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六章 对决
    ,衍墨轩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潭玺派是目前整个玉州修炼界公认的三大宗门之一,尽管在玉霄派的临霄真人和玉剑门的非晓真人进阶太罡境,而潭玺派的颜老真人却迟迟没有消息之后,潭玺派似乎已经不复往日隐约玉州第一宗门的声威,可在如今的撼天宗面前,几乎独占了玺郡三分之二的潭玺派仍旧是庞然大物。

    张玥铭尽管有着恢复撼天宗往日荣光的野心,同时还觊觎着因为琅郡三家势力争斗而抽空了大半防御力量的怀瑜县,可却从一开始收复晨瑜县的时候,便一再嘱咐撼天宗弟子不要主动挑起与潭玺派的冲突,为此,他还将手下两位辅助他的真人中xing格较为沉稳,也同时更为知根知底儿的刘志飞派往与玺郡的边境坐镇,可最终却是偏偏最让他放心的刘志飞这边出了乱子。

    接到消息之后的张玥铭第一时间赶往晨瑜县与潭玺县的边境,他必须要在第一时间解决双方的冲突,这个时候挑起与潭玺派的对立是极为不明智的,尽管他清楚,将来双方定然会有一场大战,可至少不是现在!

    然而事情的展远比他想象当中的要糟糕,在张玥铭感到边境的时候,接到门下弟子传来的消息,刘志飞在败于颜沁曦之后退走之后,在途中又遭遇偷袭,重伤坚持返回之后,只留下了“偷袭者身穿潭玺派服饰”的话,整个人便再也坚持不住,彻底昏迷了过去。

    张玥铭赶到之后,第一时间前往探查,现刘志飞伤势虽极重,却并没有生命危险,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头一把怒火也不由的越烧越旺。

    潭玺派,欺人太甚!

    尽管张玥铭直觉这事情有些蹊跷,可现在最重要的是要面对潭玺派的时候,不能弱了自家的气势,不管起因是什么,刘志飞败于颜沁曦之手,至少撼天宗已经低了潭玺派一头。

    当张玥铭气势汹汹的赶往边境的时候,正好遇上了潭玺派的颜大智。

    张玥铭见得此人顿时战意大盛,颜大智却要冷静许多,在听到女儿与撼天宗修士冲突的消息之后,便晓得事情难以善了,于是便赶来处理,正巧便遇到了赶来兴师问罪的张玥铭。

    “张道友难道不觉得此事中间大有蹊跷?”

    张玥铭大笑一声,道:“那又如何?左右不过一些上不得台面的yin谋诡计!只是你我此时此地相遇何其难得,颜道友为贵派第三代第一真传,在下同样是撼天宗第一真传,难道道友就不想着分个胜负,看你我到底谁更甚一筹?”

    颜大智闻言也是大为意动,更何况对方这般气势汹汹的赶来,摆明了车马就是要和他做过一场,身为潭玺派第三代的旗帜,尽管按照辈分计算,他的身为有些尴尬,可在此等情况下无论如何也不能堕了潭玺派的威风!

    颜大智暗道一声惭愧,神se随即一振,身上涌起浓浓的战意,道:“如此,久闻张道友大名,更是从凉玉山脉幻雾秘境之中得下品宝器‘挑山戟’,颜某早有心一见道友神威,请!”

    张玥铭伸手一抬,一柄三尺短戟在他身周盘旋,大声道:“也闻道友获得‘符剑秘术’,不知今日是否有幸一见!”

    晨瑜县突然爆的冲突,消息尚未传到梦瑜县,而此时杨氏父子的注意力大半已经放在了对荒沙镇北部山林区域的渗透上,而就在行动开始的两个多月之后,便从荒沙镇传来了一条令人振奋的消息。

    荒沙镇北部一条峡谷之中,一条河流蜿蜒流淌,这条看上去细小的河流,却谁也不知道居然在崇山峻岭之中流经了多少峡谷低地,而且沿途支脉众多,尽管这些所谓的支脉也多是一股山溪涓流,加在一起也没让这条小河的水量多上多少,可这也让这条小河的源头成了一个谜。

    杨沁璋偶尔听荒沙镇本地人说起这条河流,随即便产生了兴趣,这小子倒也有些毅力,两个多月的时间全都用来寻找这条小河的源头,仗着武人境修士的脚程快捷,两个多月共在山林之中排查了二三十条支流,直到最终在一片密林深处的山谷之中找到了一个泉眼,确定了这里就是小河一开始的源头。

    也该是这小子有此奇遇,在找到泉眼的同时,在就着甘泉水解渴的时候,突然现了水中蕴藏的一si淡淡的灵气,这个现令杨沁璋顿时心潮澎湃,他虽只是去过一次灵泉密室,可里面那条散着氤氲之气的灵泉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难道说自己居然也有幸现了一座灵泉?

    欣喜若狂的杨沁璋很快将消息传给了正在整个荒沙镇北部勘测的杨君馨,杨君馨原本还因为这个堂侄不务正业有些恼火,可当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即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杨沁璋所说的那座灵泉山谷。

    “十二姑,怎么样,这灵泉xiamian是不是也有一条灵脉?”杨沁璋小心翼翼的问道,脸上带着期待的表情。

    杨君馨站起身来,神se淡然,道:“不是!”

