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1.第九百七十三章 心热
    仿佛在印证杨君山所言一般,在杨君昊还在试图感应西山之上发生了哪些变化的时候,一股澎湃的气势突然出现并搅动汇聚在西山之上的天地灵力,形成了小规模的天地异象。

    这是有人修为冲破了瓶颈,进阶真人境了!

    杨君山的魂念瞬间便锁定了异象发生的方位,笑道:“是在阁楼秘境附近,看样子应当是你九嫂进阶真人境成功了,嗯,西山上的木脉虽然只是小型,但却有着杨果两次大规模倾泻木行元气,使得她受益进阶真人境也在情理之中,更何况你九嫂本人这些年来在武人境巅峰的积累甚至不下于你十二姐。”

    杨君昊同样喜道:“九嫂进阶真人境,想来她的炼丹术必然更上一层楼,日后家族的宝丹供应想来会宽裕一些。”

    杨君山闻言笑了笑,道:“宽裕可谈不上,毕竟炼制宝丹的各种原材料本身从来都是供不应求,如今只能希望她的成丹率能够更高一些,况且别忘了,家族的真人境修士也会越来越多,修为也会越来越高。”

    杨君昊脸色一垮,正想要继续说什么,却见得杨君山突然转过了头去,他顺着杨君山的目光望去,正看到苏宝章正朝着这里走来。

    杨君山笑道:“宝章哥,怎得没有继续呆在木脉源头修炼,如今五行循环已成,整个梦瑜县的天地灵气都在缓缓的向着西山之上汇聚,此时正是天地元气最为浓郁的时候。”

    苏宝章摆了摆手,道:“我的修为自家知道,距离聚罡境尚有一段距离,不是一次元气潮汐就能够一蹴而就的。”

    杨君昊也在旁边笑道:“能增加一些修为总是好的!”

    苏宝章摇头苦笑道:“老师在密室之中将土行元气收集之后自己不用,我要是再不出来,他就要把这些元气尽数度入我的体内,既然我不能在短时间内突破,还不如让老师将这些元气留给家族的一些后辈子弟。”

    杨君昊闻言笑道:“这些后辈小子却是有福了,不晓得这一次有多少人能够抓住机缘。”

    苏宝章道:“我那小子已经进阶武人境巅峰,杨沁琅也快了,其他还有几个小子也颇有进步,不得不说这些小子的运气比我们当初可好太多了,嗯,还有,杨沁璋那小子看样子似乎想要冲击真人境。”

    杨君山闻言脸色略微有些不喜,杨君昊却在一旁笑道:“这小子向来喜欢争第一出风头,同一辈子弟当中一下子出现了好几个大圆满境界的修士,他要是不急着冲击真人境才是怪事!”

    杨君山想及杨沁璋的性格也确实如此,他虽更希望这些后辈子弟能够花更多的时间来夯实基础,但杨沁璋等人如今也都是数十岁的年纪,有的甚至都已经当祖父的年纪,各人自有各自的主张,修行之路本就是各自走出来的,所谓的修行功法以及神通秘术也不过是脚下的鞋和手中劈开荆棘的镰刀而已,具体怎么走全在己身,他若是过多干涉反而不美。

    三兄弟在西山之上侃侃而谈,杨君山却是心中一动,伸手凌空点了几点,守护大阵的某一处所在发生了一些不知名的变化,苏宝章和杨君昊见状都止住了话语声,却听得杨君山高声道:“夏媛道友冲破瓶颈,一举进阶太罡境,却是可喜可贺!”

    一道无形的流光从西山上水行源头之处倾泻而下,到得三人近前却是一收,刚刚进阶太罡境的夏媛真人带着一身尚未稳定的气息出现在三人面前。

    夏媛真人美目流转,先是向着极为杨氏真人点头示意,随后又忘了三人身边不远处的那座已经扩张到了六七十丈方圆的熔岩湖一眼,笑道:“杨道友阵法造诣小女子却是自愧不如,居然借助五行源石成功凝聚出了一条火脉,而且还是中型火脉,如此五行地脉已聚四条,只待木脉一成,道友便可构筑了道阵的根基,只待时机一到,汇聚五行之力,点醒大阵之灵,这修炼界便要多出一位阵法宗师了!”

    夏媛真人并不知晓杨君山其实早已经在暗中构筑了木行地脉,实际上如今西山之上的五行地脉已成,虽说五条地脉品阶参差不齐,但就如同夏媛真人所言一般,杨君山的道阵根基事实上已经奠定了。

    杨君山自己当然不会说破,而是谦虚道:“还差得远,这还多是借助东流以及紫苑两位道祖之力,否则单凭我杨氏这点底蕴,杨某想要一窥道阵玄奥,还不知要到何年何月!”

    夏媛真人不疑有他,只是道:“那小女子便提前预祝道友成就道阵宗师了!”

