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第八百四十三章 秘辛(求订阅)
    传说荒古绝地乃是苍玄祖师最后坐化之地,在那处遗迹之中可能留存有苍玄祖师最后的传承,多年以来,紫风派历次进入荒古绝地,都试图进入其中,将苍玄祖师的最后传承请回宗门。

    奈何每一次得到残图进入其中之后,虽说修士都能有所收获,可却一直未曾接触到真正令紫风派魂牵梦绕的东西,直到有人意识到,可能需要将苍玄祖师留存的四道残图搜集齐全,才有可能在遗迹中得到苍玄祖师的最重要传承。

    然而残图每一次使用之后,都会随即出现在下一次荒古绝地的任意位置,即便是紫风派在荒古绝地的强势,想要一下子搜集齐全四道残图也不太可能,更何况残图即便是搜集齐全之后也只有一个人能用,有的宗门修士在荒古绝地之中得到残图之后往往会秘而不宣,待得下次绝地开启则会自行前往以及探索。

    事实上,在萧香儿言道已经有三张残图出现在荒古绝地,想要盛、赵二人甚至通知其他紫风派修士帮助她收集剩下的一张残图的时候,盛、赵二人心中便有些不太情愿。

    眼前之人是谁,紫风派当代长老,华盖道人萧巽乾道人的嫡传血裔,萧道人曾经在数年前便将一块残图交给了萧香儿,奈何后来这任性的师侄跑去了北冰原,负责保护她的宗门真传折进去一个不说,天知道那张残图如何也丢掉了。

    若是换成其他宗门修士,一通斥责自然是少不了的,严重的便是就此被门派闲置也未尝不可,然而这位师侄不但没有收到丝毫责罚,几年之后,萧道人居然再一次将宗门好不容易搞到的一块残图交在了这位师侄手中。

    且不说第四张残图尚未出现,就算是已经出现的三张残图也并未全部在紫风派的手中,更何况一旦集齐了四张残图,哪里还有他们进入苍玄遗迹的机会?

    盛、赵两位真人暗中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盛真人沉吟道:“怕是很难,萧师侄想来也知晓,这一次宗门进入荒古绝地之人原本就不多,而这一次不出意外的话又是荒古绝地难得的孕育天地灵珍最多的一次,不但有其他宗门势力抢夺,域外势力同样虎视眈眈,同时各位同门还要兼顾对那紫苑道人化身的追杀,原本就已经分身乏术,若是再加上追寻苍玄残图,怕是诸位同门力有未逮!”

    赵真人也马上帮腔道:“是啊,萧师侄,如今却是时机不对,我看还是萧师侄先行进入遗迹再说,正所谓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至于残图不妨今后再行收集,若是侥幸搜集齐全,大可以留给宗门后辈子弟,我等也算是惠及后人了!”

    “正该如此!”

    两位长辈一唱一和,萧香儿早已不是多年前闯荡北冰原的时候那个刁蛮且不通世故的女孩,此时岂能看不出来两位宗门长辈怕是不愿助她,而她即便是有心搜集,奈何自身不过刚刚进阶天罡,虽说身上带着不少家族长辈赏赐的保命之物,可终究实力在进入荒古绝地的修士当中也只能算是中等偏下,说不得到时候残图未曾到手,自家性命却已经先遭遇威胁了。

    心中虽然气恼,可萧香儿却并未表现在脸上,反而笑道:“两位师伯说的是,却是弟子孟浪了,既然如此,弟子便先行进入遗迹,也好让两位前辈腾出手来去追踪另外两张残图的去向。”

    盛、赵二人目光之中喜色一闪,当即道:“师侄只管前去,我等定然会在绝地关闭之前再次前来遗迹接应师侄,并祝师侄大有所获!”

    眼瞅着萧香儿凭借手中的一块残图进入打开了空间通道并消失在遗迹之中,盛、赵二人各自点了点头,随即驾着遁光朝着先前萧香儿所指的方向追了过去。

    两位太罡真人虽说在紫风派这样的大宗门同样破具身份,可到底心中有些忐忑,盛真人迟疑一下,问道:“赵师兄,这一次会不会得罪了萧师伯,他可是宗门最为位高权重的长老,若是萧师侄将此事一说,难保他老人家不会针对你我。”

    “怕什么!”

