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一章 紫苑
    ,衍墨轩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对于其他修士来说,炼制宝器最为重要的一点便是点灵,是否能够拥有自行护主的灵xing,往往比宝器本体品质的提升还要重要!

    可偏偏杨君山的山君玺就是反其道而行之,山君玺本身的灵xing早已经先本体一步懂得了自行护主,甚至这种灵xing还极其强烈,杨君山甚至能够清晰的察觉到这种灵xing在他丹田本源之气的孕养之下在缓慢增加的感觉。

    杨君山不是没有思索过山君玺为何会表现出这般的特质,思来想去却也无非两种可能,其一便是石锏器灵穿山甲的影响,山君玺的器灵坐山虎与穿山甲在丹田之中的互动杨君山自然是知晓的,坐山虎尽管只是一件灵器的器灵,可仗着作为杨君山的本命法宝居然也敢时刻保持对穿山甲的挑衅,这不得不说是一件极为有意义的事qing。

    其二便有可能是他所修炼的传承功法“为山九韧诀”的缘故了,这道与戊土宝诀一脉相承的传承功法,就连杨君山自己都不晓得它的品阶到底是什么,然而一直以来,杨君山在与他人斗法的过程当中,几乎都能够凭借着自身的真元对对手形成压制,哪怕是如同天琊那般的太罡境大妖也是一样,若非有这真元品质的绝对压制,他哪怕是凭借着元磁宝光大阵也绝对无法将一头太罡大妖镇压半个多时辰的时间。

    而正是因为山君玺的这种灵xing先于本体增长的特质,几乎可以说是令每一位志在突破宗师境界的炼器师如获至宝,能够在不经过点灵的qing况下炼制一件宝器,尽管仍旧无法令炼器大师进阶宗师境界,但至少也能够让他们体验炼制宝器的过程,达到准宗师的水准。

    残烬真人认为山君玺的提升至少需要经过一年的时间,杨君山索xing这一年的时间便呆在了流火谷当中,按照残烬真人的指点,每过半个月便以自身精血辅助山君玺的品质提升,同时也努力沟通法宝灵xing,保持山君玺在提升过程当中与法宝主人的契合。

    如此一眨眼便是大半年的时间过去,杨君山却是不得不暂时离开流火谷数日,因为从西山传来了消息,杨田刚突破玄罡境了!

    老杨比杨君山晚了两三年进阶聚罡境,如今杨君山自身修为一路暴涨,进阶玄罡境都已经数年,而老杨也终于迎来了突破的时机。

    杨氏这些年底蕴渐长,特别是随着西山之上灵河成型,地脉与水脉接续成功,杨氏掌控的地域也渐渐出了一县之地各种修炼资源源源不断的向着西山之上汇集,这三年多以来,杨氏集中了大部分的优质资源供老杨突破修为瓶颈,前几日终于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杨君山急着返回西山为老杨护法。

    架起飞遁灵器,杨君山在半空之中飞行的度si毫不弱于那些个擅于飞遁的修士,一路向东迎着晨起的朝霞而去,按照估算几乎不到半个时辰他都能够到达荒土镇。

    早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看来今天的天气怕不是太好!

    杨君山于高空之中飞遁,很快便遇到了蒙蒙的雨雾,不过这并不妨碍他飞遁而归,周身罡气动荡,四周的雨雾尽皆被排开,不过杨君山很快便觉到了不妥,四周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杨君山驾驭飞遁灵器于半空之中一时间居然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

    阵法,自己钻进了一座阵法里面!

    居然有人悄无声息的在中途布下了一座阵法等着自己钻,那么又是谁能够准确的把握自己的行踪,恰好便在自己回归的路上布下陷阱呢?

    流火谷?不太可能,他们没有理由!

    杨家里面有外人的探子,勾结其他势力设局布置?似乎也不太可能!

    杨君山停下了遁光,悬立于半空之中,双目之中微微泛白,森冷的光芒开始向着四周打量周围阵法当中的一切。

    “咯咯,不错嘛,这么快就现自己中招了,不愧为是阵法大师,那么接下来就要看你什么时候能够出来了!”

    一道女子的声音突然从四面八方清晰的传来。

    杨君山目光闪烁,高声问道:“阁下何人,于中途设下这阵围到底是何用意?”

    那道声音再次幽幽的传了过来:“等你能出来的时候再说吧,忘了告诉你,你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要是到时候出不来,后果嘛,呵呵……”

    “阁下到底是谁,还请现身一见,能够悄无声息布下这阵法,可见阁下修为极高,又何必与杨某开这等玩笑?”

    杨君山高声询问,不过这一次任凭杨君山如何喊叫,对方却是再无回应了!

