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第九百一十八章 苏醒
    一天之前,从丁如兰闭关的密室之中突然有大量寒气倾泻|出来,密室之外的山林尽数披上了一层银霜,这样的异象很快便被正在玉髓矿脉之中挖矿的几名杨家核心弟子察觉。

    几名核心弟子自然也是知晓丁如兰正在其中闭关的,但出现如此意外状况,毫无疑问是丁如兰闭关出现了意外,几名弟子商议之后便决定强行叩关,同时派人去通知几位家族真人境长辈。

    在灵室外呼叫丁如兰不得回应之后,苏长安等几人便强行打开了关闭的石室,但里面汹涌的寒潮却是令人心惊,为了以防万一,便只有苏长安一个人先行进入灵室查探,不料才往里面走了几步便因为寒气入体而委顿于地上。

    这个时候几名核心弟子才真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好在杨田刚等人及时赶来,杨田刚进入灵室将苏长安带了出来,而杨君平则调动三才控灵阵将向外倾斜寒潮的灵识入口封堵,直到杨君山赶回。

    灵室之中,杨君山蹲在被寒冰覆盖的丁如兰身前,伸手搭在寒冰之上,一股森寒阴气便要从他的肌肤之中渗入,却被更为雄浑的九仞真元直接驱逐出体外,而且真元余势不歇,反倒向着寒冰之中渗入,任凭里面的地阴寒气如何汇聚,却也无法阻挡杨君山体内真元的深入。

    “这孩子怎么样?”

    杨田刚口中虽然问道,但心中却几乎认定丁如兰怕是已经没救了。

    却不料杨君山“咦”的一声,脸上布满了惊奇之色,随即手掌从寒冰之上离开,站起身来,道:“这孩子还活着。”

    杨田刚愣了一愣,赶忙道:“那还等着干嘛,赶紧救人呐!”

    杨君山却摇了摇头,道:“不妥,这孩子虽然生机未灭,甚至似乎变得比之前更活跃,可整个人现在却处于一种奇异的休眠状态当中,她的身躯似乎在与地阴寒泉的本源进行同化,这灵室之中散逸的地阴寒气至少有五成被她一个人所吸纳,否则之前向外倾斜的寒潮绝对会更厉害,长安刚刚冒险进入灵室的举动甚至未必能有的命在。”

    杨田刚不解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孩子因祸得福了?”

    杨君山摇了摇头,道:“现在我也说不准,恐怕要看她自己的求生意志了,如果能够度过或许她能够自行醒来,甚至获得巨大的好处也说不定。”

    杨君山没有说如果无法醒过来会怎样,杨田刚也没问,只是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杨君山走到灵识中央的泉眼旁边,看着里面“汩汩”向外翻涌的水花,他无需像老杨那般鼓动体内真元,将寒气排斥在外,而是任由一股股寒气扑面而来,却根本无法渗透入他体内分毫。

    这个时候苏宝章见得儿子无恙便也走进了灵室,杨君山将他在魔域之中发现地阴寒泉与魔气转化之间的关系说了,眼见得二人目瞪口呆的模样,不由得苦笑道:“我当时也是见猎心喜,这地阴寒泉本就是天地灵珍,带回这一壶来也不过是觉得以后或许会用到,哪里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今看样子那一壶地阴寒泉却是完全融入到了这一条引来的水脉当中,日后怕是不会枯竭了。”

    苏宝章早已经听得目瞪口呆,望着地上已经化为冰雕的丁如兰,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怎得那一壶寒泉会融入泉眼水脉之中?”

    杨君山苦笑道:“这恐怕要等这孩子苏醒之后才会知道了。”

    杨田刚看着翻涌的泉眼,道:“难怪你要下令所有人封口,这地阴寒泉的消息传出去,我杨氏家族恐怕就是下一个景阳宗啊,要不把这寒泉彻底毁掉?”

    “那倒也不必!”

    杨君山想了想,还是觉得就这么毁掉这道寒泉实在太过可惜,道:“这寒泉的形成本就诡异,我怀疑应当是那条大型水脉原本就出在孕养衍生灵物的档口,却不料这一壶寒泉下去便正巧机缘巧合成了大型水脉的延伸灵物,要是铲除了这条寒泉,恐怕日后水脉再无孕育衍生灵物的可能。”

    “不会这么巧吧!”苏宝章忍不住道。

    杨田刚则道:“这地阴寒泉有什么好处?”

