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九章 jin变
    ,衍墨轩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在欧阳家族没落,散修联盟崛起之后,瑜城的势力大约有七成控制在散修联盟手中,欧阳家族到底是老牌家族,尽管这些年家族之中人才凋零,可仍旧牢牢控制着瑜城的三成势力。

    现如今欧阳家族与撼天宗合流,双方联合力量进驻瑜城,使得散修联盟一下子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据说现如今那条直通撼天峰顶的暗道已经由林沧海真人亲自驻守了。

    面前各家宗门的质询,林沧海真人只有一个理由,只有玉州目前五大阵法大师同意联手破阵,他才会放开通道,单只这一条,撼天宗的朱真人便不可能答应,没有谁愿意将自家可能的收获与他人分享,更何况一旦jin断大阵被打破就会获得最大地利优势的撼天宗。

    其次,作为这条通道的掌控者以及守护者,林沧海代表散修联盟要求在各派瓜分撼天峰的过程当中获得额外的一成收获,也就是说所有的收获除了拿出十分之一专门留给散修联盟之外,剩下的九成的东西散修联盟仍旧要参与到分配当中去。

    这简直就是在不要脸了,什么通道的掌控者和守护者,不过是散修联盟给自己脸上贴金的东西,要不是害怕林沧海真人狗急跳墙之后捣毁地下暗道,让jin断大阵重新将峰顶洞穴淹没,各家宗门的天罡真人恐怕早就进入瑜城同他理论一番了。

    也正是因为各派在瑜城之外因为瓜分撼天峰的协议迟迟没有进展,许多已经来到了瑜城之外的各派修士,无聊之下便纷纷将主意打到了撼天峰上。

    经过这么多年的探索,无数的武人境修士前仆后继闯入jin断大阵之中,已经先后在大阵之中开辟了几道较为安全的通道,这些通道看似深入撼天峰内部,可实际上甚至连倒塌巨峰的山腰位置都未必达到,尽管不时的有从jin断大阵之中得宝的传言,可撼天峰上真正的精华仍旧未曾被人所得到,这也是各派再次齐聚妄图打破jin断大阵再次进行瓜分的原因。

    各派纷纷派遣了门下较有实力的武人境后期修士进入jin断大阵,既作为历练,同时也是为了更多的搜集jin断大阵之中的状况,为各派的阵法师提供推演支持,当然,若是当真能够有幸得到一两件宝物那更是最好不过,毕竟是雄霸玉州多年的大派,数千年的积累不知道让这座巨峰隐藏了多少秘密,恐怕连当年的撼天宗修士都未必能够全然明白。

    因为有这些各家宗门武人境精英弟子的参与,对于撼天峰废墟探索的进展陡然加快,数日当中至少已经传出两条找到灵器的消息,同时也有传言说,有真人境修士刻意封印了自身修为,以武人境大圆满的实力进入jin断大阵之中,那两件灵器的消息似乎就是因为有这些人的参与才得到的。

    吕义真叹道:“颜师姐就是因为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才决定要去一探jin断大阵的,于是便去找颜师叔出手封印她的修为,颜师叔自然是不肯,可颜师姐却说她曾经与君山真人你数次深入jin断大阵,若论对这个大阵的了解,恐怕宗门内的极为阵法师都未必及的上她,而现在我潭玺派对于jin断大阵的了解和推算已经远远落后了撼天宗、诸葛家族、玉霄派、玉剑派和散修联盟。”

    “颜师叔拗不过她,况且她说的也有理,再加上其他宗门也有真人修士封印修为冒险进入jin断大阵的经历,于是便以封修符封印了颜师姐部分修为,由她带领本派一部分精英弟子进入了jin断大阵之中。”

    “可不料就在颜师姐进入大阵两天之后,撼天峰的jin断大阵居然大变,jin制洪流波及了整个撼天峰废墟,颜师姐为了救助本派其他弟子,冒险冲破了封印强行开启jin制光幕,让十余名本派精英弟子逃了出来,而她与几名没来得及逃出来的弟子却被jin制洪流卷走,在这之前,颜师姐只来得及同逃出去的弟子说了一声叫君山真人你来救她这么一句话。”

    清风真人现在总算明白为何吕义真一开始见到他的时候便抱有敌意,因为在他看来,要不是散修联盟一直霸着通道入口不让各派进入,与各派大打口水仗,各派也不会有真人修士封印了修为从撼天峰外围闯入jin断大阵的举动,要是没有这种举动,颜沁曦便也不会效仿,同时也就不会失陷在jin制洪流当中了。

    吕义真叹了一口气,道:“说来惭愧,我潭玺派于阵法一道实在不擅长,不说与撼天宗以及诸葛家族相比,便是与玉霄派和玉剑门相比也有所不如,颜师姐失陷其中,我等上下却是束手无策。”

    杨君山面沉如水,可目光却在急的闪动,片刻之后才沉声问道:“她,现在是否可以确认还活着?”

