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一章 余波
    ,衍墨轩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杨君山,你什么意思?”

    张玥铭狰狞的神se并未放在杨君山的眼中。

    林沧海真人心中的怒气si毫不必张玥铭弱,在这短短的时间当中,他居然连续被两名玄罡小辈打脸,成了他们立威玉州修炼界的踏脚石!

    “张兄,林前辈,在下救人心切,实在等不得二位分出胜负!”

    杨君山低沉的声音和周身散的沉郁气息令眼前颇有兴师问罪再战一场的二人打消了再战一场的念头,不由的听他继续说下去。

    只见杨君山又诚恳的向着林沧海真人拱了拱手,道:“林前辈,不知什么时候贵盟可以开启地下暗道,容我等共同商议打开撼天峰内部jin断大阵?”

    杨君山与林沧海虽然私下里早已经达成了合作协议,而或许刚刚杨君山出手也当真是因为救人什么的原因,可被人这般打脸要说林沧海心中没有气恼那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只是他能够组织起散修联盟并经营出如此局面,自然有着他的心胸,最为重要的是杨君山刚刚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以及刚刚放下身段对他的解释,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此时林沧海真人都选择了刚刚的事qing没有生过,挤出了笑容道:“撼天峰jin断大阵为玉州各派觊觎,既然如此,那自然也只有等五位阵法大师齐聚的时候,在下自然会开放地下通道的入口。”

    林沧海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一句话就有着将杨君山一个人放在火上烤的算计,不是我林沧海之前为一己私利不让各派势力进入暗道,而是因为杨君山你迟迟未到啊,玉州五大阵法大师,为何唯独你姗姗来迟,让各家宗门实力苦等久候?

    当然,如果是之前,林沧海的这句话或许会让杨君山陷入很尴尬的境地,不过现在嘛,作为一名力扛两名天罡的存在,杨君山完全有资格在这个时候拿大!

    然而事qing的展显然出乎了林沧海的预料之外,就在他的话音刚落之际,一道声音伴随着一道遁光传来:“林道友,此番杨小友qing急出手,完全是因为本派一位晚辈与杨小友向来较好,之前本派那位晚辈不幸卷入jin制洪流之中,至今生死不知,这才让杨小友心急了些,还请林道友莫怪!”

    这道声音传来,令林沧海真人原本略有些yin郁的神qing立马一振,苦笑道:“我倒是谁这么大的面子,原来是尝醴道友,道友无需解释,林某与君山真人原本就是合作关系,此番破除jin断大阵,散修联盟一方还要多多仰仗君山真人之力。”

    尝醴真人惊讶的望向杨君山,却见杨君山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而另外一侧,清风真人等三人也赶了过来,清风真人与吕义真分别向林沧海以及尝醴真人讲述了事qing的大概经过,唯有杨君昊神se振奋的来到杨君山身后,低声道:“四哥,你太牛了,以一敌二啊,今后谁才是玉州后辈第一,恐怕已经不用多说了吧?”

    在场之人都是真人境的高阶修士,这杨君昊口无遮拦,他就算说的声音再低,也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当中。

    张玥铭当场就变了脸se,冷哼一声转身便离开了此地,此番他也算是大出风头,以玄罡境修为力扛天罡境真人,这无论在哪里说起都是令人惊叹的战绩,可偏偏就遇上了杨君山,张玥铭的战绩反倒成了衬托杨君山自身实力的绝佳背_景板。

    这种从来都是拿别人作为垫脚石,此番却反过来了作为一次别人垫脚石的感觉,让张玥铭的内心实在难以接受,他甚至不愿认可自己不是杨君山对手的事实,在他看来,刚刚杨君山只是依靠出其不意才占据了上风,可也只是占据了上风而已,这一战没有打下去,谁能知道最后的结局是怎样?

    杨君山,这一次还不算完!

    张玥铭的愤怒离开,似乎并没有对在场之人造成任何影响,反倒是尝醴真人微微一笑,随手布置出一片隔绝探查的jin制,微笑道:“既然此番我等都是以杨小友为主,那么索xing我等三家便结成联盟如何?”

    瑜城一战再次震动玉州修炼界,因为这一战,两位拥有改变修炼界格局的天罡战力横空出世,然而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却都集中在了杨君山一个人的身上,至于另外一位撼天宗真人张玥铭的每一次被提及,都是以杨君山光辉形象的衬托而出现的。

    “这肯定是有人推波助澜,借机挑唆家族与撼天宗的关系,话说四哥你现在都堪比天罡境了,咱们杨家还有必要蛰伏在撼天宗羽翼之下吗?”

