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九章 鹰卵
    /凉州南三郡是仅次于风雪剑宗的三大宗门的势力范围,位于净郡的是玄垢派,望春门则占据了三郡中央的冯郡,而苍凌派则在最西侧的凌郡,而这卫姓师兄和吴姓师妹显然是苍凌派的真传弟子。

    通过兄妹两人的交谈,杨君沙得知了广寒灵目的消息,也终于知道了这一次外州修士大规模进入极北冰原的缘故,同时还意外的得到了有关自己的消息,而且看样子自己如今在凉州修炼界居然也算得上是薄有名气,甚至连在自己手中折了面子的齐敏都特意跑到冰原来追杀自己。

    得罪了一位玄罡境修士,身上还带着相当于一条型灵脉的余枚真髓币,如今带着石质面具的化罡境修士恐怕在冰原上修士的眼中,就相当于一座移动宝库,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寻着自己的踪迹。

    脸上以真元凝聚而成的石质面具已经不能再用,尽管如此有可能会被那齐敏得到消息追来,但从玄罡境修士手下逃得xing命之后,杨君山宁可与那齐敏面对面的厮杀一场,至少后者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出了冰穴之后,杨君山仍旧在冰原上游荡,他的要目标仍旧是要找到极光弥漫的空域,然后将元磁宝光神通修炼至圆满境界,若有余力的话,才会想办法将修炼广寒灵目的传承搞到手。

    不过在寻找元磁原罡的同时,也不忘借助腰间石瓶中冰蚕的提示来寻找冰原上各种兽类的巢穴,而每找到一处这样的巢穴,往往便意味着能够找到一处型的宝藏。

    尽管里面的东西多数都是杨君山看不上眼的冰玉、冰石、寒铁之类的低阶灵材,但偶尔收获一颗极光石,或者一颗寒冰元气石,却也令他颇有些意外之喜。

    不过令他感到奇怪的是,所有找到的这些巢穴与他之前疗伤的那只巢穴一般,里面原本居住的蛮兽、荒兽却是一只也无。

    想及先前从苍凌派两位修士口中得到的消息,难不成这些蛮兽、荒兽都是涌入冰原的修士捉了去?

    这个显然是不可能的,可要不是如此的话,这些兽类又都跑到了哪里去了?

    杨君山隐隐有些猜测,可能这些兽类的消息与这一次修士大规模涌入冰原有关,可具体情况究竟如何,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在冰原上游荡了两天,极光弥漫的的情景并未遇到,这令杨君山多少有些失望,不仅如此,便是其他修士也不曾遇到一人,让杨君山便是有心打问有关广寒灵目的消息也无可能。

    到来到一座冰丘的背风之处,连续在冰原上跋涉了两日的杨君山准备暂且休整一番的时候,突然一声嘹亮的脆鸣声从远处传了过来。

    杨君山一个激灵从雪地上跳了起来,听这声音却像是鸟类,杨君山第一反应便是冰原寒鹰,这种成群结队在冰原上觅食的荒兽当初可是给杨君山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不过紧跟着他便反应过来,这种嘹亮高亢的脆鸣却与寒鹰的叫声并不相同,杨君山立马向着冰丘之上爬去,追被一探究竟。

    可就在这个时候,叽叽喳喳的鸣叫声如同开了锅一般传了过来,吓得爬在冰丘半腰附近的杨君山手脚一僵,这此起彼伏的声音可绝对是寒鹰群出的声响,而且听声音数量绝对不少,至少也要比当初他所遭遇的鹰群要多得多。

    不过杨君山很快便回过神来,虽然听上去鹰群的数量很多,可同样听着距离似乎很远,他终于大着胆子继续向着冰丘之上爬去。

    从冰丘顶上缓缓的将头伸出来张望,却只见远处的半边天空几乎都要被墨绿se的寒鹰群所遮掩,密密麻麻怕不是有上只,而且这些寒鹰有的双翅伸展两三丈的成年巨鹰,有的却只是刚刚学会飞翔的一两尺鹰,还有的甚至是毛都还没有长齐的刚孵化出来的幼鹰,不过却都被巨鹰或者叼在口中,或者抓在爪中。

    “这是……”

    杨君山望着庞大的鹰群在半空之中徘徊,而在它们的下方,却是一座巨石孤峰,怕不是有两丈,在暴风雪不知道肆nue了多少岁月的冰原上,却一不曾被冰雪覆盖淹没,而巨石孤峰上面却是密密麻麻的坑洞,看上去却像是这一群寒鹰的巢穴。

    “这是要……搬家,哦,迁徙?”

