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一章 杀机
    嗤,嗤,嗤!

    颜大智的飞剑只是一件上品的法器,品质虽然不及钱无尽的那一双手套,可在被钱无尽捏住了之后,仍旧在剧烈的挣扎,伴随着飞剑与那金si手套zhijian剧烈的摩擦发出的“嗤嗤”声响,一蓬青烟冉冉升起。,

    钱无尽的脸se微变,突然将手中捏着的飞剑甩出,那飞剑径直在三丈之外划了一道圆弧,便又重新回到了颜大智的掌控之中。

    不过这个时候众人却是看到飞剑先前被金si手套捏住的剑尖部分却是变得粗糙了许多,明显剑身受到了损伤。

    钱无尽轻易占得上风,并令对方的飞剑受损,顿时嘲讽道:“潭玺派号称玺郡第一大宗门,甚至有人还在鼓吹这玉州第一宗门在撼天宗之后怕也要落在潭玺派头上,不过看颜道友这修为实力,却是令钱某感觉贵派这声望太过名不副实了一些!”

    双方这一次斗法看上去却是钱无尽占了上风,也让玉州一方的修士略感失望的同时,对于颜大智这位勉强算是三代修士当中进阶最早之人带了几分轻视。

    不过杨君山却知道颜大智真正的实力可不仅仅只是表面上显露的这一点,他真正的底牌乃是符剑双修!

    果然,就在杨君山念头刚落的刹那,颜大智冷哼一声,一团本命真罡在头顶凝聚,俄而化作一张青金se的符箓,无数的青金se光芒从符箓之中散射出来,每一道都化作一道剑芒,向着半空之中已经微微受损的飞剑融去。

    本源真罡外放化形,虽远不及青树真人那般显化万物的本事,但这却是只有将体内灵力完全转化为罡气才能够做到,也就是说此时颜大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化罡境的巅峰。

    得了本命符箓的加持,颜大智原本受损的飞剑顿时发出一声轻吟,一道璀璨的剑光从剑身之上爆射而出,径直刺向钱无尽的胸前。

    钱无尽在颜大智外放本命符箓的时候脸se就已经变了,此时见得剑芒射来,哪里还敢以手中的金si手套硬接,急忙双手连连飞点,一点点的金芒从指间爆射而出,与飞射而来的剑光相撞。

    铮,铮,铮……

    如有实质的金铁交鸣之声从半空之中传来,颜大智的点金手虽然不断的迟滞飞来的剑芒,可却始终无法阻挡剑芒临身。

    危急时刻,钱无尽爆喝一声,原本已经延伸到双手前臂的金se继续向后延伸,直到将双手后臂也有一半化为金臂,而后双手虚握,半空之中两只元气之手成型,一举将飞射而至的剑芒抓住,“吱吱嘎嘎”的声响当中,无数星星点点的元气光芒从中掉落。

    然后钱无尽挡住了这一道剑芒却并未来得及松一口气,便已经听得四周观战之人一阵惊呼,钱无尽暗道一声不好,可一道杀意已经牢牢的锁定在了他的后脑勺。

    这一道杀意是如此的近在咫尺,以至于钱无尽站在那里si毫不敢一动,眼前的元气巨手和剑芒尽皆散去,却见得不远处颜大智负手而立,看向他的目光之中带着一si嘲讽之se。

    微微向后看去,却见之前被他的点金手击伤的飞剑此时正悬停在他脑后三尺之地,一旦他还敢有所异动,这飞剑瞬间便能够在他的头上刺一个对穿。

    “钱道友,承让了!”颜大智微微一笑道。

    钱无尽冷哼一声,脸上闪过一道不忿之se,一言不发的向着己方所在的凉棚之中走去。

    那钱无尽尚未回到凉棚,便已经有一人按捺不住站起身来,杨君山循声望去脸se顿时一凝,却见那起身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在撼天峰外结下了梁子,之前又在元磁山外有过交手的那名风雪剑宗的剑修弟子。

    那人起身的刹那也同样将目光盯向了杨君山,si毫不收敛目光之中luo的杀意,不过杨君山哪里会将此人放在心上,当初两位同为大圆满境界的时候,此人若非逃得快就险些陨落在杨君山手中,此番两人双双进阶真人境,此人不向他挑衅也就罢了,一旦他出手,杨君山同样有信心将此人再次击败。

    晓得两人zhijian有过节的宋威和赢泪殇第一时间便向着杨君山看去,却见杨君山神se平淡,无法从他的表情之中看出什么来。

    那风雪剑宗的弟子此时却已经站在了校场之中,向着青树真人微一拱手,便道:“晚辈风雪剑宗弟子苏承宗,久闻贵派宋威真人之名,乃是贵派三代弟子第一位进阶真人境之人,今日特向宋真人请教。”

    杨君山神se错愕,赢泪殇显然也没有想到,而站在高台上的陈纪真人不经意间脸上也闪过了一si担忧之se,众人纷纷向着宋威看去,却见宋威也是微微愕然,随即便站起身来,道:“苏道友乃凉州第一宗门真传,宋某实力浅薄,还请苏道友手下留情!”

