人能够轻易的将一个老牌道祖打得身死魂消?更何况此人还是一位阵法宗师!”

    杨君山不好意思道:“前辈谬赞,晚辈那道阵能够成功也是得多位前辈道祖相助,怎能与前辈相比,前辈早在道境之前便号称‘八宝’,如今进阶道境怕已经是炼器大宗师的水准了。”

    八宝道人指着杨君山大笑道:“都说你杨君山平日里谦虚的有些太过分,今日一见果真不假!”

    见得杨君山愕然的表情,八宝道人脸上笑意更甚,道:“这修炼界的炼器宗师没有三十个,至少也有二十人,可阵法宗师呢?数量怕是连一个巴掌都不够,技艺的高低相似的话,阵法宗师的地位可要比炼器宗师高多了,更何况炼器宗师也不过炼制宝器,可阵法宗师却有着独立构筑一座道阵的能力,两者岂可同日而语?”

    在修炼界对于修真百艺技艺高低的评判,除了炼器之外,其他技艺各个阶段的称呼其实是与修士修为品阶的划分相一致的,譬如炼丹师能够炼制出供武人境修士服用的丹药那边是灵丹,炼出宝丹那便适合于大部分的真人,只有炼制出道阶的丹药才能够称之为炼丹宗师,阵法师的评判标准也是如此。

    不过与之相比,炼器师的标准则要低很多,往往能够炼制出一件法器便能够称之为炼器师,能够炼制出灵器则称之为大师,而总是境界也只不过炼制出了宝器而已。

    炼器师的这种划分,一方面说明了炼器的相对的难度,可另外一方面也令炼器师在与修真百艺的其他同阶修士相比要略逊一筹,譬如炼器大师比之炼丹大师的地位往往稍有不如,但却又比炼丹师高得多;炼器宗师的地位同样逊色于阵法宗师,可又远要比阵法大师更受人尊敬;而一位道境宗师至少也要独立完成一座道阶大阵的布置,可能够独立炼制一件道器的阵法师便能够称之为“大宗师”了。

    八宝道人接着说道:“你自己现在恐怕都不知道五行雷光大阵大成之后,在修炼界当中所造成的轰动吧?与之相比,你初入道境便打爆玄元道祖的事情反而算不得什么了。”

    “额,”杨君山有些懵懂的眨了眨眼睛,请教道:“可是前辈在仙宫之中听闻了什么消息?”

    八宝道人点头道:“最近有不少势力都在暗中收集有关你的消息,尤其是关于你阵法师的身份,这些势力对你未必有恶意,但小心一些总归没有坏处。”

    “多谢前辈告知晚辈此事。”杨君山郑重向八宝道人称谢。

    八宝道人摆了摆手,道:“不知小友这一次找老夫所为何事?”

    杨君山微微一笑伸出手来,掌心之中已经多了一尊三寸见方的虎头玉玺,道:“这一次晚辈有求而来,此乃晚辈本命法宝,想要借前辈妙术提升品质。”

    八宝道人只是看了山君玺一眼,便赞道:“好一尊宝器,无论是品质底蕴,还是真元温养,都是上上之选,怕不是要有晋升道器的底蕴。”

    杨君山心中暗自惊叹八宝道人的眼光,只是看了那么一眼,便能够将山君玺的底细查探了七八不离十,不过他还是将山君玺递了过去让八宝道人过手。

    八宝道人很明显有着用来查探法宝自身的秘术,他只是将双手捧着山君玺,然后便开始闭目沉吟,如此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道:“这件法宝很好,虽然经过数次提升,但却明显只经过了两人之手,第一人应当便是炼制这件法宝最初胚胎之人,虽说手法略显稚嫩,却胜在传承精妙且自身在炼器一道上天赋极深,兼之每次所用灵材品质极为考究,将法宝根基打得极厚;第二经手之人应当不仅一人,而是两三人联手合力,炼器天赋虽不如前者,却胜在手法熟练老道,炼制的过程略显粗糙,却胜在火候十足,应当是借用了品质极高的地火火脉精华辅助炼制。”

    杨君山在一旁早已经惊为天人,只是将法宝拿在手中片刻,便能够将山君玺的提升过程完整复述,就仿佛这件法宝乃是他亲自炼制一般。

    见得杨君山目瞪口呆的表情,八宝道人也不以为意,类似的情况他已经见到了不止一次,早已经习惯了,在提升法宝品质的过程当中,如果不能对法宝的根底有一个系统而清晰的了解,只是盲目的提升法宝的品质,那样不但会在提升的过程当中使得失败率大增,而且还会削弱法宝日后继续提升的底蕴。

    “那么君山小友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将这件法宝提升为上品宝器么?这倒不算是一件难事,你的法宝温养的极好,器灵灵性极高,能够很容易提升到了宝器上品,不过谨慎起见,老夫还是要先看一看你所准备的灵材品质如何。”

    八宝道人此时的神情气质早已经大变,在接触到杨君山的宝器之前,他分明只是一个谦和温逊之人,而在开始探讨与炼器有关之事后,整个人便从里到外的透出一股虽不凌厉,但却绝对自信的气度,每一句话都有一种让人不得不信服的魅力。

    不过这一次杨君山却明显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前辈,如果直接将之越阶提升为道器,如何?”

    “什么?”

    八宝道人微微一愣,扭过头来看了杨君山一眼,再次确认道:“道器?”

    杨君山盯着他的目光点头,道:“不错,是道器!”

    八宝道人神色迟疑,可原本在他掌心之中的山君玺却被他微微一握,脸上却是苦笑道:“小友莫要为难老夫,老夫自认炼器技艺在宗师之中算的顶尖,可这毕竟要晋升道器,老夫可还不是大宗师。”

    杨君山分明从八宝道人的目光之中看到了一丝一闪而没的狂热,立马道:“可是晚辈的法宝没有晋升道器的底蕴?”

