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三章 收徒
    能在杨君山的五行雷光大阵之中重新布置简易阵法,并隔绝杨君山灵识查探的,似乎也只有同为阵法大师的夏媛真人有这个本事。

    当然,这也是在杨君山对夏媛真人保持足够尊重的前提之下,若然情况当真到了紧急之时,杨君山自然可以轻易在西山村突破夏媛真人的隔绝禁制。

    杨君山与杨君平上门自然瞒不过夏媛真人,她将两人拦在自己居住的院之前,并示意他们噤声,不要打扰此时正在院中的杨沁瑶和杨沁玺。

    杨君山虽然并未以灵识冲击夏媛真人的隔绝禁制,但在她打开院门的刹那,内里的情况对于杨君山而言自然是一目了然。

    杨君山怒气升腾,然而对于此时院中的两个孩子的情景却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怒视夏媛真人,质问道:“道友如此行为却是太过了!”

    夏媛真人自知理屈,神色颇有些不太自然,道:“却也只是一时技痒,便想着点拨几句,却不曾想两个孩子却颇有悟性,在下这也是爱才心切,心情激动之下却是忘了与两位分。”

    杨君平此时也已经注意到了院中发生的事情,虽他也有些错愕,对于夏媛真人未曾询问自己便私自传授决定自己儿女未来的修行放行而感到不满,但他却多少相信夏媛真人至少不会害了两个孩子。

    杨君山瞥了杨君平一眼,看向夏媛真人重重的冷哼一声,沉声道:“好个霸道的飞流剑派,夏道友一开始怕不是还存着能被你们飞流剑派看上,这是你们运气的心思吧,只是我杨家的子弟自有我杨氏之人来操心,这点底线我杨氏自认为还是有的,道友越俎代庖了!”

    杨君山的话不仅令夏媛真人一时语塞,便是一旁的杨君平也略微感到脸红。

    事实上杨君山刚刚的话不仅是给夏媛真人听,同样也是在给他听,至少杨君平一开始在听到自己的孩子被夏媛真人看重,心中多少还是有些窃喜的。

    原因无他,飞流剑派的招牌够硬,自己的儿女被人家看上他多少觉得是孩子们的幸运,而这毫无疑问凸显了杨君平这个杨氏目前实际掌舵者在那些名门大派跟前的不自信。

    而杨君山却不这么看,夏媛真人的做法在杨君山看来无异于诱拐,无论她的出发点是好是坏,事先都应当与孩子的长辈沟通,更何况她还是在杨氏家族之中,这应当是对杨氏最起码的尊重。

    然而事已至此,杨君山纵然心中恼怒却也无济于事,更何况夏媛真人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自己弄巧成拙之后,马上放低了态度,却也令他一时间无从发作。

    “剑胎,两个孩子在孕养剑胎!”

    关上了院的门之后,夏媛真人向着兄弟二人解释道:“君平道友也是剑修,自然应当晓得能够孕育剑胎对于剑修意味着什么,这两个孩子开辟丹田的时候,似乎有天地灵物滋养,……”

    到这里,夏媛真人语气顿了顿,主要看了看杨君山的脸色,这才道:“在下询问过两个孩子,可以判断那天地灵物应当是两只灵葫,啧啧……”

    道这里便是夏媛真人脸上都浮现出一丝艳羡之色,见得杨君山脸色一沉,这才接着道:“两个孩子的丹田经过天地灵物的滋养改造,却是对于孕养剑胎有着绝大的优势……”

    “哼,”杨君山突然出声打断道:“灵葫丹田不仅对于孕养剑胎有优势,对于孕养乙木灵体、木行仙根等同样有优势,阁下中途插手,却是令两个孩子今后没了其他选择!”

    “嘿嘿……”

    夏媛真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笑容之中却多少带了一丝得意和庆幸:“谁叫在下抢先下手了呢,这样的良才美质要是夏某没有发现也就罢了,既然发现了要还是无动于衷的话,那才会令在下深感遗憾!”

    这一次杨君山冷哼了一声,不过却并未再出言反驳。

    夏媛真人知道杨君山已然心动,于是便又添了一把火:“更何况灵葫与两个孩子的丹田融为一体,却是与葫芦剑胎契合到了极致,一旦剑胎孕养成功,两个孩子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

    “葫芦剑胎?”

    一直不曾出声的杨君平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可是与宝术神通榜上排名第三十六位的葫芦剑诀有关?”

    夏媛真人得意一笑,道:“君平道友不愧为是我剑修一脉,这葫芦剑胎正是修炼葫芦剑诀的必要根基,修炼界均知,宝术神通榜上排名前五十的神通少有作为道术神通的延伸而流传的,不过这其中却并不包括葫芦剑诀,若是日后两个孩子能够一窥道人境界,未必没有机会修成道术神通榜上同样排名第三十六位的万剑葫芦诀!”

