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四章 炼目
    嘉惠这么一个老实的和尚,不曾想居然也会有如此狡黠的一面,杨君山不由的位置绝倒。

    “你这光头,心中原来也有贪嗔,我看你干脆重修七嗔一脉算了,还要冰蚕si织一件袈裟,我这只冰蚕如今总共也不过吐了几根si而已,想要一件冰蚕袈裟也不是不可以,等个千儿八百年的,想来也就差不多了!”

    就在杨君山调侃嘉惠的时候,冰蚕已经再次从玄冰之中钻了出来,嘉惠叹了一口气,道:“玄冰质地坚硬不下灵器,而且极易碎裂,通常一处破损便能够使得整块玄冰彻底碎裂,而这条冰蚕居然能够如此轻易进出,看来贫僧之前的估算有误,这恐怕还是一条千年冰蚕!”

    事实上,这一段时间冰蚕之所以心甘情愿的带着杨君山满冰原的摸着各种蛮兽、荒兽的洞穴,除了是杨君山的命令之外,它自己又何尝不是想要吸纳这些受累巢穴之中长年累月所积累的那一si寒冰本源之气。

    而且杨君山已经察觉到,此时冰蚕体内吸纳的寒冰本源之气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一旦跃过这个瓶颈,不但冰蚕本身可能会迎来一次成长,而且还有可能再次吐出千年冰蚕si来。

    如今杨君山的手中也不过五团千年冰蚕si,每一团只有一根冰蚕si,这一根长者三十丈,短则十余丈。

    嘉惠的袈裟别说全部用千年冰蚕si织就,只要他的袈裟不超过宝器的品质,哪怕两三根千年冰蚕si绣入其中,恐怕都能令袈裟的威力增se不少。

    而杨君山此时脸上却露出喜se,道:“果真是万载玄冰,里面有一物几乎差一点将冰蚕冻僵,恐怕除了广寒泪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天地灵珍能够做到了。”

    而嘉惠则再次叹道:“连广寒泪都无法冻结,看来的确是千年冰蚕无疑了。”

    杨君山笑着看了嘉惠一眼,道:“和尚莫要感叹,事成之后送你两根冰蚕si在袈裟上绣花。”

    绣,绣花?

    这样的玩笑显然不是嘉惠能够一时半会儿理解的,而杨君山在确认了广寒泪的存在之后,便已经着手在这一片山坡附近构建防护阵法了。

    嘉惠看着杨君山有条不紊的构筑着一个个阵基,并用掉了不少珍惜的灵材,他也是识货之人,自然晓得此阵的不凡。

    “早听闻杨施主精通阵法一道,看来传闻还是小看了施主的阵法造诣,看样子杨施主如今怕是距离阵法大师也只剩下一步之遥了吧?”

    杨君山笑了笑,随着储物戒之中携带的布阵器具被用掉了大部分,一座简易的五行雷光灵阵布置成功。

    不过杨君山仍旧有些不太满足,随后径直将山君玺作为阵基,利用嵌阵秘术,只是又重新构建了几个阵基,便再次布成了一座元磁灵光阵。

    杨君山虽然练成了元磁宝光术,而元磁灵光阵又是脱胎于元磁灵光术,不过想要借助前者继续将阵法提升为宝阵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成功的,但因为前者,而使得后者的威力得到大幅提升却是毋庸置疑的。

    杨君山这边将两道灵阵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而另一边,嘉惠看着杨君山神乎其技的布阵手段早已经目瞪口呆。

    当杨君山将两座阵法布置成功之后,前后花费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一天。

    “那么接下来就要请和尚你全力相助了!”

    尽管杨君山自认为已经准备完全,可在修炼广寒灵目的情况下,自己会完全处于使命状态,而且也不确定多长时间才能够修炼成功,因此,在修炼的过程当中一旦有外敌袭扰,就要靠嘉惠为他护法守护了。

    嘉惠点了点头,正se道:“有施主的两座阵法辅助,贫僧自认为就是聚罡境修士也奈何不得施主分毫,就算是不幸遇上玄罡境修士也能抵挡一时。”

    “不过,”嘉惠有些疑惑的看着杨君山,道:“贫僧虽不知这广寒灵目的具体修炼方式,沿途却也听说需这冰原之上两种兽类的活血辅助,施主你……”

    杨君山“呵呵”一笑,在胸口拍了一拍,一只毛茸茸的幼狐睡眼朦胧的从他胸口的衣襟当中钻了出来,看了嘉惠一眼之后,一转头又钻进了衣襟里面。

    嘉惠愣了一愣,随即他仿佛感受到了什么,道:“这幼狐身周有妖气波动,难不成道友还懂得妖修之法?”

