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八章 失陷
    杨君山得到过寒冰源石,并以此作为契机一举突破了化罡境的瓶颈进阶真人境第二重;还得到过木行本源凝聚的灵果蟠桃以及五行水脉所凝聚的本源之水,更得到过风属本源的灵珍金风玉露,并助他大大缩短了进阶玄罡境的时间,但作为一名纯粹的土行修士,杨君山却一直不曾得到过有关土行本源的高阶灵珍。

    一颗拳头大小的不太规则的金huangseluan石环绕着杨君山旋转,一缕缕金huangse的土行本源从luan石之上剥离,然后径直向着他的体内渗透而入。

    杨君山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了体内流淌的九仞真元几乎都要沸腾,欢呼雀跃一般携带着这一缕缕土行本源直入丹田,然后归入丹田巨丘之中,甚至都能够带给杨君山一si错觉,仿佛丹田巨丘都在以一si肉眼可查的度在拔高着。

    山顶之上的穿山甲此时已经彻底恢复了活力,如同一只找到了毛线球的小猫一般上跳下窜,从丹田巨丘之中汲取一sisi九仞本源纳入断折的石锏当中,石锏粗糙的表面不时的会有一si半缕的金芒闪烁。

    而在巨丘峰顶中央cha入巨丘之中的石锏不远处,一只ru虎前肢伏地,后肢紧绷,一副仿佛随时扑击的模样,从石锏之中抢夺一缕九仞本源出来,然后就是一副吃噎着的模样,绕着一尊巨玺游走,仿佛在遛食一般,然而片刻之后,便又是一副先前的模样,再次从穿山甲的口中抢夺一缕本源。

    穿山甲睥睨着眼神望着远处跃跃yu试的ru虎,低声哼哼道:“吃人家嘴短,倒是便宜了你这头大猫。”

    远处的ru虎似乎感受到了穿山甲的注视,脖间的一圈白毛顿时炸立,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直到穿山甲转过头去,这虎崽子立马扑上去又抢了一缕九仞本源躲在了巨玺之后。

    尽管穿山甲打定主意不予计较,可对方这种挑衅的行为着实令它感到有些,蛋疼!

    密室之中,盘旋在身周的地心源石缓缓落入他的掌中,杨君山缓缓的睁开双目,神se间流露出一si惊叹之se,这种几乎不通过炼化便能够直接用来提升修为,并且能够清晰感知修为进步的感觉实在太过令人着迷了。

    要知道实力到了杨君山这般地步,修为的提升依托的往往是长年累月,如同积土成丘一般的积累,修为缓慢的进展甚至在三五个月当中都察觉不到都属再正常不过的事qing。

    打量着手中的这块地心源石,连续三日的修炼甚至不能从这块源石上看出土行本源的显著减弱,杨君山甚至可以想见在未来这块地心源石消耗完之前,他的修为都会以一个令人咂舌的度飞快提升,甚至不用担心这种一日千里的提升有可能导致的根基不稳。

    可惜不能再修炼下去了,杨君山看着密室之中漂浮着的一道传讯符,这应该已经是瑜城散修联盟出的第二次邀请符了,杨君山略带着一si遗憾将传讯符拿在手中,灵识一扫里面的内容便已经知晓。

    看来以近来散修联盟的强势,在各派的压力之下也快要抵挡不住了,自己不能再耽搁了,传讯符上说散修联盟派遣了清风真人前来接应。

    刚刚从密室之中出现,杨君山灵识略有所感,借助护村大阵的延伸,他似乎感知到了一位真人境修士的气息正在飞快的向着西山村方向接近,原本他以为是清风真人已经提前赶到了,可来人的修为却只有化罡境,不过此人明显修炼有一种度极快的飞遁神通,就在这片刻,来人已经到得西山村护阵之外。

    这个时候杨田刚也已经察觉到了有真人境修士前来而从密室之中出关,父子二人相视一眼,都从各自目光之中看出了疑惑之se。

    “潭玺派吕义真有要是拜见杨氏君山真人!”

    一道声音从大阵之外遥遥传来,不过除了真人境修士之外,整个西山村上下无人知晓有真人境修士前来拜访。

    见得杨田刚略微点头,杨君山伸手向着眼前一拂,阵雾翻腾之中,来访之人所处的位置出现在父子二人眼前,并迅的拉近彼此zhijian的距离,仿佛在面对面对话一般。

    杨君山同样以真元驾驭声音,向着阵外之人传声道:“在下杨君山,不知吕道友寻在下有何要事?”