    杨沁璋大失所望,还是有些不甘心的问道:“那泉水之中含着的淡淡的灵气……”

    杨君馨笑了笑,道:“那是一条灵玉矿脉散逸出来的。”

    “哦,”杨沁璋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随即整个人登时惊醒:“啥?灵玉?矿脉?”

    颜大智的灵器长剑在半空之中一圈,无数道剑光从这个剑圈之中爆射而出!

    “流光灵剑术!”

    张玥铭大喝一声,手中的宝器挑山戟同样爆射而出,不过却是在半空之中带起一片巨大的光带,就如同彗星划破长空,无数的剑光尽数湮灭在光带之中。

    撼天宗灵术神通传承:星环灵术!

    颜大智神sesi毫不变,他知道眼前的对手当然不可能被自己的一道剑术神通随意打败。

    见得对手的应对,颜大智剑势一变,原本密布的剑光同时也带上了无数的se彩,如同在半空之中渲染出一片五颜六se的花卉,令人目不暇接。

    灵阶剑术神通溢彩剑!

    张玥铭自然不甘示弱,挑山戟所过之处,漫天的剑光尽数被湮灭。

    颜大智神se不变,灵器飞剑一指,无数的剑流霎时间分作三个方向向着张玥铭来,令他应接不暇。

    张玥铭见状急忙变化身形,同时挑山戟带起的星环将他团团围住,这居然是一道攻守兼备的神通。

    然而颜大智仍旧驾驭三道剑术流光撞上星环,双方的神通登时在半空之中形成了僵持!

    颜大智见状微微冷笑,而张玥铭的脸se瞬间变了!

    在星环湮灭源源不绝的剑光冲击的时候,五六道彩se剑光在不同方向被湮灭的同时,各自重新爆射出了十余道各se剑光。

    符剑术!

    张玥铭怪叫一声,难怪颜大智将流光剑术神通换做溢彩剑术神通,那五颜六se的剑光迷惑的不是他张玥铭的心智,而是为了掩护隐藏于剑光之中的符剑!

    在星环灵术湮灭剑光的同时,隐藏在其中的符剑被激,从未形成了神通的二次爆,直接冲垮了星环灵术的守护。

    修炼界早有传闻,这颜大智善于制符,却不尽想此人所制剑符居然高明到隐匿于剑术神通之中以假乱真的地步,难道说这就是他从那幻雾秘境之中得到的那一套符剑术传承的威力?

    危急时刻,张玥铭处惊不变,双手十指连弹,数十道冲破星环守护的剑光顿时被弹爆了大半,如果杨君山再次的话,定然能够认出此时他所用的神通正是杨君山自己惯常使用的碎石术。

    然而仍旧有二十余道剑光来不及被弹爆便已经临身,而就在此时,一层光幕突然从张玥铭的身上撑开,二十余道金光飞刺在光幕之上却只带起了二十余个大小不一的涟漪,随即便自行崩散掉了。

    “灵阶法衣!”

    颜大智筹谋良久的一击落空,见得那从张玥铭身上迸射而出的光幕不由怪叫一声。

    可不等他做出应变,对面张玥铭的反击已经到了!

    挑山戟于高空之中遥指颜大智,浓郁的戊土灵力在宝器周围凝聚,随着气息的锁定,挑山戟所凝聚的巨大光团划过天空,带起一道常常的如同彗星一般的尾焰,向着颜大智头上砸了过来。

    “飞石灵术!”

    颜大智感受着天空之中降临的庞大压力,瞬间变了脸se:“不,不对,这不是灵术神通,这是宝术神通榜上排名第二百一十三位的流星宝诀!”

    颜大智深吸一口气,一拍身前的飞剑,吟,剑鸣之声响彻天地,无数各se的剑光开始从飞剑本体之上剥离,而后无数流光溢彩的剑光在半空之中编制成一张巨大的剑网,向着半空之中飞落的挑山戟身上网去!

    宝术神通榜上排名第二百零七位!

    流星砸落剑网,天地zhijian霎时失声!

    杨君山在接到现灵玉矿脉的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赶到了荒沙镇。

    “什么,不能布置牵引阵法?为什么,难道是怕动静太大,被撼天宗察觉吗?”杨君山皱着眉头问道。

    杨君馨摇头道:“不是,这条矿脉并不是孤立的,严格来说,它算是落霞山大矿区延伸出来的一条支脉,牵引大阵一旦动,地脉势必会被牵扯,到时候灵矿脉无法引动,撼天宗、天狼门和开灵派都会被惊动。”

    杨君山大为愕然,有些疑惑道:“可以肯定吗?”

    杨君馨对于自家大哥的不信任报以白眼,道:“落霞山大矿区我已经去过数次了,对于那里的地脉分布也有所了解,这一次勘测绝对不会出错,这条矿脉绝对与落霞山那里有牵连。”

    杨君山无奈道:“那就没办法了,只能以家族之力秘密开采了,在三大宗门环伺之下,咱们杨家还没有能力保住一条完整的灵玉矿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