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章 点金
    第二日,天罡大宴!

    作为撼天宗唯一的一位天罡真人,青树真人被撼天宗上下寄予了太多的感情和希望,从被玉州第一宗门的位置上打落,数千年的根基之地被毁,直到在锦瑜县苟然残喘,惶惶不可终日,再到今日,撼天宗重新拥有了整个玉州修炼界的顶尖站立,那种逝去的尊严与骄傲,仿佛在这一刻又重新在撼天宗的修士身上抬头。@,

    所以,撼天宗上下将这一次天罡大宴看得极重,而且赋予了太多的意义,某种程度上,他们甚至将这一次大宴看做是撼天宗重新崛起的开始。

    撼天宗的确是太需要这样一场盛会来重新唤醒这一家古老而悠久宗门的自信,因此,这一场盛会从开始的时候便达到了,上千名撼天宗修士聚集在元磁山,仿佛在这一刻,这家古老宗门的传承荣光再次重现。

    撼天峰崩灭之后,青树真人与秦彩真人二人虽然只带出了两百名核心弟子,然而撼天宗在瑜郡经营数千年,底蕴何其深厚,尽管大量的撼天宗弟子被杀,还有的抛弃了自己的身份隐姓埋名,但仍旧有许多忠于撼天宗的弟子逃过了各种势力的追杀和阻挠,千方百计的从各县的撼天别院赶到锦瑜县来汇合。

    也正是因为有这一群弟子的汇合,使得青树真人在带着残余势力到达锦瑜县之后,很快便重新构建起了撼天宗的传承和组织体系。

    杨君山一大早便被撼天宗的礼仪弟子带到了仪式举行的高台之上,而在这座高台之上,却都是撼天宗一方的真人境修士,杨君山懵懂了半天,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撼天宗内门弟子的身份。

    在正主青树真人出现之前,撼天宗其余的真人已经一个不拉的出现在了高台之上,以朱八戎和陈纪真人两人为首,两侧分别是秦彩真人和重伤之后很少露面的宁世杰真人,再两侧是张玥铭和宋威,而站在两侧最外的,一边是宁斌,而另一边则是杨君山了。

    乍一看,八位真人,加上未曾到场的王千真人以及杨田刚真人就是十位,再加上尚未出现的青树真人,撼天宗居然已经凝聚了以十一位真人为核心的力量,这已经是一股在整个玉州修炼界都算得上强横的势力了。

    杨君山甚至能够看到在凉棚的另外一侧,几家宗门的真人境子弟脸上的神se都不太好,特别是天狼门和开灵派,冰狼和方栋二人的神seyin沉的都能滴下水来。

    而真正令各派修士心生忧虑的,不仅仅是撼天宗现场摆出的八位真人境修士的震慑,事实上这八位真人除了朱八戎真人一人为聚罡真人之外,其他则都是第一重的化罡真人罢了,也不是进阶天罡境的青树真人,而是诸如张玥铭、宋威、宁斌以及杨君山这样的第三代子弟的成长。

    与玉州其他宗门第三代弟子相比,撼天宗无疑又走到了前头,而如今撼天宗所占据的还不到两县之地,可以想象,当撼天宗第三代弟子成长起来之后,两县之地根本无法满足撼天宗的需求,那么扩张便成了唯一的途径。

    在杨君山等撼天宗一方的真人境修士所在高台的两侧各建有一座凉棚,东侧的凉棚之中就坐观礼的尽皆外州修士,而西侧的凉棚观礼之人则是玉州各宗门势力所派遣之人。

    随着大宴仪式越发的隆重,在撼天宗弟子的高手恭请声当中,青树真人终于出现,一道青se的罡气从元磁山顶而降,化作一道道的台阶,而青树真人便脚踩这些台阶从元磁山顶徐徐走下。

    天罡之境,罡气可用来显化万物,如有实质!

    随着青树真人的出现,便是在两侧凉棚之中观礼的各派修士也纷纷站起身来,为新晋天罡真人贺。

    既是大宴,自然有宴席,不过今日这情景,宴席之后恐怕就是玉州修士与外州修士zhijian重头戏的开始,玉州各宗门势力借着青树真人天罡大宴来促成此事,何尝又不是带着顺势打压撼天宗的算计。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便已经有人等得不耐,径直站起身来,向着青树真人行了一礼,道:“青树前辈,请恕晚辈无礼,既然这一战迟早要打,又何必将时间耗在这虚头巴脑的吃喝上,照晚辈看,还是早些了解此事的好。”

    撼天宗上下尽皆怒目而视,有一人也从宴席上站起身来,笑道:“千湖宗曾其昌道友又何必心急,既然迟早要打,那就再等等又何妨,这宴席不错,我等虽为真人境修士,口腹之yu虽然减弱,可偶尔满足一下还是颇为不错的。”

    “原来是点金门钱无尽道友,听闻点金门曾与撼天宗颇有交情,不过如今却又与玉州玺郡宗门搅合在一起,打得不也是同我等一般的主意,又何必在此惺惺作态。”

    “不然,”钱无尽真人对于颜大智杀人的目光恍若未见,轻声笑道:“我点金门与玺派结盟是真,与撼天宗交好同样是真,难道我点金门打玺郡的主意还会损害撼天宗的利益不成?”

