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章 王种
    红岚峰上,红岚真人望着龚师兄与马卫二人离开,在他的身后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名面容与他有着三分相似的中年修士。

    红岚真人似乎早已知道身后之人,头也不回的问道:“爹,你桑根那老家伙当真培育出了灵桑王种?”

    青榆真人摇头道:“只是有很大可能罢了,不过有一点可以确信,那就是桑根决然知晓本派培育灵桑王种的传承,而他这些年来虽然被排挤边缘化,不可能调动太多的修炼资源,可桑林峰那漫山遍野的桑树让人不得不有所怀疑啊!”

    红岚真人不解道:“爹,诸如培育灵桑王种的传承,这在本派都属机密,只有寥寥几位太罡境以上的修士知晓其内容,这桑根不过一聚罡境的过气长老罢了,如何会知晓本派如此隐秘之事?”

    青榆真人踱步过来,将手中的一只榆木封灵盒随手递给了红岚真人,道:“这就涉及当年本派的一桩公案了,此事已过去多年,又涉及本派掌门蓝槐道祖当年与本宗另一位骄蓝桑真人的掌教争夺,因此,之后宗门之内很少有人提及,你们这些后辈子弟不知道也是正常。”

    “蓝桑真人?”红岚接过封灵盒的时候满脸的疑惑,似乎正在记忆当中搜索这位蓝桑真人的消息,可最终却是徒劳,只得问道:“孩儿为何从未听过这位蓝桑真人,若此人当年当真能够与蓝槐道祖分庭抗礼,此人当不是无名之辈才是。”

    “那是因为此人在与蓝葵道祖争夺掌门的过程当中失败了,之后此人又在一次大战之后陨落,事后便少有人再提及。”

    红岚真人见得青榆真人不远多当年秘辛,但仅只是这三言两语他便已经能够揣测当时的刀光剑影以及明枪暗箭。

    青榆真人接着道:“当时这桑根便是那位蓝槐道人的马前卒了,也曾是宗门后起之秀中的人物,后来蓝槐真人事败,此人也算忠心,并未改换门庭,多年来一直受排挤打压,不过我却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得知,那位蓝槐真人在陨落之前曾经将培育灵桑王种的传承交由他保管过,只是却没有证据。”

    红岚真人此时大概也能猜得出来,自家老爹向来是掌门蓝槐道祖一脉的支持者,桑根这些年一直被打压,这其中的幕后推手自家老爹可是出过大力的,十有八_九当年那两位争夺掌门的时候,自家老爹就已经是桑根的老对手了。

    红岚真人想了想,道:“桑老鬼坐化之后,弟子很快便派人接管了桑林堂的一切,但却并未现有灵桑王种,因此,猜测若此物当真存在的话,十有八_九应当是在桑椹儿身上,毕竟份属同门,吃相太过难看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其他人抓住把柄。”

    青榆真人闻言点头赞道:“你想的很对,不过还有一件事你需要特别注意一下,当年有传言蓝桑真人在参加那次大战之前,情知必死之下,还曾经给桑根留下了一件宝物,此事原本比那灵桑王种的传承还不靠谱,可偏偏当年还曾有人为此求证过,虽然事后证明此为子虚乌有之事,但你也要存个万一的心思,这也是我为何让你与那桑根的女儿结为道侣的原因。”

    红岚真人试着问道:“可是当年桑老鬼被重伤之事?”

    青榆真人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道:“不错,既然身有重宝,在临死之际焉有不拿出来保命的道理,可那桑根眼见得人都要咽气儿,可仍旧不见祭出蓝桑真人留下的重宝,众人失望之余便离开了,可不曾想这桑根居然被人救了xing命活转了过来,不过到底伤势严重,这些年来不但伤势毫无寸进,更是寿元未足便即辞世。”

    红岚真人知晓,若是外人出手,断然没有斩cao不除根的道理,这桑根当年被人打得重伤垂死,可出手之人却又中途留手退走,十有八_九出手的仍旧是“自己人”。

    想到了这里,红岚真人对于灵溢宗内部纷争的残酷xing可算是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青榆真人故意同自己的儿子这些,自然也有着深意,见得他自顾沉思,却也不加打扰,反而神se间有一种欣慰之意。

    良久,红岚真人这才将注意力转向了手中的封灵盒之上,掀开封灵盒上的封灵符,打开的刹那,一蓬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红岚真人忍不住深吸了一口,颇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同时一股香甜的气味儿直冲鼻端,红岚真人居然感觉自己的肚子出了“咕噜噜”的空鸣,居然有一种饥饿的感觉。

