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 小人
    ,衍墨轩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桑林堂议事最终不欢而散,龚师兄从桑林峰上离开的时候,看向安昊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个死人,而桑真人身前留下的四位弟子,如今也分道扬镳,桑林峰一脉可算是分崩离析。

    身为大师兄的齐师兄,在离开桑林峰的时候回看了安昊与桑椹儿一眼,面se复杂的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却是没能说出口,转身下了桑林峰。

    那位向来嫉恨安昊的二师兄马卫则离开桑林堂前口中出一阵冷笑,而后便追着那位龚师兄离开了。

    桑椹儿叹了一口气,柔声道:“安师弟,你,你又何必如此,只要我做了那红岚的道侣,……”

    安昊激动道:“不可能,恩师待我恩重如山,为了一己之私而将老师唯一的骨血推进火坑,这是畜生才能干出的事情。”

    桑椹儿目光之中闪过一si感动,但她还是道:“安师弟,你太冲动了,这些年来你跟随我爹潜心修炼,根本不懂时间的人心险恶,那红岚在宗门当中背_景深厚,咱们桑林峰一脉即便是我爹尚在的时候也不过堪堪自保,如今我爹既已坐化,桑林峰一脉便也不存,你如今与那红岚峰一脉针锋相对,却正好要被他们拿来立威!”

    安昊此时也已经冷静了下来,闻言道:“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我进阶真人境!”

    “不可!”

    桑椹儿闻言顿时大急,道:“安师弟,你忘了我爹对你的期望了吗?真要是冲击真人境,两年前你便有很大希望进阶,可我爹为什么严令你不许现在进阶真人境?”

    桑椹儿见得安昊闷声不语,便接着道:“是因为你所修炼的功法品阶太低,赤焰宝诀不过是下品宝诀而已,前人修炼这道宝诀最多也不过将修为推升到玄罡境,而以你安师弟的资质,将来若是被一道下品宝诀束缚了手脚,那可才是真正的浪费。”

    安昊闷声道:“那也不一定,师姐你也知道老师一再说我资质不错,别人修炼赤焰宝诀只能到玄罡境,没准我就能修炼到真人境后期!更何况这两年若非老师费尽心力为了寻找品阶更高的火属xing修炼功法,或许他老人家还能多活两年!”

    “你怎么就不明白?”桑椹儿也急了:“灵溢宗好说也是桑州第一宗门,道人境老祖都不止一位,虽说以木属xing功法见长,可火属xing的功法传承就算宝阶上品的不好找,难道连宝阶中品的也找不到?这是有人在背后使坏呀!更何况就算你天纵奇才,将赤焰宝诀修炼到了真人境后期,硬生生将这道传承推升到了宝阶中品,可那又能怎样,真人境之上还有道人境,道人境之上还有仙人境,一个真人境后期修士,在灵溢宗又能掀起多大风浪?即便你甘心如此,可却对得起我爹一片苦心?”

    “至少我进阶真人境,就能保住桑林峰一脉!”安昊双目赤红,如同有两团烈火在焚烧。

    “幼稚!”

    桑椹儿气得冷笑:“那红岚虽说是聚罡境的真传弟子,在灵溢宗风头正盛,可就凭他一个人难道就当真能压得住我爹?就凭他一个人就能让我爹为你寻找合适的功法传承而四处碰壁?”

    安昊的脸se憋得通红,桑椹儿可以说将他所有的自信都打碎了,然后在地上又碾压了一遍,这让内心想来自傲的安昊羞愤yu死。

    桑椹儿缓了缓语气,道:“安师弟,为今之计,你还是尽快离开灵溢宗吧,隐姓埋名或许还能躲得过红岚等人的追杀,如今你若然仍旧留在灵溢宗,即便是进阶真人境,也会被人不断的暗中算计。”

    安昊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后路,自己并非没有后路,只要能够离开了桑州!

    安昊一下子抓住了桑椹儿的手,道:“师姐,你也走,逃出灵溢宗!”

    桑椹儿一下子惊呆了,安昊道:“师姐,你刚刚不是说的很明白吗,即便是我现在逃走,难道红岚等人就会放过我还是放过你?与其如此,还不如我们两个都逃走,要逃一起逃,要死一起死,总好过你在这里等死,而我也不一定能逃得走!”

    桑椹儿望了安昊一眼,目光之中闪烁着柔情,低声道:“傻师弟,我从娘胎里出来就在这灵溢宗,逃出灵溢宗不啻于叛门,出了灵溢宗我又能娶哪儿?”

    “跟我走啊,跟我走!”热血少年此时又重新激起了满腔的热血,道:“我知道逃到哪里,到时候就像你说的,咱们隐姓埋名就是,灵溢宗不可能为了两个武人境弟子追到桑州之外,红岚背后的能量再大,穿州越郡之后又能剩下多少?”

