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六章 幻石
    ,衍墨轩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杨君山声东击西,就在之前两名偷袭他的修士以为他要突围的时候,他反而抽身退入阵法深处,令两名阻拦他的修士措手不及。

    这时那名一直掌控无踪阵的阵法师惶急的声音传来,可却已经迟了,杨君山不受四周幻境影响,径直穿过一颗阻拦在路上的两人合抱粗的巨树,然后又一脚踹飞了一颗一半都没入地底的巨石。

    四周葱郁的树林顿时如同水中倒影一般晃动起来,仿佛随时都会如同气泡一般被戳破。

    又一处阵法基点被杨君山毁掉。

    “可恶!”

    那名隐藏在暗处的阵法师暗骂一声,急忙开始着手修补阵法,也不知道他如何cao控,原本变得虚幻的树林居然停止了晃动,再次变得真实起来。

    另外两名同伴见状也飞快的在阵法之中穿梭,分别从左右向着杨君山包抄过来。

    杨君山在阵法之中穿梭,不时的与两侧的两名修士交手,但他还是很快便来到了先前推算的第三处阵法基点所在,伸手向着地面上的一颗小草拔去。

    可不料手掌却径直从小草身上穿透了过去,这颗小草居然是幻象所化。

    “嗯?”

    杨君山眉头一皱,知道对方的阵法师已经出手,阵法已经开始变动,先前自己推算的阵法基点此时恐怕都已经被改动了。

    就在杨君山失手的一刹那,那颗原本幻象所形成的小草突然疯长,修长的茎叶居然向着杨君山的身上缠绕而来。

    杨君山一时间不查,居然被这可小草的茎叶卷住了脚腕,杨君山脚下一动,却现从小草的茎叶上传来坚韧的力道,这颗小草居然又从幻象变成了真实。

    杨君山的肉身何等强横,之前只是一时不查,此时反应过来,脚下微微用力,缠绕在脚下的茎叶顿时被撑断,可其他两名修士此时却已经追了上来,分别从两侧向杨君山起了攻击。

    杨君山屹然不惧,劈山刀一刀劈向左侧一名修士,同时右手袖口一条长绳飞出,向着右侧的另一名修士身上缠绕而去。

    不料左侧那名修士却是不闪不避,径直被劈山到斩做两断,而右侧那名修士却是纵身向后一跳,避过了长绳蛇绞的缠绕的同时,手中的法宝却是化作一片刃光追在身后向着他当头斩来。

    杨君山随手打出番天印,破掉了对方的一片刃光,可随即他神se微动,脚下遁光闪烁一下子来到了三十丈之外,而就在他身形离开的刹那,一柄短匕突兀的出现在他先前所在位置的虚空当中微微一挑,将杨君山的衣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露出了xiamian一件银白se的内甲,上面尚有一道浅显的划痕,却并未给内甲本身造成损伤。

    “法衣,这家伙身上有灵阶法衣!”

    那短匕一击不中,随即便被虚空之中伸出的一只手掌握住,随即先前那名被劈山到斩做两断的修士出现在杨君山所在的位置。

    杨君山神seyin沉,若非他刚刚躲闪的及时,身上又有冰原巨熊所做的法衣护身,说不定就要被这名手持短匕的修士所伤。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破掉这座无踪阵,先前若非是那暗中掌控阵法的修士相助,他也不可能差一点就要被那名手持短匕的修士暗算。

    两名修士在这一次交手当中明显占据了上风,二人朝着杨君山露出了一个狰狞的微笑,随即二人的身形便在杨君山的眼前消失。

    杨君山冷哼一声,双目再次泛起白霜,不过广寒灵目虽然能够看破无踪阵的部分幻象,却无法对无踪阵本身造成损伤。

    杨君山有心主动出击,不过那暗中cao控阵法的修士显然已经意识到杨君山有着看破阵法幻境的神通,在掩护两名修士潜藏接近的时候,他还在不时的调控着无踪阵,随时随地做着微小的改变,就连杨君山自己也不晓得在广寒灵目看过之后的下一刻,原本的景象是否还是真实的。

    这就是当阵法有阵法师亲自cao控时的真正厉害之处!

