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章 深坑
    ,衍墨轩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东流道人自然能够看出来杨君山的紧张,可当他一开口的时候,却是令杨君山感到更加紧张了:“君山小友,紫苑道友的行踪,小友可否透露一二?”

    东流道人的目光只是随意在杨君山身上一扫,可带给他的感觉却如同一柄钢刀从里到外将他刮了一个遍。

    杨君山吓得心头一颤,不过脸上瞠目结舌的表qing却是令东流道人察觉到了什么。

    不管怎么说,杨君山也不是第一次面对道人老祖,压抑住心中的惊慌,定了定神道:“回禀前辈,紫苑前辈的行踪,晚辈着实不知啊!”

    “哦?”

    东流道人饶有趣味的看着杨君山,指了指不远处的五行雷光大阵,问道:“这座大阵想来就是君山小友赖以成名的宝阶大阵吧,嗯,阵中套阵,的确构思精巧,威力不俗,更为重要的是,看样子这座阵法还保留着大量进步的余地,看样子君山小友对于将来大阵威力和品阶的提升,都有着绝对的自信呀!”

    杨君山不知道东流道人为何又将话题转移到了阵法上面,不过想及在亘古密径之中见到的那位夏媛真人同样是阵法大师,而对方又是道人老祖,想来对方的见识眼界自然是极高的,能够看出五行雷光大阵的端倪也在qing理之中。

    “前辈谬赞了,事实上晚辈也只是对于护村大阵的扩展和威力的提升还有一些心得,至于从根本上提升大阵的品阶,晚辈却还没有此等能力,如今做的这些不过是未雨绸缪罢了。”

    杨君山老老实实的答道。

    “这座阵法着实不错!”

    东流道人的话令杨君山越的摸不清头脑,可紧跟着一句话却是令杨君山亡魂大冒:“紫苑道友,你觉得如何?”

    熟悉的空间波动,熟悉的气息涌现,杨君山觉得自己的脖子都已经锈迹斑斑,朝着那边扭去的时候,他仿佛听到了自己脖子当中“吱吱嘎嘎”的声响!

    熟悉的气质,熟悉的面容,在涌动的紫气当中越的显着高贵,紫苑道人被东流道人叫破了行藏却似乎si毫不以为意,反而笑道:“这阵法确然不错,东流道友好眼力!”

    杨君山口干舌燥,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可他一个天罡小修贸然在两位华盖道人的交谈当中cha话,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和作死精神?

    可现在紫苑道人出现在荒土镇这算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东流道人强势进入玉州,可是一路都在为了分魂葫芦之事而追踪紫苑道人,现在紫苑道人被东流道人堵在了荒土镇,那东流道人会怎么想?

    杨君山可不知道东流道人早已经连续几个月失去了紫苑道人的踪迹,即便是被他找到,在分魂葫芦被炼化的qing况下,东流道人也不可能再从紫苑道人手中夺取分魂葫芦。

    在现如今的杨君山看来,紫苑道人现在出现在荒土镇那绝对是要将杨氏家族坑死!

    谁都知道紫苑道人在亘古密径之中得到分魂葫芦,他杨君山那是出了大力的,现在紫苑道人又出现在荒土镇,他杨氏在这其中扮演的角se可就掰扯不清了。

    万一要是东流道人因此而迁怒杨氏,杨氏家族如何能够抵挡得住一位华盖剑修的怒火?

    哪怕杨氏家族还不如东流道人的法眼,可要是两人在这里大打出手,哪怕就是两位华盖道人斗法的余波,杨氏家族都不敢承受呐!

    杨君山越想越急,豆大的汗珠子在额头上凝聚,顺着脸颊一路流淌,后背上也早已经冷汗淋漓。

    东流道人望着面前的紫苑道人问道:“紫苑道友一直都隐藏在荒土镇?”

    紫苑道人看了一眼紧张的杨君山,笑道:“确实已经到了这里很长一段时间!”

    杨君山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分明看到了紫苑道人看向他目光当中的戏谑之意。

    “那么这一次曲武山打破十二真妖峰,看来这背后是紫苑道友的手笔了,此举几乎一举翻转了玉州南部修炼界与域外势力的实力对比,东流佩服!”

    紫苑道人“咯咯”一笑,然后……,然后就没有了!

    她这种态度分明就是在默认覆灭曲武山妖修的确与她有关!

    拜托,这一次突袭十二真妖峰与您老人家有一个玉币的关系吗,您以为华盖道人,何至于用这点小事来往自己脸上贴金?

    杨君山此时看向紫苑道人的目光几乎就是在乞求!

    可紫苑道人留给他的却是一抹隐藏着戏谑的视而不见!

