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扑朔
    面对钱无尽和雷胜彪言语之中显露出来的淡淡的指责之意,齐敏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冷声道:“我要是两位,现在应该想的是如何尽快穿过玺郡返回镔州,这里可是玺郡,潭玺派的地盘,两位觉得那颜大智吃了这么一个大亏,接下来会善罢甘休吗?”

    两人闻言脸se微变,冷哼一声之后转身便一言不的离开了,三人这一次合作其实是各有所需,在事情搞砸之后,考虑的不仅仅只是善后,更重要的是保命。

    齐敏冷冷的看着两人离开,然后又望向了之前杨君山与颜大智离开的方向,而后从腰间拽出了一只小小的灰布口袋一甩,一只雪白se的长嘴小鸟从口袋里面跳了出来,“喳喳”的叫了两声,随后立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齐敏一手微微掐了一道法诀,另外一只手的掌心涌起一团青se的灵力,缓缓的渗透入雪白小鸟的身躯之中,然后将手掌微微一送,道:“去吧!”

    小鸟振翅飞起,绕着齐敏的头顶盘旋了两个圈,然后双翅一振,便朝着杨君山二人先前离开的方向飞去了。

    数十里外,两道遁光落下,颜大智瞅了杨君山一眼,劈头便问道:“你小子怎么会在这里,我女儿呢?”

    杨君山愣了一愣,道:“晚辈原本是外出游历来着,却是没想到撞见了前辈被围攻之事,至于颜姑娘,在下救下她之后便让她先行离开了,却也不晓得她此时藏在哪里,前辈可有手段与颜姑娘联系?”

    颜大智狐疑的看了杨君山一眼,似乎对于他说的恰巧撞见的言辞并不相信,不过他紧跟着便从储物袋中摸出一张符箓一抖,符箓顿时燃烧起来,而后一股青烟冒出,蜿蜿蜒蜒便朝着两人身侧的方向飞去。

    在一座山丘后的树林之中,颜大智与杨君山终于找到了躲起来的颜沁曦,见得女儿安然无恙,颜大智再看向杨君山的目光便和善多了。

    “爹,你来了,没事吧?”

    颜沁曦见得颜大智和杨君山联袂而来,目光在杨君山的身上停留了片刻,便先向着颜大智问道。

    颜大智笑着点了点头,这才对杨君山道:“之前多有误会,今日还要谢过小友对小女的救命之恩了!”

    杨君山连忙道:“前辈客气了,在下与颜姑娘曾数次合作,可算得上是故友,朋友有难,在下岂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真是出来游历的?”颜大智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游历?”颜沁曦疑惑的问了一句,看向杨君山道:“对了,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游历?”

    很显然,颜沁曦显然也在怀疑杨君山的动机了。

    听得女儿同样的疑问,颜大智看向杨君山的目光更加的大有深意了。

    杨君山着实无奈的很,他只得又解释道:“在下真是游历来着,原本是想要北上去凉州,可前辈也知道梦瑜县北边到瑜城数千里荒野,不知道有多少域外修士藏身其中,晚辈为求稳妥,便准备先向东再转而向北,这样可以避开大部分的荒野山林,一路上便也会安全许多。”

    “你去凉州干嘛?”颜沁曦径直问道。

    杨君山自然也不会对她遮遮掩掩,据实答道:“为了修炼一种本命神通,需要去凉州寻找一样天地原罡。”

    “两极元磁原罡?”

    颜大智若有所思的问了一句,又接着道:“这东西可不好得手,更何况你刚刚得罪了那齐敏,此人乃是风雪剑宗第三代修士当中排名前三的高手,而风雪剑宗又是凉州第一宗门,在那齐敏一口咬定你是杀害岳墨冰凶手的情况下,你此去凉州无异于自投罗网。”

    两极元磁原罡虽说在极北冰原,严格来说算不得凉州之地,但想要去极北冰原便必须要经过凉州,而两极元磁原罡名声不小,每当极北之地有这种原罡爆,多数情况下都会被凉州各家宗门瓜分,外人想要cha手难度极大。

    杨君山苦笑一声,道:“晚辈也晓得这其中的凶险,不过要是不去试一试,晚辈总会存着一个侥幸。”

    一旁的颜沁曦犹豫了一下,然后颇为豪气的道:“要不你推迟了三两年再去,到时候我差不多就能冲击真人境了,那时我陪你去!”

