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第九百一十六章 意外(求订阅)
    西山之上的水脉灵室之中,丁如兰仍旧在一滴一滴的炼化这茶壶之中的地阴寒泉水。

    每当她炼化一滴地阴寒泉,便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冰凉舒爽的气息在体内流转,她甚至能够感受到体内的灵力在融合这一股气息之后似乎变得更加舒服,连修为都在随之增长,甚至因为之前强行修炼雷术神通而在体内造成的暗伤也在渐渐痊愈。

    这种感觉令丁如兰颇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特别是在杨君山离开之后,丁如兰第二次炼化地阴寒泉的时候,当时的时间并未达到杨君山嘱咐的一个时辰,可结果不但没有任何不适,甚至令她修为的增长比第一次仿佛还要快了几分。

    或许连老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体质会与这地阴寒泉如此契合吧,毕竟老师曾经也说过,自己所修行的水行一脉传承他并不精通,让自己也自行摸索为主,之前运气不好,强行修炼与体质并不太契合的雷术神通伤了经脉,可现在这地阴寒泉却是与自己太过契合,契合到了自己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炼化,老师的嘱咐更像是一种以防万一。

    在这种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修为增长的快感当中,丁如兰慢慢的在缩短杨君山所特意嘱咐的一个时辰的间隔,却丝毫未曾发现,随着她炼化的地阴寒泉越来越多,她衣衫下的肌肤已经渐渐染上了一层如同冰晶一般的青绿色彩。

    直到她将第三十六滴地阴寒泉炼化完毕之后,意犹未尽的丁如兰再次欲抬手从冰封茶壶当中引出一滴地阴寒泉出来,却突然听得“咯”的一声脆响,就像是冻结的冰层在开裂一般,她的胳膊并未如先前那般抬起来,可体内运转的灵力却从手中汹涌而出。

    不好!

    丁如兰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就发觉从体内涌出的这股灵力远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雄浑,更糟糕的是,因为她的胳膊突然变得僵硬,涌出的这一股灵力没有准确的集中封住壶嘴的寒冰,而是直接撞在了冰封茶壶之上。

    “喀喀喀喀……”

    茶壶表面的冰层顿时被击碎,整个壶身在这股灵力的推动下先是撞在了灵室墙壁之后,然后又反弹而回径直掉落在了地上,甚至还朝着灵室中央滚了几滚,然后“咕咚”一声掉进了那利用一条水脉支脉而引来的一眼灵泉之中。

    丁如兰眼睛睁得老大,心道这一次自己却是闯了大祸,连忙就要站起身来想要从泉眼当中将茶壶捞出来。

    不料这一动又是“喀喀”数声传来,她的身子僵硬难动,可从体内涌出来的那一股力道仍在,当即便将丁如兰整个人带翻。

    可她随即便又发现了更严重的事情,她整个人虽然侧翻在地上,可仍旧大体保留了之前修炼时那种盘坐的姿势,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座雕塑,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她那已经变成了青绿冰晶色的双手,心中顿时大骇,可此时她却连嘴都张不开了。

    “咕噜噜”

    僵卧在地上的丁如兰还能听得到声音,也能循声望过去,却正看到泉眼之中有水花翻动,暗道一声坏了,这是茶壶中的地阴寒泉在泉眼当中泄露了出来,与灵泉混合在了一起,这时便是拿回茶壶也不可能找回地阴寒泉了。

    就在丁如兰尚在懊恼之际,却突然发现泉眼之中的水面翻滚不已,上面水汽突然开始增多,甚至冒出了浓郁的白汽。

    丁如兰虽然不能动,可心下却是好奇,这地阴寒泉不是至阴之物么,怎得现在看上去却像是开了锅一般。

    可马上她就听到了细微的“嚓嚓”声从她的身上响起,丁如兰转动着眼珠,突然惊骇的发现,那些白色的气雾从泉眼之中散发出来之后,在接触她身躯的刹那便开始凝结成了一层层的白色冰晶,并开始朝着她的全身蔓延。

    直到这个时候,丁如兰才响起自己此时的处境,她全身僵硬整个人从里到外被冻住如同一座冰雕,此时却又被一层层的白色水汽所化的冰层覆盖。

    这是要死了么……

    丁如兰发现自己明明就要死了,可她的念头、目光却仍旧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上凝结的冰层越来越厚,直到地面上只剩下一个人形轮廓。

    。。。。。。

    烘炉斋中,在这一座被打开的紫铜色炼器炉之上,一双看上去与人的手掌一般无二的手套正在相互嬉戏,两只小松鼠各自在一只手套的五根手指上蹦蹦跳跳相互追逐,每当其中一只快要追上来的时候,另外一只手套便向后一挡,随之便是“啪”的一声如同相互击掌一般的脆响,随着两只松鼠相互追逐的速度越来越快,两只手套击掌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声响也越来越密集。

    肖真人看着上空相互追逐的两只手套,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惊羡,道:“恭喜老师再炼一宝,恭喜杨道友法宝有成。”

    杨君山连忙道:“这都是七宝前辈炼器术出类拔萃,哦,不,今后当称呼为‘八宝前辈’了!”

