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八章 蟠龙
    点灵指,一指点灵,一指灭灵!

点灵不易,可灭灵却是容易得紧!

当柳叶刀被杨君山镇压之后,蕴藏在宝器之中的刘巽清道人的一缕元神被点灵指轻易重创,紧跟着器灵也受损,直接从宝器上品消磨到了中品。

要知道相比于将一件法宝提升到宝器上品,器灵的孕养可要艰难的多!

杨君山手上的“银空”本体品质已经是宝器上品,然而其器灵且只是宝器下品,这还是在杨君山练就了点灵指之后,器灵灵性一再增加的情况下。

“小辈,你怎么敢!”

刘巽清惊怒交加的咆哮声从虚空传来,可偏偏此时周围的空间通道已经被两位道祖封锁,刘巽清便是想要赶来也是有心无力。

事实上无论是紫苑道人还是东流道人,都没有想到杨君山居然有如此胆量来报复一位道境老祖,他们可是清楚的知道这件柳叶刀对于刘巽清道人的意义有多么重要。

不过这在杨君山眼中却不算什么,人家都已经出手要杀他了,难道说放过了这件法宝,人家就会跟他讲和?

既然不可能,那还不如就此毁掉了这件法宝,至少也能将对手的实力削弱一筹。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却是心中一动,点灵指收回之后,掌心向着刀面上一贴,两仪微尘青光和元磁宝光发动,青金两色的灵光开始相互勾连,然后一层层的结成符印,向着刀面上盖了上去,将这件法宝彻底封印了起来。

如果一开始法宝被杨君山削灵的时候,刘巽清还能清晰的查知到本命法宝的变化,可当杨君山用两道神通将柳叶刀封印起来之后,刘道人却是彻底失去了对自己本命法宝的感应。

这一下刘巽清却是有些慌了!

这件本命法宝于他干系甚大,刘巽清道人虽然是庆云境修为,但距离华盖境却也不远,他虽然自忖比毫无本命道术神通傍身的紫苑道人强一筹,但也远远比不过紫苑道人手中的身外化身,更何况紫苑道人手中尚有中品道器紫云幡,他若比照紫苑道人,至少也要将本命法宝提升为道器才行,可要是没了本命法宝,他想要度过雷劫无异于痴人说梦。

“小子,你做了什么,快将本道祖的法宝交出来,否则本道祖必要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刘巽清道人的神识如同狂风海啸一般向着杨君山涌来。

杨君山冷笑道:“那好啊,反正在下自忖也逃不出阁下之手,那索性大家一拍两散,没了本命法宝,就不信阁下能够从容渡过雷劫,到时候以某家区区太罡之身,换一位道境老祖,怎么都不亏啊!”

杨君山嘲讽的语气一时间令刘巽清有些失声,片刻之后,刘巽清沉凝的语气透过神识才缓缓在杨君山的魂念感知当中响起:“小子,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杨君山嘴角微微向上一掀,颇有一种阴谋得逞的意味,道:“杨某知道,破山锏尚有三分之一的本体在紫风派手中,很简单,只要刘前辈将破山锏剩余的三分之一本体交出来,那么在下就将柳叶刀完璧归还,以一件道器本体的三分之一部分来换取一件有着成就道器潜质的宝器,怎么辈都不亏啊!”

刘巽清心中郁闷的想要吐血,什么完璧归还,自己的本命法宝早已经被削弱到了中品宝器!

至于破山锏在紫风派的另外三分之一件本体,这在普通修士当中或许算是一个秘密,但在道境修士当中,当初燕山老祖陨落于萧巽乾之手却并算不上什么秘密,那么破山锏的另外一截本体最大的可能自然是在紫风派的手中。

刘巽清沉默了片刻,道:“破山锏的残片并非老夫之物,而是在萧师兄手上,你应该换一个条件!”

杨君山冷笑一身,道:“那是刘道祖您的问题,在下只要破山锏另外三分之一的残片!”

刘巽清恼怒道:“小子,你这根本就是无理取闹!”

杨君山干脆不再理会,而是与东流和紫苑两位道人商量离开天宪孤岛的打算,任由刘巽清道人在虚空的另外一侧暴跳如雷。

“小子,敢讹一名道境老祖,而且还是一名即将进阶华盖境的道境老祖,本尊都不得不说你小子有种!”

紫苑道人笑着大为赞赏,她与紫风派仇深似海,杨君山能够让对方道境老祖吃瘪,她心中自然暗爽。

相比于紫苑道人的调笑,东流道人神色却闪过一丝忧虑,嘱咐道:“此番你得罪刘巽清,紫风派的道境修士虽不至于前往玉州寻仇,但却未必不会在中途对你下手,此番从天宪孤岛突围之后,你莫要独自行动,还是与老夫等人一同返回玉州吧!”

