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七章 出锏
    在东流道人与紫苑道人二人突围而出之后,围攻他们的老祖自然也晓得无法再从二人手中夺回那块最大的五行源石,于是当他们再次追上来出手的时候,无论是紫苑道人还是东流道人都猜得出来恐怕是要冲着紫苑道人的身外化身来了。xshuo

    毕竟紫苑道人根基浅薄,进阶道境修为一路狂涨,可本命道术神通却是一道也没有练成,她能否度过雷劫的大部分希望都在身外化身之上,一旦她的化身被灭,几乎就可以提前宣告她进阶失败了。

    因此,当在二人成功突围之后还想着要追杀二人的,两位道祖在第一时间便晓得对方是冲着身外化身来的。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当东流道人出手准备帮助化身抵御对手偷袭的时候,那柄从虚空之中钻出来的柳叶刀居然一转身奔着杨君山去了!

    “救他!”

    不用紫苑道人多言,东流道人瞬间便反应了过来,没有了杨君山便无人可以将杨氏家族的五行雷光大阵威能发挥到极致,没有了五行雷光大阵的帮助,他又如何拔出元神之中的雷光本源?

    没有了身外化身,紫苑道人的雷劫可以提前宣告失败,可没有了杨君山,他东流道人恐怕还要死在紫苑道人前头!

    毕竟紫苑道人的雷劫还可拖延,他的已经拖不得了!

    “刘巽清,你要找死吗?”

    东流道人的神识瞬间如同咆哮的怒海一般传入到了隐藏在虚空之中的紫风派道境修士刘巽清的耳中。

    “呵呵,东流道兄勿怪,此子不过学了我紫风派阵法传承的皮毛,道兄想要借助五行雷光宝阵之力,我紫风派为道兄重新摆下一个就是了,又何必为了区区一太罡小修而伤了两家和气!”

    道境老祖神识之间的交流几乎就是一个念头之间的事情,他心中虽然杀意浓浓,却也知晓此时想要出手救杨君山已经来不及了,无论是他还是紫苑,都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以大欺小,公然向一个太罡后辈出手。

    至于东流道人对于出手的紫风派刘巽清道人的质问,却也只能是无力回天的无奈之举罢了,然而刘巽清道人的回复却是令他一时间起了心思。

    杨君山的阵法传承来自于紫风派,东流道人自己也不是完全不知情,尽管他晓得一旦向紫风派求助,那么无论是他还是他背后的飞流派恐怕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更何况紫风派的手中可未必就有紫晶雷光源石,最为重要的是,这种自己生死完全操之于人手的感觉可不是东流道人这等人物愿意去尝试的。

    但现如今杨君山看样子已经必死无疑,那么为了能够顺利度过雷劫,恐怕他就要不得不向紫风派低头了,甚至他都已经在想着该怎么从杨家手中将那紫晶雷光晶石夺走,顺便将杨氏家族驻地的几条地脉也抽走用用。

    反正杨君山一死,杨家的那么东西也都保不住。

    嗯,大不了他出面保下杨氏血脉传承不断绝就是了,飞流派不就有两个杨家后辈极不错的苗子么,那两个孩子在飞流派第五代弟子中的名气可是不小,这样也能弥补自己的愧疚之心。

    东流道人心里念头电转,瞬间已经转过了无数的念头,唯一没有去想的就是如果杨君山没死怎么办?

    不可能活着了!

    这可是一位道境老祖在出手,而且选择的还近乎是以偷袭的方式来对付一名太罡修士!

    哪怕杨君山再不一般,可天宪岛上的阵法禁制却已经一再被削弱,原本道境修士修为都要被压制在初入瑞气境,可如今众人却已经能够施展出相当于瑞气境巅峰的实力了,而刘巽清本身便是一位庆云境的道境老祖!

    更何况,柳叶刀可是一件上品宝器,一件被刘巽清孕养多年,随时准备瞅准了时间冲击道器,在挟着道术神通甚至能够与他手中的断水剑直面争锋的上品宝器!

    杨君山还怎么可能活?

    可杨君山他还真就再次活了下来,而且是以一种极为震撼的方式活了下来!

    在柳叶刀直奔他面门的时候,杨君山的太阳穴突突直跳,他知道这个时候无论是紫苑道人还是东流老祖都已经来不及救他,想要活下来就只能靠他自己!

    他凭什么对抗一位将自身实力提升到瑞气境巅峰的道境老祖,他甚至都看不到柳叶刀划破长空时的轨迹!

    杨君山的心脏在急速的跳动,血液如同奔流的河水一般,甚至都能够听得到“哗哗”的声响,可却偏偏都随着真元的运转向着他的脸上涌来,将一张脸憋得通红!

    他想要看清楚柳叶刀划破空间时的轨迹,广寒灵目令他完全失去了黑色的瞳孔,甚至开始布满了血丝!

