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八章 荒丘
    玉州后起之秀当中公认的三强便是杨君山、张玥铭和颜大智,之前三人是玉州后起之秀当中仅有的三名玄罡境修士。

    后来玉州其他各派的几名第一真传先后突破玄罡境,而杨君山也一举踏入天罡,与其他两人在修为上拉开了差距。

    不过这在颜大智看来却也不算什么,一来是因为杨君山有着瑜城之战,力压张玥铭和林沧海的例子摆在那里,他原本就是无可争议的三强第一;二来至少还有一个张玥铭修为与他相若,修为原本就是越到了后面越是难以突破,暂时被人追上来却也不算什么。

    可现如今张玥铭却是同样一举踏足天罡,而颜大智虽说距离触摸到进阶天罡的瓶颈也不算太远了,可这一层瓶颈便如同天堑,没人比他更清楚想要踏过这一道坎的难度。

    可这样一来,玉州的后起三强当中,他的地位便显得有些模糊了,面对两位与他齐名却有着天罡修为之人,颜大智甚至预感到“玉州三强”的名号恐怕就要被“玉州三杰”给代替了。

    且不提颜大智此时复杂的心qing,杨君山那里刚刚得到了杨君昊的消息,杨君平的传讯符便也紧跟着过来了。

    听了他在传讯符之中的描述,杨君山不由苦笑着向着旁边的颜大智问道:“不是听说那位夏媛真人去了潭玺派吗?”

    颜大智闻言惊讶的转过头来,道:“怎么,她到了曲武山?”

    杨君山将手中的传讯符递了过来,道:“不仅到了曲武山,而且还跟我兄弟打了一架,剑术精湛,显露的修为却偏偏与他一般,离开之前还询问了我的消息,除了那位正在玉州挑战各派真传的夏媛真人之外,却是想不要会是其他人了。”

    颜大智看过了传讯符里面的内容,“唔”了一声,道:“看来就是这位夏真人了,不过令弟与之斗剑,虽落下风而不败,却是令人刮目相看呐!”

    杨君山笑了笑,正要说什么,却突然察觉到身后的孤峰之上突然有一股恐怖而磅礴的灵力波动产生,转身望去时,却突然“轰隆”一声巨响在半空炸开。

    颜老真人原本闭关的那座孤峰彻底崩塌,而一道金se的遁光从中飞遁而出,颜大智见状神se一喜,正要架起遁光飞上去迎接,却听得一声大笑声传来,颜老真人的身形已经在他们身边落了下来。

    与之前颜老真人的苍老相比,如今的颜老真人看上去神se饱满了许多,原本枯槁的身躯此时也缭绕着一sisi生机。

    杨君山拱手笑道:“恭喜老前辈!”

    颜大智也喜忧参半的问道:“爹,这,你,成功了?那有,有多少?”

    颜大智一时间看上去似乎有些语无伦次,但很明显,颜老真人这一次成功续命,可说到底终究还只是续命,他明显想要询问延长了多少寿元,可这几乎与询问颜老真人“还有多长时间会死”差不多,所以才显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颜老真人显然对此很是看开,闻言笑道:“这一次续命大约能坚持三十年左右吧,不过毕竟是续来的寿元,以老夫看这一次至少也能坚持二十余年吧,不管怎么说,无论是颜家还是潭玺派,这一次都欠了杨氏以及小杨真人一个天大的人qing呐!”

    杨君山连称不敢,颜大智听闻老爹延寿二十余载,心中也暂时放下了一块沉重的石头,于是便将当前曲武山的形势同颜老真人说了。

    颜老真人沉吟了一下,转头向杨君山问道:“如今撼天宗与天狼门很明显是南北呼应,不知小杨真人有什么章程?”

    杨君山笑道:“之前我等对此也有所预料,曲武山蔓延数千里,西起梦瑜县落霞岭,东至玺郡境内,单凭你我两家联手就想要占据整条曲武山脉,恐怕都是力有未逮,同时也不太现实,我杨家向来的策略便是有多大的胃口便吃多大的饭,撼天宗与天狼门既然要cha一脚,我们不可能阻止,同样也阻止不了,如此还不如放这两派进来换取其他好处。”

    颜老真人故作惊讶,道:“放这两派进来?小杨道友却是舍得!可要知道,这曲武山虽长,精华却在十二真妖峰这一段区域,而这一段区域可正在锦瑜县与璋郡的交界处,撼天宗与天狼门的必争之地啊!”

    “那就给他们就是了!”