杨君山也知道自己这一次玩得有些过火,不过对方都已经在对他下杀手了,杨君山自忖也没必要做缩头乌龟一声不吭,唯一可虑的便是对方不要面皮,跨州越境朝杨氏家族下手,不过如今既然已经有了东流道人的保证,杨君山便放下了一半的心。

至于剩下的危险,杨君山咂了咂嘴,这不眼瞅着两位道祖的雷劫临头么,或许这就是他的一次绝佳机会也说不定。

“没想到你小子居然来海外找天宪府!”紫苑道人笑道。

“前辈却是不够意思,天宪府名垂海外数千年,如此好事儿,却也不通知晚辈一声?”杨君山却是笑着反问了一句。

旁边的江心真人惊疑不定的目光在他身上游走,杨君山居然能够与这种极为平等的语气与道境老祖交谈,这让他感到极度不安。

或许是因为接连数次与道境老祖交手,杨君山对于道境修士原本的敬畏却是少了许多,此时与紫苑道人交谈却是显然从容了许多。

紫苑道人听得杨君山如此语气也是略微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她的神色间便又多了一丝欣赏,道:“你小子不要不知道好歹,本尊与东流道友图谋的可是五行源石,此物原本就是承载天宪洞府之物,若是一旦成功,天宪府必然崩溃,到时候进入天宪府反而是害了你!”

杨君山点了点头,紫苑道人说的不错,而且无论是紫苑还是东流都不晓得他手中有着能够克制空间神通法宝“银空”,更不晓得他曾经得到过桑无忌的指点,可即便如此,在天宪府崩溃的时候,杨君山还是遭遇到了极大的危险。

而事实上紫苑道人甚至都用不着跟他解释这些,可她还是很明白的解释了,杨君山知晓这是对方给了自己很大的脸面,而另外一旁,江心真人脸上的表情就显得更加精彩了。

“那么五行源石想来两位已经拿到手了?”杨君山问道。

紫苑道人得意的笑了笑,道:“天宪府崩溃之后,拿到了最大的一块!不过你们两个后辈这一次却也出力不小,没想到你们两个居然有胆量冲进道境老祖的战团之中,否则本尊与东流道友也不可能找到破绽突围。”

在杨君山与紫苑道人二人交流的时候,东流道人的声音插了进来,道:“两位,我们的麻烦还没有过去,而且还不小呢!”

紫苑道人闻言诧异道:“怎么,角蚩妖王难道当真还想要将我们留下来不成?”

紫苑道人随口一言,却见得东流道人神色严峻,晓得事情有变,抬头却正空之中原本凝聚的厚厚的灵光云层,此时却已经幻化成了一条条奇异的与长蛇有些类似的法相,在孤岛的上空蜿蜒飞舞。

十二条奇异法相虽然相差不大,可实际上却各不相同,在孤岛上空序的游走飞舞,可实际上每一条法相游走的路线都带着奇异的轨迹,就如同在孤岛的上空编织着一张巨大的网,将整个孤岛笼罩在其中。

“么来没有?”东流道人苦笑着问道。

“龙族的蟠龙大阵?”紫苑道人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我在域外的见识自然是比不得东流道友的,这蟠龙大阵当初也只是远远的一次,并不太确定!”

东流道人苦笑道:“道友错,的确是龙族的蟠龙大阵无疑,不过域外的蟠龙大阵多是以真龙主阵,角蚩妖王修为虽高,但到底还是妖王,而不是龙王,而且此时角蚩等人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天宪孤岛之上,这或许也是我等的机会。”

紫苑道人一听是蟠龙大阵也有些吃惊,忙道:“即便如此,怕也难办,谁能想到那角蚩妖王居然是距离妖仙都只剩一步之遥的黄庭妖修!”

东流道人随口道:“他恐怕随时都能迈出这一步,之所以仍旧停留在黄庭境,应当是他不愿只成就一尊妖仙,而是想要蜕变为神龙。”

紫苑道人好笑道:“你还有心关心这个?”

东流道人苦笑道:“单凭你我两个怕是冲不出十几位道尊妖修不下的大阵,这一次大家恐怕要联手了!”

似乎在印证东流道人所言一般,就在他话音刚落之际,一道神识便递了过来,道:“两位,要破这蟠龙大阵,恐怕要联手了,否则一旦角蚩功成,整个天宪孤岛落入他的手中,我等便只能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本书来自  /book/html/11/11796/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