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六章 何物
    杨君山顿时便了兴趣,脚下一滑,人便已经到了先前一道微弱的气息消失的地方,伸手向着脚下一按,地面的积雪顿时向着四面抹开,一座冰洞顿时出现在眼前。

    杨君山微微一愣,见得这冰洞倒也有半人多高,想了想便低头向着冰洞里面走去。

    可就当他刚刚踏进冰洞的刹那,一股寒潮突然从冰洞深处吹来,不等杨君山有所准备,四周的空间仿佛都凝固了一般,森冷的寒气马上便开始向着体内侵入,杨君山甚至瞬间感觉体内的血液都开始凝结。

    好厉害的冰寒元气,甚至比之冰晶玉泉中的冰寒本源还要冷上三分!

    杨君山暗呼一声厉害,连忙运转体内九仞真罡,好不容易将这一股寒气从体内推出去,刚刚将罡气裹在身外,便突然感觉护身罡气被异物割破,而之前杨君山的灵识居然没有si毫察觉。

    杨君山脸se大变,连忙向后退去,可却还是晚了一些,脖子上突然一凉,他想也不想便伸手从脖子旁边向前推了出去。

    掌心之中一痛,但到底肉身的锤炼掌心要比脖子厚实多了,杨君山的灵识终于察觉到了一si细微到几近虚无的si线猛地缩回冰洞之中。

    杨君山来不及查探那si线究竟何物,将推出去的手掌缩回来摊开一看,却见一道细到si的血线因为手掌摊开而撑破,这一道血线居然陷入了整个手掌厚的一半深。

    同时,杨君山将左手在脖子xiamian一抹,一道淡淡的血迹出现在左手之上,若是当时杨君山晚了那么一时半刻,恐怕他脖子的一半都要被割破了。

    这道细线究竟是何物?

    居然连杨君山的护身罡气在它面前就如同纸糊一般,而他多年锤炼的肉身居然也抵挡不住此物的切割。

    更为厉害的是,杨君山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了两道伤口处各有一股森寒本源之气盘踞,使得伤口难以愈合,同时这两股本源寒气还试图不断的向着体内渗透,伤口附近的肌肤皮肉被冻结的只去了知觉。

    杨君山心中难免有几种猜测,心中对于冰洞之中的存在越的敢兴趣,不过他却越的心谨慎,九仞真罡如同滚滚洪流,不断的涌向脖子xiamian和掌心的伤口,受体内真元激,两道伤口之中的鲜血汩汩而出,如同喷泉一般。

    可杨君山仍旧不为所动,到几片鲜红se的冰晶从伤口之中飞射而出,杨君山这才松了一口气,此时他的脸se已经因为失血而显得略微有些苍白。

    将一颗益气补血的灵丹吞入口中,杨君山再望向冰洞的目光已经是熠熠辉,伸出手指向着眉心一点,山君玺出现在他的头顶,一片光幕洒落,这一次杨君山施展的却是守山神通。

    杨君山再次踏入冰洞之中,却不曾再有寒潮袭来,到向着冰洞走进了三丈,冰洞的方向在地下出现转折,寒潮突然再次出现,而且或许是因为此时杨君山深入冰洞的缘故,寒潮的威力变得更强。

    守山神通在体内所垂下的光幕瞬间被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甚至将杨君山的视线都遮挡了住。

    山君玺在头顶一转,有一层光幕垂下,如同刮刀一般将这一层冰霜铲掉,可杨君山向前走了不到两丈,眼前再次被冰霜铺满,饶是有守山神通阻挡寒气,杨君山仍旧感受到了一股远冰泉的寒气。

    这一次不等杨君山再次将冰霜抖落,一阵吱吱嘎嘎的声音突然在他眼前响了起来,他的守山神通居然要被寒潮冻裂了!

    杨君山简难以置信,连防御神通都能冻裂,这冰洞之中到底藏着什么东西?

    杨君山震动体内本源罡气,一道沛然的气息从他体内迸,径冲破了已经勉强支撑的守山神通,同时也将迎面而来的寒潮倒冲了回去片刻。

    趁着这个时机,杨君山头顶的山君玺急旋转,又是一层守山神通眼看着就要酝酿而成,便是这个时候,他的灵识突然察觉到了一道细微之物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杨君山马上自行崩散了头顶即将酝酿成功的守山神通,劈山刀瞬间挑出,几声微弱到极点的脆响从刀尖上响起,杨君山从刀身之上感受到了极为强劲的韧xing。

    就这么刹那间耽搁的功夫,寒潮再次倒卷而回,可守山神通却来不及施展,无奈之下,杨君山只好再次凝聚本源罡气逆冲,趁此机会将守山神通的护身光幕垂下,同时山君玺的运转不停,又是一层元磁灵光的光幕落下,两道神通叠加,这样一来,寒潮再次想要冻裂护身神通,遮挡视线可就不太容易了。

