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五章 制衣
    ,衍墨轩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杨道友,这位便是在下的恩师,冰宫秦光雨真人,同时也是凉州最有名望的大师级炼器师!”

    在宁寒武的引荐之下,杨君山见到了他的老师,随同叶华真人叛出风雪剑宗的七位执事堂主之一的聚罡境修士秦光雨真人。

    杨君山在救下宁寒武等十余位冰宫门下子弟之后,也并未对其他的风雪剑宗修士下杀手,而是任由他们离开,就是那以宝符攻击他的高碱也只是废了其修为之后,交由冰宫修士带回。

    宁寒武很快便认出了杨君山,两人寒暄之后,杨君山这才知晓,当日宁家从冰原返回之后不久,与他们交恶的高家便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知晓了高硕陨落在了冰原,便一口咬定了宁家是凶手。

    高家乃是当地豪强,宁家自然不是对手,整个家族在高家的打压之下眼看就要家破人亡,家主宁老先生也被高家真人出手诛杀。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风雪剑宗生分裂,叶华真人在凝郡建立冰宫,而高家则倒向了风雪剑宗一方,自然很快遭到了冰宫势力的镇压。

    而宁家在走投无路之际,宁寒武突然现当初赏识自己的风雪剑宗修士如今便在冰宫之内,再加上冰宫镇压高家也算是为宁家报了族仇,宁寒武当即便决定举家投向冰宫。

    当时冰宫刚刚在凝郡立足,急于收拢人心,巩固自身势力,而宁家势力虽弱,却也是一家望族,在县域之内颇有名声,自然被冰宫当做了拉拢人心的表率,再加上秦光雨真人也的确看重宁寒武,当即不但将他收入门墙,甚至直接提升为真传弟子,而宁寒武在冰宫的帮助之下也很快便将修为提升到了大圆满境界。

    当杨君山听宁寒武说他的老师秦光雨真人乃是一位大师级的法衣炼器师之后,当即表达了拜访的意思,宁寒武自然不会推辞,当即表示愿意为杨君山代为引荐。

    秦光雨真人在从弟子那里听到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对于杨君山的拜访也是欣然允诺,而且他对于杨君山也有几分好奇,四年前冰宫尚未从风雪剑宗分裂之前,因为一再从齐敏的追杀下逃脱,杨君山在凉州修炼也算是小有名气。

    之后齐敏追杀杨君山一路进了冰原之后便没有再出来,当时这位风雪剑宗排名前三的真传弟子失陷在冰川之中也曾在宗门内惹起了好大风波,如今近四年过去,这杨君山居然再次出现,多少也使得秦光雨真人有些好奇。

    不过在见到杨君山的时候,秦光雨真人还是免不了满脸的惊讶,他清楚的记得,三年多之前,杨君山之所以令人瞩目,不仅是因为他在风雪剑宗真传弟子的追杀下一再逃脱,更是因为他当时化罡境的修为远不及齐敏的聚罡境,可如今眼前的杨君山周身气息厚重,分明就是修为不在他之下的聚罡境修士,而宁寒武只是一个武人境修士,显然不可能察觉到杨君山修为的提升。

    杨君山在见到秦光雨真人的时候,却是执以晚辈之礼:“晚辈冒险前来,唐突了,还请前辈不要见怪!”

    秦光雨心中对于杨君山的评价提升,自然也要表现出对等的姿态,道:“哪里,秦某还没有谢过杨道友相救劣徒及宗门弟子的高义。”

    杨君山谦笑道:“前辈过奖了,只是举手之劳罢了,晚辈当初自行做主放了风雪剑宗其他修士离开,还请前辈莫要见怪。”

    “若不是道友出手,本派门下那十余名修士还不知道有几个人活下来,再则说道友也没有为我冰宫而得罪风雪剑宗的义务,谈何见怪。”

    秦光雨顿了顿,叹道:“更何况风雪剑宗与冰宫原本分属同源,如今虽说各自分道扬镳,但彼此能少死一些人也是好的。”

    杨君山见得秦真人面露感叹之se,摸不清其心中所想,便也没有多言,而秦真人也很快从先前情绪中恢复了过来,自嘲到:“让道友见笑了,听寒武说道友手中有几张冰原蛮兽、荒兽的皮,不知秦某可能为道友做些什么?”

