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九章 陈殇
    ,衍墨轩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杨兄,你这几日却是去了何地,难道真像他人所言,躲了起来作壁上观吗?”

    在见到杨君山的刹那,宁斌便上前低声提醒式的问道。

    杨君山终于决定赶来与撼天宗众修汇合,包鱼儿半路上自然自行潜行离开,如此又耽搁了大半日的功夫,杨君山终于在沼泽之中找到了撼天宗众修,而此时撼天宗众修已经同潭玺派众人汇合,接连几日的大战,两方人马并未有太大损失,撼天宗一方宋威和宁斌身上都带了伤势,宋威的伤势看上去更重一些;而潭玺派一方受伤的却是孙真人,而且伤势看上去极为严重,左臂前臂以下不见了。

    听得宁斌的询问,杨君山哑然失笑,同时也为宁斌义气感动,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

    可随即一道冷淡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杨师侄,你此举难道不嫌太过分吗?”

    朱真人神se冷肃,看向杨君山的目光冷冰冰的不带si毫感qing。

    王千真人在一旁冷笑道:“此人巴不得我等尽皆有所损伤,这杨家崛起那一次不是用别人做的踏脚板?”

    张玥铭、宋威也都没有说话,显然在他们看来,杨君山这一次消极应战明显理亏,更何况身为撼天宗真传弟子,他们自然也看得明白杨家与撼天宗潜在的矛盾,这个时候当然不会替杨君山说话。

    至于另外一侧的潭玺派众修,虽然里面颇有几人与杨君山交qing不错,就连掌门尝醴真人对于杨君山都极为欣赏,可杨氏毕竟在表面上还分属撼天宗下属势力,潭玺派自然不好cha手撼天宗的内部纷争,此时也只好保持沉默。

    杨君山闻言望向王千真人的目光似乎在看一个小丑,而他的这种玩味儿的目光却更是被朱真人看做是对撼天宗的挑衅,冷哼一声,周身的气势骤然勃,排山倒海一般向着杨君山用来。

    杨君山连天罡境修士都杀过,岂会在意一个玄罡境修士的气势压制,心中傲气一生,反倒更不开口辩解,任由朱真人的气势如同撞上顽石的海浪,一波接着一波看似声势浩大,却始终奈何那顽石不得。

    朱真人愈的暴怒,可却着实奈何不得杨君山,再进一步恐怕就只能出手教训了,可且不说杨君山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是否是他能够教训的,单只大敌当前,作为撼天宗一方的领却要带头内讧,朱真人的理智不允许他这么做,可偏偏杨君山就是不给他台阶下,双方眼看着就要僵持在一起!

    “哈哈,朱道友,我等如今正被那太泽妖王的妖阵所阻,可据在下所知,这位杨小友应当是玉州修炼界少有的大师级阵法师吧?”

    尝醴真人见势不妙主动出面做和事佬,身为潭玺派掌门面子自然够大,朱真人正好借坡下驴,干咳一声道:“让尝醴道友看笑话了!”

    随即朱真人转身向着杨君山冷哼一声道:“杨师侄,大敌当前,之前的事qing便不追究了,如今那太泽妖蛇借助这妖阵负隅顽抗,正是你出力的时候,杨师侄,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望你莫要自误!”

    朱真人的话音刚落,“啪”的一声,一物摔在地上泥水飞溅。

    众人闻声望去时,张玥铭等撼天宗弟子神se愕然,朱真人更是脸se通红,目光之中闪烁着羞恼之se,尝醴真人先是一愣,紧跟着脸上闪烁的笑意急忙收敛了起来,唯有颜沁曦“啊哈”一声,笑道:“这蛇妖可是一个相当于聚罡境的真妖修士呢,谁说杨道友作壁上观消极应战来着?”

    那在泥水之中翻滚的赫然是一颗硕大的蛇头,尽管已经死去多时,但缠绕在蛇头上浓郁的妖气却做不得假!

    撼天宗与潭玺派联手围剿南轩沼泽之中的妖修,虽说数日之中接连大战,可真正的战果却并没有多少,撼天宗斩杀了一名鬼族修士,以宋威重伤为代价,击伤了一名幻族修士;而潭玺派一方还是在尝醴真人亲自出手参与的qing况下,才斩杀了一名真妖境的蛇妖修士,为此孙真人还被一名潜伏的鬼族修士趁机所伤。

    这里是太泽妖王数十年经营之地,两家宗门联手虽然实力强大,可在太泽妖王的来回策应之下,两家宗门虽然步步紧,将太泽妖王和他的手下围在了老巢之中,可战果却着实可怜的很。

    如今被众人嘲讽的杨君山扔出一颗真妖境第二重修为的蛇妖头颅来,数日围剿只杀了三个真妖境级别的域外修士,其中十余名真人联手杀了两个,杨君山单独一人杀了一个,孰高孰低毋庸多言,这就像是一个耳光狠狠的打在了众人的脸上,而其中打在朱真人脸上的耳光尤其狠,尤其响!

