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第八百九十七章 盗泉
    不怪杨君山与器灵穿山甲这般不可思议,实在是这块土坷垃一般的东西实在让人难以与土行第一至宝联系在一起。

    哪怕当初这土块被那海外道祖用来寄存元神,也曾让杨君山意识到此物不凡,但因为后来始终不知此物底细,又不曾琢磨出什么妙用,数年下来却是让杨君山彻底将此物抛在了脑后,要不是今日看到这“土行谱”,杨君山几乎都要将此物彻底忘掉了。

    息壤号称大地之母,讲的就是一个包容土行万物,更可以演化土行万物,这才是其大地之母名称的由来。

    然而那“土行谱”上对于息壤的记载也只有这聊聊几句,再多信息却是也无,只说此物难得,有造化之机,天地之间极为罕见,似乎那著这《土行谱》之人对息壤也所知不多,因此记述之间颇多含糊其词。

    杨君山手握这一片息壤沉吟不语,穿山甲盘坐在他的肩上同样没有出声。

    过得片刻,穿山甲实在忍不住了,这才沉吟道:“喂,我的本体还没有完整……”

    杨君山头也不抬,直接打断了说道:“你的本体其他残件至少还存在于世。”

    穿山甲不忿道:“那你的意思是要留给那只傻虎了?”

    断锏早已认主为杨君山所炼化,然而杨君山真正的本命法宝却是山君玺,山君玺所演化的坐山虎器灵时刻都想着要从穿山甲的手中抢夺丹田主峰,在穿山甲看来,自己本体虽然强横,但与山君玺相比多少还是有些底气不足,杨君山既然不将这土行第一至宝留给它,那肯定就要给山君玺了。

    杨君山瞥了他一眼,暗忖这家伙自从被补天泥弥补了本体裂纹之后,却是越发的通灵起来,说话都知道带酸味了,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道:“它才宝阶中品,尚有大把的提升空间,现在就用息壤,我敢么?”

    穿山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只要现在还不用息壤,日后它便有机会再做争取,但他还是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杨君山的魂识充斥着整个地下空间,道:“息壤可以包容土行万物,当初那陆玄平临死之际更是以此物寄养元神,那么你说此物是否也能够将这地阴浊气收纳一空?”

    杨君山想到就做,他按照“土行谱”中记录的一种方法,将自身的一滴本命精血滴在这片息壤之上,然后运转丹田本命精元试图炼化此物。

    不过在他的真元浸入息壤之中的刹那便受到了一丝隐约的阻碍,杨君山眉头微微一皱,这应当是那息壤的前任主人留下的最后一丝执念,他的魂识随之集中为一线,然后如同一根细针一般刺入息壤之中,将这最后一层障碍破开,随即本命真元便如汹涌大浪一般涌入其中。

    不过很快杨君山便有些措手不及,这一片只有指头肚大小的息壤却如同无底深渊一般,任凭体内九仞真元汹涌而入却始终无法填满。

    杨君山此时体内真元在地底灵脉以及回元宝丹的支撑下堪堪恢复了五成真元,此时却如同漏了底的木桶一般,一气泄了两成真元出去,眼见得那片息壤仍旧不做丝毫反应,无奈之下,杨君山只得再将一成真元涌入其中,这个时候便是连他自己都有些惊疑不定了,如此多的真元消耗却连一丁点反应也无,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了,手中之物并非息壤。

    好在这个疑惑也只是持续了半盏茶的时间,随着又是半成真元涌入,这片息壤表面终于发生了变化,原本如同土坷垃一般的物事此时却与杨君山的魂识产生了一种奇妙的联系,杨君山感觉在他的心意之下,此物居然可以转化为任何形态。

    随着杨君山心念一动,原本干枯的土块此时也变得柔软了许多,可以随着杨君山的心意变化着形状,而后杨君山引出魂识,尝试着引导地下空间之中的地阴浊气向着掌中的息壤汇聚而来。

    随即杨君山心中便是一喜,这息壤果真便随着他的心意开始吸纳地阴浊气,而且吸纳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比之前吞噬他真元的速度还要快上三分,随着吞噬的地阴浊气越来越多,就连这片息壤本身似乎都在向着地阴浊气转化,若不是杨君山知其底细,恐怕会认为这片息壤根本就是地阴浊气的固态显化。

    这应当就是息壤可以演化土行万物的一个表现了。

    随着息壤的吸纳,地下空间凝聚的浓重的地阴浊气越来越稀薄,直到再也吸纳不到丁点浊气,杨君山心中一动,这片吸足了地阴浊气的的天地至宝便落入到了他的丹田之中,而且径直落在丹田巨峰的峰顶中央,连断锏和混元令都不得不被它挤到了两侧,不是这两物自行让位,也不是息壤有灵主动争取,而是丹田所化的插天巨峰自行调整了位置来迎合这土行第一至宝之物的到来。

    原本被这一片息壤吞噬的两成半本命真元突然回流,杨君山赫然发现,这一股回流的本命精元居然比之从前还要精纯了三分!