    杨君山无所谓道:“这里确然是曲武山妖修的精华之地,可也正因为被一众妖修开发,如今还有多少潜力可挖?更何况如今被你我两家先行犁过一遍,又是一场剧战,待得完全恢复还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如此一来,还不如你我两家各自占据山脉的东西两端,坐看撼天宗与天狼门分别从南北争夺曲武山脉的中央精华之地。”

    颜老真人闻言大笑道:“好一个坐山观虎斗,我潭玺派这一次所得已然不少,确实不宜贪得无厌,如此正好本派也要与天狼门说道说道凌璋县的妖狼群被他们纵容的四处乱窜的事qing,那么撼天宗那边就看小杨道友的了!”

    杨君山闻言笑道:“那就一言为定!”……

    杨田刚,玄罡境修为!

    杨君昊,聚罡境修为!

    周毅真人,同样是玄罡境的修士!

    张玥铭望着拦在自己身前的这三人,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憋闷,他才闭关几年,原本以为自己这一次出关,定然能够令撼天宗的实力得到显著的提升,可他现在甚至连那杨君山都还没有见到的时候,眼前这三人便将他进阶天罡之后的喜悦和雄心打落了一半儿!

    西山杨氏的实力增长速度居然达到了如斯地步!

    尽管他自信如果自己强闯的话,眼前这三人根本就拦不住自己,而自己身后同样有着朱真人、欧阳淼和刘志飞,可先前他与杨君昊动手还可算得上是切磋,现在要还动手,那可就是要彻底与杨氏翻脸了!

    更何况杨氏的背后还有一个杨君山,一想到杨君山,张玥铭神se就变得有些yin沉,尽管同样进阶天罡,真要动手,他根本没有把握能够抵挡得住杨君山。

    张玥铭的目光在杨君昊的身上转了一圈,他心里十分清楚,那杨君昊虽然只是聚罡境的修为,可战力却与他曾经交过手的玄罡境修士相比也不遑多让!

    张玥铭最终的目光还是落在了杨田刚身上,道:“杨家族长,这一次定然要阻我撼天宗进入曲武山吗?”

    杨田刚微微一笑,道:“张真人说笑了,这曲武山妖修刚刚被我杨氏与潭玺派联手一网打尽,现在贵派便急急忙忙的追上来摘桃子,这,恐怕说不过去吧!”

    “哼,杨氏族长,你可要想明白了,曲武山脉绵延数千里,可不是你杨氏和潭玺派两家就能够吞的下的。”

    张玥铭身边的朱真人冷哼一声,沉声说道,语气之中带着一股难言的厌恶。

    杨田刚闻言也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冷声道:“吃不吃得下,那也是我杨氏与潭玺派之事,与你撼天宗何干?”

    “你……”

    朱真人猛地上前一步,道:“你杨氏难道要与我撼天宗开战吗?”

    杨田刚毫不示弱道:“是你撼天宗要与我杨氏一战吗?”

    张玥铭神se一动,抬头扬声道:“杨兄既然已经来了,何不出来一见?”

    “张兄好手段!”

    杨君山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道:“在下刚刚到达便被张兄察觉到了,还没有恭喜张兄此番进阶天罡,修为更上一层楼!”

    杨君山的声音刚刚响起的时候,似乎还显得缥缈遥远,待得他说完的时候,人便已经到了近前,步履从容的从山林之中走出,远远的朝着张玥铭拱了拱手。

    张玥铭淡笑道:“却还是比杨兄慢了一步,更不曾想,撼天峰一别之后,杨兄如今的声威在玉州已然是如日中天!”

    “你我客套的话就不必多说了,言归正传吧!”

    杨君山摆了摆手,神se一正,道:“如今整座曲武山脉已经大体被杨氏与潭玺派两家控制,两家死伤弟子无数,撼天宗不费吹灰之力便要摘果子,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张玥铭双目盯着杨君山,沉声问道:“那么杨氏又想要得到什么,才会让出曲武山脉?”

    杨君山摆摆手,道:“不不不,曲武山脉我们当然不会让出,只是这山脉绵延数千里,我们只要控制我们想要的就够了。”

    “说到底,不论是你们杨家还是潭玺派,都没有实力占据整条曲武山脉!”

    杨君山冷笑道:“不错,但至少现在我们两家能够决定让哪一方先参与进来!”

    “你什么意思?”张玥铭双目一缩。

    却听得杨君山得意道:“颜老真人在曲武山脉的另一边已经在同天狼门的人在谈了,张兄要是慢了一步,说不定十二真妖峰那边就全部都让天狼门给占了,居高临下呐!”

    张玥铭沉声道:“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杨君山与杨田刚对望了一眼,杨君山嘴角掀起一si嘲讽道:“很简单,撼天宗是不是应该退出荒丘镇与荒山镇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