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广寒
    ,衍墨轩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杨君山并不确定那位玄罡境修士是否能够追的上来,但他却不相信对方先前能够追踪他的行迹是如同先前的风雪剑宗修士一般,在他的身上暗中留下了追踪印记。

    那么这位玄罡境修士的身上便定然有着一种能够不受冰原风雪阻碍的秘术,能够随时查探周围数里的情况了。

    因此,杨君山现如今只有逃,尽可能快的在对方发动秘术搜索之前,逃出他的感应范围。

    为此杨君山不惜抢先发动地动山摇宝术,为的就是为自己尽可能的争取到逃脱的时间,不过他仍旧高估了自身的实力,在经过连番的极限飞遁、大战、神通施展之后,饶是杨君山真元积累雄浑,此时也几乎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而那位玄罡境修士的反击最终也还是波及到了他的内腑,使得他的内腑再造重创。

    必须要找地方暂时停下来恢复伤势了!

    杨君山强行驾驭飞梭遁逃数十里,背后始终没有那种隐约被追踪的感觉出现,灵识也不曾感受到那位玄罡修士的气息,这让杨君山紧提着的心神一下子放松下来,然后这数天来在生死zhijian游走的疲累伤痛便如同商量好了一般,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生死zhijian的经历,杨君山并非第一次体验到,然而接连数天的时间,每时每刻都在生与死zhijian徘徊,这种长时间的压力与感受直到现在回想起来,杨君山都不想经历第二次,同时这种经历对于他而言,也是一种从灵魂到的全新锤炼,杨君山甚至有一种感觉,在这一次冰原之行结束之后,他的修为恐怕会再次迎来一次飞跃式的增长。

    腰间的石瓶突然传来寒意,杨君山手握石瓶,感受着寒意传来的方向,然后向左而去。

    很快,在数里之外的一座冰崖之下,杨君山发现了一座极为隐蔽的冰熊巢穴,而冰熊却不见了踪迹,这里倒是一处极佳的修炼场所,更何况杨君山还从巢穴之中发现了一块极光石和一块寒冰元气石。

    唯一有些不足的是,杨君山不晓得离开巢穴的冰熊会在什么时候返回,到时候发现自己的巢穴被占据后,少不得会有一场大战,而偏偏杨君山也拿捏不住自己的伤势到时候会恢复到什么程度。

    好在杨君山还是一位阵法师,一位在阵法一道上造诣颇深的阵法师!

    先前被人一路追杀,杨君山根本没有时间布置阵法与对手纠缠,此时若是再不布下阵法守护,那可真就白瞎了这一身的阵法造诣。

    先用匿形阵将冰穴的入口隐藏起来,然后又在附近布下了元磁灵光大阵,杨君山发现,或许是因为极北冰原正值元磁原罡爆发的高峰期,又或许是因为他即将练成的元磁宝光神通,如今大阵的威力却是比之先前要高出三成。

    两枚疗伤的灵阶丹药吞入腹中,对于真人修士而言,灵阶的丹药药效已经略显不足,此时却也不是舍不得的时候,杨君山从储物戒之中掏出一把晶币,布下了一个简单的聚灵阵,而后双手各握一枚髓币,片刻之后,整个人便沉浸在了修炼之中。

    六腑锦第三阶段的修炼开启之后,杨君山明显的发现自己肉身伤势的自愈恢复速度大为提升,在充裕灵力的滋养之下,仅仅一天的时间他便稳固了伤势,两日之后,体内伤势已经恢复了八成。

    令杨君山有些高兴又有些不解的是,这处冰穴明显看上去并非是被冰熊舍弃的巢穴,可三日的时间却并未有冰熊返回,莫不是这头冰熊在冰原上被人干掉了?

    三日zhijian一过,尽管手中已经有了两块寒冰元气石,可杨君山便再也坐不住,打算再次在冰原深处游荡,以期遇上元磁原罡的爆发,将元磁宝光术彻底修炼成功。

    然而就在他打算结束修炼外出之时,冰穴之外突然传来的声音令他暂时不得不再次隐藏了起来。

    先是一道遁光落地时由远及近的声音,紧跟着便是踉跄的脚步和咳嗽的声音,听着脚步声应当是有两人,而且其中一人还受了内伤。

    “卫师兄,你怎么样?”一道女子关切的声音问道。

    “无妨,这点伤还要不了命,这齐敏不愧为是风雪剑宗排名前三的真传弟子,不但修为达到了聚罡境,实力也这般强横,却是为兄小瞧了他。”

    之前那女子不忿的说道:“那齐敏厉害又如何,传闻还不是被一个来自玉州的叫做杨君山的修士戏耍?他风雪剑宗在凉州霸道惯了,若这一次咱们南三郡三大宗门的谋划可成,定叫他风雪剑宗元气大伤。”

    先前那卫师兄的声音连忙道:“吴师妹,噤声。”

    那吴师妹不以为然道:“怕什么,此地又无外人!”