    杨君山答道:“这地阴寒泉乃是水行天地灵珍,于水行一脉修士大有裨益。”

    说到这里,杨君山看了地上的冰雕一眼,道:“当然,使用起来要慎之又慎,否则即便是水行修士也难免被这寒气所伤。”

    “而且这寒气入体虽然对于我等真修影响不算太大,但对于武人境弟子而言,却是极难抵御和清楚,不过这却是一个纯化灵力的手段,”杨君山说到这里,对苏宝章笑道:“长安这一次虽然受伤,但他只要沉心静气炼化体内真元,想来到时候他体内的灵力会变得更加精纯。”

    “当然,还有一点!”

    杨君山笑了笑,接着说道:“我在景阳山的地阴寒泉之下发现了地阴浊气,所以我怀疑这地阴寒泉或许还能够催生孕育地阴浊气,或许速度回很慢,但地阴浊气可也是土行一脉的天地灵珍,乃是数种土行神通修炼的不可或缺之物。”

    杨田刚神色不变,听得杨君山说完,道:“好处虽然不少,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如若消息走漏,咱们杨家能挡得住域外魔族觊觎?别忘了,为了在景阳山建立魔域,几乎整个玉州修炼界的域外种族都联合起来襄助域外魔族,到时候就怕景阳山之事重演呐!”

    杨君山沉默了片刻,道:“杨家不是景阳宗,这五行雷光大阵也不是景阳宗的护派大阵,魔族想要强闯我杨家,可也要做好了陨落一两位道祖的准备,更何况一旦事有不谐,我等可随时将这地阴寒泉毁掉。”

    杨田刚与苏宝章都被杨君山言语中的豪气震惊了,“陨落一两位道祖”,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杨君山是如何来得如此底气!

    西山之上发生的这个小小的意外并没有对整个杨氏家族产生丝毫影响,地阴寒泉的事情被杨君山下达了杨氏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封口令,之后一个月当中,杨君山便几乎坐镇寒泉灵室,除了每日去看望怀孕的妻子之外,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仍旧在不断的吸纳地阴寒气的丁如兰人形冰雕当中,直到这一日融入冰雕中的地阴寒气突然开始下降。

    丁如兰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在梦中她畅游在一片冰雪世界当中,在这片世界当中,所有的一切都是由冰雪组成,甚至连同她自己都变成了一座活动的冰雕,她呼出的汽变成了纷纷扬扬的大雪,她的手触摸到的一切都变成了冰晶雕塑,她目光所及,一切东西上面都开始凝结白霜,在这里她就像是冰雪的主宰。

    就在丁如兰游走在冰雪世界,沉浸在这种强大的实力当中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脚下一绊,顿时扑倒在地,“哗啦啦”,整个人摔成了无数冰块洒落在了这冰天雪地当中。

    “啊!”

    丁如兰惊叫一声,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却突然发现哪里有什么冰天雪地,她此时仍旧是在先前闭关的灵室当中,耳边传来“汩汩”的水花翻滚的声音,顿时让丁如兰一个激灵:不好,老师的茶壶!

    “你终于醒过来了!”

    一道温和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丁如兰急忙转身看过来,却见杨君山正在灵室另外一边正含笑注视着她。

    “老师,我……”

    杨君山笑着摆了摆手,阻止了她说话,道:“先仔细查看一下你自己的情况,如果有什么不妥再告诉为师。”

    丁如兰下意识的按照杨君山的吩咐运转体内灵力,却“呀”的惊叫一声,赫然发现她此时的修为居然已经从闭关前的初入武人境第四重推升到了现在的第四重巅峰,距离武人境大圆满境界只剩下了一步之遥。

    “老师,这……”

    丁如兰有些不知所措的望向了杨君山。

    杨君山笑问道:“你知道自己被冰封了多长时间么?”

    “冰封?”

    丁如兰猛然想起,当茶壶掉进泉眼当中的时候,她试图站起身来去将茶壶捞出来,却不料全身僵硬盗我在地上,一片片冰霜开始在自己身上凝结……

    难道自己当时已经被冰封了?

    可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现在为什么会没事儿,而且好像感觉还前所未有的好。

    “两个月,你已经被冰封了两个月,前一个月你在寒冰之中吸纳这地阴寒泉中涌出来的地阴寒气,后一个月你虽然停止了寒气的吸纳,修为却开始缓慢提升,而且身上覆盖的冰层也开始消解,直到今天醒来。”

    丁如兰有些害怕,道:“老师,莫不是弟子身上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杨君山笑了笑,道:“你体内的确淤积了大量的阴寒之力,不过不但无害,而且日后修炼还可能对你大有好处,可以预见在接下来一段时间你的修为恐怕还会维持极高的提升速度,这一次也算是你自己的机缘,走吧,到后山的演法场上,让为师看一看你的修为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

    ————————

    求月票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