    然而就在杨君山高声叫喊的时候,却突然现四周弥漫的雨雾此时却突然泛起了一si紫意,杨君山的叫声戛然而止,抬头向着之前飞遁的方向看去的时候,却见那里仍旧有着紫se流光的朝霞,而且正在向着他所在的方位蔓延而至,而且在紫se的光芒之中不时的有金se光芒幻灭,杨君山怀疑那是雷光,然而他却没有听到si毫的声响。

    杨君山目光急的闪烁,同时还不时的泛起森冷的白芒向着四周打量。

    大阵之中的雨雾越的浓重,四周的水汽被渲染了越来越重的紫se,杨君山突然感觉到潮湿的气息已经回荡在了他的身上,他的衣衫居然都带上了一层湿意。

    要知道他有真元所演化的罡气护身,又怎么可能会被湿气打湿了衣衫,就算对手阵法造诣再如何高明,也决然达不到如此境地,除非是传说中的阵法大宗师,否则的话那便只有一种可能,对方修为神通惊人,能够清晰的瓦解渗透他的护身罡气!

    杨君山深吸了一口气,通过刚刚的观察他已经现了一些端倪,手中光华闪烁,一张巨大的棋盘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棋盘之上的黑白棋子随着他的心意开始游走推演,上面一片眼花缭乱的景象,若是寻常修士看上一眼,轻者恶心呕吐,重则恐怕就要将脑中灵识绞碎成为白痴。

    斗阵,对于阵法师而言往往便存在着这种风险!

    随着灵阶上品的阵棋推演,一件件布阵器具从他的储物法器之中飞出,落在了他身周不同的地方,而随着他以自身真元勾连,化作一道虚空阵图的时候,那片一直在向着他所在的方向涌来的紫光朝霞已经到了近前,无数闪烁幻灭的金se雷光在紫se朝霞之中肆虐,却偏偏没有一si声响传出,可却能够给人带来更加恐惧和心悸。

    眼见得这片遮天蔽日的朝霞就要将杨君沙整个儿吞没,杨君山布下的虚空阵图突然开启,以他的真元为引,雄浑的戊土元气在阵中率先游走,而后转化为精纯的金行元气,再化作葵水精华,又转作木行精华,最后生成火源之气,再与戊土元气勾连,形成了一座完整的五行循环的阵基,而后朝霞之中的雷光突然被勾动,一道手臂粗细的雷光突然在半空之中散开蛛网一般的脉络,一股脑的砸在了这座虚空五行阵之上。

    杨君山突然长笑一声,这雷光入得五行阵不但没有对大阵造成损伤,反而自行运转的更加顺畅,倒像是反哺了大阵增加了动力一般!

    杨君山的行为似乎严重挑衅了掌控紫se霞光的存在,在第一道雷光被牵引而出之后,紧跟着无数道雷光从朝霞之中爆射而出,在虚空之中划过无数奇形怪状的脉络,却尽数落入到了虚空五行阵之中。

    这一座完全依赖于杨君山自身真元掌控的虚空阵法也仿佛到了极限,如同水中的倒影一般晃荡起来,仿佛随时都会幻灭!

    那朝霞之中的雷光似乎一下子兴奋了起来,又有数道雷光从中炸开,向着大阵劈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突然放声大笑,身后的虚空五行阵不知何时已经将劈落在其中的雷光已经完全融为一体,而后随着大阵达到饱和之后突然崩溃,一道水桶一般的雷光笔直的从阵中射出,而后于他头顶上空的紫se水雾之中炸开,一片晴朗的蓝se天空突然出现,杨君山毫不犹豫的随在雷光之后冲了出来,却见朝阳东升,万里无云,哪里还有什么朝霞雨雾。、

    而在他的身前,却有一位雍容典雅的紫衣美妇正带着一si好奇与惊讶之se上下打量着杨君山,在她的身边有一杆小幡悬立,幡面之上有紫雾蒸腾,又如同云霞缭绕,仿佛能够将人的目光都吸纳进入。

    “五行雷光,以阵破阵,看来你在阵法上的造诣远远出了我的预料之外!”紫衣美妇点头赞道,与先前阵中响起的声音一般无二。

    这紫衣美妇就站在杨君山身前不远的地方,可他却偏偏根本无法准确的感知到她的存在,仿佛极远又仿佛极近,仿佛真实却又宛若虚幻。

    杨君山心中震惊,神se越的恭敬,道:“晚辈杨君山见过前辈,不知道前辈如何称呼,招呼晚辈前来有何吩咐?”

    那紫衣美妇“咯咯”一笑,道:“狡猾的小子,想来你应当已经猜到我是谁了吧?”

    杨君山不敢放肆,恭声道:“不敢,不知可否是紫苑老祖当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