    颜大智冷哼一声,道:“那好啊,既然大家需做过一场,那便开始就是了,待会儿在下潭玺派颜大智,倒要向点金门的钱道友领教。”

    颜大智说罢站起身来,向着青树真人躬身为礼,道:“请恕在下无礼,便请前辈做个见证,晚辈要与点金门的钱道友做过一场!”

    青树真人轻笑一声,道:“也好,本真人这些年枯守锦瑜县,却是不知道这修炼界都多了哪些个少年英杰,今日本真人天罡大宴,能够看到各宗门俊杰切磋助兴,实乃幸事!”

    到底青树真人老辣,经他这口中一说,仿佛这一场顺带着通过破坏天罡大宴来打压撼天宗士气的玉州后辈修士与外州宗门实力的角逐,却变成了为他进阶天罡境的助兴之举。

    各派修士虽心中腹诽,可却也不会在表面上表露出来,撼天宗子弟在听得这些个不怀好意的别派真人修士居然要为自家青树师祖斗法助兴,也顿时积极不少,很快便在元磁山之下清理出了一片斗法的场地出来。

    颜大智当先站出身来,遥指先前那位点金派的钱无尽真人,道:“点金派想要cha手我玺郡之事,可曾经过我潭玺派同意?你我今日废话少说,且先做过一场再说,好教颜某得知你点金门究竟有何了不得的手段。”

    钱无尽真人自然不甘示弱,当即站起身来朝着青树真人拱了拱手,这才冷声道:“久闻潭玺派号称玺郡第一宗门,平日里飞扬霸道,打压其他宗门,以至令镔玺派毁山灭门,我点金门却是看不过眼,今日钱某便要替镔玺派冤魂讨个公道!”

    钱无尽走下场来,杨君山在一旁已经注意到他的一双手已经渐渐的变成了金se,仿佛度上了一层金粉,又好像整个一双手变成了金铸一般。

    “这就是点金门的镇派绝技点金手了,如今这钱无尽只是将两只手化为金se,不知道此人是否还有保留,听闻这点金手修炼到极深处,可将自身化作一尊金人,无惧灵器轰击,端得威力惊人,而在对敌时击中对手之后,对手体内也会被点金灵气甚至点金真罡所侵,若是无法及时驱逐的话,整个人便会gan枯硬化,最终化为金粉gan尸。”

    陈纪真人瞅了杨君山一眼,便向宋威与他解说这点金门的手段,杨君山自觉将陈纪真人所言牢牢的记在心中。

    这二人下入场中并未多说废话便各自出手相争,剑修最是善于抢夺先机,颜大智手中一柄飞剑专走偏锋,端得刁钻狠辣,剑剑都带了杀气,很快便占据了主动,在钱无尽身周几乎要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剑网,仿佛要置钱无尽于死地。

    然而随着“噌噌”几声令人牙根发酸的响声传来,剑网之中暴起星星点点的金se光晕,那钱无尽居然以徒手硬接飞剑,而且还不曾落了下风。

    不仅仅是杨君山等人,便是其他修士,哪怕是另外几家外州宗门修士此时脸上也都多了一si凝重之se。

    “哈哈,你飞剑在手,却连我徒手都奈何不得,潭玺派徒有虚名,在钱某看来也不过如此!”

    颜大智冷声道:“哼,阁下有本事再以徒手接在下几剑!”

    “好啊,”钱无尽语气显得极为轻松,剑网之中突然再度暴起金光,只听他道:“钱某不但要接你几剑,还要撕烂了你这剑网灵术!”

    几只金se的掌印突然出现在剑网之上,而后便听得密密麻麻的交击声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道仿佛裂帛一般的声响“嗤啦”,颜大智的剑网顿时被破开。

    颜大智长啸一声,对于剑网被撕裂不管不顾,飞剑中宫直进,如同电光流星一般,直取钱无尽的咽喉。

    然而,“叮”的一声脆响,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颜大智的飞剑居然在距离钱无尽的咽喉尚有半尺距离的时候,被钱无尽用手捏住了剑尖。

    徒手捏住了一柄点射的飞剑,如果不是杨君山亲眼所见,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

    “看他的手臂!”陈纪真人提醒道。

    杨君山定了定神,再看去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何时,钱无尽一双手连同前臂已经尽数化为金铸,不过杨君山却发现在他手臂的前段,却有一双金si手套套在了双手之上,也正是因为如此,钱无尽才敢以徒手抓住飞剑,而那双金si手套至少也是一件灵器。

    ——————————

    第二更会很晚了,大家不要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