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八章 盛会
    五行神雷所包含的五大宝阶雷术神通的延伸灵术之中,都有着一道相同的灵术神通,那便是掌心雷。

    当然,不同行属的掌心雷彼此zhijian也并不想当,威力也有大有小,但毫无疑问都是所属宝阶雷术神通的核心传承。

    而掌心雷这种神通在灵阶神通当中的威力那自然是名列前茅,不过同样的,这种灵术神通的修炼难度也是极高的。

    事实上夏媛真人说的不错,杨君山哪怕只是心血来潮,将丁如兰当成一个随意布下的实验棋子,但能够将掌心雷作为奖励,可见至少他对丁如兰还是有几分看重的。

    实力到了杨君山这般境界,哪怕是想要成为他的棋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qing,对于这些武人境修士而言,恐怕还是一件极为荣幸的事qing。

    夏媛真人笑道:“我听说了一些有关祖师与君山真人合作的事qing,只是最多不过十到十二年的时间,君山真人难道就指望这个浊气境的小修能够成就真人并练成葵水神雷?”

    杨君山马上道:“哦,那么夏媛真人可愿助其一臂之力,也不需要太多,一部能够入眼的水行功法传承就行!”

    夏媛真人冷笑道:“君山真人打得好算盘,要用我飞流派的传承来早就杨氏家族的力量,可惜在下知晓的宝阶的水行功法传承不止一部,可没有宗门的同意,却是任何一部传承都不得外泄,除非这小女修能够入我飞灵派门墙。”

    杨君山无奈道:“那却是可惜了。”

    夏媛真人又道:“可惜什么,难不成君山真人还当真想要这女修练就葵水神雷不成?”

    “那倒不是!”

    杨君山说着双手结成了一道印诀向着地面一甩。

    夏媛真人神se一凝,她同样是大师级阵法师,自然晓得杨君山刚刚施展的那几个动作似乎是在引动一些阵法布置的样子,只是她很自信方圆数里范围内并没有阵法的存在,而西山村的五行雷光宝阵更是在沁水上游十数里之外,这么远的距离,难道……

    夏媛真人乃是天罡境的飞灵派真传弟子,手中同样掌控者层出不群的手段底牌,几乎在杨君山刚刚施展手印之后不久,灵识便敏锐的捕捉到河岸两边的灵气浓度似乎有了微不可查的上升。

    这很显然便是杨君山刚刚随手做到的,以手印引动西山村内的灵脉,使其在沁水之中泄露一si灵气,以如今西山村两条灵河所汇聚的浓郁灵气,哪怕只是泄露这么一点点,都足以让整条沁水之中所蕴含的水灵气上升一个台阶。

    可问题是距离十数里之外,杨君山居然可以凭空引动五行雷光大阵,这等手段,这等手段恐怕已经接近宗师级阵法师了吧!

    然而让夏媛真人震惊的可不限于此,还有她从那沁水之中增长的意思微妙的水灵气当中查知到的东西。

    “水脉,西山村里面居然还有水脉?”

    夏媛真人转头看向杨君山的目光很是不好看,带着质问的语气道:“杨氏家族内部居然已经有了一条水脉,那又为何还接受祖师的葵水神雷传承?”

    杨君山无奈道:“夏媛真人觉得在这一场涉及到两位华盖道人的‘合作’当中,杨某或者杨某身后的杨氏家族当真能够平等的作为第三方来发表意见吗?”

    夏媛真人冷哼一声,不过却并没有反驳杨君山带着抱怨的语气,事实上她自己不用想都知道,这个所谓的“合作”恐怕中间都没杨君山什么cha话的机会,完全就是两位道人半是强迫半是邀请形势下,杨君山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不过不管怎么说,杨氏家族能够拥有一条水脉,对于东流道人而言都算得上是一件极为有益的事qing,夏媛真人纵然怀疑杨君山有欺骗的嫌疑,却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得罪杨氏家族。

    杨氏家族这一次精英大比借助了夏媛真人前来挑战的契机,成功的吸引了大半个玉州修炼界的缘故,各派都有派遣条弟子前来观摩,不仅是要看玉州最为优秀的后起之秀与飞灵派真传的一场较量,更是想要对曲武山之战后,杨氏家族的实力底细有一个大概的估算。

    如今有关曲武山之战的过程已经大约被各派知晓,但最为核心的十二真妖峰之战的细节却因为当事一方的潭玺派和杨氏家族保持缄默而一时被修炼界众说纷纭。

    特别是两位太罡大妖哈青与天琊的陨落,更是令人难以揣度杨氏家族与潭玺派的真实实力,甚至有人断言这其中定然有道人老祖cha手其中,还有传言说是杨氏家族可能暗中与妖修有所关联,两家势力之所以能够突袭十二真妖峰成功,内中恐怕是有妖修暗中投靠了这两家势力,作为内应最终攻破了十二真妖峰的妖阵。

