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章 苦心
    谁是杨氏名门下属外姓第一人?

    许多人可能会毫不犹豫的认为是目前坐镇胡瑶县的清风真人周毅,那可是一位玄罡境的修士,除开秘不宣扬的杨君秀、包鱼儿等妖修之外,杨氏家族唯一的外姓真人!

    可实际上在杨氏家族内部,真正的杨氏名门下属外姓第一人毫无疑问是苏宝章!

    杨田刚真人唯一的亲传弟子,君山真人与君平真人打小的伙伴,与君琪真人关系暧昧,他的儿子苏长安更是君山真人的开山弟子,也是目前唯一的弟子!

    就凭这三样,周毅真人在苏宝章面前都要甘拜下风,更何况周毅真人是落难之后来杨家寻求庇护的,地位无形当中就要被削减了一层。

    看着高台上神se平静的苏长安,那尼玛可是天罡境真人的弟子,这一场还怎么打?

    高台上已经有人第三次呼叫他的名字,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充满了讥讽和一si怜悯,那位负责呼叫的修士明明见得他就站在那里,可就是对他的呼叫却依旧恍若未觉,声音之中甚至已经带上了怒气。

    韩千峰望着高台上那个身影,然后充满怨念的目光不断的在自家爷爷和那位负责现场抽签的杨氏修士身上来回打转,说好的好签呢,说好的鱼腩呢,说好的,保送下一轮呢?

    然而他却不知道,此时他的爷爷和台上那名负责抽签的杨氏修士内心却早已经惶恐不安,在韩千峰看来,这或许是台上那名修士把这次事qing办砸了失误了,可韩秀生和那名修士可不会这么看,这样的事qing根本就不会发生,可偏偏暗中cao纵好的签位却被临场毫无知觉的qing况下掉包,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在他们的身后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韩秀生的目光不由转向了校场高处的看台,现场坐镇这一次家族精英大比的杨君平正与两位其他宗门的真人谈笑风生,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校场上发生的一切一般。

    韩千峰浑浑噩噩的领了玉签,高台上的抽签仍旧在继续进行,听着高台上唱名,韩秀生的神se越发的严峻,而高台上那个负责抽签的杨家修士动作也越发的僵硬,就连在现场坐镇的杨氏老人仿佛也察觉到了一些什么,一个个都没了之前的闲qing逸致,人群之中随着抽签唱名的进行,还不时的发出几声诧异和惊怒的声音,不过却都在半途戛然而止,一股诡异的氛围在一声声的唱名声当中升了起来。

    韩秀生一言不发,在韩千峰不解的目光当中拍了拍孙子的肩膀,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校场,而正在校场观看抽签的人群当中,也有五六个人转身离开了,如果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的话,就会发现这几个人在杨氏家族当中都拥有着不低的身份地位,而且这一次也都是陪着各自家中的晚辈前来的……

    西山之上的一间密室当中,夏媛真人着恼的一把将眼前对接起来的两张灵阶上品阵棋盘上的阵棋扰乱,道:“不玩了不玩了,十番棋输了七次,你这家伙隐藏的却是太深,除了嵌阵秘术和阵窃秘术这两种小手段之外,居然还懂得三才阵道的传承,居然到现在才亮出来,你是不是还有什么隐秘的阵法手段不曾显露啊?”

    杨君山连忙摆手道:“没有了,没有了,能侥幸赢夏真人几次便已经让在下绞尽脑汁了。”

    夏媛真人略有些不甘心的看了一眼两张阵棋盘上已经被破掉的阵势,又带了一si羡慕,道:“谅你也没有了,否则你早就是阵法宗师了,不过即便是现在,你的阵法造诣也已经是大师巅峰了吧?”

    “阵法宗师啊,想跨过去这一步可不太容易!”

    杨君山目光之中闪过一si憧憬,随后含笑道:“既然在下侥幸胜了几子,那么真人是否也应当履行承诺了?”

    夏媛真人撇了撇嘴,转头向着两人阵棋盘旁边地上看去,那里正有三个杨氏年轻的武人境子弟晕倒在地上,一个双目紧闭面se苍白,一个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还有一个双目虽然睁着,可两颗眼珠子却在眼眶里面打转。

    “这就是你们杨家在阵法一道上最好的子弟?我看一般般啊,最好的一个坚持到你我几手阵棋才晕倒的?”

    杨君山脸se一红,到:“四五十手吧?”

    那语气虚得不能再虚!

    夏媛真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奚落杨君山的机会,好笑道:“那个两个眼珠子打转的最后一个倒下,哼哼,当时本真人第四十一手棋正要落下!”