    尽管如此,两人微微沉默了片刻,那位吴师妹还是岔开了话题,问道:“说来这一次师兄究竟是为何才与那齐敏结怨,据说这一次风雪剑宗并未派那齐敏至冰原,而是那人掌握了消息,说那玉州的杨君山已经到了冰原,这才专程赶来寻仇的。”

    “什么寻仇,”卫师兄打断了她的言语,冷笑道:“这一次虽然不慎被那姓齐的打伤,可也叫我窥得了他风雪剑宗的一项隐秘。”

    “什么隐秘?”吴师妹连忙问道。

    卫师兄却并未急着回答,反而问道:“师妹可知这一次为何会有这么多外州修士前来冰原?”

    “难道不是为了收集元磁原罡吗?”吴师妹的声音顿了顿,马上到:“难不成就是为了师兄所说的隐秘?可这也不对啊,既然连外州许多宗门修士都知晓了这个秘密,咱们苍凌派没有道理不知道啊?”

    “那是因为这个秘密原本我们并不陌生,师妹你可还记得广寒泪?”

    “广寒泪?”吴师妹诧异的声音响起,道:“就是那种产自冰原深处,万载玄冰孕育而成的极寒之液?那东西不是只能用来融入眼中,修成的广寒灵目也只能看一看天象,预测一下什么时候下雪么?而且广寒灵目极难练成,极寒之液难得不说,就是滴入目中,十双眼睛也要有九双冻成了十八颗冰球,实在鸡肋的很,怎么,难道……”

    那位卫师兄长叹了一口气,道:“没错,这向来被看作是鸡肋神通的广寒灵目,实则有着极大的用处!”

    卫师兄的声音顿了顿,似乎在组织语言,而后便听得他道:“师妹也知道,如今域外修士降临修炼界,实则已经成了修炼界各方势力的心腹之患,可除却妖修之外,其他种族的修士若是隐藏身份,却是极难被人察觉,即便是那妖修,一旦修为达到与真人一般的境界,便也能够化作人形,修炼界已经不知道发生了多少起因为无法甄别身份,而且同阶域外修士袭杀的例子,而这广寒灵目便是一种能够轻易分辨域外修士身份的神通。”

    “什么?这,这……”吴师妹的声音显得难以置信。

    便听得卫师兄苦笑的声音接着响起,道:“没错的,广寒灵目虽然极难练成,而且只有观测天象,看破风雪雨雾遮掩视线的鸡肋功效,可修炼界还是有那么几个人修炼成功的,而这些人已经充分证明了能够看穿域外修士身份的功效,更何况若是在修炼广寒灵目之时,辅之以冰原四禽兽冰狐、巨熊、冰蛙、寒鹰任意两种的活血,便能够大大降低广寒灵目的修炼难度。”

    “那,师兄,咱们接下来……”

    “通知望春门和玄垢派两家的修士吧,此事既然咱们能够得到消息,或许这两家也已经有了眉目,现在送过去好歹还算个人情,这事情蹊跷的很,为兄总觉得这事情没那么简单,八成又是风雪剑宗在背后搞鬼。”

    这时那吴师妹也道:“师兄,你有没有感到这几日冰原上的蛮兽、荒兽似乎少见了许多?”

    “你是说有人在大规模猎杀这些蛮兽和荒兽?”卫师兄想了想,摇头道:“修炼广寒灵目需要的是活血,只有当场在活着的冰狐、巨熊等兽类身上取血并用于修炼,才能够尽可能的将极寒之液中的极寒之力降至最低,现在猎杀这些蛮兽、荒兽却是无用,要是活捉还差不多,不过冰原上的禽兽大多xing烈,除非自愿,否则一旦被活捉,多数都会自行了断。”

    两人在冰崖之外休整了半日,那卫师兄稳定了伤势之后,似乎急于将这个消息通知他人,两人便急匆匆的离开了,至始至终都不曾发现,就在他们背后不远的地方,便有一处被阵法所隐藏起来的冰熊巢穴,而两人交谈的内容,却是一字不落的尽数被杨君山听到。

    在两位苍凌派的修士离开后不久,杨君山也从冰穴之中出关,原本他只是急于将元磁宝光修炼成功,现如今却是又多了一件其他的事情。

    “广寒灵目吗,能够看穿风雪雨雾的阻碍,或许之前追杀自己的那位玄罡境修士用的便是这种神通,如今却是连域外修士的行藏都能够轻易看穿,说不得也要试着找一找这极寒之液,不过在此之前,最好是找到广寒灵目的具体修炼传承,料想这传承在这个时候也算不上什么机密之事了。”r105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