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八章 丹方
    漫天的海雾,在雾中若隐若现的仿佛悬浮在海面上空的巨岛。¢£¢£dian¢£小¢£说,o

    如此宏伟的景象不仅仅是妖族,整个蓝藻海的修士几乎都被眼前浮现的场景所震撼!

    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修士,几乎不约而同的放弃了彼此的争斗,开始向着巨岛所在的位置急速飞遁而去。

    “公主?”

    蒙将军等人望着蓝藻海上无数的遁光朝着浮空巨岛的方向飞遁,不由有些急切的向着公主请示道。

    海妖公主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犹豫之色,但最终还是下定决心道:“这是人族一位大神通者的洞府遗迹,走,我们上岛!”

    蒙将军等人面露喜色,却又听得公主道:“给你们手下孩儿们吩咐下去,那蓝瑞婷还要找!”

    杨君山同样在第一时间便发现了在海面上突然出现的浮空巨岛,尽管杨君山从未见过天宪府,但在巨岛出现的刹那,杨君山几乎就可以断定天宪府的遗迹就在巨岛之上。

    杨君山自然也不会怠慢,在巨岛出现的刹那便朝着弥漫的海雾之中飞去,他甚至在沿途还远远看到了同样向着海雾中飞去的海月阁修士柯无相等人,甚至还有妖族的遁光参杂在其中,不过所有人彼此都保持了默契,相互之间并未出手袭击。

    雾气在海面上空不断变幻形状,如同张牙舞爪的怪兽,将一道道遁光吞入它的腹中。

    杨君山在闯入雾气的刹那便失去了与他一同进入雾气中的修士以及妖修的踪迹,失重的感觉突然传来,视野中的天地完全就是白茫茫的一片,视线无法极远,魂念仿佛被屏蔽,就连灵力波动好像都被弥漫的雾气所吸收,在这里无法辨别方向,甚至连上下左右都无法判断。

    杨君山双目泛霜,将瞳术秘术施展到极致,也只不过将视线的距离延长了那么十丈八丈,这是杨君山的广寒灵目第二次失灵,第一次是在那海妖公主的身上,杨君山始终无法看清那公主的本体跟脚。

    杨君山心中赞叹,寻常阵雾之中,最多只能令修士无法辨别方向,而此时在阵雾当中,杨君山的身躯直直翻转,看似头上脚下,可实际上他本人却根本没有那种不适的感觉。

    一面杏黄色的阵旗出现在杨君山的手中,这面阵棋乃是杨君山精心炼制而成,上面可以说融合了他多年专研阵法之道的心血而成。

    果然,随着杨君山挥动手中阵旗,元磁宝光从阵旗之中横扫而出,将四周的白色雾气向着外围排开,以他自身为中心,形成了一片方圆达四五十丈的空间,却再难向外开拓,而且尽管因为四周仍旧被白雾包裹,而使得杨君山仍旧难以辨别方向,但那种失重的感觉却是已经消失了,至少他现在能够判断出哪里是天哪里是海面。

    无奈之下,杨君山只得任意挑选了一个方向前进,却不料前方突然隐隐有尖啸传来,被排开的雾气猛地向内压缩,杨君山心头暗凛,一道寒光已经冲破了白雾,径直向着杨君山身上撞来。

    杨君山冷哼一声,早已经侧身让开,而这道寒光显然因为没有灵识的跟随而无法灵活应变,居然就这般轻易被杨君山躲开了去,紧跟着一道仓皇的身影便闯进了杨君山开辟出来的这片没有阵雾阻隔的空间之内。

    此人在阵雾之中如同没头苍蝇一般乱撞,可能中途还遭到了其他人的袭击,因此颇有些显得慌不择路,闯入到这里原本模糊的视野突然清晰,还让他一时间有些错愕,可就这么刹那的功夫便要了他的命,杨君山一根手指突兀的dian出,待得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指力已经隔空dian在了他的眉心之上。

    “是你——”

    那人只来得及说出这两个字,脸上的表情便瞬间凝固,随即整个人便从半空之中向下掉落了去。

    杨君山随手一捞,将那人手腕上的储物法宝收起,而之前此人的那件法宝却已经随着他的陨落而自毁。

    尸体从半空掉落四五十丈,砸落到了外围的阵雾之中,引得雾气一阵晃荡,可那尸体随即一个飘荡,居然又从下面浮了上来,便在杨君山排开雾气的边缘不断的沉浮。

    杨君山心中一奇,以为地面就是海面,只是奇怪为何没有听到水声,随即身形向下沉去,四周撑开阵雾的空间也跟着他的身形下沉,而阵雾之中起伏不定的尸体同样也跟着下沉,那里哪里是什么海面,还是一片茫茫的阵雾,只是阵雾之中不但遮挡修士的视野灵识,还会令人在其中失重,那人的尸体只是在阵雾之中凭空悬浮罢了。

