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第九百二十一章 神威(求月票)
    峡谷之中的植被仿佛尽数活转了过来,一颗颗大树张牙舞爪,无数的树叶从枝干上飘落,然后汇成一条条叶浪,遮天蔽日一般覆盖了大半个峡谷通道;一根根藤条从山崖上,从树丛中,从泥土下伸出,就像是从地狱中挥舞着的一根根手臂,向着四周胡乱的鞭笞、摔打、卷缩;一根根荆棘在不经意间便会射出无数密密麻麻的葛针,一根根都有着洞穿树干的劲力。

    然而所有的这些手段,在朝着峡谷中央的两个人汹涌而至的时候,却见得徐天成猛然将手中的一根桑木张一举,以灵桑王树枝干为本体炼制而成的宝器从头顶喷出一股青气,而后在半空之中化作无数道青色气芒向着四周倒垂洒落,顿时成型了一片青色的光幕,所有接近二人五十丈范围内的攻势尽皆受阻,形成了一个五十丈方圆的安全地带。

    程天裕见状笑道:“徐师弟好手段,本派这道‘万条垂暮’神通却是被师弟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徐天成闻言笑道:“惭愧,只能维持五十丈方圆,让师兄见笑了,接下来就要看程师兄的了!”

    程天裕不置可否,而是望着五十丈外那遮天蔽日的场景,问道:“徐师弟,这种能够号令草木之力为我所用的手段,你有没有感觉到熟悉?”

    徐天成闻言先是一愣,紧跟着神色一振,脱口而出道:“点灵指!”

    “或许不是点灵指,也肯定与此有关,看来这一座秘藏之中果真有着与天宪府传承有关的线索了!”

    程天裕一句话令徐天成心头火热,却又听得程天裕冷笑高声道:“可惜点灵指不是天宪指,即便是天宪指,在桑师妹你等手段又能有几分威力?可比得上宗门秘传的寂灭指否?”

    话音刚落,却见得程天裕一指向前点出,口中喝道:“寂灭!”

    程天裕伸手所指方向,随着他话音一落,所有飞舞的树叶狂潮尽皆湮灭,所有扭动的藤条荆棘尽数倒伏干枯,所有飞射的葛针木刺尽数洒落于地,一条三丈宽的平坦地面直通数十丈之外,再没有任何干扰出现。

    “走吧!”

    程天裕当先向前走去。

    徐天成见得程天裕一指便破掉了峡谷禁制,望着前面程天裕背影的目光眯了眯,然后高声赞道:“程师兄神威!”

    却见徐天成手中的桑木杖在地下一划,转身便在程天裕身后追了上去。

    四周原本被阻挡在五十丈之外的阵法禁制顿时席卷着无数的叶刀木刺藤鞭,一股脑的从不同的方向向着二人的身后用来,却不料在徐天成刚刚用桑木杖画下的那一道痕迹面前突然撞得粉碎,再难前进一步。

    “万条垂暮,万森壁垒,再加上徐师弟早已经练就的天罗地网诀,看来师弟在冲击道境的时候是准备以道术神通榜上排名第七十三位的‘冠盖三千里’作为元神伴生神通了?”

    徐天成从身后追了上来,程天裕都也不会的突然说道。

    徐天成愣了一愣,目光之中闪过一道阴霾,笑道:“师兄目光如炬,万条垂暮神通不过宝术神通榜上排名第一百六十八位,天罗地网诀也只排一百五十一位,再加上万森壁垒也不过二百零七位,这些都不过是宗门普通的道术传承,师弟我底蕴浅薄,也只能到这个地步了。”

    徐天成语气顿了顿,又问道:“想来师兄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不知道师兄选择的是那一道宗门秘传的道术传承,想来要比师弟我的‘冠盖三千里’强多了!”

    “来了!”

    程天裕突然停下了脚步说道。

    “什么?”

    徐天成微微一愕,紧跟着便有所发现!

    一蓬土雾席卷着峡谷中的枯枝败叶迎面翻滚而来。

    程天裕高声笑道:“桑师妹,为兄说过的,这些伎俩根本无用!”

    却见他宽大的双袖猛然向外一挥,只凭借着自身真元之力,便将这一蓬翻滚而来的土雾阻得无法向前。

    却不料就在这样一蓬土雾之中却突然有一点赤红光芒乍现,那漫天飞舞的枯枝败叶顿时化作无边火浪,向着程天裕迎面扑来。

    “嗬,七阳流火诀,这道神通虽然不错,可还是那句话,你的修为太低了,若是日后成就太罡,或许还能对本人神通可知一二,可现在嘛,散去!”

    程天裕沉声一喝,周身气息涌动,四周的草木突然无风自动,居然生生的将汹涌而来的火浪挡了回去。

    然而这漫天的火浪刚刚缩回去三丈,却又有一道更为凶猛的火浪从后面用来,汇合了第一道火浪之后,泛起更大的火潮向着程天裕二人扑来。

    程天裕皱了皱眉头,道:“火潮?这是七阳流火诀修炼到六重火罡的境界,你来自玉州还是炎州?”

    说话之间,却见他又是抬手一指点出,寂灭指不但直接洞穿了两重汇聚的火潮,甚至连后面正在酝酿而起的第三重火浪都一举湮灭。

    “啊!”