    阵法随时随地的变化,使得杨君山想要准确的找到阵法的基点并加以破坏,显然异常困难。

    不过杨君山此番敢于亲自入阵与对方的阵法师斗阵,自然有着极大的把握。

    在再次挡住两名修士的偷袭之后,杨君山的手中突然多了一面铜镜。

    离镜,这件中品法器,在杨君山进阶真人境之后,因为其品阶过低便很少再使用了。

    不过今天杨君山却再次祭起了这件转破幻术的中品法器。

    杨君山通过推算已经圈定了第三处阵法基点所在之处,不过因为对方的阵法师时刻都在调整着基点的位置,使得杨君山只能大概划定一个范围,却无法准备的定位基点的位置。

    离镜到底因为品阶太低而影响了本身的威力,当里面的黄光洒落在杨君山推算的位置时,这里的景象顿时扭曲起来,可却无法将幻境彻底摧毁,一旦离镜的光芒撒尽,原本扭曲的幻境便要再次恢复。

    可仅仅只是如此便已经足够了,被离镜的光芒所扭曲的均为阵法所幻化而出,那唯一没有被黄se光芒扭曲的一颗树枝便显得如此的突兀。

    杨君山伸出食指和中指凌空做了一个剪刀的动作,那颗树枝顿时从中剪断掉落,附近的幻境再次崩塌,露出了外面已经渐渐暗的天空和墨绿se的树林,同时显露出来的,还有那两名试图从杨君山两侧潜过来准备偷袭的修士。

    身形的突然暴露,令两人有些措不及防,而杨君山却早已经蓄势待。

    “住手,阁下阵法造诣精深,在下所不及也,我等就此罢手如何?”

    一道惶急的声音从残存的阵法伸出传来,应当就是那名一直隐藏在幕后cao控阵法的阵法师了。

    杨君山冷笑一声,刚刚对方向他偷袭出手,根本就是想要置他于死地,如今杨君山占据了上风,对方却要罢手求和,哪里会有那么容易的好事。

    山君玺挟番天印神通之威,将那名手持短匕的修士打翻在地,口中的鲜血不要钱一般喷了出来。

    另外一名修士见势不妙,转身就要逃走,不料脚下却是突然一紧,已经被蛇绞的一头缠了上来。

    那修士当机立断,手中的弯刀径直向着蛇绞另外半截尚未来得及缠上来的本体斩下。

    杨君山见势不妙,急忙将蛇绞松开收回。

    那名修士闷哼一声,抓起被重伤的同伴,一瘸一拐的向后退去,就这刹那的功夫,蛇绞已经绞断了那驾驭弯刀修士的小腿骨。

    杨君山再次摧毁了一处阵法的基点,并击伤了对方两名同伴,此时已经稳居上风,不过他却看到四周的幻境却正在有条不紊的向着先前两名修士退去的方向收缩着,而在他的周围,原本绿树成荫的景se却开始缓缓退去,露出了此时凉玉山脉深处已经傍晚的天se。

    那名隐藏在暗处的阵法师并未再说话,不过却以实际行动向杨君山认栽,幻阵收缩,主动放杨君山出阵,但却保持着足够的警惕,防止杨君山再次难。

    然而杨君山却并未急着离开,而是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那暗处的阵法师这时再次开口道:“阁下为何还不离开,难道还想着与我等鱼死网破吗?”

    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却突然笑了。

    “云贤,没想到你还是死xing不改,仗着自己的阵法造诣,到处杀人越货,怎么样,这一次踢到铁板了吧!”

    一道声音突然从杨君山右手方向数十丈外的树林深处传来,语气之中不无幸灾乐祸之意。

    这一道声音的出现似乎出乎了潜藏在无踪阵当中的阵法师的意料之外,沉寂了片刻之后,那阵法师的声音才再次传了出来:“林催,是你!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找到我等的踪迹,其他人呢,‘河郡四友’向来共进退,其余三个不会是折在了凉玉山脉当中喂了畜生了吧。”

    另外一道声音也从之前那道声音的方向传来,道:“云贤,先前仗着阵法,让你们溪郡云家占了便宜,如今你们三人被这位道友重创了两个,难道还想着这一次能够全身而退吗?”

    那云贤的声音再次从无踪阵中传来:“哼,能不能全身而退,你们四个尽可来试试!”

    杨君山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就看到在夜se之下,有四个人影出现在数十丈外的树林之中,其中一人朝着杨君山所在的方向拱了拱手,道:“道友请了,我等四人一直在追杀这设阵伏杀道友的溪郡云家修士,这一次对方已无可逃遁,不若道友与我等联手,破掉这阵法之后,里面的三人任由道友处置,如何?”

    杨君山不动声se,却也对对方的提议不置可否。

    那云贤冷笑的声音再次从阵中传了出来,这一次却也是在对杨君山说:“道友神通乃我等不及也,若与他四人联手,我云家三人自然不可幸免,不过道友难道以为这四人就会放过你吗,嘿嘿,幻灵石只有一块,看道友也是精通阵法之人,当然晓得此物珍贵,若是道友与在下三人联手,击退此四人,幻灵石在下双手奉上,如何?”

    “幻灵石?”

    杨君山神se讶然,张口问道。

    “嘿嘿,不错,道友果真晓得此宝物,不瞒道友,这河郡四友之所以追杀我等三人,所为不过就是这颗幻灵石,在下三人在此布阵,原本是算准了他们四个会追上来而准备伏杀,却不曾想道友一头撞了进来,嘿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