    “哈哈哈哈……”

    七宝真人,哦不,八宝真人先是得意的大笑了一声,显然对于这一次法宝的炼制成功他也是极为满意的,不过八宝真人到底是经历过大阵仗之人,在欣赏了自己的作品片刻之后,他便很快从之前的满足当中恢复过来,道:“杨道友还是先将法宝收起来吧,现在南天门坊市当中恐怕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了宝器出炉的异象。”

    “哦?”

    杨君山虽有些许不解,但还是伸手一招,这一双肉色的手套在半空打了一个旋儿,然后便向着他伸出的双手飞来,径直套在了他的双手之上,如同一层薄薄的薄膜一般,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与他的手掌一般无二。

    这一双手套在戴在他双手的刹那,丹田之中,一对儿小松鼠便凭空出现在插天巨峰之上。

    山君玺器灵坐山虎见得有他物出现,盘踞在山顶一侧的头颅猛地一抬,顿时暴吼一声,仿佛在宣告自己的地位并划分势力范围。

    那一双小松鼠出现在插天巨峰之上,还没有仔细观察新的落脚之地,便被坐山虎器灵以上爆吼吓了一跳,一阵吱哇乱叫。

    坐山虎器灵一双铜铃大的虎目之中流露出一丝轻蔑之色,似乎在小看这两只小不点。

    不料这一对儿小松鼠却被坐山虎的睥睨惹怒了,两只小家伙小巧的身躯在插天巨峰上飞快的穿梭,很快一左一右便接近了坐山虎,在半空之中灵巧的一跃,一只抓住了坐山虎长长的尾巴,一只居然在半空中灵巧的一个转身避过了坐山虎的巨口之后,在它的头上狠狠的挠了一把。

    这还了得?

    作为杨君山的本命法宝器灵,坐山虎顿时感觉自身的权威受到了极大的挑衅,立马从地上一跃而起,巨大的头颅猛地将头顶的松鼠甩飞,而后一个转身便朝着尾巴上的另一只松鼠扑了过去。

    头上被甩飞的松鼠凌空一个翻身轻巧的落在地面之上,而尾巴上的松鼠也如同一道闪现一般,于电光石火之间避开了坐山虎的巨口。

    坐山虎越发的恼怒,庞大的身躯一伏便朝着两只松鼠扑了过去,怎奈它身躯庞大不如两只松鼠灵活,而两只松鼠配合默契,你来我往居然将坐山虎戏耍的狼狈不堪。

    插天巨峰的山顶正中,穿山甲器灵懒洋洋的卧在断锏的护手柄之上,望着不远处闹腾的场面,哼了一声,道:“真是一只傻虎!”

    片刻之后,坐山虎器灵终于意识到这样下去自己占不得半点上风,于是虎吼一声跳出战团,那两只松鼠却也拦它不住。

    却见它回到自己之前盘踞的位置,任凭两只松鼠上前挑衅却也无动于衷,如果两只松鼠若再上前,它只管将一条虎尾横扫,逼得那两只小松鼠不得不转身逃离,一时间双方谁也不敢再找谁的麻烦,两只小松鼠在距离山顶更远一些的距离开始营造栖身之所,而坐山虎器灵似乎也默认了两只松鼠器灵的存在。

    穿山甲器灵见得没了热闹便闭上了双眼继续睡觉,至始至终,无论是坐山虎还是两只小松鼠,都没有敢去招惹它。

    杨君山感受着已经戴在双手之上的这一双手套,赞道:“巧夺天工,居然与人的肌肤并无二致,便是晚辈戴在手上都察觉不到它的存在。”

    八宝真人笑道:“杨小友谬赞,如今法宝已成,却还没有名称,小友不妨立个名号,也不枉老夫三年心血。”

    “理当如此!”

    杨君山点了点头,略微沉吟道:“这一双手套本体乃是一双银色手掌,本身又蕴含有空间之力,依晚辈之见就叫‘银空’吧!”

    八宝真人闻言点了点头,道:“却也贴切,这‘银空’虽是上品法宝的驱壳,但本身器灵却只相当于宝阶下品,威力自然不尽如人意,不过只要小友专心孕养,日后灵性增加,法宝威力自然也就跟着上去了。”

    杨君山诚恳道:“多谢前辈指教。”

    八宝真人却又笑道:“如果老夫猜的不错,杨小友所修炼的功法应当是道阶传承吧?”

    杨君山微微一愣,却又听得八宝真人仿佛认定他的修炼传承不凡一般,继续说道:“通常而言,法宝器灵灵性的孕养,自然是修士自身所修功法的品阶越高越好,小友只需精心孕养,日后此物器灵不但可以提升到与上品宝器先匹配的程度,甚至日后未必没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

    月末求月票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