    杨君山笑道:“只是一些最为粗浅的法门罢了,遇到这只幼狐的时候,它父母具被寒鹰所杀,看它可怜便收了起来,不想这小家伙居然也跟我,于是便以灵识传了它妖修之术。”

    嘉惠颇为正经的行了一礼,道:“施主仁心,贫僧敬佩,不过施主虽有了狐血,却仍旧缺了一物。”

    杨君山笑了笑,又从腰间的一张狐皮之中掏出了一颗鹰luan,当初杨君山在鹰巢孤峰之上捡到了二十余颗鹰luan,却只有两颗尚保存着生机,之后被他随身携带,一直不曾被冰原的严寒封冻。

    “鹰luan?”嘉惠有些狐疑道:“此物可行?不是要活血吗?”

    杨君山笑道:“谁说的,鹰luan之中汇聚的可是寒鹰最为精华之物,岂不是比鹰血更为可靠?”

    “还是谨慎为妙,毕竟此秘术施用于双目,稍有不慎便会导致双目失明。”

    杨君山点了点头,随即坏笑道:“和尚,问你个问题,这鹰luan在你眼中是荤还是素?”

    嘉惠:“……”

    玄冰虽然是凝聚了冰灵气的寒冰,可其本质上仍旧是冰,在冰原之上,玄冰的坚硬堪比灵器,可在离开冰原之后,随着天气变暖,玄冰仍旧会融化,因此,没有修士会用玄冰作为灵材来炼制法宝,哪怕万载玄冰也是一样。

    不过玄冰之中蕴藏的冰灵气却能够用来帮助修士进行修炼,不过冰灵气到底不同于寒冰本源之气,只能够帮助冰属xing功法的修士进行修炼,而后者,如同寒冰怨气石,在过滤了寒属xing之后,剩余的本源之气仍旧能够支撑其他修士修炼。

    无论是杨君山还是嘉惠,二人都无法将冰灵气纳为己用,因此,尽管知晓万载玄冰之中蕴藏的冰灵气几乎不下于髓币,可仍旧眼睁睁的看着杨君山打碎玄冰之中,里面的冰灵气白白流失。

    不过就在杨君山刚刚将玄冰之中孕育的那么一滴晶莹剔透,仿佛露珠一般的水滴找出来之后,杨君山腰间的石瓶之中突然传来一道吸力,那些从玄冰之中喷涌而出的冰灵气源源不断的想着石瓶之中汇聚而去。

    杨君山也顾不得冰蚕作怪,径直将石瓶扔到了嘉惠的手中。

    嘉惠将石瓶捧在手中微微一沉,口中嘀咕道:“千年寒冰石所制,又一件宝阶灵材!”

    话音未落,浓郁的冰灵气追着石瓶而来,嘉惠连忙运转体内佛元,将这一股冰冷之气隔绝在体外。

    而在另一侧,杨君山早已经从幼狐的前肢上划开了一道小口子,然后又在一枚鹰luan上敲开了一个口子。

    先是将狐血滴入双目之中,一股辣的刺痛顿时从双目席卷了全身,杨君山试着张开双目,却发现眼前一切都是通红的一片,他不敢怠慢,急忙按照修炼广寒灵目的步骤,运转体内真元开始化解双目的刺痛。

    与此同时,在灵识的指引下,杨君山凝聚真元,将那一滴广寒泪从万载玄冰之中凌空摄出,然后均匀的滴入双目之中。

    原本火辣辣的双目顿时如同在两团伙上浇了两盆冰水,双目之中的感觉刹那间从极热化为极寒,杨君山顿时感觉两颗眼珠子都已经变成了两颗冰球,而且那一股直透入骨髓的冰寒,使得他的全身都变得僵硬起来,身体表面盖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甚至于他感觉自己的思维念头都变缓了许多。

    好在杨君山对此早有准备,在他灵识的cao纵之下,那枚被敲破了的鹰luan晃晃悠悠的从地面上升起,而后蛋清从小孔中流淌,不但糊满了他的双目,甚至连他的脸都糊了一层。

    广寒泪又被称之为极寒之液,可以说是修炼界之中的至寒之物之一,当杨君山开始借助狐血和寒鹰luan的蛋清开始修炼广寒灵目的时候,在一旁护法的嘉惠便感觉杨君山周身的气息开始变得剧烈的起伏不定起来。

    嘉惠一开始还担心杨君山能够撑得过来,然而整整一天的时间过去,他周身的气息仍旧如同开始一般在剧烈的起伏着,没有si毫的改变,甚至在这种起伏不定气息之中,嘉惠隐隐察觉到其中似乎有一股潜力在酝酿。

    不过二人的好运气也仅仅只有过去的那一天的时间了,第二日,嘉惠便已经在着这一座冰山的山坡附近察觉到了修士出没的痕迹。

    杨君山布下的守护阵法虽然是五行雷光阵融合元磁灵光阵,不过在这两道阵法之外,杨君山还布下了一座匿形阵来隐藏踪迹。

    不过匿形阵本身也只是一座低阶阵法,纵然杨君山布置的巧妙,也不可能瞒得过刻意找寻的真人修士。

    一道简单的法术便将匿形阵的隐形效果打破,一名神情矜持而自傲的年轻修士望着眼前出现的一座五彩阵法,朗声道:“不知阵中道友可还发现多余的极寒之液,在下愿意以同价异宝交换。”

    ————————

    求月票支持啦!105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