    杨君山也笑道:“借道友吉言。”

    夏媛真人与杨君山等人寒暄两句,她刚刚进阶太罡境,修为尚未来得及稳固,便借故告辞,杨君山自也没有挽留的打算。

    在送走夏媛真人之后,杨君山才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杨君昊道:“先前宝章哥出来的时候,你是不是想要跟我说什么?”

    杨君昊道:“我觉得短时间内想要进阶天罡境怕是没机会了。”

    之前杨君昊被桑无忌修理的够呛,桑无忌还给他定下了一个短时间内尽皆天罡境的目标,这点杨君山原本也是知道的。

    听得杨君昊这么一说,杨君山才注意到这一段时间不见,杨君昊的修为居然又涨了,虽然还没有达到玄罡境的巅峰,但却也着实不太远了。

    杨君山惊讶道:“你不说我还没发现,是不是又有了什么奇遇机缘?”

    杨君昊挠了挠头,道:“之前从那金乌派少主手中夺走那炎阳壶的时候,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那炎阳壶居然被我轻易就炼化了,四哥你知道我身上的那件火行至宝,我总感觉那炎阳壶的器灵仿佛有些迫不及待被我炼化一样,甚至在炼化的刹那还得到了宝器的元气反哺。”

    杨君山与苏宝章听后都有些目瞪口呆,这运气也实在是太好了吧?

    苏宝章疑惑道:“不是只有完美炼制的本命法宝才有可能出现元气反哺么?”

    杨君山则沉吟道:“宝器有灵,宝阶以上的法宝从来都是自行择主,莫不是那金乌派的少主从来都不曾炼化了那炎阳壶?”

    杨君昊摊开双手,无奈道:“这我哪儿知道?那金乌派的少主修为不低,实则却是个绣花枕头,平日里只是借着金乌派的名头和手下一群狗腿耀武扬威罢了,落单之后被我偷袭,甚至连这件法宝都没来得及施展出来,就被我化成了灰。”

    苏宝章笑道:“你小子就知足吧,就这元气反哺一下子省下你多少年修炼时间?”

    杨君山却摩挲着下巴沉吟不语。

    杨君昊一看,连忙很是狗腿的上前,道:“四哥,你是不是还有其他办法?”

    桑无忌明确跟他说,想要结束对他如同地狱一般的指点,就必须要进阶天罡境,杨君昊觉得自己要是再不进阶天罡境,恐怕自己都要先崩溃了。

    杨君山想了想,道:“的确还有一次机会。”

    杨君昊闻言大喜,旁边的苏宝章却想到了先前夏媛真人所言,笑问道:“可是五行雷光大阵进阶道阵的时机?”

    杨君山笑着点了点头,正待向杨君昊详细解释,魂念却仿佛突然发现了什么,扭头向着侧后方上空望去,双目之中霜白色的光芒一闪而逝,沉声道:“不知是哪位道祖前来,杨君山有失远迎了!”

    听得杨君山所言,杨君昊和苏宝章神色都是一凛,二人对视了一眼,苏宝章匆匆向着西山上土行地脉源头而去,而杨君昊却向后退了几步,站在了刚刚成型的熔岩湖旁边,一旦有变,他随时都会跳入熔岩湖之中。

    杨君山曾经明确跟他们说过,在他亲自主持之下,杨氏的守护大阵甚至能够与道境老祖抗衡,但要想杨氏的守护大阵威能更甚,那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有修炼五行传承功法的修士,在五行地脉源头,协助杨君山运转五行地脉之力,这样能够将五行雷光大阵的威能发挥到极致。

    不过就在苏宝章和杨君昊离开之际,一道只有杨君山能够听到的声音却是落在了他的耳中。

    杨君山神色先是一松,紧跟着眉头一挑,似乎遇上了什么绝大的困难。

    杨君山转身朝着杨君昊点了点头,道:“无妨,我去去就回。”

    说罢,身形在西山之上一闪,人已经到了守护大阵之外,紧跟着他似乎受到了指引,片刻之后便消失在了杨君昊眼中。

    杨君山看着眼前之人眉头微微皱起,拱了拱手,道:“见过紫苑前辈,不知前辈此时招晚辈前来有何见教?”

    眼前之人并非是紫苑道人本尊,而是她那分魂葫芦的身外化身,而此时这具化身的修为赫然已经达到了庆云境,想及紫苑道人天劫就在眼前,有这样一尊修为几乎就要追上本尊的身外化身,料想紫苑道人的这一次雷劫恐怕也不在话下。

    只听这具面貌与紫苑道人本尊有着七八分相似的身外化身微微一笑,道:“本尊天劫已至,原本是想着凭着这具化身陨灭,来确保本尊成功渡过雷劫的,不过在观摩了东流道友的渡劫过程之后,本尊如今却是想着或许能够借助小杨道友之力,将这具化身在雷劫之下保存下来也说不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