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 过半
    净森真人言语之中透露的消息自然令杨君山有所猜疑,不过杨君山却也顾不得思索这背后的玄机,因为每一次极光带的出现都会吸引大量真人境修士赶来收集,因此,极光带中的原罡往往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被人收集一空,他必须要尽快赶到净森真人所说的方位,以确认是否真有元磁原罡存在。

    杨君山在驾驭飞遁法器的时候,甚至还要施展缩地成寸的神通赶路,无奈脚下的飞梭品阶是在太低,已经严重拖延了他的度,这一次从冰原返回之后,提升飞梭的品阶已经是势在必行了。

    天边灰蒙蒙的云层上仿佛撒了一层淡淡的红芒,杨君山精神一振,想来那里就是净森真人之前怀疑极光可能出现的所在了。

    杨君山心中急切,甚至顾不得体内真元损耗,连续三步踏出,每一步都是一道遁术神通,三步之后人已经在半空当中穿过了数里空域,冲破了身前灰蒙蒙的云层,眼前顿时出现了一片以艳红se为主se调的绚丽光带。

    这是一片比之前杨君山见过的还要广阔的极光带,在高空之中蔓延近百里,连四周的云层都被渲染,而且极光带越是绚丽多彩,便越是说明其中蕴含的元磁原罡浓烈厚重。

    杨君山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宝山虽说就在眼前,可他却不是第一个到来之人,虽说极光带淹没了其他人的踪迹,但光带之中数个被扭曲的光团漩涡无不说明在他之前,早已有人开始着手收集或者炼化元磁原罡。

    杨君山张开左手,一团精纯的九仞真罡在掌心凝聚,而后半空之中的灰尘、灵气纷纷向着他的掌心之中聚集,那团金黄se的真罡渐渐的膨胀便化为灰se,而后延展、凝固,最后化为一只灰se的岩石面具。

    杨君山将面具往脸上一挂,却是严si合缝的只将双目、鼻子和嘴巴露出来,因为有自身元气护佑,除非是修为远自己之人,否则也不怕被人看破了身份,随即便驾驭遁光闯入了极光带之中。

    杨君山在光带外围之时便瞅准了几处光带浓厚艳丽之处,进入光带之后灵识受到比在冰原之上还要严重的干扰,因此,他只能凭借着记忆和感觉一路在光带之中穿行。

    脚下的遁光忽明忽暗,这同样是受到元磁原罡干扰的缘故,实力差一些的修士恐怕在这光带之中飞遁都会显得艰难,可越是如此,便越是表明这一片光带之中蕴含的元磁原罡极为丰富。

    期间杨君山途径两处极光浓厚之处,却都遭遇到其他修士的气息,因为灵识受到了限制的缘故,在彼此气息接触的刹那,都能感受到对方极为强烈的警惕和敌意。

    光带绵延极广,杨君山也不yu与人争抢,只继续向着光带伸出前行,终于在一片被渲染的云层之后寻到了一处满意的炼罡所在。

    事不宜迟,随着时间的推移,赶到这里的真人修士势必会越来越多,在经过了之前被人驱逐和偷袭之后,这一次杨君山存了更多的小心,先是将几面闲暇之余制成的阵棋向着身周打去,围成了一个小巧的阵法,然后这才安下心来开始着手炼罡。

    元磁宝光术的修炼一经开始,便闹出了不小的动静,以杨君山为中心,四周的极光急剧扭曲,源源不断的元磁原罡被杨君山的元磁宝光神通所吸引,向着他的身周汇聚而来,随后又被他以极为苛刻的手段提纯吸纳之后,剩余的便被他毫不犹豫的摒弃,随即挥散逸。

    既然从一开始便走了精益求精的路子,杨君山便没有放松要求的道理。

    不过因为这一道极光带的品质远上一次那道极光带的缘故,杨君山炼罡的度却是比之前加快了不少。

    很快便是半个时辰的时间过去,尽管他的灵识被限制,但仍旧能够模糊的感应到有两三个真人境修士的气息从他周围经过,稍作停顿之后似乎感受到了杨君山的气息,随即便离开了。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杨君山炼化元磁原罡的度越来越快,大量的元磁原罡向着他所在的方位汇聚,使得附近原本扭曲的极光带如今更是形成了一道彩带漩涡。

    不仅如此,杨君山在炼罡的过程当中影响的范围越来越广,动静也变得越来越大,照此下去,恐怕就要不可避免的再次惹来众怒。

    不过不等杨君山因为大范围吸纳元磁原罡而招惹到别人,便已经有人先来招惹他了。

    杨君山所在的这处区域正是极光带最为浓郁的所在,再加上杨君山因为修炼神通而汇聚的元磁原罡更多,自然使得其他人心生觊觎。

    一道隐晦的波动瞬间被杨君山察觉到,他在四周空中布下的阵棋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了潜藏了身形正在试图接近他的修士。

