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二章 大变
    ,衍墨轩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我儿子传来消息,十二真妖峰的妖修从曲武山下下来,一路朝着琳郡去了!”

    玄元殿之中的各派修士尽皆se变,尤其是琳郡四派,流火谷与西山杨氏关系最近,残焰真人当即惊道:“什么,杨真人,消息可以确认?”

    事实上没人会怀疑杨田刚会在这个场合说假话,而梦瑜县与曲武山脉毗邻,十二真妖峰的动静西山杨氏的确最有可能最先得到消息,而残焰真人却也只是一时心急而多问了一句废话而已。

    桃柳宗一位真人同样面带惶急之se,问道:“杨真人,可知十二真妖峰的妖修是朝着琳郡哪里去的?”

    桃柳宗位于琳郡正中心,在五原派灭派之后,因为地理位置实在重要,因此在数十年来与琳郡域外势力的冲突当中,桃柳宗的折损是最为严重的,这几年为了应对天地大变,各派都开始拿出多年积累底蕴大力培育后辈子弟,哪怕是紫阳宗和真武门这两家宗门在遭受域外势力的长期打压下仍旧增加了一两位真人,而桃柳宗的高阶修士数量却是一直没变,事实上实力还削弱了,在五年前的一场突然爆的大战当中,桃柳宗一位聚罡境的长老战陨,而门下进阶的一位真传弟子才不过化罡境。

    要是十二真妖峰的妖修当真是冲着琳郡去的,那么按照柿子捡软的捏的原则,最有可能遭殃的就是桃柳宗。

    杨田刚无奈摇头道:“具体哪里还不知道,不过犬子已经以秘符通传了流火谷七阳真人,要是当真出了意外,料想以七阳真人之能,至少也能稳住局面吧!”

    杨田刚话音刚落,残焰真人倒是神se微定,真武门、桃柳宗和紫阳派三位真人则多少还是有些心不在焉,事实上出了这样的事qing,无论是真是假,琳郡四派四位真人已经都没有了在玄元峰上待下去的心思,都想着尽快返回宗门,然而现在玄元峰外却是被四位域外道人境老祖封锁,尽管人族这边三位道人同样早有准备,甚至凭借着地利在一开始的交锋当中还占据了上风,可现在众人却也都回过味儿来,这四位域外道人何尝也不是在算计玉州各派,他们在这里挡住了三位人族老祖的同时,还封住了玉州各派以及各个家族势力至少二十位真人,没有这样一股庞大的实力支持,即便是各派反应过来大举营救琳郡各派,又能派出多少额外的实力?

    玄元殿当中生的事qing自然瞒不过玄元峰上空的三位道人老祖,只是现如今消息只是从一家新晋的家族势力那里传来,兹事体大,三位道人尽管心中已然信了,可还是想要等确切的消息。

    很快,紧跟着杨家的消息,颜沁曦转潭玺派而来的传讯密符也到了。

    这时有曾经参与过当初撼天峰之行的真人顿时回想起了,在撼天峰上杨君山曾经透露出曲武山十二真妖峰曾经有过覆灭一家玉州宗门的计划,不过当时绝大多数修士都不曾放在心上,而当时杨君山为了遮掩消息来源,同样说的含糊其辞,如今消息却是得到了印证。

    琳郡四位真人已然坐不住,残焰真人因为得知杨家已经率先通知,同时也对于七阳真人和宗门如今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而其他三位真人却已经是心急如焚,桃柳宗的那位真人突然想起了什么,道:“林真人,不知,不知那条暗道还在不在?”

    玄元殿各派修士闻言顿时目光一亮,如果有什么办法能够避开四位域外道祖的封锁,那么便非那条暗通莫属,尽管如今在山上的众修都曾在瑜城停留,知晓那条暗道在瑜城的出口早已经被玄元派摧毁,可那也只是明面上的,既然当初撼天宗晓得未雨绸缪,留一条暗道作为后手,那么玄元派也不是没有可能不留一条不是?

    只不过林沧海真人闻听此言却是脸se顿时拉了下来,冷哼一声,他也不答此言,却以这种方式来表明态度。

    那位桃柳宗的真人向着真武门和紫阳派两位真人看了一眼,三位真人几乎同时向林真人行礼,道:“事关宗门生死,还请林真人禀报玄元道祖,我等三派日后必有所报。”

    林沧海真人此时也颇为为难,尽管消息还没有最终确认,可他却也知晓一旦确认恐怕也就晚了,可宗门密道同样也是玄元派秘密,若是泄露,日后难免玄元派不重蹈撼天宗覆辙,就算重新封堵改道,恐怕也要花费老师玄元老祖极大的精力。

    便在这个时候,玄元道祖的声音突然在玄远大殿之中响起:“沧海,打开宗门密道,放各派道友下山!”

    林沧海一惊,道:“老师,可是……”

    玄元道祖的生意再次响起,打断了林沧海的话,道:“我等已经接到了流火谷七阳掌门的传讯,域外势力是冲着真武门去的,如今真武门危在旦夕,他已经火前往增援,但这一次域外势大,各个种族联手,琳郡各派恐无力抵挡,因此,我等三人商议之后,已经只会玉州各家宗门,此时参与本派庆典的诸位道友便作为玉州各派前往琳郡的第一批增援力量,而我等三人则在这玄元峰上继续与四位域外道祖纠缠!”