    峡谷伸出突然传来一声痛呼,紧跟着漫天的火潮突然消失,只留下星星点点的火花在林间闪烁。

    “哼,不自量力!”

    程天裕话音刚落,却突然听得身后的徐天成低声叫了一声:“小心!”

    程天裕脚下的地面突然炸开,一双青铜手臂从中伸出,一举抓住了他的双脚。

    程天裕猛地一惊,正要伸手向着脚下点出之际,身旁不远处的一颗巨树的树干同样炸开,又是一道青铜身影从里面冲出,直奔程天裕撞来,程天裕一时间便是想动也动不了。

    “是那两具天罡境的提线傀儡!”

    徐天成在身后叫道,然而他却并未出手相助。

    程天裕闷哼一声,正要弯下去的腰陡然挺得笔直,抖手一道红芒一闪而逝,那具青铜傀儡以比刚才飞撞过来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去,一连撞折了七八株人腰粗细的巨树,最后散落成一地的青铜碎片,这具天罡傀儡却是被程天裕一击打得散架。

    “程师兄好手段!”

    徐天成在背后拍手赞道:“那道红芒可是师兄的本命法宝红枫刀?”

    在程天裕一刀将一具天罡傀儡劈飞的刹那,原本在地下抓住他双脚的那具傀儡却是趁机逃脱,程天裕也没有想到这青铜傀儡居然还懂得遁地术。

    听得徐天成在身后夸赞,程天裕颇有深意的回头看了一眼,嘴角微微一掀,道:“徐师弟好眼力!”

    徐天成略微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正要开口说什么,耳边却突然“铮铮”两声,紧跟着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琴音。

    徐天成顿时感觉自己的魂识仿佛被人在上面狠狠的弹了弹,顿时整个人都站立不稳,看着四周的景物都开始摇晃。

    而他前面的程天裕却在琴响的刹那便急速后退,不过看样子似乎也受到了琴音的影响,人虽然朝着后面击退,可方向却把握不好,在后退的过程当中接连撞断了几株大树。

    徐天成也踉踉跄跄的向后跑了数十丈,这才堪堪避过了琴音之扰,扭头看去时,却见程天裕已经恢复了先前从容的仪态,只是神色间略微有些阴霾,冷声道:“下品宝器桑木琴,这是桑无忌之物,看来这里是桑无忌留下的遗藏没错了。”

    “没想到居然会是桑木琴,而且还被奏响了,看来这里的确有桑无忌留下的传承,据说那桑木琴只有天宪府留下的独特传承才能弹奏。”

    徐天成也是心有余悸,接着道:“据说那桑木琴的琴音专攻修士灵识、魂识,甚至在道境老祖手中还能袭扰元神,乃是一件极为奇特的法宝,今日算是领教了,若非那弹奏之人修为不够,难以发挥桑木琴的威能,恐怕你我二人猝不及防之下要吃个大亏!”

    程天裕抬头望了望峡谷深处,原本被浓雾遮掩的地方此时已经清晰了许多,他们距离这处遗藏的最后关口已经越来越近了。

    “且先让他们在喘息片刻,待得我等做些防备,再一举打通这最后一层禁制,到时候遗藏中所有一切你我兄弟平分。”

    徐天成沉吟着点了点头,道:“也好!”

    。。。。。。

    峡谷尽头,杨君昊踉跄着走了回来,他的左肩鲜血淋漓,七阳流火诀神通被破,要不是在最后时刻化虹避开了要害位置,说不定他的命都要被程天裕的寂灭指点灭。

    “总算是又打退了一次,再来一次咱们怕是挡不住了。”

    杨君琪的样子要比杨君昊好了许多,然而在她身后却只回来了一只青铜傀儡,看了看四仰八叉躺在地上喘气儿的杨君昊,和双手抚在一张桑木所制的琴身之上勉力支撑的桑椹儿,苦笑道:“青铜傀儡毁了一具,我不懂得提线傀儡操纵之术,应变能力不及椹儿你。”

    桑椹儿闻言勉强抬起头来笑了笑,张口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是一口鲜血喷在了琴身之上。

    “椹儿你没事吧?”

    杨君昊顾不得肩头的伤势,一骨碌爬起身来便要向着桑椹儿走去,却不料体内真元亏空的厉害,身躯动作跟不上念头,脚下一个踉跄差一点摔了一个嘴吭泥。

    “还是小瞧了这桑木琴,父亲当年此琴在手,便是道境老祖都有三分忌惮,可如今在我手中却只能勉力弹奏几个音符,便震得内腑受创,这一次却是我连累了大家,桑木琴这一次只是出其不意,待得他们再次前来的时候,这最后一重禁制是根本拦不住的。”

    桑椹儿伤势极重,勉力将几句话说完却是张口又吐出了一口鲜血,以她修为强行操琴便已是勉强,为了击退来敌,她又以冰蚕丝作弦,更是加大了操琴的难度,以至于弹奏的过程当中伤人先伤己。

    峡谷之外,一道遁光在天边一闪而过,杨君山便已经出现在了峡谷口上,魂识在手中的传讯符中一扫,与眼前的景致印证了一番,自言自语道:“应该就是这里了吧,希望没有耽搁太长时间。”

    ——————————

    第二更奉上,求月票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