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一章 西门
    ,衍墨轩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就在这里了!”

    在清风真人的带领之下,杨君山与他来到了一座石窟的入口,便在里面四通八达的通道之中左转右拐,最终远远的看到了一处较为空旷的洞穴所在。

    清风真人自顾自的说道:“当时就是在这里找到了那处jin制与空间缝隙结合的所在,而在洞穴的中央便是一位修士的尸骸,那一缕风源和一缕雷源便在尸骸的上空悬浮,料想这原本应当是那尸骸身前之物。”

    “我知杨兄你是阵法大师,西山村的雷光大阵如今在整个玉州修炼界都是威名赫赫,料想杨兄应该会对那一缕雷源感兴趣,这才斗胆相邀。”

    杨君山点了点头,就见清风真人身形一转已经到了洞穴入口,转身向他笑道:“当时便是在这里遭遇了那头石妖,差一点就被偷袭得手,说来这一次要不是遇上杨兄你,就算最后能够逃走,恐怕再回到这里也不容易了。”

    清风真人自顾自的说着,却突然现杨君山的目光越过了他,径直看向了他的身后,神se也变得不太好看起来。

    清风真人心中一沉,暗自戒备转过身来,却见在洞穴的对面同样有一条通道,而此时在通道口上正有几位修士站在那里,看向他与杨君山二人的目光同样大感意外。

    “玉霄派修士!”清风真人目光一缩,明显感到事qing有些棘手了。

    而杨君山此时的目光却又从几名玉霄派修士的身上转到了这处表面上看较为空旷的洞穴中央,看到了清风真人所说的一具已经腐烂的尸骸上面,悬浮着的一缕青se风絮和一道紫se电光。

    “两位,这里是我们玉霄派先现,还请两位暂且退开吧!”

    一名玉霄派修士先开口,言语倒也不算咄咄人,可语气之中的轻蔑却怎么也收敛不住。

    “凭什么,这里可不是你们玉霄派先现的,而是在下先来到这里的,不过是为了寻找帮手,这才暂时退了出去,真要按照先来后到,退出的也应该是你玉霄派才对。”

    清风真人神se急剧变幻,他自然晓得玉霄派如今在玉州修炼界的地位,那可是不折不扣排名前三的大宗门,清风真人如今虽说背后也算有一股势力,可瑜城的散修联盟不说体系松散,就算真能团结起来,也不可能是堂堂玉霄派的对手。

    可真要让他退开,清风真人无论如何也是不愿意的,洞穴中央jin制中的那一缕风源可是他能否真正进阶玄罡境的关键。

    清风真人的话令对面的极为玉霄派修士脸se都是一沉,一名身形看上去极为熊壮,气势也极为威猛的白衣修士猛地站出来,沉声道:“这么说两位是不想让开喽?”

    这话可就是在威胁了,可对面的玉霄修士却显得理所当然,在他们看来,对面的清风真人与杨君山更像是不识抬举。

    就在清风真人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却听得身后杨君山缓声道:“既然大家都是各自独立找到了此地,那么着jin制之中的宝物自然也就是各凭手段了,如果玉霄派的诸位能够先我们一步拿到里面的东西,那只能算我们倒霉;可要是我们一不小心先得手,那么请玉霄派诸位也拿出玉州大派的气量出来,如何?”

    最一开始说话的那名玉霄派修士轻蔑笑道:“就凭你们,且不说你们只有两个人,就算我们给你这个机会,你们又有什么资格同我们玉霄派相争?”

    杨君山微微一笑,指了指几乎笼罩整个洞穴的jin制,道:“虽然我们彼此都看得见对方,可事实上贵派修士也无法阻止我们,不是吗?”

    清风真人闻言不由松了一口气,他刚刚多少是被玉霄派的声势给镇住了,却忘了双方zhijian隔着洞穴之中遍布的jin制和空间陷阱,根本不用害怕对方会冲过来出手。

    那名玉霄派修士心中恼怒,却不料被刚刚的那名白衣男子伸手阻住了,只见他看向杨君山的神se多出了一si凝重,道:“我识得你,撼天宗的内门弟子,梦瑜县杨氏家族的少族长,玉州排名前三的大师级阵法师,杨君山杨真人。”

    杨君山闻言笑道:“在下杨君山,却还不知道自己如今已经这么出名了,不过抱歉的很,玉霄派的真传弟子在下只识得东方珠东方道友,这位道友却是眼生的很。”

    那名白衣修士神se间不见si毫变化,沉声道:“在下西门虎,东方师姐之后,添为宗门第一真传。”

    杨君山神se恍然,道:“原来是西门道友,久仰了!”