    饶是杨君山体内九仞真罡精纯浑厚,这般连续利用本院罡气对冲寒潮,又施展各种神通之后,也颇有些吃不消,同时对于冰洞深处秘密的兴趣也越的浓烈了。

    此时杨君山已经深入冰洞又十丈的距离,迎面而来的寒潮也越的猛烈,同时他的灵识还能清晰的察觉到之前那几根细微si线仍旧徘徊在他的身周,可惜杨君山的守山神通与元磁灵光一同施展,无论是寒潮还是细微si线都始终无法从他身上觑得破绽。

    眼见得杨君山在冰洞之中再次前行了数丈,原本低矮的冰洞豁然开朗,一座七八丈宽两三丈高的冰穴突然出现在眼前,而眼前的寒潮似乎也在这一瞬间到了极致,同时杨君山的灵识还感受到了寒潮伴随着剧烈的灵力波动成,同时那几根始终徘徊在他身周的细微si线,此时也从四面八方缠绕了过来,切割着四周守山神通所形成的光幕,一道道极细极刺耳的声音从从上面传来。

    同时被杨君山捕捉到的,还有一道极细微的机波动!

    原来是此物,杨君山恍然的同时,心中也难免有一si激动,不曾想在这冰霜雪域之中居然会遇到此等传中的奇物,这可当真是造化了!

    此时既然已经捕捉到了寒潮形成的源头,杨君山自然再无顾忌,不等那几道细微的si线将他的护身神通切割破碎,他便已经手掌一翻,一道覆地印镇压下去,那形成寒潮的灵力波动瞬间被抚平,源源不绝的寒潮瞬间消散一空。

    咔嚓嚓,杨君山的护身神通如同琉璃一般在那些si线的切割下再次破碎,不过这一次杨君山却微微一笑,朝着冰穴之中的一物微微一点,那几根即将临身的si线一下子仿佛遇到了极为恐惧的事物一般,一下子缩回,瞬间在冰穴中央的一座冰台之上结成了一个透明的茧,里面正有一条三寸长的雪白之物在害怕一般来回扭动。

    冰蚕,确切的,能够cao纵冰霜风雪乃至寒潮,杨君山已经能够肯定这已经是一条传当中的千年冰蚕!

    而那几根结成茧一般的细si便是这条千年冰蚕所吐出来的千年寒冰si!

    这等天地奇物居然会伴随着冰晶玉泉在冰霜雪域当中出现,连杨君山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难怪他自己都觉得这一次当真是造化了!

    日后谁要是再冰霜雪域之中最重要的宝物便是冰晶玉泉,杨君山定然会嗤之以鼻,要是让他在冰晶玉泉与千年冰蚕zhijian做一个选择,杨君山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当然,现在的杨君山能够做到两者兼得,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那冰蚕看似能够cao控寒潮冰霜,先前在冰洞之中给杨君山造成了极大的麻烦,可一旦杨君山进入冰穴,能够接威胁到它本体,这冰蚕便再没有了先前的本事,在杨君山一道碎石术的威胁下便只能缩在茧子当中瑟瑟抖。

    将那五根团成一团的寒冰si心的收起来,这可是连杨君山的护身神通都能割破的宝贝,当然,最为重要的是,这千年冰蚕他必须要收服!

    千年冰蚕cao控冰霜乃是天赋本能,自身倒也并非属妖修之流,杨君山分出一缕灵识,径落入冰蚕脑中结成禁印,死随时cao控于他手。

    此物虽未曾诞灵智,可死间的本能总有,被杨君山种下禁印之后,自然不敢再违逆杨君山的心意,乖乖的将围住身躯的si茧散开,结成五团si线落在身周。

    杨君山看着眼前这只三寸长肉嘟嘟的天地奇物,难掩心中的喜悦,从储物戒中将品质最好的几只玉瓶翻了出来,可这冰蚕却始终都不愿意爬进去,即便是杨君山强行驱赶,冰蚕勉强爬入玉瓶之中,可随即玉瓶便在一阵吱吱嘎嘎的声响当中冻裂成一堆碎片,反倒令杨君山心疼那冻裂的两只上等玉瓶不已。

    杨君山琢磨着怎么将冰蚕带走,他可没有忘记此时的冰霜雪域正在急的缩当中,虽然净尘真人等人刚刚因为争夺一朵千年雪莲而刚刚离开,但也不准会有其他人找到这里。

    这个时候他的目光却是看到冰蚕在被他驱赶之后,露出了身下的几样物事,看上去却是像几颗莲子。

    杨君山瞬间便反应了过来,这四颗莲子应当便是那千年雪莲的莲子,杨君山马上联想到之前在千年雪莲原本被现的地方察觉到冰蚕出没的气息,难不成当时它是在将莲子带回这冰洞?

    将四颗千年雪莲子收起来,这一下却仿佛抢了冰蚕的零食一般,这肉嘟嘟的家伙顿时在冰台上翻起滚来,不过这一下却是提醒了杨君山,这座三尺高的冰台似乎也不一般呢!r10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