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挑事
    一柄风雪剑,一柄流风剑,双剑绞杀,杨君山的守山神通几乎在一个照面的功夫便被齐敏与张墨风联手所破。

    劈山刀与双剑前后相交,飞剑上传来的劲力被杨君山借用之后快退开,几乎在瞬间便与齐敏二人拉开了百余丈的距离。

    “不好,他又要逃!”张墨风大声提醒道。

    “这一次他逃不了的!”

    齐敏一边颇为自信的说着,一边将两只衣袖一拢之后又一甩,呼啸的寒风席卷着暴雨瞬间在地面上铺开到百余丈之外,地面进阶被封冻,杨君山想要施展遁地灵术必然会被封冻的地面所阻,这是齐敏与张墨风连续两次围攻杨君山失败想出的办法。

    然而退到百余丈之外的杨君山突然从半空下坠,再次在他们眼中没入地面消失不见,原本想象中被封冻的地面根本无法阻挡杨君山施展遁地灵术。

    “这不可能,我的封冻术足可以将地面封冻近一丈之深,他怎么可能没有si毫阻碍的遁入地下!”齐敏难以置信道。

    张墨风则沉吟道:“相传遁地灵术修炼至炉火纯青的地步,就算是手中扬出一把飞沙,都能够借以施展遁地灵术,齐师兄的封冻术虽然可以封冻至地下三尺之深,可封冻的到底是地面,是土层,这杨君山仍旧可以遁走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不可能,张师弟难道你相信此人已经将遁地灵术修炼到了炉火纯青之境?”齐敏反问道。

    张墨风苦笑一声,他当然不信,可除此之外他也无法想通杨君山为何会不受封冻术的阻挠。

    “或许他的身上有着其他的宝物,能够解除地面的封冻术!”

    两人很快来到了杨君山在地面上消失的地点,现这里的地面一个方圆三尺的范围并未受到封冻术的冻结。

    “如果真有这种宝物的话,那么这种宝物足够用来克制本派一半以上的神通,”张墨风的神se凝重了许多:“看来我们一定要擒杀此人了,实在不行可传讯本宗其他修士,共同围剿此人!”

    齐敏目光一闪,道:“张师弟说的没错,此人身上的宝物一定要掌握在咱们手中,不过传讯其他师兄弟暂且不必,反正此人逃脱不了你我追踪,又何必让其他人来分一杯羹!”

    张墨风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齐敏见状微微一笑,伸手在腰间一拍,那只雪鸥再次飞出,喳喳叫了两声之后,这一次却是朝着东北方向去了。

    距离此地东北方向数十里之外,杨君山从地下跳了出来,心中也是有一些后怕,那齐敏的神通刚刚险些让他的遁地灵术无从施展。

    想到这里,杨君山不由的望了一下腰囊中放置的那只千年寒冰石所制的石瓶,因为冰蚕是活物,无法放入储物戒当中,若非是关键时刻封冻术的封冻效果被冰蚕解除,杨君山恐怕就要再次落入两人的联手围攻当中。

    从凉玉山脉逃离之后,杨君山一路向着西北方向想要穿过冰郡进入极北冰原,不料很快便被齐敏与张墨风二人追及,杨君山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暴露了行迹,被这两人追上。

    双方大战一场,最终杨君山仗着遁地灵术全身而退,不过这一次他却是换了一个方向,径直向着东北方向要进入凝郡,而且一路上更加小心,从未在普通修士跟前显露行迹,可不料两日之后再次被二人追及,这一次两人甚至想到了用封冻术冻结地面,以阻止他再次逃走。

    而这一次,杨君山便是再迟钝,也晓得恐怕是对方有着什么可以用来追踪自己的秘术了,可这种秘术若要施展,那就必须要同时在他身上留有媒介印记。

    杨君山心中一惊,灵识将全身上下来回扫了一个遍,也亏得他的灵识敏感远常人,终于是在他的衣襟后摆上现了一si极不明显的灵力波动。

    这可是令杨君山吃惊不已,虽说一开始他便有所怀疑,但当真正现对手果真在他的身上动了手脚,而他还不自知的时候,他还是难免心中的惊骇。

    伸指在衣襟上一弹,这一缕印记顿时烟消云散,可杨君山想了想,干脆将全身的衣物换了一遍,换下来的尽数烧成了飞灰,然后一路向着正北走了。

    一个时辰之后,齐敏与张墨风二人赶到了此处,雪鸥在二人头顶不断的盘旋,同时还叽叽喳喳的叫着。

    齐敏无奈道:“气息到了这里就消失了,我看八成是那杨君山察觉到了什么,将留下的印记消除掉了!”

    数日之内,连续被他们师兄弟二人追杀三次,那杨君山就算是再蠢恐怕也察觉到问题出现在自己身上了。

    张墨风沉声道:“那么,接下来还追吗?”