    杨君山此时都不敢看颜大智的脸se,干笑一声,道:“颜姑娘好意,杨某心领了,只是如今域外修士降临,这玉州修炼界内外不靖,在下还是觉得要抓紧一切能够提升自身实力的可能。”

    “说得好,”颜大智赞许道:“看来杨小友对于如今修炼界的形势和危机认知的很清楚嘛,既然小友决意要往凉州一行,颜某这里正有几样用不到的东西,或可能够在危急时刻顶一些作用。”

    杨君山总感觉他从颜大智的语气当中听出了要他赶快离开的意思,闻言就见颜大智手中已经多了七张颜se略有不同符箓。

    这七张符箓之中,封印了灵阶神通的符箓有五张,剩下的两张则封印着宝术神通,而且这七张符箓之中有三张都是剑符。

    “寻常符箓所封印的神通,能够有神通施展者五成的威力便可算得上佳,而事实上通常都只有有三成左右的威能,而颜某这七张符箓所封印的神通,却足有颜某亲自施展的七成威力!”

    杨君山能够听得出来颜大智语气之中的自傲,但他也不去矫情,谢过之后从颜大智手中接过了七张符箓,便向二人提出告辞。

    目光杨君山离开,颜大智见得女儿还望着杨君山离开的方向张望,于是便大有深意的道:“曦儿,等你进阶真人境之后,便会现这方世界广阔的很,也精彩的很,这世界的天才英杰同样如同过江之卿!”

    接下来的一段行程杨君山还算顺利,穿过玺郡之后很快便进入了琅郡,这里是景阳宗、玄极门和诸葛名门三家势力的传统势力范围,这三家势力在玉州位属中上,可以说是仅次于潭玺派、玉剑门和玉霄派的宗门。

    不过当杨君山刚刚在隶属于景阳宗的一座县城准备歇息一番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一个令人惊愕的消息,景阳宗三代第一真传,真人境修士魏武阳,在从元磁山返回的途中,被人围杀陨落了!

    可偏偏与魏武阳同路返回的诸葛玄楼却是安然无恙的回到了诸葛家,据称当时两人一同遭遇伏杀,诸葛玄楼力战之后突出了重围,而魏武阳却最终不能辛免于难。

    诸葛玄楼“力战”之后就能安然突围,可魏武阳拼死最终也不能幸免于难,这两位不同势力的杰出弟子在遭遇相同境况下的不同结果,令两家势力zhijian的关系顿时变得微妙起来,连带着整个琅郡的氛围都变得压抑起来。

    诸葛玄楼到底是力战突围,还是撇下了同伴独自逃生?同为名门大派的杰出弟子,缘何一个就能安然突围,一个却被人围杀致死,难道两人zhijian的实力差距极大?

    到底是谁在背后策划了这样一起针对两家势力子弟的yin谋,这两人的行踪都刻意进行了隐藏,怎么会轻易的落入了他人的圈套,又是谁泄露了他们的行踪?

    一个接着一个的疑问在琅郡的修士当中流传着,演绎着,很快便形成了更为耸人的传闻,诸如诸葛玄楼密谋害死了魏武阳,所以在遭遇伏击的情况下他才能够安然无恙,为的不过是争夺这琅郡的第一后起之秀。

    又如这幕后的黑手实际上是玄极门,原因就因为其他两家势力的第三代子弟都出现了真人修士,唯独玄极门却没有一位真传弟子进阶真人境,心中恼恨之下自然就对其他两家的真人境子弟下了杀手,至于放走了诸葛玄楼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

    此类似是而非,看似有理却又漏洞百出的猜疑大行其道,却也使得琅郡的修士人心惶惶,仿佛三家宗门关系紧张的马上就要开战了一般。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所有的修士都希望诸葛玄楼能够站出来,还原当日生的一切,说明当时的真相。

    也就在这个时候,颜大智在瑜玺两郡边境被风雪剑宗、点金门和重玄派的真传弟子联手伏击,差一点失手被擒的消息传到了琅郡,琅郡上下仿佛一下子恍然大悟了一般,舆论的矛头纷纷指向了居心叵测的外州修士,为了趁火打劫,这些外州修士已经将目标对准了各宗门势力的后辈子弟。

    可奇怪的是,琅郡三大宗门却始终对于此事不曾做出过任何回应,明眼人一看便知道,这三大宗门定然在背后已经有了默契,至于事情的真相,或许也只有这三家宗门自己才清楚了。

    然而事情到此还没有结束,在颜大智被外州修士联手伏击的消息传来之后,紧跟着天狼门的冰狼和开灵派的方栋在返回宗门的路上也同样被人伏击了。

    好在元磁山距离璋郡和瑶郡边境极近,两人在受袭之后及时求救,被闻讯赶来的两派真人救下,但两人也分别受了重伤,而这一次伏击两人的却是域外妖修,其中一人还正是杨君山的老熟人,那位叫做熊壮的妖修真人。

    ————————————

    祝广大书友儿童节快乐,每个人都是逆生长的节奏!

    哈,六月新的一天,当然要厚颜求票啦,碰巧今天又是大封推,又是周一,大伙儿手中有保底儿月票的,千万不要对睡秋吝啬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