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二章 雪怡
    ,衍墨轩小说网高速全文字在线阅读!

    七只追杀杨君山的荒兽一下子少了五只,剩下的两只仍旧凶悍的向着落在冰原上的杨君山扑去。

    杨君山见状一手一翻,其中一只寒鹰只来得及出一声惊鸣,随即便栽倒在雪中,任凭它双翅扑棱,竭力想要从雪地之中站起身来,可背上此时却仿佛被压了千斤巨石一般,只让它喘不过气来。

    而另外一只寒鹰尚未近身,杨君山的劈山刀已经斩了过去,这寒鹰翅膀一侧,整个身躯巧妙的避过了他的刀锋,可却一头扎进了杨君山远未练成的元磁宝光之中,顿时整个身躯便开始不受控制的在半空当中胡乱翻转起来,然后被杨君山看准了一刀枭掉了鸟。

    而另外一只被覆地印镇压在雪地上的寒鹰,双翅已经将冰面上的积雪扇出了方圆七八丈的雪坑,而一双利爪也不断的将坑底冰面上的寒冰抓碎,试图以此来摆脱背上的重压,可最终却是越摆脱不掉,被杨君山反手一刀剁下了鸟头来。

    这一番追逃,杨君山虽然最终摆脱了危机,可在极短的时间内斗心斗力,数次于千钧一之际化险为夷,仍旧令他身心俱疲。

    然而此地却不可久留,仰头看向高空,半边天空都被搅成了一片混沌,只剩下如同闷雷一般的声响一道接着一道在半空当中怒吼。

    两只死去的寒鹰被杨君山剁了一双利爪和双翅,正要离开的杨君山一转身又将两只寒鹰的尾羽也扯了下来。

    另外一只被灵气蛇绞缠住的寒鹰,束缚了双翅之后虽然看上去仍旧庞大,可在杨君山手中却轻若无物,不过就在他刚刚离开三五步的时候,腰间突然有一道寒气迸,差一点冻得杨君山将手中的寒鹰丢掉。

    杨君山气不打一处来,将手中绑缚的寒鹰丢到地上,从腰间摸出那只装有冰蚕的石瓶,骂道:“你要不给我一个理由,信不信现在就把你喂了鹰?”

    冰蚕自身可没有灵智,哪里听得懂杨君山在说什么,它的这种反应只是出自于本能,杨君山出气似的一声大骂之后,理智自然也回了过来,便开始寻思难不成这附近有什么值得这冰蚕流连之物?

    想及先前冰蚕在这冰原之中寻宝的本事,杨君山马上开始在这片雪地上按照不同的方向搜寻,根据石瓶突然变冷来确定搜寻的方向和缩小搜寻的范围,很快便在雪地上找到了端倪,而且这里正是先前那两只冰狐被三只寒鹰现并追杀之前的藏匿之地。

    难道……

    杨君山将看上去没有si毫异状的积雪推开,雪面下冰窟窿顿时出现在眼前,这里果然就是冰狐的巢穴,而这时再想之前冰狐的逃窜,倒不太像是逃命,更像是要将那寒鹰引开。

    杨君山脚下微微一顿,冰洞上的冰层顿时开裂,一条斜向下的冰穴出现在他眼前,而在冰穴的底部,一条毛茸茸的幼狐轻轻的动弹着,看上去就像是刚出生不久一般,此时连眼睛都还没有完全睁开。

    果然是为了这条幼狐!

    杨君山心中一动,将手伸到这只幼狐跟前,这小狐的鼻子在他的手头嗅了嗅,似乎察觉到气味不对,便将头转了回去。

    杨君山见状笑了笑,一把将这小狐cao在手心当中,将一块冰玉放在了小狐跟前,这小狐原本还要挣扎,在嗅到冰玉上散逸的寒灵气后突然就变得乖觉了许多,两只前爪伸出,然后将这一小块冰玉划拉到了腹下,便极为舒服的卧倒在了杨君山的掌心之上。

    这小家伙!

    杨君山笑了笑,然后又想了想,最终却是将这小家伙放进了怀中,然后才跳进了冰狐巢穴的地步。

    敲了敲石瓶,冰蚕从里面爬了出来,似乎也晓得此时杨君山急yu离开的心情,这肉嘟嘟的家伙在落入冰穴底部的时候便开始吸纳潜藏于冰穴深层寒冰之中的寒冰元气。

    与此同时,被杨君山仿佛石瓶中的一团千年寒冰si也被冰蚕所驱使,居然能够如同细针一般,直接刺入到了巢穴地步的寒冰层之下。

    杨君山微微一愣,他之前却是曾经见识过冰蚕搅动冰霜风暴并驾驭蚕si的天赋,不过见得那原本柔软的蚕si此时却如同针刺一般扎入冰层伸出,仍旧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而后便有一阵“吱吱嘎嘎”的响声传来,冰穴底部的冰层开始龟裂,随着蚕si的收回,冰层顿时开始迸射飞溅,而三枚被蚕si刺穿并缠绕的物事却被从冰层当中带了出来。

    髓币,天然而成的髓币!