    数日不间断的追杀,事实上张墨风早已经感到有些疲惫,齐敏还好一些,毕竟修为上高出他一筹,可关键是那杨君山居然也是生龙活虎,此人不断实力高强,就连体内的真元居然也修炼的如此浑厚,当真会只是一家豪强子弟?

    齐敏想也不想,道:“当然,原本我以为此人一开始向北逃窜是为了声东击西,摆脱你我的追杀,可现在我们已经接连与他交手三次,可每一次此人逃离的方向要么西北,要么东北,要么干脆就是正北,那就说明此人这一次来凉州的目的就是在北方,而且这几日一路追踪已经到了净郡的边境,一旦进入北部,不论是凝郡还是冰郡,那都是咱们风雪剑宗的地盘,到时候即便没有雪鸥的追踪,只要他敢露面,我们就能马上找到他!”

    “北方?”张墨风若有所思,道:“能够让一个真人境修士从玉州跑到凉州,那图谋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齐敏笑道:“宝藏、遗迹、洞府、散落在山野荒原的天材地宝,……,咱们凉州也算是人杰地灵之地,谁晓得他找的是什么,但只要能够留下此人,那他所有找到的东西都是我风雪剑宗之物!”

    两大风雪剑宗的真传弟子追杀一位新晋的真人境修士,从净郡最南端的凉玉山脉深处,一路到了最北端与凝郡、冰郡的交界之地,沿途双方数次大战,真人境修士zhijian的斗法自然是地动山摇好不轰轰烈烈,此事自然在净郡上下闹得沸沸扬扬。

    在这一种追逐战当中,风雪剑宗的两位真人弟子固然占着上风,可两人联手也却始终没能奈何得了那位姓杨的年轻修士,这也让杨君山在净郡修炼界的名声大震。

    这样一位真人境修士如此突兀的出现在净郡之内,自然惹得人人关注,想要搞清楚此人底细的大有人在,不过更多人的却是将注意力都放在了玄垢派身上。

    净郡毕竟是玄垢派的地盘,三位真人在净郡一路酣战,所有人都在看着玄垢派对此会有何反应,可偏偏玄垢派就是没有反应,任凭这三位真人在净郡从南一路打到北,这让不少想要看热闹的人大为失望,于是纷纷抛出了玄垢派害怕风雪剑宗,连两个风雪剑宗的真传弟子都奈何不得的论调,唯恐天下不乱。

    净郡元成山玄垢派的山门所在之地,净尘真人与净元真人二人一起来到山门正殿所在之地,而在这里,正有一位鹤童颜的修士正等着二人。

    “见过掌门师伯!”

    两人一同行礼,眼前之人正是净郡掌门天罡境修士玄本真人。

    玄本真人眼前这两位宗门下一代最为优秀的两位弟子,笑问道:“怎样,可打探出了什么?”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净尘真人道:“回禀掌门师伯,果真如同师伯所料,那杨西山并非是凉州人氏,而是玉州之人,此人也并不叫做杨西山,而是叫做杨君山,在玉州修炼界也颇有名气,乃是玉州新一辈修士中的佼佼者,此人精通阵法,曾经联合他的父亲杨田刚真人,借助阵法之力先后斩杀两位真人境修士,击伤一头相当于聚罡境的域外妖修。”

    玄本真人抚了抚颌下的银se长须,“唔”了一声,道:“那齐敏之前去了玉州,听说还被苟延残喘的撼天宗算计了一把,这杨君山作为玉州新一辈的佼佼者,想来那齐敏也是认识的,这么说来恐怕双方的矛盾不是先前猜想的在冰霜雪域中争夺天材地宝而起,而是早有宿怨了,你们这一次去玉州可打探到了什么。”

    净元真人脸上不由露出敬佩之se,道:“一切都逃不出师伯您的预料,这两人的确是在玉州便有旧怨,而且还是因为风雪剑宗陨落的另外一位真传弟子。”

    说罢,净元真人将岳墨冰陨落之事同玄本真人讲了,玄本真人点了点头,道:“这就对了,不过这杨君山倒也奇怪,被人一路追杀,居然不往玉州跑,反而一路向北,大有进入风雪剑宗势力范围的架势,难不成此人当真有什么非去不可的理由?”

    净元真人忍不住道:“师伯,这一次我们去玉州曾经着重打探了这杨君山的底细,据我们所知,此人练就有一种辅助神通,唤作元磁灵光术!”

    “元磁宝光术,两极元磁原罡!”

    玄本真人顿时恍然,不由笑出声来,道:“这可真是巧了,咱们原本就差了一个挑事儿的,看来这一次老天都在帮咱们南凉州三派呐!”

    ————————

    总觉得自己一天两更没问题,没问题,可眼瞅着时间就这么一点点的消逝了,前两天是真有事,今天可真是一点事儿没有,原因就在自己身上,这已经是第几天一更了,太没脸没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