    天地至宝通常能够令修士自身的修行功法品质提升一阶!

    这不由的让杨君山心神摇曳,要知道他所修炼的“为山九韧诀”功法传承原本品质就极高,他暗中做过比较,便是在火行至宝提升至道阶下品的心火红莲都差了九仞诀一筹,也就是说九仞诀至少也是道阶中品的传承,若是再有这土行第一至宝加持,那……

    从息壤之中回流的本命精元最终只剩下了两成,可便是这被息壤提纯的两成真元,在丹田之中却如同引子一般,待得九仞诀于体内再做循环,本源便尽数开始自行凝练,纷纷比之前精纯了三分。

    杨君山原本已经重新开始恢复的真元再次缩减,不过这一次更加精纯的真元却是令杨君山越发的心潮澎湃。

    再次向着这座地下空间扫了一眼,发现里面再无一丝遗漏之后,杨君山正要打算离开此地,却是猛地一拍自己的脑门,他刚刚得了那块域外陨石却是不知何物,刚刚只顾着在“土行谱”中查看一十八种土行至宝了,却是忘了查询此物到底是何根底。

    此物能够如道纹石一般被道境石妖收藏在琉璃石盒之中,可见此物之珍贵,杨君山的魂识在土行谱中翻找了几页,终于在道阶篇中找到了相似的记载。

    寄神石,道阶中品灵珍,此物倒是与息壤能够用来寄存元神的功效有几分相似,不过与寄存元神相比,此物最为重要的地方还在于增强元神对于道器的掌控,法宝有灵,越是品质高的法宝通常便越是难以掌控,而寄神石毫无疑问,便是破解这个难题的一个关键手段,许多修士在得到道器法宝的时候,通常都喜欢将能够提升元神掌控的灵珍炼入法宝之中,只是这种天地灵珍显然极为难得,而这寄神石便是此种少见的灵珍之一。

    从地下空间回到山腹中的地阴寒泉旁边,望着水潭之中汩汩翻动的水花,杨君山已经知道这潭寒泉恐怕便是景阳山上魔气孕育的关键,只要毁掉了这一汪水脉,那么景阳山上的魔气便成了无根之木无水之源。

    然而杨君山这个时候可不敢下手,身为即将踏入宗师境界的阵法师,他当然早已经探查出整个景阳山的地脉已经被魔修以大神通结成一体,这里所有的一切几乎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只要他敢动这地阴寒泉的水脉,恐怕马上便会大祸临头。

    杨君山可不敢凭着自己性命不要也要毁掉这汪泉眼,他自己也还没有崇高到为了毁掉魔域而献身的地步,更何况即便是他拼着性命不要,也未必就能够完全毁掉这条寒泉水脉。

    杨君山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自己修为太低,在这般道境老祖的布局面前,总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不过虽然无法毁掉这地阴寒泉,却并不妨碍杨君山给他们捣一捣乱。

    从储物戒之中摸出来了一个茶壶,先将壶嘴儿塞住,然后将壶盖打开,朝着地面上的寒泉水潭一引,一股寒泉被引动落入茶壶之中,而地面上水潭的面积却一下子少了三分之一,杨君山则飞快将茶壶盖盖上,甚至都不需要他将茶壶封住,很快四周的水汽用来便在茶壶周身上下一层层凝结,将这件上品法器冻成了一坨冰疙瘩。

    这地阴寒泉从地下涌出的时候便开始剧烈挥发,从来都是涌出的水量等同于挥发的水量,因此,这水潭一开始有多大便始终就只能多大。

    杨君山使坏,一口气将水潭中的寒泉盗走了三分之一,水潭面积缩小,挥发量减少的同时,水脉之中涌出的水量同样跟着减少,那么用来所转化的魔气自然也跟着减少,如此等同于变相的削弱了魔域的力量。

    事实上杨君山倒是有心将水潭之中的寒泉舀走更多,可一来没有合适的容器来盛放这原本也属于天地灵珍的泉水,二来他最多也只能弄走这么多了,否则定然会被在这景阳山上布下如此局面的魔族大神通者察觉。

    盗走了三分之一的寒泉,杨君山立马头也不回的出了这座地下通道,重新回到了景阳山上。

    ——————————

    第一更送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