    杨君山惊讶的望着这三枚被蚕si带出来的东西,居然是真髓币,这里面的一层仿佛带着一si灵动的氤氲之气却是做不得假的,只有天地生成的天然髓币才会有着如此的异象。

    真髓币的重要xing已经无需多言了,一百枚天地而成的真髓币便能够孕育出一条灵脉出来,仅此一条,便足够所有人对此趋之若鹜。

    之前杨君山也曾经从岳墨冰身上得到过两枚髓币,不过其中一枚为了护住一根灵果枝桠的生机而直接用掉了,此时他身上也不过仅有一枚真髓币而已。

    而巢穴冰层下藏着的这三枚髓币显然是冰狐自己搜集而来,它们虽不晓得此物的珍稀,但却本能的能够察觉到此物对于它们有着好处,不过如今却是便宜了杨君山自己。

    杨君山伸手将两枚髓币从蚕si上摘了下来,可就在他要摘第三枚的时候,却见缠绕着髓币的蚕si变得紧了紧。

    杨君山微微一愕,抬眼看了看趴在冰层上的冰蚕,却见它又将绑缚髓币的蚕si向着它所在的方位收了收。

    杨君山讶然失笑,将冰蚕、蚕si,连同那枚髓币一股脑的塞进了石瓶当中。

    将剩下的两枚髓币在手中掂了掂,还没来得及感叹一下自己的运气,藏在怀中的那个毛茸茸的小家伙已经趴着他的衣襟伸出了脑袋来,小舌头舔着嘴唇,虽然眼睛还看不远,鼻孔却在不断的吮吸着,口中还出低低的叫声。

    杨君山“嘿”的笑了一声,干脆又将一枚髓币递给了小狐,这小狐叼着这枚髓币随后又缩回了他的衣襟当中。

    走到那只被蛇绞缠住的寒鹰跟前,杨君山正要将它提起,却现这只鹰早已经没了气息,这片刻的功夫身躯便已经冻得硬如坚石。

    这寒鹰却是xing烈,眼见得无法脱离杨君山的捕捉,居然选择了自行了断!

    杨君山颇为感慨的摇了摇头,伸手一招,蛇绞收回之后缠绕在了他的手腕之上,这只xing烈的寒鹰随即被他斩去了双爪,拔掉了双翅翎羽和尾羽。

    朝着之前两只成年冰狐逃离的方向追去,杨君山不知道是否还能追的上,即便追的上也不晓得那两只冰狐在三只寒鹰的追杀之下是否还有命在,不过怀中的那只小狐却是看得可怜,若是没有了冰狐父母的照顾,这两眼尚未完全睁开的小狐决然无法在冰原上生存下去。

    一只成年冰狐有着巅峰蛮兽的实力,便是面对寻常荒兽也能周旋,三只寒鹰虽然是冰狐的天敌克星,但料想双方也应当有一场争斗才是,如此一来,只要大致方向不错,要找到它们却也不难。

    然而当杨君山赶到的时候却显然已经来晚了,寒鹰与冰狐的大战已经结束,在一片狼藉的冰面之上,两只冰狐的尸体早已经被三只寒鹰撕扯的破烂一团,大半都已经被寒鹰吞入腹中。

    那钻入杨君山衣襟怀中的小狐在这个时候突然又钻了出来,血缘的关联使得它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口中出低低的哀鸣。

    三只寒鹰立马被惊扰,双翅一振便要从冰原上飞起,其中一只身形还有些摇晃,似乎受了一些伤势。

    杨君山在小狐钻出来的时候便察觉不好,见得那三头寒鹰被惊动,立马先下手为强,远未练成的元磁宝光先卷翻了一只,蛇绞飞出又缠住了一只,劈山刀则只管向着受伤的那只斩去。

    一声尖利的哀鸣,那只受伤的寒鹰瞬时了账,另外一只寒鹰则被蛇绞缠在了双爪之上,而后便被杨君山从指间射出的冰棱击碎了脑袋,只有那只被宝光卷翻了的寒鹰被吓破了胆,脱离了宝光的束缚之后振翅便飞,待得杨君山料理了两只寒鹰的时候,这一只已经飞远了。

    冰原之上,杨君山捏起了一个简单的火焰术,将两只冰狐所剩无几的残躯焚烧一空,而那小狐则扒着他的衣襟一直在一声一声的低低哀鸣。

    杨君山照样将两只寒鹰的尸体砍去了双爪,拔去了双翅和尾部的翎羽,然后带着小狐离开了这里。

    一路上小狐仍旧扒着他的衣襟不断的回,似乎在与父母做着最后的道别,杨君山暗叹一声,自从域外修士降临之后,这方世界一些高阶的兽类,特别是它们的后裔,却是变得越的聪明了。

    摸了摸小狐的脑袋,杨君山低声到:“给你起了名字,便叫雪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