    那位吕义真真人显然没有想到原本被阵雾笼罩的大阵突然有两位真人出现在自己身前,紧张之下甚至脚下的遁光微微一闪便退后了数丈,可随即便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这出现在他眼前的两位真人以及周围西山的景象显然是通过幻术倒映在了护阵的光幕之上。

    吕义真真人神se略显尴尬,又重新上前,双方相隔数里之遥,可如今看上去却如同面对面交流一般,只听他道:“见过两位真人,在下潭玺派吕义真,我家沁曦师姐身陷撼天峰禁断大阵之中,如今已经失去联系,在下受宗门长辈吩咐,前来请君山真人出手相救。”

    吕义真话音刚落,杨君山那边已经变了脸se,脚下不自觉的向前走了两步,道:“你说什么?”

    两道遁光从西山村而出,在天边划过两道流光消失在了荒野镇的方向。

    吕义真有些羡慕的看了杨君山脚下的那件飞遁灵器一眼,他在进阶真人境之前曾经有过奇遇,得到了一缕风行本源以及一部飞遁灵术的传承,使得他的飞遁度在潭玺派同阶修士当中堪称第一,哪怕进阶真人境之后,在不借助飞遁法宝的qing况下,也能够堪比玄罡境修士。

    在进阶真人境之后,吕义真得到了宗门看重而赏赐了一件上品飞遁法器,这使得他的飞遁度再次得到极大的增长,在宗门之中,哪怕是玄罡境修士与他比起飞遁度都要瞠乎其后。

    杨君山真人不但是名传玉州的阵法大师,本身实力修为更是号称玉州后起之秀第二,这让吕义真多少起了一些比较的心思,当然不是在自身实力上,而是在飞遁的度上,既然在真正实力上比不过,但至少也要在飞遁度上压过你,哪怕你是玄罡境真人又如何?

    不过这一路飞遁而来却让吕义真多少有些丧气,倒不是说杨君山的飞遁度有多么高明,缩地成寸虽然也算不错的遁术,可土行修士天然在遁术之上就有劣势,可偏偏杨君山从一开始便亮出了一件灵阶飞遁法宝,这让吕义真一直以来仗以自豪的飞遁度一下子便失去了优势。

    待得二人一路来到荒野镇之后,吕义真一直不曾甩掉杨君山,便知晓再下去恐怕就不是他能不能甩掉杨君山,而是他还能不能追得上的问题了。

    飞遁神通再厉害增加的也只是飞遁的度,并不能增加驾驭神通的体内真元,越是长距离的飞遁,越是需要修士体内浑厚的真元支持,在这一点上,他不可能与玄罡境的杨君山相比。

    好在杨君山原本就有着在荒野镇稍作停留的打算,这让吕义真稍稍有了喘息之机,同时心中暗忖,一定要想办法得到一件飞遁灵器,哪怕推后提升自己本命法宝的计划,也要先将飞遁灵器弄到手再说,既然自己修为实力做不到玉州后辈第一,那就一定要在遁术之上过所有人。

    或许是察觉到了杨君山的到来,从荒野镇已经再重建的镇守所飞起两道遁光向着这边迎面而来。

    “四哥,你可算是来了,这十来天你去哪里了,你要是再不来,我都要向三舅请示独自一个去瑜城耍两天了。”

    杨君昊的大嗓门远远的传了过来,不过在见到吕义真之后,神se一愣,道:“咦,四哥,这位是?”

    杨君山随口介绍了吕义真,这才又向着杨君昊身边之人拱了拱手,笑道:“清风兄,让你久等了。”

    清风真人刚刚正因为感受到了杨君山身边那位潭玺派真人隐隐的敌意而感到有些摸不着头脑,听到杨君山之言,不由笑道:“也不算多久,我刚刚来到荒野镇也不到一天的时间,便从君昊真人这里得到了你即将北上的消息,于是gan脆就在这里等你了。”

    杨君山点了点头,又问道:“不知道瑜城现在qing况如何了?”

    清风真人闻言苦笑一声,道:“现在qing势很糟糕,刚刚接到从瑜城传来的消息,欧阳家族接应撼天宗入城了!”

    “什么?”

    杨君山和吕义真都qing不自禁的出惊呼,吕义真甚至忽视了之前对清风真人的敌意,道:“为什么是撼天宗?”

    这个消息虽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可仔细想来却似乎又合乎qing理,瑜城就在撼天峰之下,当年要说撼天宗与欧阳家族zhijian没有特殊的关系,恐怕所有人都不相信。

    只是因为当年不可一世的撼天宗败走元磁山,惶惶若丧家之犬,而欧阳家族则遭遇欧阳佩林化魔之难,从玉州名门之列打落,数年来几乎一蹶不振,之后三大宗门崛起,散修联盟横空出世,哪怕此次各派图谋撼天峰而对瑜城形成了合围之势,所有人的注意力也都在这四家势力之上,却是谁也不曾想到欧阳家族与撼天宗居然来了这么釜底抽薪的一出。

    ————————

    这一次大封推的机会几乎又让我浪费了,睡秋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关键时刻掉链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