    杨君山见得他主动提及,便也直接到:“听宁兄说起,前辈乃是炼器大师,晚辈此次冒昧登门,也是想看一看能否请前辈出手,当然,所需灵材晚辈当自行筹措,一切按照修炼界规矩来便是。”

    秦光雨真人微微沉吟了一下,道:“可能杨道友并不清楚,但秦某这里还是要同道友事先说明,凉州修炼界虽抬爱称秦某为炼器大师,可实际上秦某真正擅长的只是制作法衣这一项,在炼器的其他方面却是薄弱的很,万万称不得大师。”

    杨君山闻言却是愣了一愣,但他还是笑道:“事实上晚辈这一次前来,主要也是因为身上有几张冰狐和冰原巨熊的皮,想要请前辈出手炼制。”

    “哦,冰狐皮?”秦真人目光一亮,道:“冰狐可不好捕捉,不知道杨道友手中有几张,一般来说,只需五张成年冰狐皮,秦某便有把握制成一件上品法衣;至于冰熊皮,因为其身形巨大,只要一张完整的冰熊皮,便能够炼制一件灵阶下品的法衣。”

    凉州因为靠近冰原,而冰原上的蛮兽、荒兽的皮毛都是制作法衣的最佳灵材,再加上凉州苦寒,因此,凉州的法衣制作在修炼界十分有名,但这里出产的法衣因为御寒以及灵材原料等原因,也往往显得厚重。

    杨君山先前对于凉州法衣制作的行情也多有打探,寻常一张冰狐皮自然无法炼制一件完整的法衣,但因为其品质上好,风雪剑宗甚至允诺可以兑换一件下品的法衣。

    而作为制作上品法衣最佳灵材的冰狐皮,要是想要让风雪剑宗炼制上品法衣的话,他们往往会要求上缴九张冰狐皮才行。

    通常的能够炼制上品法衣的炼器师,至少也需要六到七张冰狐皮才有把握炼制成功,而多出来的自然就是风雪剑宗自家的收获。

    而秦光雨真人能够以五张冰狐皮便炼制出上品法衣来,难怪此人被称之为法衣炼制的大师,而且按照惯例,除非亲朋故旧,炼器师出手炼制所收取的灵材到最后都要有得赚,如此说来,事实上秦真人炼制上品法衣所用的冰狐皮甚至比五张还要少。

    杨君山闻言笑道:“五张冰狐皮吗?晚辈身上倒还真有,不过因为其中有几只是捡漏得来,因为皮毛保存的并不完整,前辈你看晚辈用七张冰狐皮来换一件上品法衣,可否?”

    杨君山自己手上只有两三张冰狐皮,不过他从齐敏和乔师弟的储物袋当中却又各自找到了几张,加起来凑足一件上品法衣所需却还是不成问题。

    相比于冰狐娇小的体型,冰原巨熊的皮用来炼制法衣就要容易得多了,杨君山手中的两张熊皮,一张是他自己得来,而另外一张则是从齐敏的储物袋中得到的。

    冰熊是荒兽,它的皮自然要比冰狐皮品质高上一阶,制成的法衣要比冰狐皮坚韧的多,不过冰熊皮制成的法衣除了坚韧之外,便也没了其他的功效。

    而冰狐皮则不然,除了法衣对于修士自身的守护之外,冰狐皮制程的法衣还能在上面刻画流风、隐匿之类的符纹,使得冰狐法衣的用途更加广泛。

    再加上冰狐皮的难得,因此,冰狐皮所制的法衣虽说品质只有法阶上品,可价值却往往堪比冰熊皮所制的灵阶法衣。

    秦光雨真人在仔细查看了杨君山带来的皮毛之后,暗自盘算了一下,道:“一件上品法衣和两家灵阶下品法衣,宗门新立,千头万绪,在下怕不能专门抽出一段时间专心炼器制衣,只能抽空一点一滴完成,杨道友前后怕是要等一年的时间。”

    杨君山对此早有预料,点头道:“那就请前辈先出手制一件熊皮法衣出来,余下的两件前辈若有闲暇出手炼制便是,晚辈日后再来取走便可。”

    秦真人笑道:“道友倒是对在下放心的紧,法衣的珍贵向来与高他们一阶的法器相提并论,这些皮毛可也算是珍贵灵材,秦某倒要感谢道友的信任了。”

    杨君山笑了笑,大有深意道:“冰宫其实更需要别人的信任。”

    秦真人一怔,随即哑然失笑。

    三个月之后,杨君山从秦真人的手中接过了一件白se的法衣,随即便告辞离去。

    而在这三个月当中,杨君山在秦真人的引荐之下,还曾拜访了冰宫的其他几位真人,并与这些人相谈甚欢,最后还受到了一位冰宫天罡境修士的接见。

    虽然最终没有见到冰宫真正的掌权者太罡境的叶华真人,令杨君山感到有些遗憾,或许是因为杨家在这些人眼中终究还是不够分量的缘故。

    不过能够与这家新生的门派搭上关系,对于杨君山而言,便可谓是不虚此行。

    杨君山手中的这件熊皮法衣看上去只有巴掌大小,白se的纹路在法衣表面构建成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符纹,炼化之后自然便是大小由心,灵阶下品的品质使得这件法衣有着足够强横的防御力。

    据秦光雨真人自己的经验,这件法衣若是经杨君山全力施展之后,至少也能抵挡玄罡境修士的一击。

    杨君山一路南下,穿过净郡之后到达凉州与玉州交界,望着雄伟的凉玉山脉,杨君山突然想起了山中现的巨猿一族,不知道他们如今怎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