    杨君山有些不太确定的望着在巨石孤峰上盘旋的鹰群,吵杂的鸣叫声充满了对这里的留恋,可当又是一开始听到的那声清鸣响起的时候,所有寒鹰的鸣叫声却尽数被压了下去,而后遮天蔽日的鹰群终于在半空中转了方向,向着极北更深处飞去。

    而就在庞大的鹰群在半空之中转向的过程当中,杨君山隐约间看到一抹青蓝se的身影在鹰群之中若隐若现,看上去并非是寒鹰,但却仍旧是鸟身,而且羽翼仿佛晶莹剔透,比之寒鹰不知道要漂亮多少。

    当杨君山正想要仔细瞅上两眼的时候,那道身影随便又被寒鹰群淹没,随后随着寒鹰群向北而去,到消失在风雪之中,只剩下了一座巨石孤峰矗立在风雪当中。

    杨君山在冰丘后面张望,到确定寒鹰群的确是离开,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回返,便急忙从冰丘的另一侧滑了下来,然后飞快的向着鹰巢所在的巨石孤峰而去。

    咔嚓,嘎嘣,……

    杨君山尚未到得巨石之下,一路上便不知道踩碎了多少残肢断骨,一开始的时候杨君山还有些惊奇,甚至特意停下身来将出声响的脚下的积雪清楚,当一具不知道被风雪埋没了多少年的尸骨露出来的时候,他终于明白,这块巨石是鹰群的巢穴,而在巢穴附近恐怕就是鹰群进食之后,抛弃残骨的地方了。

    人的,兽的,禽的;完整的,残缺的;坚硬的,酥软的……

    积雪xiamian到底有多少尸骨存在,杨君山不得而知,但他知晓,若是将巨石附近的冰雪尽数清除掉,积累起来的尸骨至少也能堆积起一座不于这座巨石孤峰的白骨山。

    纵身来到鹰巢孤峰之上,杨君山现,此时孤峰之上已经开始积存冰雪,那坑坑洼洼的鹰巢之中居然尚有鹰luan。

    这些寒鹰能够用爪抓着,用嘴叼着幼鹰,却没有办法将鹰luan带走,而失去了寒鹰的保护,饶是耐寒,鹰luan在暴风雪当中也不可能坚持太长时间。

    杨君山的胸口一动,一只刚刚睁开眼的幼狐雪怡露出头来,见得巨石鹰巢之中的鹰luan,抓着杨君山的衣服三下两下窜了下来,然后几乎整个身躯都扑到了一枚足有半尺大的鹰luan之上,鹰luan被它扑得咕噜噜滚动,连带着幼狐也被从头到尾在鹰luan下碾压了一遍,不过最终却是毫无损,倒是把杨君山看得一乐。

    雪怡张开口试图咬破这枚鹰luan,奈何面对坚硬的luan壳却是无从下口,只得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杨君山。

    杨君山笑了笑,伸出手指在这枚鹰luan上一敲,一个刚刚够它的嘴巴伸进去的孔出现在luan壳上,里面已经冻得有些凝固的蛋清开始缓缓的向外溢出,却被狐呼噜呼噜吃了一个gan净。

    杨君山粗略看了一下,孤峰之上大约有三四十个鹰巢,鹰luan大约只有二三十枚,看样子寒鹰已经抛弃了尚未孵化的后裔。

    杨君山虽然不晓得鹰群迁徙并抛弃后裔的原因,但这些鹰luan他就不客气了,至少也可以用来打打牙祭,做雪怡的零嘴也好,要知道以寻常寒鹰群对巢穴的保护,别寒鹰luan,寒鹰之外的命想要接近鹰巢所在的孤峰都难。

    杨君山最终在孤峰的鹰巢之中捡到了二十八枚鹰luan,其中两颗杨君山甚至还从中感受到了机,乃是两枚活luan。

    捡到这两枚活luan的时候,就连杨君山自己也感到有些诧异,随即他便现这两枚活luan所在的巢穴正在孤峰的背风处且不,巢穴之中铺垫的东西居然都是残破的冰狐皮、冰熊皮,更为奇怪的是,居然还有一颗温焰石,这可是火属xing的灵阶中品灵材,居然会在这天寒地冻的冰原出现。

    也正是因为这些东西,这两枚鹰luan才在杨君山找到它们之前保住了最后一线机。

    杨君山想了想,将之前得到的一块冰狐皮将这两枚活luan连同那块温焰石包裹了放在腰间,这样也不虞被冰原的风雪湮灭了机。

    从鹰巢之中找到温焰石却是提醒了杨君山,这孤峰上四五十个鹰巢,除了鹰luan之外,或许还有其他的宝贝散落在其中。

    将所有的鹰巢再次寻了一边,除了筑巢用的破烂皮毛之外,杨君山还现了破烂的储物袋,法器和灵器的碎片,啄破的丹药瓶,散落的且沾染了元磁原罡的翎羽,碎裂的传承玉板,还有零碎的一些灵材之类,其中颇有些巧贵重之物,就比如一枚下品灵器琉璃珠花。

    不过这个时候杨君山的手中却把玩着一颗从一只破烂的储物袋之中翻找出来的青玉水晶珠子,尽管颜se看上去有些不同,但杨君山对于此物实在是太过熟悉了,这是一颗传承珠无疑。r10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