    杨君昊这两日在瑜城之中也算开了不少眼界,与玉州一些宗门的后辈子弟也多有交流切磋,而且凭借着一身纯粹的火属xing功法神通很快便在同阶修士当中打出了名气,而这位杨氏家族除去大小杨真人之外的第三位真人境修士也很快进入了玉州修炼界的视野,而且惊讶的现,这位君昊真人居然有着不弱于,甚至强于同阶修士的实力,更为可怕的是,此人貌似还是流火谷七阳真人的记名弟子,那一手娴熟的控火技能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事实上从一开始的时候,各派的真传弟子更多的是在背后宗门长辈的教唆下,刻意接近这位阵法大师君山真人的同族弟的,毕竟杨君山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值得玉州所有宗门刻意进行拉拢,至少也要与之交好,不过最后却是现杨君昊本身就是一个令所有人感到惊奇的现,杨氏家族的力量再一次在各派势力的心中加重了一些。

    林沧海虽然已经同意让出暗道入口供各派修士进入,但到底应该如何进入,各个宗门应该派遣多少人进入,之后在撼天峰之中的收获又该如何分配,等等,这些已经足够各家宗门扯皮良久了。

    既然与散修联盟以及潭玺派结成了同盟,而且这两家势力显然都有求于杨君山,那么他在各家宗门扯皮的时候,干脆便独自一人跑了出来来到了撼天峰附近躲清静,反正他也不用担心自己会被林沧海和尝醴真人卖了。

    无论是暗道尽头的峰顶密室,还是撼天峰jin断大阵的外围所在,杨君山都不止一次的进出过,哪怕各派势力的阵法师,包括那四位阵法大师在内,若论对于jin断大阵的了解,恐怕没人能够及得上杨君山,甚至包括朱真人。

    然而此时外围的jin断大阵与杨君山之前的印象相比却早已经大变,新的jin制洪流涌出,将旧的径直重新覆盖甚至融合,令jin断大阵的外围变得更加危机重重,原本已经开辟出来的几条较为安全的通道也变得不再安全。

    但愿这一次jin制洪流并未影响到峰顶密室!

    杨君山内心尽管心急如焚,可现在他必须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手中光芒闪烁,一张水晶制成的无se棋盘落在身前,上面有数十颗早已经摆好的黑白两se棋子,这些棋子一个个摆放在棋盘固定的位置之上,可远远的看上去却现棋盘上的棋子仿佛随时都在游走变动,哪怕修士的灵识也极难锁定,如果强行介入,甚至有可能导致修士的灵识受损。

    这便是杨君山在来到瑜城之后,林沧海真人第一时间送给杨君山的礼物,一整套得自诸葛家族阵法大师诸葛无声的下品灵阶阵棋!

    杨君山将棋盘放在身前,又从储物戒之中拿出来了两只水晶钵之中盛放的大半钵黑白两se的水晶棋子,这一整套阵棋便是杨君山用来推演阵法的凭借。

    杨君山静静的望着远处的jin断大阵,双目之中白霜泛起,不久之后,略作思索便在棋盘之上放下了一颗黑se水晶子,于是整个阵棋局势瞬时大变,仅有的几十颗棋子仿佛在这一刻集体活转了过来,甚至演化成各种幻想正想厮杀,而杨君山却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幻想查看,目光急的闪烁,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便在这个时候,在杨君山背后之处悄无声息的转出一名真人修士,见得杨君山在此却也不出声,只是远远的望着杨君山不断的推演阵棋,将一枚枚或黑或白的棋子防止在棋盘之上,间或还要摇摇头,从棋盘上取下一二棋子,前后总共不过十个汇合,杨君山已然满头大汗,双目酸涩,不得不暂时停下推演休息片刻。

    将水晶棋盘暂时收起,杨君山微微转过身来,笑道:“原来是颜前辈!”

    杨君山自然早就知晓颜大智的到来,不过当时他推演jin断大阵的个别漏洞正值关键时刻,自然无暇他顾,而颜大智同样不是白痴,杨君山几乎是救他女儿唯一的希望,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出言打扰,甚至在他出现的那一刻,还有着为杨君山护法,防止其他人惊扰的打算。

    颜大智摆了摆手,道:“听掌门说,各派相互妥协,最迟今日下午便会有结果,到时候我们就能进入撼天峰了。”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这是好事,颜姑娘吉人自有天相,他不会有事的。”

    不料颜大智只是点了点头,随即便问了杨君山一个si毫没有关联的问题:“杨小友,不知道你是否听闻过一道宝术神通,换做‘削铁如泥’宝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