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第八百七十三章 打算
    齐楚派与流火谷因为岳瑶县某地的争夺而举行了几场斗法,双方各有胜负,然而在最后一场斗法当中却是发生了意外,顶替流火谷弟子出战的居然是西山杨氏的玄罡境真人杨君昊,而另外一方作为齐楚派杀手锏祭出的贾仲义真人居然是天罡修士。

    可以说这一场斗法双方脸上却是都不光彩,不过修炼界终究是一个看重实力的地方,齐楚派突然多出来一个天罡修士固然令人警惕,可杨君昊以七阳真人记名弟子的身份出战,是否也意味着杨氏家族准备介入齐楚派与流火谷争端,并站在了流火谷一方?

    一时间玉州西南几家宗门的动向再次挑动着整个玉州修炼界的神经!

    杨田刚对于杨君昊不满的便在此处,这根本就是流火谷一个再明显不过的算计,堂堂玄罡真人直到现在仍旧意气用事,日后如何能够为杨氏家族独当一面?

    至于斗法的结果,贾仲义真人固然是天罡修士,但在暴露修为之前却一直以玄罡境的实力与杨君昊斗法,从这一点上来说却是杨君昊在最后占据了上风,然而杨君昊身份却又特殊,齐楚派对于这一场斗法的结果同样不予承认,双方各执一词,此事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

    不过除了杨氏家族在岳瑶县一事上的真实态度令人期待之外,齐楚派的这位天罡真人的身份同样也令玉州修炼界感兴趣,这位楚家赘婿的修为进阶天罡到底是在加盟齐楚派之前,还是之后?

    这中间可就大有说法了。

    不过很快便从齐楚派传来了消息,齐楚派上下要为本派贾仲义真人举行天罡大宴,甚至连请柬都开始向玉州各派派送,这让一众原本等着看好戏的修士大失所望。

    杨君昊被杨田刚骂了一个狗血淋头,当他垂头丧气的找到杨君山的时候,却看到杨君山正在完善着遁空大阵的最后环节。

    “四哥,这遁空大阵马上就能用了啊!”杨君昊有些没话找话。

    这遁空大阵的布置花费了杨君山很长时间的精力,并消耗了不少珍贵的布阵材料,如今终于到了即将完成的最后时刻。

    杨君山抬起头瞥了他一眼,道:“准备驻守胡瑶县的事情已经知道了吧?”

    杨君昊“啊”了一声,苦恼的挠了挠头,道:“四哥,我便是想要和你说这件事儿来的,能不能换个人去那里啊?”

    杨君山头也不抬问道:“为什么?”

    “千头万绪的理不清啊,我这最怕麻烦了,想想那么多人那么多事儿我就头疼,惹毛了脾气一上来搞不好还要暴揍他们一顿……”

    “那就揍呗!”

    “嗯,好,啊?”杨君昊有些瞠目结舌道:“真揍啊?”

    杨君山抬起了头,神色间居然带着一丝认真,道:“你真动手了,那也只能说明他们欠揍,怎么,如今成了真人了,就应该端架子摆谱,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了吗?”

    杨君昊猜不出杨君山这是认真还是开玩笑,但他是真不想去胡瑶县,他这几年虽然在炎州,但对于家族中的事情也略知一二,如今胡瑶县差不多已经成了杨家后辈子弟的历练场,因为杨氏定下的传承体系便带有很强的竞争性,这些后辈子弟在胡瑶县拉帮结派,勾心斗角的龌龊事儿着实不少。

    而且这些参加历练的后辈子弟多是杨氏比较看重的人才,其中不但有精英弟子,便是核心弟子都有好几个,这些弟子的背后或多或少都牵扯着家族内部的一些人或者势力,各种关系盘根错节。

    以往周毅真人坐镇胡瑶县,因为他外姓的身份相对超然,可现在要是让杨君昊去,他本身就是杨氏家族这个庞大内部关系网中的重要一员,便是这些历练弟子当中就有不少攀附在他或者他父母关系上,这让他在处理事情当中想要向周毅真人那样一碗水端平是真难。

    他在杨田刚那里其实挨了两顿骂,一顿是因为流火谷之事,而另外一顿便是他想要辞去胡瑶县的差事,原本他来找杨君山也是抱了一丝希望,想要看看能否再将这差事推掉,他知道能让三舅改变主意的也只有这个大表哥了,可没曾想杨君山原本就是力主他前去代替周毅真人的人。

    杨君昊想了想,又道:“四哥,我现在去那里会不会太过敏感了,毕竟之前那事儿。。。。。。”

    杨君山冷笑道:“现在知道事情棘手了?你自管去便是了,没人再敢打杨氏的主意!”