    热血的少年被恩义和感情埋没了理智,当他将消息秘密传给宗门之外的家人,要他们准备接应他们两个出逃并投奔远在玉州瑜郡的三叔一家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这等剧变会给他的父母带来怎样的冲击!

    安侠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仿佛五雷轰顶,怎得前一日他的儿子还是人人羡慕的桑州第一宗门的内门子弟,而这一日就要做灵溢宗的叛徒,惶惶若丧家之犬?

    可“坑爹”的儿子直接将这样一个没有选择的选择递到了被“坑”的爹跟前,这天底下最没道理的道理就成了硬道理,谁让你是爹,不坑你坑谁?

    安侠连夜将传讯密符投到“暗市”之中,并花费了手头几乎所有的晶币,希望以最快的度将秘符送到杨田刚手中。

    自从安昊,也就是杨君昊投入灵溢宗并成为桑真人的入室弟子之后,安侠一家便也随之安顿下来,虽然远在桑州,与西山村倒也没有断了往来,虽说暗市之中传讯花销极大,但基本上每年也都能联系一次,因此,安侠如今也大致知道杨家如今的情况,知道杨田刚和杨君山如今都已经是真人境修士,在如今这等情况下,安侠一家都只能选择向北往玉州逃窜,去重新投奔三哥一家。

    到时候说不得还要隐姓埋名,不但安昊要改回杨君昊,他安侠这一次不入赘也要落个入赘的名声了。

    而就在安昊与桑椹儿商议着从灵溢宗逃离的时候,在桑林堂碰壁的龚师兄带着安昊的二师兄已经来到了红岚峰上。

    “哼,不识抬举!”

    红岚真人以红巾束,冷声道:“原来还想着给那姓桑的死鬼留些体面,这却是他的人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龚师兄恭维道:“可不就是如此,那桑老鬼的大弟子也就罢了,向来就是个怯弱的xing子,桑椹儿女流之辈,那向来被桑老鬼七中的关门弟子也不过愣头青一个,不过那桑老鬼门下倒也不是没有不识时务之人。”

    红岚真人的目光越过龚师兄看向了跟在他身后的桑林峰二师兄,嘴角掀起一si讥讽笑意,道:“哦,就是这位么?”

    二师兄连忙向前躬身行礼道:“桑林峰马卫愿为红岚师兄效犬马之劳!”

    红岚真人“嗯”了一声,道:“说说吧,到底是同门之人,本真人也不愿将事情搞得太僵,你有什么办法?”

    “红岚师兄宅心仁厚,不愧为是本派真传弟子中的翘楚!”

    马卫先谄笑着拍上一记马屁,这才道:“当务之急便是要暗中监视桑林峰,以防桑师,哦,桑椹儿和安昊两个逃走。”

    “哦,此事容易,一事不烦二主,你们又属同门,此事便交由马师弟去做吧。”红岚真人的笑容多少带着些许恶趣味。

    马卫脸上的笑容一僵,他虽急着改换门庭,背后冒坏水陷害同门也就罢了,可真要是自己去挡了自家的师弟师妹,那他的名声也就算是毁了,没人愿意跟一个有过背后捅刀子前科的人交往。

    可如今马卫已经是骑虎难下,他知道这也是红岚真人对他的考验,如果过不了这关,他也别想再搭上红岚真人这艘大船,难不成当真要在外门弟子当中死熬?

    “师弟遵命!”

    这四个字说出来,马卫反而突然有了一种浑身轻松的感觉,思路也一下子变得异常清晰:“还有,那安昊似乎还有父母在距离宗门不远的一座山谷小镇之上,不妨现在就派人前去监视,即便是那两人没有叛门逃离的打算,有安昊的父母在手,这两人还不乖乖就范!”

    “不错,不错,”红岚真人赞道:“就这么办,马师弟思路清晰,龚师弟,我记得上次查抄桑林峰所获的修炼资源还有不少在你那里,从里面匀出十瓶灵丹赏给马师弟,这事情要是办得漂亮,另有重赏下!”

    马卫大喜道:“多谢红岚师兄,在下必定竭尽全力以报师兄厚爱!”

    而龚师兄则大为肉疼,原本因为这一批红岚真人看不上的修炼资源能够尽入己手,那里料到一转眼就被分走十瓶灵丹,而且事后还有封赏,那岂不是说还要从自己这里往外扣?

    龚师兄口上应着红岚真人的吩咐,神se却略显yin霾的瞥了旁边满脸兴奋之se的马卫一脸:哼,一个欺师灭祖的小人,且让你先猖狂两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