    吕义真点头道:“在下其实是从玺郡得到消息之后赶来的,得到消息之后宗门第一时间查探了魂堂,颜师姐的魂灯还亮着,只是变得微弱了许多,也不知道是因为修为仍旧被封印,还是受了重伤,但肯定还活着。”

    杨君昊对于杨君山与颜沁曦的关系也只是略有耳闻,闻言不由道:“刚刚不是说她冒险冲破封印了吗?”

    吕义真看了杨君昊一眼,道:“颜师叔乃是制符大师,颜师姐又是他的亲生女儿,有什么手段可以重新封印修为完全可以做到。”

    杨君昊根本没有理会吕义真的语气,反而叹道:“大师级制符师,好家伙,快赶上我四哥的本事了。”

    杨君山点了点头,原本yin沉的脸se也好看了一些,但还是问道:“你得到消息的时候,其他四位阵法大师已经赶到了吗,他们是否去了撼天峰?”

    吕义真点了点头,道:“生了这么大的事qing,别说四位阵法大师,事实上各家势力大部分的阵法师因为无法通过瑜城暗道,所以都集中在撼天峰附近,所以第一时间就展开了推演,据说当时还有不少阵法师因为太过深入或者靠近jin断大阵外围,在jin制洪流大规模爆的时候被卷了进去生死不明。”

    杨君山马上又问道:“那么四位阵法大师怎么说,到底是什么原因引了这一次jin制洪流?”

    吕义真摇了摇头,道:“当时我已经在去往西山村的路上了,对于近两天生的事qing并不清楚。”

    杨君山又看向了清风真人,却见他也是苦笑道:“我也是因为jin制洪流的事qing才急忙被林盟主派出来接应杨兄你,事实上按照你我双方的约定,杨兄原本是不必这般早前往瑜城的。”

    “关于这一次jin制洪流的爆,大部分阵法师认为是有人触动了jin断大阵,还有人怀疑是撼天宗搞的鬼,还有怀疑是那些封印了修为进入jin断大阵外围的真人境修士,还有人怀疑是一些阵法师搞出的动静,更有人认为问题就出在四位阵法大师某一位甚至几位身上,也只有他们才更有可能引jin制洪流,当然,霸占着峰顶通道入口的散修联盟同样被人怀疑。”

    “看来我这一次晚去倒是摆脱了怀疑!”

    杨君山苦笑一声,心中多少有些自责,要不是因为曲武山之行的耽搁,此时他或许也已经提前赶到了瑜城,如果有他在的话,或许颜沁曦就不会冒险去探索jin断大阵;即便是去也可能会和他提前进行商量,甚至在jin制洪流爆的时候,他还有可能第一时间选择救援。

    以四人的脚程,全力飞遁之下不到一天的时间便赶到了瑜城之外。

    此时瑜城周边区域风云汇聚,四方势力云集,四人刚刚赶到便已经引起了徘徊在瑜城周边各种高阶修士气息的感应,不过令人有些疑惑的是,这些气息只是稍稍接触之后便再次转移了注意力,哪怕是杨君山的到来,也只是令各种气息略微多关注了一下,随即便再次向着瑜城方向延伸而去。

    “这qing况貌似有些不对呀!”

    杨君昊肆无忌惮的猜测到:“莫不是林沧海扛不住了,各派势力已经开始进入峰顶洞穴了?”

    清风真人与吕义真脸se都是一变,杨君山却神se凝重道:“不是,是有人在瑜城方向打起来了,走,咱们过去看看!”

    自从得到颜沁曦失陷jin断大阵之中的消息之后,杨君山的身周便凝聚着一股令人沉郁的气息,哪怕清风真人接近他的时候都能够感受到一种令人沉重的压力,吕义真更是特意拉开了一些距离,以防被他的气势压迫的连飞遁神通都施展不利索,就算是大大咧咧的杨君昊也不太敢胡言乱语,同时也各自心惊杨君山所表露出来的实力。

    闻听杨君山之言,其余三人都不自觉的跟上了杨君山的脚步,再次接近了瑜城一两里的距离之后,灵识当中才感受到从瑜城方向隐隐传来的灵力波动,的确是有人在动手斗法了,而且感受到这灵力波动传播的范围,似乎动手之人还是天罡境级别。

    难道当真像杨君昊说的那样,有人在同林沧海真人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