    杨君昊直到事情已无更改,失望之余正要告辞离开,却又被杨君山叫住了,问道:“你跟炎州金乌门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儿,就为了一件下品宝器炎阳壶,就被人一路追杀出了炎州?”

    炎阳壶身为一件下品宝器固然珍贵,可这件法宝毕竟没有落在杨君昊手中,按理说占便宜的应该是炎州的那位天罡修士才对,怎得最后却惹得那人一路追杀?

    杨君昊返回玉州之后并未细说,便径直去了流火谷准备熔炼第六种火罡,当时杨君山见他颇有恼羞成怒的架势,便也没有多问。

    果然,杨君山一提此事,杨君昊脸上便再次浮现出了一丝羞恼之色,道:“这件事不算完,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却原来是当初杨君昊在炎州站稳脚跟之后,因为他在同阶修士当中实力相对强横的缘故,在周边地域一众散修之中也算小有名气,再加上他为人豪爽,倒也颇结识了几位道友。

    后来一处前辈洞府遗迹出现,他们几个散修便结伙前往遗迹查探,说来杨君昊等人运气不错,虽然在遗迹之中遇到了几次凶险,可每一次都化险为夷,并得到了几件不错的遗赠。

    然而就在他们从洞府满载而归的时候,却在洞府之外遭到了金乌派早有预谋的伏击,杨君昊等人因为之前探索遗迹本就精疲力竭,骤然遭袭之下更是死伤惨重,从洞府之中所得也尽数被金乌派掠去,其中便包括此次遗迹之行最大的收获,一件下品宝器炎阳壶,而杨君昊则凭借着一次机缘所得的化虹灵术逃得性命。

    事后杨君昊才得知内情,却原来是他们几个散修中的一个早已投靠了金乌派,而这一次遗迹探索也是金乌派故意放出了消息,让他们这些散修冲进去淌雷,然后再在外面出其不意埋伏抢夺他们在遗迹中所得。

    几名幸存的散修各自元气大伤,面对金乌派这等宗门势力也只能自认倒霉,可杨君昊却气不过,他知道金乌派的人仍旧在那处遗迹之外尝试着继续探索,于是便趁着某次金乌派的人进入遗迹的时候,再次闯入了其中暗中猎杀金乌派的修士报仇。

    不料他的行动再一次暴露,金乌派早已经知道他要前来,并在那处遗迹之中设伏,轻易便将他生擒了下来。

    却原来是当日几名幸存的散修中有两名居然是被金乌派生擒之后再放了出来,事实上暗中早已软了骨头投靠了金乌派,并将他接下来的行动告知了金乌派,直到这时,杨君昊才知道,当日他逃走的时候所施展的化虹灵术早就被金乌派的人惦记上了,放出那两个散修,为的就是找到他的踪迹,得到化虹灵术的传承。

    一连两次落入人家算计,独自一人报复一家门派也就罢了,可为什么行动之前还要将自己的打算告知他人?

    杨君山对于这个表兄弟实在有些无语!

    杨君昊也知道自己当时行动太过草率,讪讪一笑,道:“金乌派的人为了得到我手中化虹灵术的传承却也没有马上杀我,我想左右也是一个死,无论如何也不能在他们手中受辱,于是便趁着一个机会跳进了遗迹中的一处险地之中,却不曾想大难不死尚有后福,原本的熔岩地火之中却是孕育着一道烈火炎阳之气,吸收炼化之后不但破除了金乌派施加在我身上的禁制,而且还一举冲破了修为瓶颈达到了玄罡境,于是我便展开了对金乌派的报复,杀了两个之后便被乌烈阳察觉,那乌烈阳炼化了炎阳壶,本身又是金乌派真传,我出入玄罡根本不是他对手,只能仗着化虹灵术一路逃回了玉州。”

    “烈火炎阳之气?”

    杨君昊解释道:“这是一种火行本源之气,至阳至刚,与我的心火红莲诀颇为契合。”

    杨君山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炎州类似于这种本源阳气是否很多?”

    杨君昊怔了怔,有些不太自信道:“天材地宝自然不多,不过至少在炎州找到这类天材地宝的可能性会高一些吧。”

    杨君山想了想,道:“少则两年多则三年,待得周毅道友出关之后,我便随你前往炎州一趟吧!”

    杨君昊闻言先是一喜,然后又问道:“哥,你不会是要帮我报仇吧?”

    杨君山横了他一眼,道:“我手中有一道宝术神通的传承,唤作‘两仪微尘青光’,想要练就便需要两仪阴阳之气,随你去炎州便是想要看一看能否找到契合的本源之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