    再加上杨氏家族似乎也试图通过这一次盛会想要表达什么,因此,在杨氏精英大比即将开始的前夕,整个梦瑜县荒土镇便已经是风云际会,汇聚了来自于玉州修炼界各宗门势力的修士,甚至还有人发现了玉州之外修士的行踪,甚至连域外修士的探子都发现并被抓住了几个,也算是在盛会开始之前掀起了几个小小的波澜。

    日落时分,两道遁光从东方而来,径直落入到了五行雷光宝阵之中,有眼神明光的修士发现遁光之中的两人一男一女,男的自然是名声赫赫的君山真人,而那女修看上去却如同这一段时间在玉州修炼界风头正声的夏媛真人的描述一般。

    夏媛真人已经到了!

    消息很快便在荒土镇传来,这仿佛就像是一个信号,几乎所有徘徊在荒土镇周围的各派真人开始陆续前往西山村拜访杨氏家族。

    潭玺派的颜大智、颜沁曦父女,流火谷的两位真传,轩辕派的一位真人,撼天宗的宁斌和欧阳旭林,玉霄派的西门虎,玉剑门的赢泪殇等等。

    将安置夏媛真人的事qing交给杨君琪、杨君馨和彭士彤三个之后,杨君山抽空去了杨君平那里一趟,正见到他所在的门户内外许多杨氏族人进进出出,一个个显得极为匆忙,仿佛都有要是在身一般。

    杨君山不yu被人察觉,随手掐了一道隐身术走了进去,正见到杨君平抬头向他看来。

    杨君山笑问道:“代理家主事物的滋味怎么样?”

    杨君平苦笑道:“有自家亲哥坑自己亲兄弟的么?”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杨君山的语气怎么着听着都带着一si幸灾乐祸,偏偏杨君平这里因为经营挑战大比以及各派观摩修士前来的缘故,进进出出请示汇报的族人络绎不绝,却又看不到站在一旁的杨君山,杨君平一时间甚至抽不出空儿来说话。

    “有事儿?”

    好不容易伸了一个懒腰,杨君平随口问道。

    杨君山笑道:“没什么,就是看一看你这里筹备的如何了,怎么样,有没有提前发现什么可堪造就的后生晚辈?”

    杨君平喝了一口水,见得正好是一个没人前来汇报的空隙,随手丢了一块玉板过来,道:“梦瑜、胡瑶两县地方推荐的人选都在上面了,你自己看!”

    杨君山灵识浸入玉板当中,随口又问道:“这些天走后门攀交qing的不少吧?”

    杨君山的语气说的随意,杨君平索xing也诉苦道:“你不做这个族长是不是就因为这个?这几天我都快被烦死了,我自己好像都不晓得咱家还有这么多的七大姑八大姨。”

    杨君山闻言“嘿嘿”笑了一声,灵识正巧看到了荒野镇镇守杨铁柱向家族提供的推荐名单中唐伟的名字,甚至他还看到了马煜的名字,而且杨铁柱在推荐语中写道,此子居然还有几分画符的本事。

    将手中的玉板扔了回去,见得又有人进来向他汇报荒土镇镇守所汇聚各派修士的qing况,杨君山丢下了一句“你先忙”,转身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打发走了这几个汇报qing况的族人,杨君平原本正要歇息片刻,却突然“咦”的一声,仿佛想起了什么,在桌上扒拉了几下,将杨君山刚刚看过的那块玉板拿在了手中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却什么也没发现。

    “不应该啊,我哥无缘无故跑这里一趟干什么,难道就为了看看这张名单?这可不像是他的风格,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

    杨君平随手又将玉板拿起来,将里面的名单过了一遍,仍旧没什么发现,不过这反倒是越发的引起了他的兴趣,杨君平摩挲着下巴,回想了一下杨君山从进来到离开后的qing况,隐约间似乎捕捉到了什么。

    沁水下游十数里之外,丁如兰藏身于河水之下,感受着身周活跃的水灵气息,突然双目一睁,一道蓝se的电弧从她的手中一闪而逝,在她身周十余丈范围内游荡的鱼儿尽数翻了白肚皮飘到了水面之上,而丁如兰整个人也睁大了双目,浑身僵直却又略微颤抖,一头秀发如同水草一般直立在了水中。

    她仅仅用了不到两日的功法便练成了这一道法阶神通水雷术,不过显然她还无法对神通进行控制,那一道蓝se电弧连她自己都差点电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