    就在这生死关头,杨君山的怀中突然涌起一股厚重的生机,两滴晶莹剔透的液体从中飞了出来,瞬间没入了他的双目之中。

    杨君山不由自主的眼睛一眨,而后眼前的一切便瞬间大变,那柳叶刀的本体他仍旧无法看清,但却已经能够捕捉到它飞射而来的轨迹,魂念马上预判了它即将到来的位置!

    插天巨峰的法相几乎是以一种粗暴的方式出现在杨君山的背后,而他也顾不得这种爆发式的真元涌动给自身肉身带来的承重负担,右手向着背后一拉,一柄两尺有余的粗糙断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而后地面在颤动,尘土在起伏,石头在滚动,原本那种源自于孤岛地底深处的低沉轰鸣声再次隐隐传来,仿佛整座天宪孤岛都被他手中的断锏唤醒了一般。

    杨君山深吸一口气,抖手将残锏抛出,在半空之中划过一道弧线,在他身前不远处猛然砸下。

    嘡啷!

    一声清脆的声音却如同黄钟大吕一般响彻在道祖们的神识当中,震得那些关注这里的道祖们的眼皮子都在不自禁的跳动!

    柳叶刀被砸飞,残锏高高的弹起,却又很快被杨君山重新掌控!

    一瞬间,几乎十余道神识尽数向着盘旋在杨君山身周的残锏身上探去。

    “破山锏!”

    一道从虚空之中传来的惊呼声的声调都已经扭曲。

    柳叶刀在被砸飞的瞬间便再次被跨越空间的力道掌控,然后便欲再次出手!

    杨君山出其不意之力,凭借残锏能够硬拼一位道境老祖,可却并不意味着他当真就有了挑战道境修士的底气!

    好在这个时候已经足够杨君山为自己争取生机,东流道人在杨君山拔出破山锏的时候便已经知道此事已经有了转机,于是他先前在瞬间从头脑当中涌出来的念头便又被他以更快的速度抹去,而后断水剑如同一条水流流过虚空,出现在柳叶刀面前,在柳叶刀重整旗鼓的刹那,再次将其击飞!

    那刘巽清本命法宝两次被击飞,知晓斩杀杨君山的时机已经消失,在虚空之中一晃,便要抽身而退。

    可就在柳叶刀劈开虚空的刹那,却听得杨君山一声冷哼:“封!”

    刚刚划开的空间瞬间紊乱,柳叶刀居然重新跌了出来!

    既然已经逼他亮出了残锏,那么杨君山自然也就没什么好保留的了,哪怕你是道祖,难道就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早有准备的杨君山第一时间利用“银空”扰乱了空间,残锏再次呼啸而至。

    嘡啷,柳叶刀被残锏再次抽飞,同时被震荡的还有柳叶刀中刘巽清道人的一缕神识。

    “啊——,小子,你这是在找死,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剧烈的疼痛从脑海当中传来,杨君山对于他的法宝的鞭挞甚至能够直接作用在他的元神神识之上。

    刘巽清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演变成这样,这个小小的太罡真人想要干什么,他难道想要毁掉自己的本命宝器吗?谁给他的胆量?

    刘巽清道人现如今恨不得将杨君山碎尸万段,这件即将晋升道器的本命宝器对他极为重要,可偏偏在他想要跨过虚空赶来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虚空再次被封锁了!

    冷笑声传来,刘巽清不用想都知道这一次是紫苑道人的手笔!

    绝不能让他们毁了自己孕养了数百年的本命法宝!

    刘巽清竭力想要控制法宝,然而柳叶刀中蕴含的神识被残锏重创之后,一直无法恢复过来。

    而这个时候,杨君山的手段再次来了!

    山君玺挟着神通降落,居然将柳叶刀这件上品宝器都镇压在了番天覆地印之下!

    “杨君山,你若敢毁我法宝,紫风派定不与你干休,莫要自误!”

    刘巽清的声音声嘶力竭,甚至有些——惶恐?

    “说得好像放了这法宝,你就会绕过我一样!”

    杨君山冷笑着,然后在东流道人与紫苑道人有些不解的目光当中,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柳叶刀的刀面之上!

    “啊——”

    一声惨嚎突然传来,连东流道人和紫苑道人二人都吓了一跳,这才发现惨叫的居然是刘巽清!

    法宝被毁了?

    不仅是两位道人,其他藏匿在虚空之中的道境修士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杨君山毁掉了柳叶刀。

    然而当两位道祖的目光看上去的时候,脸色却都有些变了,二人对视了一眼,甚至有些不太相信他们的眼睛!

    柳叶刀表面看不到任何的损伤,可法宝本体之上却是宝光黯淡,这件上品宝器的品阶降低了!

    二人的目光终于放在了杨君山点在刀身上的那一根手指上面!

    点灵指,一指点灵,一指灭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