    玄元道祖的话音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玄元殿之中各派修士却是面面相觑,即便有心想要反驳,却也没人敢张口。

    紧跟着玄元道祖的话便再次响了起来:“感谢诸位道友前来参加本派开派庆典,如此搅扰诸位道友雅兴,实乃玄元之过,然而事qing十万火急,却是不得不从权处理,还望诸位体谅!”

    一位道祖把话说到这程度,谁要是还敢炸刺儿,那也真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玄元殿之中没有蠢货,各派修士纷纷道:“玉州各派同气连枝,救援琳郡我等皆义不容辞!”

    林沧海带着各派真人出了玄远大殿,此时玄元峰上空风起云涌,一会儿晴空万里,烈日炎炎,一会儿乌云盖顶,雷光炸裂,一会儿又是狂风呼号,割面刺骨,……

    众修在山间行走,却是没有听到一si斗法轰鸣,可那种无匹而压抑的气势却是令在场所有修士纷纷se变。

    “到了,就是这里!”

    各派修士闻声望去,神se却略有古怪,因为林沧海真人带他们来的仍旧是当初各派修士进入撼天峰的那座峰顶密室,虽说外观已经经过大范围修改,但却瞒不过不少当日参加那次行动的各派真人。

    “诸位,跟紧了!”

    林沧海真人也被玄元道祖派去琳郡参加这一次与域外修士的会战,这是玄元派成立之后的第一战,玄元道祖显然也对他寄予了厚望的。

    真武门宗门所在之地真武峰,此时护派大阵仍旧在牢牢守护着宗门所在之地的道场,然而外围区域却早已经化成了一片末日的景象,至少过了十名真人以上修为的域外修士此时正带领着近千域外修士围攻真武峰,而更多的域外修士此时则在真武县四处肆虐,同时也在与从桃柳宗、紫阳派以及流火谷赶来支援的各派修士大战。

    真武门掌门,玄罡境修士青鹄真人劈手一把抓住先前突围进真武峰之后已经精疲力竭的亲传弟子秦七胜,吼道:“你青雀师叔呢,青鸾师叔呢?”

    秦七胜几乎是带着哭音道:“青雀师叔在武阳镇被人暗算而死,青鸾师叔为了救我回来,被五名域外修士围攻,……”

    青鹄真人看着这个宗门第一真传,他知晓青鸾师妹为何会选择如此做,这一次真武门怕是在劫难逃,他和青鸾真人的潜力都已经到头,救下这个宗门第一真传,不但是为了给真武门留下传承的种子,更为重要的是,眼前这个被寄予了厚望的年轻人还是他与青鸾真人的血脉。

    可一想到驻守在前线三镇的三位真人一下子陨落了两个,包括与自己过命的师弟和心爱的师妹,青鹄真人的心头便升腾起了一股邪火:“你两位师叔都为了宗门战陨,你青鸾师叔更是为你而死,你还回来做什么?”

    秦七胜神se惨然,道:“是,老师,弟子这就出去跟这帮域外妖人拼了!”

    说罢,秦七胜转身就要向着真武峰之外冲去,却不料脑后突然有风声响起,紧跟着一阵剧痛从脑后传来,他当即眼前一黑便软倒在地,在到底之前,他耳边隐隐听到一声叹息:“这个蠢货!”

    青鹄真人游目四顾,此时真武峰的护阵已然摇摇yu坠,远处的天空之中甚至还能清晰的听到围攻真武峰的域外修士肆意的大笑声。

    此时真武峰上仅剩四位真人,其中秦七胜真元耗尽不堪再战,又被青鹄真人打昏了过去,另外一位真传弟子尤七泉则断了一根胳膊重伤在身,还有一位则是依附于真武门的一家豪强家族的真人境修士唐毓真人,在域外势力大举侵入真武县的时候,他只带了两三名唐家子弟及时突围到了真武峰上。

    “唐道友,七泉,真武峰保不住了,你们两位带着秦七胜从宗门密道离开吧,离开之后一路向东去流火谷地界,我已经传了秘符给流火谷七阳真人,他会接应你们的。”

    “师伯,我留下!”

    见得青鹄真人脸se一沉,尤七泉苦笑道:“师伯,我的伤势已经好不了了,事后即便是留的xing命,恐怕也是半废之人,到时候反倒是拖累,还不如留在这里通过师伯联手轰轰烈烈的干一场,也好叫这些域外之人晓得咱真武门的烈xing,况且师伯就算是留下拼命,尽力拖延域外之人,也要有一个人帮你尽可能的撑着护派大阵不是,其他人撑不起来!”

    青鹄真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却见尤七泉目光之中死志已决,无奈叹息一声,道:“如此就麻烦唐道友了,一定要带七胜逃出去,让他与玄元峰上的青燕师弟汇合,告诉他们,真武门毁灭,但传承绝对不能断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