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第九百零四章 我有(求订阅)
    补天泥、回春露和万妙仙根,这三种天地灵珍每一种都能够用来修补法宝损伤,甚至因为其太过珍贵的缘故,通常只会被用来修补受损的道器,其他道器之下的法宝若是用这些东西来修补,在外人看来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宁可重新炼制一件也不舍得用这三件天地灵珍中的任意一件进行修补。

    这三样天地灵珍无论是东流老祖还是紫苑老祖二人自然都是听说过的,事实上二人这一段时间在广寒宫中拜访了不少宗门的炼器宗师,对于这三样天地灵珍已经不止一次的听说了。

    然而事实却是,如此珍惜之物,别说这些人手中没有,就算是有也不会平白无故的用在他人的身上。

    “真的没有办法找到吗?”七宝真人似乎也从二人的表情当中看到了什么。

    “想要找到补天泥,先不说从大地之中提取补天泥的秘术极为罕见,便是找一处可能蕴藏有补天泥的地方都极难。”东流老祖道。

    紫苑老祖也道:“修炼界可能出现补天泥最多的不过三个地方,一个是葬天墟,一个是荒古绝地,还有一个便是天宪府了,域外势力第二次降临,葬天墟的隔天网受损,再次开启已经不知要到什么时候;荒古绝地刚刚关闭没多久,自不用说;至于天宪府,桑无忌死后还有谁知道在哪里?”

    “那么回春露呢?”

    七宝真人想了想,道:“此物出现最多便是在千湖海眼之中,东流道友的飞流派中难道也没有此物么?”

    东流道人苦笑着摇了摇头,道:“道友不要忘了,回春露不仅能够用来修复道器,还是绝佳的炼丹灵材,特别是延寿长达三十年的寿丹,此等神物便是到了我飞流派中又怎么可能剩下?”

    东流道人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湖州境内大小湖泊成千近万,千湖海眼每一次出现位置不定,便是我飞流派也不敢说每一次都能占得先机,而会回春露又是千湖海眼之中最为珍贵宝物之一,每一次争夺都是一场混战,上一次以本派之力也不过夺得八滴,据老夫所知,这八滴回春露带回宗门之后有四滴用来炼丹,两滴被凌霄殿讨要,剩下的两滴原本是要留作备用,奈何两次域外大战却早已消耗殆尽。”

    “不过回春露也不仅只是千湖海眼中可能出产,听说海外一些奇险之地也有可能会孕育此物,因此老夫怀疑一些海外修士手中可能会有此物,然而如今海外纷乱,仓促之间想要找到此物却是极难。”

    “那么万妙仙根呢,此物近些年可有听说出现?”

    七宝真人似乎比较热心,继续道:“听闻万妙仙根多孕育于一些年代古远的天地灵根之中,据说灵溢宗内部有数颗灵桑王树,其中至少有三颗都是培育数千年的灵植,便极有可能孕育有万妙仙根。”

    东流道人闻言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他的意思是说灵溢宗并没有万妙仙根,还是说灵溢宗压根儿就不愿意与紫苑道人交换。

    “那么紫风派呢,紫风派的鞭柳,哦,嘿!”

    七宝真人刚刚说起紫风派便反应过来自己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只能不好意思的讪讪而笑。

    以紫苑老祖与紫风派的恩怨,紫风派怕是恨不能她在雷劫之下灰飞烟灭。

    便在这个时候,一直不动声色的济魂道人突然开口道:“要得到万妙仙根也不是没有可能。”

    紫苑道人一直沉寂的目光突然动了动,旁边的东流道人展颜一笑,道:“道友请讲。”

    济魂道人看了看注意力并未转向他的紫苑道人,沉吟了一下,道:“是紫风派……”

    一道凌厉的目光一下子便盯在了济魂道人的身上,目光之中充盈的杀气令他的声音一顿,只觉得嗓子发干,下面的话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紫苑道友,还请让济魂道友将话说完!”

    东流道人的声音如同流水一般,将紫苑道人的杀气缓缓的化解开去。

    济魂道人干咳了一声,道:“紫风派的一位道友找到老夫,让老夫为紫苑道友传个话……”

    感受着紫苑道人身周再次渐渐复苏的杀气,济魂道人咽了一口吐沫,强自镇定道:“紫苑道友所需的万妙仙根紫风派可以提供。”

    “代价呢?”紫苑道人头也不抬,声音已经寒冷如冰。

    “代价便是紫气东来诀的完整传承,以及道友手中的赤霞金光!”

    “趁火打劫?”