    杨君山虽不曾见过这位西门虎,却也曾听得此人大名,据说在颜大智、张玥铭、杨君山、赢泪殇之后,玉州修炼界第五位进阶聚罡境的三代修士也曾有过斩杀同阶域外修士的名声传出,今日一见,现此人深沉内敛,明显不是一个容易被人看透之人,只是之前或许是因为东方珠盛名遮掩还是其他的缘故,却一直不曾有名声传出,直到东方珠失踪之后,此人被宗门推出,这才渐渐为玉州修炼界所知。

    西门虎听得杨君山夸赞仍旧神se平静,微微点头道:“这洞穴jin制丛生,杨道友二人既然要从另外一侧进入,我等自然也制止不得,不过我玉霄派弟子自然也不会跟杨道友讲什么公平,我方四位真人却是要合力破jin的,毕竟要是一对一,怕是整个玉州也不敢有谁认定自身的阵法造诣就能过杨道友。”

    杨君山笑道:“西门道友谬赞了,就像之前道友所言,这洞穴径直丛生,你我两方各在一侧,却是谁也奈何不得谁,所以此时便是临霄前辈出手,我等也是无能为力!”

    杨君山说话的时候,目光却是在玉霄派修士中那位年老的真人身上一扫而过,此人有着玄罡境的修为,明显是玉霄派的二代修士,可此时却任凭西门虎与杨君山交涉,自己在一旁却是含笑而观,一言不,杨君山越的肯定这位西门虎真人如今在玉霄派的地位恐怕还要在当初的东方珠之上。

    “那便开始吧!”

    西门虎说罢,朝着己方身后的那名玉霄派长辈点了点头,其余三位真人便一同与西门虎向着洞穴之中走来。

    “怎么办?”

    清风真人明显信心不足,尽管杨君山身为阵法大师,可破除jin制原本还有一种最为简单直接的办法,那就是依靠实力强行破阵,更何况对方身为玉州三大宗门之一,底蕴深厚,有的时候可不是一个阵法大师的身份就能够弥补的了的。

    果然,清风真人话音刚落,玉霄派一方已经破除了身前的几重jin制,向着洞穴之中前进了三丈有余,很明显,对方的四位真人之中至少也有两位对于阵法一道有所造诣,而造诣最深的赫然便是刚刚那位一言不的玉霄派玄罡境修士。

    杨君山却仍旧没有动手,反而沉吟道:“清风道友,你可信得过在下?”

    “自然信得!”

    清风真人脱口而出,心中却暗道,现在这种qing况不信任你又能怎样?

    杨君山神se间浮现出一si兴奋之意,道:“既然如此,那清风道友就请为在下掠阵,我且进入看一看!”

    “额,难道说你要一个人进去?”

    清风真人微微愕然,可不等他相询,杨君山已经转身走进了jin制之中,甚至如同早有所见一般,避过了一处灵识都难以察觉到的空间陷阱。

    清风真人在第一次现这里的时候,自然不可能没有试着破jin而入,可他却没到三丈的距离便无奈退回了,当初那一处空间陷阱可是差一点要了他的命,却不曾想杨君山居然这般轻松便避开了。

    很快,清风真人便察觉到了杨君山与对面的玉霄派修士在jin制之中穿行的方式的不同,通常的修士都是要先一道接着一道破除遮挡的jin制之后才能前行,而破除的方法或者是以阵法一道彻底化解,或者是找到窍门之后暂且开启,又或者干脆用神通法宝蛮力破开,总之要让jin制暂且失去效力之后才能前行。

    可杨君山一路前行三丈距离,虽说还落后对面的玉霄派众修,却不曾破除任何一道jin制,所过之处jin制仍旧保留完好,可他偏偏就是轻而易举的通过了。

    当然,每到一处jin制之前,杨君山同样需要观察、推算,甚至触动阵法感受其中的关联,可他每一次似乎都显得轻而易举,就像是每一层的jin制之中都专门为他留了一道隐蔽的后门,他只需要找到并打开就能够轻松的来到下一层jin制跟前。

    很快,杨君山在jin制之中穿行的方式也引起了对面玉霄派修士的注意,西门虎神se凝重的同旁边的那位玄罡境长辈低声说了些什么,那位玄罡境修士抬起头来看了杨君山一眼,目光之中也不由的闪过一si惊疑不定的神se。

    随后玉霄派一方似乎也感受到了压力,四名真人联手力,再次破除三重jin制,向着洞穴中央前行了三丈,拉开了与杨君山的距离,可杨君山却仍旧不以为意,收起手中的阵棋之后,来到一层jin制跟前的一处所在,伸手在虚空不同的方位点了几点,然后又在地面上用几块玉晶币和几样灵材简单的搭建了一座小巧的阵法,随后向前一推,就好像退开了一扇门户一般,而后便在玉霄派与身后清风真人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蹲着走到了这一重jin制的后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