    八宝道人迟疑了一下,道:“小友的法宝温养的极好,器灵灵性饱满,的确有晋升道器的可能。”

    杨君山又道:“可是前辈没有炼制道器的传承?”

    “自然是有的!”

    “那么可是前辈没有参与过道器的炼制?”

    八宝道人沉声道:“老夫至少参与过三次道器的炼制,一次失败,一次成功,一次尚未可知,不过成功的可能性大一些,可能还需要数年打磨温养才能知道结果。”

    道器的炼制自然不能一蹴而就,少则需要三五年的精心侍弄,多则数十年甚至上百年都不算稀奇。

    无论是道器还是道阵,并非说只有阵法宗师才能布置,只有炼器大宗师才能够炼制,修炼界虽大,可阵法宗师不超过五指之数,炼器大宗师的数量也不过如此,如果道器的炼制或者道阵的布置都必须要这些人出手才能搞定,那么就算他们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做到。

    事实上修炼界大部分的道器以及道阶大阵并非出自这些人只有,而往往多是由多位炼器宗师或者阵法大师群策群力而成,而炼器大宗师和阵法宗师与他们的区别便是,后者能够以一己之力独立完成道器或者道阵的炼制和布置,而前者却往往因为没有能够独揽全局的能力,只能一再小心谨慎,生怕在配合上失去默契,尽管在某些细节上的打磨还要胜过阵法宗师或者炼器大宗师,但花费的时间却往往要长得多。

    以八宝道人在炼器宗师之中堪称顶尖的炼器造诣,要说他不曾参与过道器的炼制,杨君山是决然不会相信的,而事实也是如此,八宝道人不但参与过,而且还曾参与了三次道器的炼制。

    杨君山笑道:“那么前辈为何不打算亲自完成一件道器的提升?”

    八宝道人惊讶道:“你就不怕老夫把你的法宝炼坏了?”

    杨君山又笑道:“如果当真如此,那前辈当初为何又会在太罡境停留如此长的时间?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打磨肉身强度?炼制八件宝器的底蕴,三次参与道器炼制的经验,难道还不足以令前辈有着一试道器的底气?”

    八宝道人“嘿嘿”一笑,杨君山也跟着笑了起来,八宝道人不是不敢出手炼制,事实上他巴不得有人给他这个机会,只是炼器道器毕竟非同小可,一旦失败,法宝主人与炼器师反目成仇者比比皆是,他必须要将其中的厉害关系给杨君山讲述明白。

    “老师说老夫最多只有三成把握!”

    八宝道人正色道:“不过要是能够加两个助手的话,或许把握会大一些,但也最多不超过五成。”

    “是谁?”杨君山问道。

    “一个你认识,便是老夫的弟子,另外一位吗,你最好是将曾经炼制过这件法宝的炼器师找一个过来。”

    杨君山微微迟疑了一下,点头道:“好!”

    八宝道人看了他一眼,道:“那么看一看你准备的灵材吧,如果灵材的品质足够好的话,至少也能增加一两成的把握。”

    杨君山点了点头,首先便将道韵石拿了出来。

    杨君山的手中有两颗道韵石,一颗得自曹勋秘境,另外一颗却是得自石妖摩岭道人之手。

    得自曹勋秘境的那可道韵石看上去就如同一块随时都会碎裂的土坷垃,上面的道纹也显得暗淡,不过却极为密集;相反,得自摩岭道人的那颗道韵石看上去就圆润了许多,卖相极好,不过上面的道纹则较为稀薄。

    杨君山自己也不知道那一颗较好,于是便都拿了出来,让八宝道人挑选。

    八宝道人见得杨君山一出手便是两颗道韵石,苦笑着摇了摇头,别人通常寻一块道韵石而不可得,杨君山却一下子便是两颗,不过他却是便毫不犹豫的挑选了得自曹勋秘境的那可道韵石,道:“一块就够了,这块要好得多。”

    杨君山点了点头,然后向着四下打量了一下,见得八宝道人的炼器室足够宽敞,然后才在他不解的目光当中划开了一道空间门户,而后一条巨大的石臂便落在了炼器室的地面之上。

    八宝道人一看这条石臂便倒吸了一口凉气,目光之中精芒四射,道:“灵族石妖,而且还是道阶石妖的手臂,这可都是土石精华之物!”

    八宝道人的见识阅历果真令杨君山感到钦佩,不过杨君山带给他的震惊远不止这些,随着空间门户不断被扩增,一尊巨大的身躯从中落在炼器师的地面之上,几乎将八宝道人特意开辟出来的炼器师占得满满当当,两人甚至都不得不将身躯悬浮在半空说话。

    “这,这,这……”八宝道人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杨君山笑道:“一尊完整的灵族道境石妖,想来前辈的把握会更大一些。”

    八宝道人闻言一叹,道:“当年玉州魔域血都之事老夫也有所耳闻,早听闻紫苑道人的身外化身当初是被一尊道境石妖打伤,可事后却再无那石妖消息,却不曾想它却是死在了小友手中,当初小友的修为还只是太罡境吧?小友举动每每都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当真令人惊叹呐!”

    杨君山闻言只是笑了笑。

    八宝道人却又道:“一尊完整的道境石妖,老夫若是还没有七八成把握那简直就要暴殄天物,但若只是炼制一件下品道器,怕不还是要暴殄天物啊!”

    “前辈的意思是?”

    八宝道人道:“将你另外一颗道韵石也留下来吧,若然是有机会的话……,嘿,以防万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