    撼天宗众修尽皆默然,唯独王千真人嘴角却掀起若有若无的笑意,杨君山越是这般嚣张,越是这般肆无忌惮的扫着众人的脸面,王千真人反而越是高兴,在他看来,杨君山已然落入了他的算计,这就像是一根刺,深深的扎进了撼天宗众修的心中,会激化撼天宗与杨家的矛盾加快爆。

    “杨小友果然行事每每出人意料之外,一位真妖境第二重的蛇妖陨落,可以说是极大的削弱了太泽妖王的实力,此战我等定然cao之必胜,不过为了尽快打破太泽妖王等域外之人的老巢,还请杨小友出手破阵!”

    出来打圆场的仍旧是尝醴真人,如果说之前尝醴真人出言解围带了维护杨君山的意思的话,这一次却多少偏向了撼天宗,着实是因为杨君山的一颗蛇头扫的不仅仅是撼天宗的脸面,潭玺派这边也脸上无光,出了颜沁曦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

    杨君山自然也不是不顾大局之人,更何况尝醴真人的面子他必须要给,闻言点了点头,不过他又道:“妖阵有别于修炼界的阵法传承,在下也不敢保证能够破掉,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削弱阵法的威力,真要打破妖阵攻入老巢,还要靠诸位合力强攻。”

    尝醴真人面上带笑,道:“那是自然!”

    杨君山也不去理会撼天宗诸人脸se,只是朝着宁斌点了点头,然后又扫了颜沁曦一眼,便拱了拱手,道:“在下仍旧独自行动,且先去了!”

    梦瑜县城的城墙之上,拱卫整座县城的不动如山灵阵已经开启,陈纪真人站在城楼跟前远远的望着远处半空之中悬浮的几道身影。

    “释族?蛮族?”

    天地大变业已多年,虽说一直以来都是以妖族为肆虐主力,更多的时候被称之为妖祸,可其他域外种族也多被修炼界所认知,诸如巫族、蛮族、鬼族、魔族、修罗族、幻族、灵族等等不下数十种,故而陈纪真人只一眼便看清了来人所属的域外种族。

    而在眼前三位悬浮半空的域外修士之外,在城门之外的树林草丛之中仍旧有不明数量的域外修士在出没,可以肯定的是,整个梦瑜县城已经被包围了!

    “梦瑜卫可曾到位?”陈纪真人头也不回的问道。

    徐菁在身后恭敬的答道:“回禀老师,梦瑜卫已经通知到了,另外,前来参加县城中秋坊市节庆的不少修士也纷纷请缨,希望协助守护县城,毕竟城外已经被域外修士包围,如果县城被破,他们也活不了。”

    陈纪真人点了点头,道:“这些事你自己去处理便是,城外已经有人上前了!”

    徐菁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正听到三位悬空而立的域外修士当中一人开口问道:“撼天宗,陈纪?”

    此人身着释族修士衣衫,却只有十三四岁的年纪,分明就是一个稚嫩少年,而且说话的声音似乎正在变嗓时期,显得事儿沙哑,时而尖利。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少年释族修士,周身上下却回荡着澎湃的气息,居然有着大士境第三重的修为,相当于真人境第三重的玄罡境!

    陈纪真人冷哼一声,道:“老夫陈纪,阁下何人,今日来老夫这梦瑜县城意yu何为?”

    那释族少年脸上挂着无害的笑容,道:“本尊乃释族灵童,今日所来,自然是要借道友这县城来盖一座宏伟庙宇,以供奉我七妙真佛,至于我身边两位,一位是本尊师侄空连,另外一位则是蛮族道友山厉!”

    陈纪真人闻言怒极而笑,道:“想要在我人族县城之中立庙,可曾询问过陈某是否答应?”

    那少年灵童脸上突然闪过一道诡异的笑容,道:“你会答应的!”

    陈纪真人微微一愣,却突然感觉一道剧痛从后腰直捣丹田。

    陈纪真人神se大变,怒吼一声,反掌拍向了身后,巨大的风压径直向身后的城墙拍塌,然而陈纪真人的脸上却越的难看,满脸难以置信之se的望向身后。

    数十丈之外,徐菁脸se苍白的居然在陈纪真人濒死一击之下活了下来,可显然也已经收了重伤,正在不断的向外咳血。

    “为什么,为什么要投靠域外种族?”陈纪真人须皆张,狂如怒狮!

    徐菁的身形突然恍惚起来,居然变成了一个陌生女子的模样。

    “幻,幻族!”

    陈纪真人的口耳鼻中突然向外喷出黑血,整个人向后倒去,失去意识之前,他仿佛看到了县衙所在的方位被无数闪烁的法术灵光所笼罩,那里是整个县城不动如山守护大阵的总枢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