    那苏承宗“嘿嘿”一笑,道:“放心,在下会手下留情的。”

    这话说的嚣张,远处观战的撼天宗子弟纷纷声讨,宋威便是涵养再好也不免带了几分怒气,下场之后冷声道:“既然如此,还请苏道友赐教!”

    那苏承宗冷笑一声,也不多言,手中指诀一引,一柄剑芒从袖口无声无息的飞出,直取宋威胸前。

    这般中宫直进的手段,明显就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同样的,也是对宋威自身实力的一种蔑视。

    宋威一再被人轻视,心中难免有火气,见得对方居然这般正面强攻,心头好胜心同样一起,手中上品法器祭起,全力向着那飞剑撞去。

    陈纪真人猛地踏前一步,却突然感到一道凌厉的目光盯在了他的身上,顺着来人的目光望去时,却见一名气质沉稳与那苏承宗身着同样服饰的修士正在向他微笑点头示意。

    聚罡境修士,陈纪真人心中一惊,风雪剑宗不愧为是凉州第一宗门,三代弟子之中都已经有人进阶聚罡境了。

    陈纪真人只是心系门下弟子安危罢了,并无cha手斗法的意图,那风雪剑宗的修士显然也明白这一点,很快便将目光收了回去,而此时在苏承宗的狂攻之下,宋威已然是节节败退,完全落入了下风。

    宋威虽然在张玥铭与宁斌三人之中第一个进阶真人境,可事实上论及实力,他几乎却是在三人之中最差。

    面对苏承宗再三的挑衅,若是他能够沉得住气,以游斗的方式与之周旋的话,或许还能让场面好看一些,可惜在中了对方的激将之后,双方硬桥硬马的对撼,这对于实力不济的宋威而言却是在以己之短攻彼之长,斗法的局面很快便成了一面倒的形势。

    苏承宗稳占上风,出手越发的狠辣凌厉,宋威此时已然顾此失彼,险象环生,令观战的撼天宗弟子也不时的发出惊呼,为他捏一把汗。

    而到了这个时候,杨君山余光扫去时,却见的陈纪真人反而平静了下来。

    杨君山略有不解,难不成宋威在这般境况之下尚有翻盘手段不成?

    便在此时,在场中斗法已臻至兴奋的苏承宗大喝一声:“下去吧!”

    无数在校场之中散逸游走的剑光,随着他这一声大喝,纷纷在半空之中凝聚成一柄巨大的光剑,从上而下向着宋威斩去。

    这苏承宗明显不曾留守,脸上还带着残忍的兴奋之se,若是这一击当真落实,宋威至少也要被重创。

    然而眼见得苏承宗就要得手,一柄大伞突然出现在了宋威的头顶,无数的剑光斩落,却进阶断折弹飞,宋威手持九宫伞虽然挡住了苏承宗这雷霆一击,可巨大的劲力仍旧通过手中的中品灵器透入体内,内腑受创之下喷出了一口鲜血。

    苏承宗剑光收敛,目光死死的盯着宋威手中的那把伞,带着不甘狠狠的说道:“中品守御灵器!”

    “咳咳,”宋威面se惨白,道:“苏道友修为高强,宋某不是对手!”

    宋威已然认输,苏承宗冷哼一声便要回返,两名撼天宗弟子迅速来的校场搀扶宋威,却被宋威婉拒,坚持着自己走了下去。

    这苏承宗根本就不是在比试切磋,而是来杀人的!

    张玥铭神se冷峻,猛然站起身来,却听得身旁的朱八戎真人斥道:“你干什么,想要车轮战吗,坐下!”

    张玥铭神se越发的冰冷,冷冷的望了远处那面露讥诮之se的苏承宗一眼,一言不发的又重新坐回了高台之上。

    这个时候,从外州修士所在的凉棚之中再次走出了一名修士,此人正是先前在宴会上首先出言挑衅的桑州千湖宗弟子曾其昌真人。

    曾其昌朝着台上的青树真人拱了拱手,笑道:“在下千湖宗曾其昌,想来诸位都已经认得在下了,千湖宗所在的桑州在玉州之南,与玉州璋、瑶两郡毗邻,在下听闻璋、瑶两郡最大的宗门便是天狼门与开灵派,因此特向这两派的真人修士请教。”

    冰狼站起身来喝道:“怎么,阁下如此托大,想要挑战本人与方道友两个人吗?”

    曾其昌微微一笑,道:“若是冰狼道友自感实力不济,与方道友联手也自无不可!”

    “狂妄,”冰狼怒声道:“且让本真人会一会你,看你究竟又多少斤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