    不过随着那具尸体翻转,杨君山数次看到此人面貌,却是一时间有了一dian印象,此人应当是也曾经在海崖岛上停留,只是当时作为地位最为超然的人物,认得杨君山的人很多,但杨君山却不能够将所有人都记住了。

    随手将此人的储物法宝捏碎,里面的东西零零散散剩下大约一半多一些,却没有多少能够让杨君山看得上眼的宝物,此人只有玄罡境修为,看样子应当也是一位散修,身家并不算丰厚,不过里面倒是有二三十只盛满了丹药的玉瓶,一看便是出自海崖岛蓝家,看样子在当时的大混战之下浑水摸鱼所得,只是里面的丹药多是灵阶,于杨君山并无大用。

    随手将此人储物法宝中洒落的东西收起,杨君山却又想起了自己之前在海崖岛上的混战当中也曾颇有所得,随即便又将魂念沉入手中储物戒中查看。

    入眼的便是一尊巨大的丹炉,这尊青铜丹炉足有一人多高,乃是一尊灵阶上品丹炉,便是之前被蓝海崖真人当做护身法宝之物,只可以被柯无相一道“月影杀”神通斩破了炉壁,想要再用还需去仙宫找肖真人修补一番。

    当时这尊丹炉被柯无相斩落,却被悄然潜入战团附近的杨君山捡了便宜。

    除了这尊丹炉之外,杨君山当时还从蓝海崖储物法宝中散落的宝物当中收走了二十九颗宝丹,而且这些宝丹无疑例外都是适用于真人境中后期修士,且用来辅助修为的丹药。

    这让杨君山不由暗叹果真不愧为是千年的丹鼎家族,要知道丹药炼制出来往往是要被大量消耗的,也只有蓝海崖这样ding尖的炼丹大师以及背后整个炼丹家族的力量,才有可能积攒下来如此多的宝丹,而且要知道当时杨君山收走的也不过是蓝海崖洒落的遗物六成左右,这还是在有一部分收藏在储物法宝崩溃的过程当中被空间之力碾碎的情况下,当然,也有可能这些宝丹中相当一部分是蓝海崖为他人炼制的,如今却都便宜了杨君山。

    不过在他从蓝家中前后所得的数十颗宝丹当中,最为看重的还是被蓝海崖藏在自己居室暗格中的那三颗封在玉瓶中的丹药,原本杨君山以为那三颗丹药可能就是妖族一直所求的血藻丹,不过后来在蓝家炼丹房上空一战,蓝海崖身上的三颗血藻丹被杨君山、柯无相以及那位妖族公主瓜分,也让杨君山知道那三颗丹药并非血藻丹。

    可惜的是杨君山在蓝海崖的遗物当中也没有发现有关那三颗奇怪丹药的任何记载。

    除开这么多的宝丹收获之外,最让杨君山看重的便是蓝海崖身上收藏的各种丹方了,杨君山粗略的整理了一下,共计有宝阶丹方十三张,灵阶丹方更是高达二十二张。

    这些丹方想来应当是蓝家多年丹鼎底蕴的一部分,只是如今却都到了杨君山手中,只是想要将这些丹方彻底化为杨家的底蕴还需要更进一步的实验。

    丹方是一个相当粗犷的概念,一种丹药的炼制,所需的各种原材料记载下来便可以称之为丹方,可这种丹方是最不靠谱的一种方式,在炼丹的过程当中那种原材料先放,那种后放,那种同时放,在何种情况下放,放多少,是一次放还是连续几次放等等,这些都不是修士掌握了炼丹术便能够知晓的。

    在没有关于这些详细记载的情况下,便需要炼丹师依靠简单的丹方进行无数次的实验和摸索了,而这些就需要建立在修炼资源大量消耗的基础之上。

    杨君山得到的这三十五张丹方当中,只简单记载了炼制某种丹药所需原材料的丹方便有七八张,大略记载了炼制过程的丹方有十六七张,剩下的都是将炼丹的过程事无巨细的记载下来的丹方。

    好在记载最详细的这些丹方也大多都是宝阶丹药的丹方,想来是因为炼丹术达到蓝海崖这般境界,低阶丹药的丹方已经不屑于详细记载了。

    不过在大略查看这些丹方的时候,杨君山却是发现有许多丹方记载的炼丹过程都用到了一种灵物,便是那蓝藻泥。

    杨君山仔细统计了一下,发现十三张宝丹丹方中有六种用到了蓝藻泥,而二十三张灵丹丹方中用到蓝藻泥的更是有十五张。

    杨君山心中一动,顿时有些恍然,这蓝藻泥决然跟蓝藻海有大关联,而蓝家之所以一直坚守蓝藻海,想来便是不想蓝家千年来改进的丹方,因为失去蓝藻海中蓝藻泥的供应,而出现传承的断层以至于家族的衰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