    杨君山只做未知,炼罡的过程并未停止,直到那潜藏的修士接近了杨君山不到三十丈的距离,那人便不再向前移动了,这个距离可以说是真人修士将自身实力挥到极致的理想范围。

    然而就在此人正打算出手偷袭的时候,却并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早已经在杨君山的感知之中,就在此人打算出手之时,早有准备的杨君山已经先她一步一刀斩来。

    那修士大惊失se,怎么也想不到在这灵识都被扭曲的极光带之中,自己的行踪居然会泄露,可偏偏杨君山那杀气腾腾的当头一刀却是做不得假。

    偷袭之人反被偷袭,她甚至视线没有si毫的准备,仓促之下连守护神通也来不及施展,只得驾驭灵器硬碰硬的抵挡劈山到的斩击。

    杨君山的这一击蓄势良久,再加他所修炼的九仞诀雄浑厚重,这一刀又岂是那么好接,更何况还是在仓促出手的情况下。

    那件如同金步摇的灵器一下子便被击飞,那偷袭之人只来得及出一声清脆的惊呼,整个人便被劈山刀上传来的巨力从半空打落,那霸道的劲力透过经脉直接伤及内腑,而且刚刚那一声惊呼表明,偷袭之人居然还是一名女修。

    真人斗法,步步生死,万没有中途放水的道理,怜香惜玉在修炼界可行不通。

    杨君山的手段向来一环连着一环,劈山刀一击建功,紧跟着翻天印再次跟着落下。

    那女修一步差便步步赶不上,尚未从劈山刀的斩击之中稳住身躯,翻天印便再次将其狠狠打落,这一次内腑的伤势甚至都无法压制,径直从口中喷出一口血来。

    杨君山算准了那女修掉落的距离,伸手向着头顶一招,戊土灵力于半空之中凝聚,一枚巨石瞬间化作流星,擦起长长的尾焰向着冰原坠落。

    眼见得那女修避无可避,就要葬身于飞石灵术之下,却见此人身周突然腾起一片绿芒,整个人跌落的身躯顿时被这片绿芒包裹,向着西南方向遁去。

    遁符!

    杨君山几乎是下意识的将尚未练成的元磁宝光术施展出来,向着那篇绿芒一扫,而后就看到这原本飞向西南的绿芒顿时如同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的向着斜下方砸落,而后便听得“轰隆”一声,一座冰山的山尖被那绿芒直接撞飞,不过杨君山也在瞬间失去了对此人的感知。

    或许是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接下来一个时辰之内,再没有人试图招惹杨君山,而这也为杨君山炼罡提供了便利条件,如今修炼元磁宝光的进程已经再次完成了五分之一,加上先前那一次,这道宝术神通的修炼杨君山已经完成了一小半。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平静的极光带终于被打破,接连数处战团在极光带绵延的区域爆,很快便有人大声呼喝着有域外修士混入到了极光带之中偷袭,其他正在修炼神通或者采集原罡的修士猝不及防之下已经死了一个,重伤了好几个。

    已经有修士在大声呼喝极光带之中的修士着手联合,先将域外修士驱逐出去再说,不过最终应者却是寥寥。

    这个时候整片天空的极光带已经慢慢的缩小到了先前杨君山曾经见到过的那条极光带一般大小,一些修士原本占据的方位因为光带的收缩而无法继续收集原罡,有的修士随即转身离开,而有的修士则心有未甘,转身重新进入光带之中争夺原罡,原本就已经开始混乱的极光带变得越的热闹。

    或许是之前杨君山将那一名试图偷袭他的女修打得太惨,也或许是杨君山炼罡之时闹出这般大的动静反而让人觉得他不好惹,总之接下来这一段时间,虽然极光带之中争斗此起彼伏,却始终未曾波及到这里来,杨君山自然乐得加紧时间修炼神通宝术。

    大约也就在杨君山再次炼化了大约五分之一的原罡,将元磁宝光神通的修炼进程推到过半的时候,异变突然生。

    一条湿腻的长绳突然刺穿了重重云雾和光带,直向着杨君山身上缠来,不过临身之际却被即将练成的元磁宝光一扫,顿时擦身而过,而被这条湿腻长绳沾染到光罩部位,此时却有一小团青se正在扩张渲染。

    毒,这条湿腻如同长绳一般的东西上面居然有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