    杨君平闻言大为意动,却听得旁边的杨君山冷哼一声,道:“你飞流剑派有葫芦剑诀的传承在下倒也相信,毕竟是万年的传承大派,底蕴的深厚远不是我杨氏这等新晋崛起的家族可比,可要飞流剑派连万剑葫芦诀的传承都有,那在下却是根本不信的,无论是葫芦剑诀还是万剑葫芦诀,都是出了名的难以修炼,若你飞流派当真有完整的传承,修炼界怎得不曾听闻有谁练成这道神通?”

    夏媛真人闻言脸色一红,但仍旧道:“不管怎么,两个孩子却是有了这种可能!夏某既然将两个孩子引入这一途,那自然便算得是我飞流剑派半个弟子,日后这两个孩子若当真有出息,凭借我飞流剑派,当然还有杨氏家族,的支持,便是想要得到万剑葫芦诀的完整传承,把握也要大上许多不是?单单凭借我飞流剑派的万年底蕴,都能够找到关于万剑葫芦诀的无数条线索!”

    杨君山冷哼一声,道:“我杨氏有的选择吗?两个孩子的剑胎恐怕就要孕养成功了吧?”

    夏媛真人讪讪而笑,刚刚的言语交锋不过是大家明面上的争执罢了,暗中的算计恐怕这位精明的君山真人却也早已明白,只是在自己有心算无心之下,这件事情已然木已成舟,纵然他心中不满却也无法更改。

    当然,这一切也都是建立在夏媛真人或者她背后的东流道人,对于这两个孩子以及杨氏的确并无恶意的情况下。

    事情既然已经弄明白,杨氏兄弟二人自然也无需在此多做停留,二人返回族堂,杨君平忍不住道:“那夏媛算计了瑶儿和玺儿,是否会就此撒手不管?”

    杨君山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当然不会,那夏媛好歹是飞流剑派的真传弟子,若当真如此敷衍了事岂不有辱湖州大派的名声?那夏媛此番算计我等是真,可看上了瑶儿和玺儿的资质未来同样也是真!”

    “那就好那就好!”

    杨君平庆幸之中带着一丝惋惜,道:“唯一可惜的就是哪怕飞流剑派也只有葫芦剑诀,而没有万剑葫芦诀的完整传承!”

    杨君山闻言哑然失笑道:“能够得到葫芦剑诀的完整传承便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大大机缘了,那葫芦剑诀宝术神通榜上排名第三十六位,在咱们杨家堪称第一神通,如此你还不知足?难道你还想将这两个孩子培养成为道人境修士不成?”

    见得杨君平讪讪而笑,杨君山道:“哪怕飞流剑派也没有把握培养一位道人就能够成功,更何况瑶儿与玺儿乃是我杨氏子弟,哪怕拜入夏媛门下也只能做个记名弟子,而且不得飞流剑派同意,他们习得的传承照例是不能留给杨家的,夏媛或者她身后的东流道人,能够为两个记名弟子谋划到如此地步,已经算得上是仁至义尽了,剩下的就要看两个孩子自身的努力和机缘了!”

    不管怎么,杨君平的一双儿女拜入夏媛真人门下都是一件喜事儿,甚至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的,纵然杨君山再有傲骨,在别人看来,那也是杨家高攀了飞流剑派无疑!

    不过无论是杨家还是夏媛真人,目前也都没有想要将这个消息外传的打算,而杨氏家族上下如今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了即将接近尾声的精英大比上面。

    在第四轮被淘汰的六名修士首先展开了对第七、第八两个精英弟子名额的争夺。

    在杨君山的指点下,丁如兰的实力再次得到了提升,这让观战的一众杨氏修士中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更感智珠在握。

    丁如兰此番实力的提升并没有表现在神通威力的提升或者修为的增长上面,而是将她所掌握的几种法术施展的更加圆润纯熟,甚至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自从在第四比当中被冯元坤以奇快的抢攻克制之后,丁如兰在神通的衔接和斗法过程的掌控以及节奏的把握上有了明显的进步。

    吴春喜作为同样风行一脉的修士,原本想要复制上一场冯元坤的手段,却不曾想反被丁如兰算计,一番风雨交加的交锋之后,吴春喜失去了丁如兰的踪迹,紧跟着一片雷光肆虐,吴春喜被丁如兰的掌心雷余威影响,失去了速度上的优势,最终被打下了擂台。

    在击败吴春喜之后,信心大增的丁如兰又先后战败了杨沁楼和杨沁仁,却又在杨沁杰身上败了一场,而迟菲菲显然还不是她的对手,丁如兰无战四胜一败,在六名修士当中名列第二,排在了这一次精英大比的第八位,成功夺得了一个精英弟子的名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