    赵真人虽说也有些忐忑,但还是道:“萧师伯也未必就能在紫风派一手遮天,更何况萧师伯这些年行事越发霸道,宗门其他几位道人对此也未必就没有意见,若不是这些年萧师伯雷劫临近,宗门内部不愿生事,恐怕早有宗门长辈按捺不住了。”

    盛真人不解道:“若然萧师伯渡过雷劫岂不是修为更高,宗门又有哪位敢站出来?”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赵真人得意道:“我紫风派雄踞习州万年,历代惊才绝艳之辈如过江之鲫,道人老祖就不说了,哪怕雷劫道人和黄庭道人这等接近仙人的存在都不是没有,盛师弟你在宗门也算中坚,本派道人老祖见到不止一两位一两次,可你曾见过雷劫道人和黄庭道人?”

    盛真人知晓赵真人的老师同样是宗门一位道人老祖,而盛真人自己的老师当年只是一位太罡修士,并未熬到冲击道人境界便寿元耗尽陨落了,因此知晓的宗门秘辛远无法与赵真人相比,他有心从赵真人嘴里知晓更多,闻言立马惊讶道:“本派不是没有雷劫道人和黄庭道人么,怎么听师兄的意思……”

    赵真人冷哼一声,道:“我早就说过了,本派乃是修炼界一等一的大派,更何况雷劫道人和黄庭道人寿元接近千年,哪怕这一代没有,那么上一代甚至上上一代的老祖也未必就耗尽了寿元,他们自然是存在的,只是已经不再停留在宗门罢了。”

    “不在宗门?”盛真人抛开心中的震惊,继续问道:“那在哪里?”

    “当然是在仙宫,”赵真人道:“当然,我也只是知晓道人老祖度过雷劫之后去了仙宫,但再之后去哪里,我却也是不知道了。”

    赵真人咂了咂嘴,道:“萧师伯不管是否能够度过雷劫,他手中的权势都要从宗门剥离,因此宗门其他老祖这才隐忍,而萧师伯这般强势,恐怕除了同样明白各位老祖心中想法之外,也是在为萧家的后辈子弟铺路,毕竟他离开之后,萧家肯定不会如同如今这般风光,但只要护住了家族根基,日后未必没有重新崛起的机会。”

    盛真人闻言松了一口气,道:“如此便好,否则若是将这等机缘白白让给萧家子弟,我等心中却是不甘!”

    两位真人言语之间,已经沿着萧香儿所指的方向来到了大概的位置所在,然而此地早已空无一人。

    盛、赵二人却也并无失望之色,既然其余残图已然出现,那么持有之人定然会找到苍玄遗迹所在,他们二人只需守着遗迹入口便能够等到来人。

    盛真人这个时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却是突然开口道:“师兄,你说那另外两张残图会不会是在紫苑道人的手中?”

    赵真人闻言一愣,若有所思道:“盛师弟这么一说,却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当年……”

    赵真人说到这里声音却是一顿,两人马上对视了一眼,神色间似乎有所顾忌,但却都已经明白了心中所想。

    两人沉默了片刻,赵真人这才斟酌道:“事实上,除了集齐四张残图之外,似乎还有另外一种方法有可能进入苍玄祖师遗迹的核心!”

    赵真人满脸的惊讶之中透露出几分难以置信。

    赵真人低声道:“此事还在萧师伯与那紫苑道人之事之前了,而且恐怕还是那紫苑道人事件的起因缘由,只是宗门对于紫苑道人当年与萧师伯之事三缄其口,使得另外一件事情也说不清楚了,只有一些宗门前辈老祖或许隐约知道些什么。”

    盛真人连忙问道:“什么?”

    “似乎是萧师伯早年曾得了苍玄祖师留在宗门的一件不起眼遗物,有了这件遗物便可以通过一张残图进入遗迹之后直接开启苍玄祖师的传承,可是后来这件遗物不见了。”

    “不见了?”盛真人疑惑道。

    赵真人点了点头,道:“不见了,有的说是被一位叛出宗门的修士从萧师伯手中盗走了,还有的说是被毁掉了,总而言之关于此物却是再没有了下文,萧师伯后来也没有去寻找,只是发疯了一般搜集其他碎片,并搜集齐全了三张残图,这才引出了紫苑道人利用假图欺骗萧师伯,不但随同他一道进入遗迹,还将萧师伯在遗迹中的机缘据为己有,并随后因此而一举踏足道人境之事。”

    盛真人点头道:“原来如此,难怪那紫苑道人日后修为一日千里,几乎与萧师伯并驾齐驱,原来是骗取了萧师伯的机缘,可萧师伯也的确不愧为是本派千年来最为惊才绝艳的人物,即便失去了荒古绝地的机缘,修为却同样不曾落下,而且还远不是紫苑道人那种连道术神通都不曾练就的光杆道人能够相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