    “这是……本派桑园秘境中出产的桑葚?”红岚真人目光之中闪烁着喜悦之se。

    封灵盒之中整齐的摆放着十二枚桑葚,个个黑中透紫,几乎有鸡蛋那么大一团,里面蕴藏的bao满灵气几乎都要撑破了去。

    青榆真人微笑着摇了摇头,道:“不是,不是普通的灵树桑葚,而是桑园秘境仅有的七颗灵桑王树上结下的三百年桑椹,这么一颗里面蕴藏的灵力,炼化之后几乎可省去你一年的修炼时光。”

    红岚真人目光之中惊讶之se更甚,问道:“爹,据孩儿所知,本派那七颗灵桑王树上结下的桑葚数量极有有限,也只对本派真人境后期以上的修士进行供应,即便是爹您罡境的身份最多也不过两年才能分的一颗,爹您……”

    青榆真人笑着叹息道:“爹的修为已经到头啦,材地宝吃得再多,也不过加深一些功力罢了,进阶太罡境已经没有了可能,这些东西还不如留下来给你,之前你修为尚不理想,这些东西给你炼化大半都要浪费掉,如今却是正好,以你如今修为,炼化这些桑葚便几乎节省了十二年的修炼时光,到时候进阶玄罡境也不是没有可能,那么你在本派三代弟子之中才能真正算得上是名列前茅。”

    到这里,青榆真人语重心长道:“爹已经老了,膝下七八个子女成事儿的就你一个,将来咱们huang家这一脉还要全靠你支撑下去。”

    桑林峰上,安昊与桑椹儿已经决定要逃走,为此安昊甚至暗中通知了家人接应,安侠此时已经大概知晓儿子如今在灵溢宗的处境,知道事不可为,但他却要比一头热血的儿子要谨慎的多,并未约定在居住之地相见,而是径直舍弃了镇之中的家业,给人一种人并没有离开的假象,暗中却带着杨田艳去另外一个秘密的地点接应逃出灵溢宗的安侠二人。

    事实上,尽管安昊下定了决心,可真要进行逃脱准备的时候,原本看似柔弱的桑椹儿考虑的可要比只管闷头出宗门逃走的安昊要周详的多了。

    “桑林峰一脉历来遭遇宗门排挤,爹其实早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桑林峰上自然有暗中监视他们的人,可也没到了如影随形的地步,在一座堆砌着杂物的房间当中,桑椹儿在杨君山惊讶的目光从脖子上摘下了一个木雕的项链,项链在接近地面的时候便闪烁起了微弱的灵光,随后从地面上掀开了一片背面刻满了符纹的木板,而xiamian却是一个仅供一人进出的幽深洞穴。

    “这条通道直通桑林峰外数十里的一片树林当中,那里虽然仍旧没有出得灵溢宗护派大阵的守护范围,可却能够暂时摆脱红岚手下之人的监视,待得他们察觉到之后,咱们早已经出了宗门走得远了。”

    安昊目瞪口呆的看着地面上的通道,口中喃喃道:“老师居然,居然……”

    桑椹儿站在洞口看着安昊同样神se变幻,最终只见她在这件木屋的一堆杂物之中划拉,站起身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根一尺半长的木棍,木棍的木质呈淡红se,一头只有两寸长短的三段分叉,看上去普普通通,扔到那对杂物之中绝对不会又si毫显眼之处。

    安昊见得桑椹儿动作,看了看她手中的木棍,不解道:“师姐,你这是……”

    桑椹儿没有直接回答,反而目光须臾不离手中的那根木棍,口中问道:“师弟还记得前两我再桑林堂跟你过爹要你一定压制修为,千万不要进阶真人境的原因么?”

    安昊答道:“自然记得,老师要我一定要在找到高品阶的修炼功法之后,再进阶真人境,这样一来日后才能有更高成就。”

    桑椹儿将手中的木棍递过来,安昊下意识的接住,就听桑椹儿点头道:“你的没错,可事实上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我爹他没有,那就是因为你手中现在拿着的这根棍子!”

    “这根棍子?”

    安昊惊疑不定的看着手中的这根淡红se的木棍,他si毫也没有察觉到这根棍子有什么特殊之处,嘴里却道:“既然是老师所言,那我将这根木棍时刻带在身上便是。”

    “这还不够,你还要将这根棍子作为本命法宝一样进行祭炼!”

    桑椹儿同样不知这木棍宝贵之处在哪里,但这并不妨碍她将父亲前的交待告知安昊:“爹着曾经是一位大有身份之人托他保管此物,要他日后挑选一位合适的弟子,将此宝传下去,而我爹为那位大人物挑中的便是你。”

    没有再理会安昊的惊愕,桑椹儿将摘下的木雕项链重新带回脖子xiamian,然后当先向着通道里面走去,道:“走吧,咱们要在红岚峰的人反应过来之前逃离灵溢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