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六章 追杀
    髓币,真正天地生成的髓币,密密麻麻的镶嵌在这半边冰峰的断层之上,怕不是至少也有两百枚!

    一百枚天地生成的真髓币便意味着一道灵脉,这里的髓币加起来岂不就是两条灵脉就在眼前?

    在见到这些髓币的刹那,杨君山脑子一懵,目光之中便只剩下了闪烁着氤氲之气的髓币,忘记了冰峰之后正在赶来的冰蛙,也忽略了身后正在杀来的其他修士。

    杨君山此时距离冰峰最近,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只管施展神通窜到冰峰断层跟前,然后狠狠的跺了一脚,那些镶嵌在断崖上星星点点的髓币顿时如同下雨一般落了下来,被杨君山双手一拢,大半的髓币便落入了他的储物袋之中。

    杨君山终究还是没有被贪念完全泯灭了理智,没有继续出手收拢冰崖之上镶嵌在冰峰之中剩余的髓币,而是头也不回的向着前后夹击的包围圈之外逃窜而去。

    “哪里逃,留下髓币!”

    身后追来的其他修士眼见得密布在冰崖断层之上的髓币一下子少了大半,哪里会甘心被杨君山一个人在他们面前逃走,于是纷纷大喝,不少人的法宝已经出手,向着杨君山的后背直袭而来。

    杨君山连忙全力施展缩地成寸神通,整个人忽左忽右,身形在冰原上每一次闪烁都已经到了数十丈之外,接连数步踏出,便已经与身后的修士拉开了二三里的距离。

    这个时候,那几名修士一分为二,大约有三四名修士见状直扑冰崖之下,准备收拢上面仅剩的数十枚髓币,而剩下的五六名真人则仍旧不依不饶,各自施展神通向着杨君山追来,毕竟所有人都看得分明,那些髓币的大头却在杨君山身上。

    这个时候已经清醒过来的杨君山却是满脸的苦涩,盖因为追在他身后的五六名真人明显分为三伙,一伙是一位聚罡境修士带着两位化罡境真人,一伙则是一位聚罡境和一位化罡境修士,而剩下的一个人单独一伙,可此人周身澎湃的气息让其他两伙修士都向着两侧让开,此人赫然是一位修为达到了第三重的玄罡境真人。

    见了鬼了,怎么连玄罡境修士都招惹上了,此时杨君山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这里怎么会出现玄罡境修士!

    杨君山此时根本来不及思索原因,现在最要紧的却是逃命,他从储物袋当中猛抓了一把,然后向着身后一扬,数十枚髓币天女散花一般向着不同的方向激射而出。

    谁都明白杨君山此举的目的是要迟滞身后之人的追杀,可当真看着一枚枚的髓币从身周飞射而过而无动于衷吗?

    飞射而至的每一枚髓币都在触手可及之处,只要伸手一招便能够将之收入囊中,难不成还当真看着这些髓币为他人所得?

    真的视而不见吗?

    那是不可能的,六位真人几乎都不约而同的试图将漫天的数十枚髓币收了起来,可这样一来也不可避免的使得他们追击的脚步停滞了那么一瞬间。

    真人境修士在全力飞遁之下,哪怕是那么瞬间停滞的功夫,也足够正在全力飞遁的杨君山将距离再次拉开了一里。

    当三伙修士再次准备追击的时候,两伙以聚罡境修士带头的五名真人早已经在风雪之中失去了杨君山的踪迹,唯有那位玄罡境修士仍旧追了上去,瞬间拉开了其他两伙人的距离,同时似乎也有意隐藏自己的行迹,不愿再被其他两伙人跟上,明显是将杨君山当做了自己一人的猎物。

    追还是不追?就在这五名真人各自犹豫的时候,最后面的一位化罡境修士突然出一声惊呼,其余四人回头望去时,却见他的腰间已经被一条长舌卷住,正向着数十丈之后的一只冰蛙口中拖拽。

    而在这只冰蛙之后,已经有数只从它的头顶跳过,同时数条长舌向着其余四人飞射而至,双方顿时战作一团,这一次却是再也不用犹豫是否要追杀杨君山了。

    呼啸的寒风席卷着漫天的鹅毛大雪遮掩了修士的视线,风雪之中散逸的寒冰元气冻结了修士的灵识及远,不过杨君山仍旧能够若隐若现的察觉到在他身后数里之外,一直有一团强大的气息在追踪他的行迹,而且距离还在缓缓的拉近。

    定然是那位玄罡境修士!