    不cha话是不行了,谁晓得五行雷光大阵能不能挡得住东流道人一剑!

    可就当杨君山鼓足了勇气准备打断两位道人的交谈,声明一些事qing的时候,接下来两位道祖的一段话又令杨君山陷入了呆滞当中。

    只听东流道人又道:“数月不见,不知紫苑道友是否已经练就身外化身?”

    紫苑道祖一笑,杨君山分明听得出来她的笑声当中带着一si得意之se:“这一次亘古密径之行,原本也只是抱着万一的心思,却不曾想当真好运到得到了分魂葫芦,不过分外化身原本就不是轻易就能够练成的,因此,练就身外化身的诸多秘宝尚未准备完全,不过分魂葫芦本身却已经被我炼化!”

    说罢,紫苑道人甚至将分魂葫芦祭了出来,一尺余长的葫芦在紫云元气之中沉浮,而且从葫芦口之中同样能够感受到一道淡淡的却是与紫苑道人本源气息相一致的气息,甚至这一道微弱的气息能够随着紫苑道人本身的气息波动而波动,就如同在葫芦之中孕育了一道与紫苑道人同根同源的生命一般。

    可紫苑道人的话听在杨君山的耳中却感觉自己被耍了!

    当初跟随紫苑道人进入亘古密径的时候,紫苑道人可全然不是这个说法,杨君山可记得当初紫苑道人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势在必得的决心,以及得不到之后就要坦然赴死的涌起。

    可现在却说她原本也并没有抱着必得的心思,只是去亘古密径“试试看”,最终得到分魂葫芦也只是因为“好运”,杨君山感觉到自己先前在密径之中全力以赴相助她得到分魂葫芦,却完全是做了无用功的感觉。

    不过好在紫苑道人居然已经炼化了分魂葫芦,也就是说东流道人想要抢夺的打算已经落空了,那么想来两人也没有必要再起争执了吧!

    不对,万一要是东流道人因此而恼羞成怒……

    杨君山越的觉得紫苑道祖就是一深坑!

    “果然!”

    东流道人微微一叹,目光之中闪过一si落寂之se:“却要恭喜紫苑道友度过雷劫在望了!”

    紫苑道人谦虚道:“只是多了几分把握而已,从华盖到雷劫,道人修士向来十不存一,这一次之所以叫东流道有前来,也不过是偶然从湖州得到了一些关于东流道友的消息而已。”

    东流道人居然是紫苑道人主动叫来的?

    这位已经是坑得不能再坑,坑得杨君山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他觉得直接引颈就戮都要比这种过山车一般的心qing要爽快的多。

    “哦,不知紫苑道友都打听到了些什么?”

    东流道人不置可否。

    紫苑道人微微一笑,在杨君山再次se变的目光当中朝着五行雷光大阵一指,道:“道友觉得这座大阵如何?”

    东流道人点了点头,道:“匠心独具,颇具潜力!”

    前半句是在夸赞大阵,后半句更像是在肯定布阵之人!

    “那么东流道友可知这大阵雷源源于何处?”

    东流道人神se一振,周身气息仿佛不受控制一般爆,可紧跟着又马上收敛起来,这不像是东流道人差一点失去了对自身修为的掌控,更像是心qing剧烈波动所带来的影响。

    可便是那一股如同决堤洪流一般的气息迸,却令杨君山在一瞬间有一种灭顶之灾一般的感觉与他擦身而过。

    东流道人的目光一瞬间又注视在了他的身上,杨君山就感觉有两道如有实质的剑光不断的在自己身上攒射。

    而后又听得东流道人道:“那么紫苑道友的意思是……”

    紫苑道人的戏谑在杨君山的眼中看来就是满满的恶意:“或许这位小杨真人能够助道友一臂之力呢!”

    杨君山目瞪口呆,而东流道人原本如同利剑的目光又充满了审视的意味儿!

    “这怎么可能!”

    杨君山终于再也顾不得心中顾虑,干笑道:“在下不过是一个天罡小修罢了……”

    东流道人的目光突然收了回去,却仿佛根本没有听到杨君山说什么一般,而是极为严肃的向着紫苑道人确认道:“道友确定吗?”

    紫苑道人笑道:“忘了跟道友说一下,小杨道友的五行雷光大阵的雷源可是一块紫晶雷光石!”

    顿了顿,紫苑道人接着又道:“那块石头可是小杨道友从曹勋秘境得到的呦!”

    在紫苑道人说出紫晶雷光石的时候,杨君山便感觉到东流道人原本无暇的气息又在波动,当提到曹勋秘境的时候,杨君山甚至听到了东流道人粗重的呼吸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