    不等紫苑道人做出反应,一旁的东流道人已经先冷笑道:“紫风派却是敲得好竹杠,好准确的消息!完整的紫气东来诀传承也就罢了,居然连紫苑道友手中有赤霞金光之事都已经知晓,没有了赤霞金光便无法炼成赤霞金光术,又怎么可能炼成紫气东来神通?练不成这道神通,哪怕紫苑道友日后渡过了雷劫又有何用?”

    济魂道人将话说完之后,心底仿佛又有了底气,想及刚刚被紫苑道人气势压制,再听得东流道人嘲讽般的冷笑,他不由带着几分不满,想及他怎么也是一位傀儡术宗门,这二人言语之间却是丝毫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于是冷哼道:“这具化身承载道友道途,其重要性就不需要老夫多说了,而且老夫也只是帮着带个话,如何抉择全在紫苑道友,不过在下提醒道友一句,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你在威胁我?”

    紫苑道人突然抬起了头,目光平静的有些可怕。

    济魂道人笃定她会屈服,于是冷笑道:“在下只是实话实说罢了,除非道友是真不想要命了!”

    紫苑道人突然低声笑了起来,目光之中居然带了几分冷冽和疯狂,道:“你说的没错,本尊还真就不想要这条命了,滚回去告诉萧巽乾,本尊宁可死,他也别想得到完整的紫气东来诀传承!”

    “你,你,你……”

    “滚!”

    济魂道人没想到紫苑道人居然如此刚烈,宁死也不与紫风派妥协,更被紫苑道人毫不留情面的大骂,一时间居然有些不知所措,一张脸憋得通红。

    不过济魂道人感受着紫苑道人周身澎湃的杀气,却是毫不怀疑若是自己不走的话,紫苑道人当真可能会在南天门动手,他有些不甘心的站起身来,却也不忘撂一句狠话:“阁下今日所为,老夫却是记下了,咱们来日方长,哦不,希望道友你还有来日吧,嘿嘿!”

    余音袅袅,济魂道人却是径直破开虚空离开了此地,只是杨君山怎么感觉对方都有些狼狈而逃的意思。

    东流道人苦笑道:“道友即便是不愿与紫风派妥协,却也不必如此得罪于他!”

    “让道友难做了,我知晓贵派与此人关系不错,甚至在某些方面还有这较为深切的合作。”

    紫苑道人沉声说道:“不过道友恐怕不知道的是,此人有一个私生子却是已经暗中拜入了紫风派某位太罡修士的门下。”

    东流老祖闻言脸色一肃,道:“此事当真?如此隐秘消息,道友又是如何知晓?”

    紫苑道人笑了笑,道:“我与紫风派暗中斗了这么多年,要是没什么保命的本事,又怎么可能以一人之力坚持这么多年。”

    东流老祖点了点头,神色却有些阴沉,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七宝真人从济魂道人开口之后便不曾说一句话,仿佛之前发生的事情他在刻意置身事外一般,此时见得两位道人尽皆沉默,他才道:“在下刚刚又想了片刻,觉得道友最有可能得到的或许还是补天泥。”

    “哦,为何?”

    东流道人暂时抛开了心中所想问道。

    “撼天宗,不知道两位有没有想过撼天宗或许会有补天泥。”

    七宝真人说道:“撼天宗如今虽然偏安一隅,但到底曾经是玉州第一宗门,而且葬天墟又是补天泥出现最多的地方,或许这家宗门里还留存有这种天地灵物,而且以撼天宗如此的颓势,若是两位上门讨要,想来他们也不敢拒绝吧?”

    七宝真人刚说完,却不料两位老祖居然尽皆苦笑。

    “怎么?”七宝真人不解道。

    “撼天宗不可能有补天泥的。”

    东流老祖解释道:“即便曾经有,怕也早在燕山道人刚刚成就道人的时候便用尽了!”

    紫苑道人这时也道:“更何况就算撼天宗当真有此物,如今的撼天宗也不是任人宰割的软柿子了。”

    一直在凉亭之中努力做个透明人的杨君山终于神色微变,却见得紫苑道人饶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道:“如今凌霄殿里面口风渐渐的变了,归穹道人已经答应庇护撼天宗,毕竟他早年深受撼天宗大恩,一道天诛道诀的传承,说他是半个撼天宗修士都不为过。”

    七宝真人闻言叹了一口气,道:“如此便是老夫也不晓得该如何是好了。”

    “那个,你们需要补天泥?”

    杨君山有些弱弱的声音突然在凉亭边上传了过来,见得其他三位炯炯的目光瞬间一齐盯在了他的身上,让杨君山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不由的在座位上挪动了一下屁股,挠了挠后脑勺,道:“我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