    杨君山二话不说,招出飞梭继续向前逃遁。

    若是追击他之人是同阶修士,杨君山马上就会转身一战;若追击之人是一位聚罡境修士,杨君山也有信心能够从他手中全身而退,甚至那追杀之人若是实力稍弱,他便是越阶将之击败也不是没有可能;可偏偏这一次他招惹的是一位玄罡境修士,杨君山甚至没有心思与之交手试探其实力,只管驾驭了遁光在风雪之中没命的逃窜。

    二人在冰原之上一追一逃,很快便是一个白天过去,两人的距离已经不足一里之遥,此时就连漫天的风雪都无法遮掩杨君山的行迹。

    “小子,你逃不掉的,识相的话将身上的髓币尽数交出来,老夫或可酌情留你一命!”

    身后那位玄罡境修士的声音不疾不徐的飘向杨君山的耳中,显得游刃有余,明显是在向杨君山施压。

    此时的杨君山在他的眼中便是一条移动的灵脉,他计算的清楚,当初杨君山从冰崖之上得到了大部分的髓币,数量大约在一百五六十枚左右,先前为了迟滞追杀他的修士,一把洒出了四五十枚左右的髓币,如今杨君山身上至少还有一百一十枚以上的髓币。

    回应他的却是杨君山一步踏出,缩地成寸瞬间动,两人zhijian的距离一下子拉开了数十丈。

    “又是这一招,这小子当真是化罡境修为,每一次被老夫言语所激,便以缩地成寸的神通回应,体内真元却是恁的雄浑,被老夫追杀一整天居然仍旧未曾力竭!”

    这位玄罡境修士恨得牙根都在痒。

    这一路追来,玄罡境修士仗着自己修为远胜杨君山,每当两人距离拉近之后便不断的出言挑衅,而杨君山每次对此也都不做多言,只管动缩地成寸来作为对玄罡修士的回应。

    就这样,两人一路追追逃逃却是谁也奈何不得谁。

    “小子,你就这么一直逃下去吗,有胆停下来你我对战一场,难不成要逃到你筋疲力竭连一战之力都没有的地步吗?”

    眼见得双方的距离再次接近,这位玄罡境修士原本也只是随口一说,这一路上他早已经习惯了杨君山在被他追上的刹那突然爆的方式,甚至他都已经觉得前面这个化罡境小修就算最后因为力竭被擒恐怕也不会再与他斗法大战了。

    可偏偏就在他话音刚落,按照先前的习惯准备再次加追击度爆的化罡境修士之时,前面的杨君山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停下了身形,就这么转身直面玄罡境修士。

    玄罡境修士显然没有料到杨君山突然有了正面与他对战的勇气,脚下的遁光一时收势不及,他便索xing直接朝着杨君山撞了过去。

    杨君山伸手一指,灵器蛇绞便如同一条灵蛇在半空之中蜿蜒而行,向着玄罡境修士的身上缠绕而去。

    玄罡境修士冷哼一声,居然不闪不必,任由这条灵器缠绕在自己身上。

    杨君山顿时感觉不妙,不过此时他也来不及细究,只能按照自己既定的计划继续硬接这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

    山君玺在半空之中滴溜溜一转,便向着看似已经被蛇绞绑缚的玄罡境修士头上落下,而且御使山君玺的神通却并非是以镇压为主的覆地印,而是以杀伐强攻为主的番天印!

    杨君山一上来便借助两件法宝将两大神通施展出来,这等手段已经仅次于他施展宝术神通,实可说已经接近了全力。

    然而玄罡境修士的恐怖直到这个时候才真正的展现出来,却见他身上突然有一圈护身罡气自内而外勃,这是融合了天地原罡提升了威力的护身神通,灵器蛇绞霎时间被绷紧,甚至出了清脆的“啪啪”声,仿佛下一刻这条灵器绳索就要崩断。

    杨君山马上就明白了对方的用心,此人显然就是要借此机会毁掉他的灵器。

    不过此人马上脸上便有些变了,他的护身神通极为神异,甚至有的时候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便是同阶修士的灵器也能毁得,可这条灵器分明只是一件品阶在中品以下的灵器,又是cao纵在一个化罡境修士手中,自己这一次爆之下居然没能毁掉对方的灵器,这可真是奇哉怪也。

    没能在第一时间毁掉杨君山的灵器,的确有些出乎了玄罡境修士的意料之外,杨君山嘴角露出一si冷笑,灵器蛇绞本身固然撑不住先前那护身神通的爆,可若是里面缠绕了三根千年冰蚕si呢?

    千年冰蚕si,那可是用来炼制宝器都可能用得着的宝物,三根冰蚕si就这么简单的缠绕在蛇绞的本体绳索之中,便能够使得蛇绞自身的品质得到显著的提升。

    ——————

    最后时刻,终于赶上,网吧上传,长城宽带真垃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