    杨君山自家人知道自家事,阵法一道入门极难,别看杨君山乃是堂堂阵法大师,一身阵法造诣在整个玉州修炼界都快要不做第二人之想,可整个杨家上下能够摆出两座以上法阵的修士也不过只有眼前这三个,说到底还是杨家崛起太快,底蕴不足的缘故。

    见得杨君山脸现尴尬之se,夏媛真人心中一口闷气泄尽,道:“好吧,本姑娘说话算话,接下来几天就抽出一点空闲指点他们几个一下,能学到多少东西,可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

    杨君山大喜道:“如此多谢真人了,想来有真人指点,必然会对他们有醍醐灌顶之效。”

    杨君山不吝奉承之言,夏媛真人听着“咯咯”直笑,道:“杨道友,类似的话你最近几天说了不少吧?”

    “什么?”

    杨君山略微有些愕然问道。

    夏媛真人笑道:“听说撼天宗的炼器大师欧阳旭林被你拜托前往梦瑜县城挑选两个在炼器天赋上‘可堪入目’的精英弟子;颜大智真人和你那位相好的颜沁曦真人刚到,便被请到了家族学堂讲授符箓之道;流火谷的第一真传精通炼丹术,嘿嘿,你那弟媳带着几个丹徒丹师上门交流请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吧;据说那赢泪殇最近也被你那兄弟恭维的抹不开面子,去学堂讲授了半天剑术精义,还指点了几位学习剑术的杨氏子弟;就连那最是生人勿近的西门虎都被杨真人带着几个精英弟子亲自上门谈玄论道……,本真人最近在玉州修炼界也颇结识了不少各派真传,据本真人所知,似乎这一次前来杨氏的各派真人修士每一个被你们杨家之人放过呐!”

    “呵呵,是吗,有这么夸张?”

    杨君山神se颇有些讪讪,但他还是叹息道:“唉,这也不是不得已而为之啊,杨家走得太快,路还没有铺好的时候,人已经闯进荆棘丛里面去了,只能用这些让人看不起的手段来弥补一二了,想来这几天杨家已经被诸位道友暗中嘲讽多次了吧?”

    夏媛真人看了看杨君山的神se不似作伪,突然收敛了脸上的戏谑之se,道:“的确,一开始的时候各派修士,包括夏某在内,多少都对贵家族的手段有些不耻,讥讽杨家底蕴浅薄的更是不少,为了求得几句指点连名门气度家族面皮都不要,可一连数日下来,杨家上下次次虚心求教,回回不耻下问,嘿嘿,却是没人再有先前的言语了。”

    杨君山“呵呵”一笑,到:“看来各位真人却是被我杨氏上下的诚心所打动,正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夏媛真人似笑非笑的表qing让杨君山不由自主的忘掉了后半句话,却听她道:“不是你们的诚心打动了他们,而是吓坏了他们。”

    杨君山愣了愣,干笑道:“夏真人说笑了,……”

    夏媛真人正se道:“你觉得我在开玩笑吗?杨家数十年便从一个小小的村正之家崛起为名门家族,这等成就别说是在玉州,便是在玉州之外的修炼界也开始引人关注,不少人都在琢磨你们杨家崛起的秘密,在我看来,这或许就是你们杨家真正崛起的关键吧,在修炼界如今自守传承,门户之见深重的形势下,杨家的做法似乎独树一帜,或许修炼界,或者至少玉州修炼界,的风气会随着杨氏家族而改变也说不定呢!”

    “哈哈,夏真人说笑了。”……

    第一轮的较量在第一天便已经全部完成,所有八十一位精英候选弟子在校场之上捉对厮杀,决出四十一位获胜者。

    丁如兰的运气不好不坏,虽然遇上了一位杨氏子弟,不过此人的修为实力与她相若,原本按照往常她是不可能战胜对方的,因为对方的手中有一件下品法器,仅凭自己练就的两道法术根本不是对手。

    不过好在她在临战之前得到前辈高人指点,传授了一道水雷术,在以小诀暂时迷惑了对手的视线之后,趁机发动了水雷术,在对方的法器发挥出威力之前便将对手击晕了过去。

    直到现在丁如兰还沉浸在击败对手的兴奋当中,一想到当时观战的几位杨家修士脸上惊讶的表qing,她便觉得心中暗爽,再想到过了第一轮之后,更有可能得到杨氏真人亲传的机会,她便更觉得激动,脚下的步履不由得又加快了一些,那位前辈高人可是说过,只要她能过第一轮,自己便还有机会得到指点,水雷术的威力她已经有了亲身体会,要是能够再得助益,难道说自己还有可能通过第二比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