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断腕
    “杨氏族人,出来受死!”

    一道震耳yu聋的声音从遥远的天际传来,待得最后一个字说完的时候,那道声音已经在西山村的上空炸响,护村大阵都被这一道道的音浪震得泛起一层层的涟漪。

    整个西山村顿时再次陷入混乱,先前护村大阵突然停止运转的时候,开灵派来袭已经让众多村民意识到杨田刚真人此时并不在村里,之前那开灵派的偷袭挡住了,可如今有真人境修士杀来,西山村又如何挡得住?

    “今日便是我熊家复仇之时!”

    一声长吟在天空响起,一柄飞剑在半空之中吞吐着十余丈长的剑芒,这熊满涛居然也是一位剑修!

    飞剑凌空,无数的剑光在瞬间如同雨点一般向着护村大阵洒下,整座护村大阵剧烈的摇晃,仿佛像一个气泡一般随时都可能被熊满涛的剑光戳破。

    便在这个时候,西山之上的阵雾涌动,一道黄se霞光迸发,将整座大阵的se彩都渲染成了金黄之se。

    每当再有剑光落下之时,护村大阵之上不断的有金黄se的灵光流转闪烁,那些个剑光在刺入护阵的刹那,有的直≥∞接被消融,有的径直被扫灭,还有的灵se晦涩,在撞中光幕的刹那居然直接溃散。

    “元磁灵光!”

    熊满涛满脸哂笑,似乎对于护村大阵的手段极为清楚:“别忘了,本真人当初也是撼天宗的真传弟子,这等手段岂能奈何得了本真人!”

    熊满涛手掐剑诀一指,漫天的剑光瞬间收敛凝聚,而后融合成一柄十余丈长的巨大光剑,剑尖朝下,任凭元磁灵光扫来扫去,就这般从上而下的刺了下来,巨大的护阵光罩顿时凹陷到了极致,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啪”的一声脆裂。

    可就在整个西山村民面露恐惧之se的时候,一片五彩霞光顿时从西山之上冲天而起,原本被元磁灵光渲染的护阵又瞬间被抹上了一层五彩斑斓的光晕,而后无数的金刀、木箭、水枪、火鞭、土刺从护阵之中爆发,涌向了那巨大的光剑。

    天空仿佛瞬间变成了除夕的夜空,无数的脆响连成一片,而后整片天空都被渲染成了五彩之se。

    当天空中连绵的爆鸣声渐渐减弱的时候,那一柄巨大的光剑早已经支离破碎,只有熊满涛脸se铁青的悬浮在半空,望着渐渐平静且安然无恙的护村大阵,连声道:“好,好一座护村大阵,不过没有了真人修士坐镇,我倒要看一看你们如何抵挡一位真人境修士的冲击!”

    “剑来!”

    熊满涛一招手,那柄青se的飞剑瞬间倒飞入手,熊满涛一剑劈开大阵渲染而出的灵光,合身闯入了阵法之中。

    “终于入阵了,若非此番修为不稳,又何至于冒如此大险!”

    杨君山对于自身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原本想要正面与熊满涛对战,这样可以避免因为两位真人大战而对西山村造成的损失。

    不过杨君山的这个想法最终却被担忧他修为尚未稳固的杨田刚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借助大阵之力与熊满涛对战,虽然会对西山村造成极大的损失,可却能够最大限度的保护杨君山不受到伤害。

    杨田刚此时体内的伤势已经稳定,不过因为受伤过重,此时恐怕连三成的战力也无,见得杨君山要出战,不由嘱咐道:“不要逞强,这熊满涛不过想着趁火打劫,只要你显露自身真人境的修为,此人十有七八会自行退走!”

    杨君山笑道:“既然费尽周折将他引入阵中,自然要给他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同时也是为了给其他各方势力一个震慑,否则当初孩儿直接同那宋威表明了修为不就得了!”

    杨田刚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总之要量力而行,千万莫要因此而动摇了修为!”

    “放心就是!”杨君山随口一答,目光扫了一眼灵泉密室当中控制整座护村大阵的阵盘,阵盘上方悬浮的一块硕大的晶石当中蕴藏的五行本源此时已经消耗了三分之一,恐怕此战之后,这块五行晶石也快要废了。

    当初从撼天宗讨来的三块五行晶石,论品质都不如杨君山曾经在落霞岭得到的那块五行雷光宝石,这使得护村大阵的威力比之先前也下降了一大截。

    可即便如此,当初那三块五行晶石在今日一战之后,恐怕也只剩下了最后一颗,想要再找到五行晶石恐怕就不容易了,到时候护村大阵的威力恐怕还要下降一大截。

    熊满涛闯入护村大阵,四周尽数是五行灵气所演化的法术,金刀、火海、木箭、土刺,一股脑的向着他的身上扑将上来,同时尚有元磁灵光扫来扫去,试图消耗他身上的真元。

    “嘿嘿,阵法的确精妙,可惜再精妙的阵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只能剩下被摧毁一途!”

    熊满涛手中飞剑横扫,一道剑光径直破开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各种法术攻击,连元磁灵光都无法奈何,径直从阵法空间之中划开一道口子,在空间合拢之前,便听得外面传来一阵惊骇yu绝的嚎叫,而后叫声戛然而止。

    西山村上空的五se光团之中猛然有一道剑光飞出,在众多观战的村民的惊呼声当中,那剑光径直落在村落当中,犁开一道长长的壕沟,沿途的屋舍、牲畜、村民,无一幸免,尽数葬于深沟之中。

    那五se光团所形成的阵法空间之中,熊满涛的声音在半空中仍旧如同惊雷炸响:“哈哈,杨家之人,这阵法空间又能困得住熊某几时?待得这阵法威力耗尽之时,便是你杨氏一族覆灭之日。”

    “呵呵,那可未必呢!”

    一声轻笑突然从西山之上传来,又好像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一下子平复了众人的惊恐之心。

    从西山之上闪过一道光芒,西山村的村民甚至没有来得及看到那光芒如何消失,一声难以置信的惊恐大叫突然从悬在西山村上空的五彩光团之中传来:“不,不可能,杨君山,你怎么会是,啊——”

    距离西山村百余里之外的原荒土镇镇守所,宋威望着西山村所在的方向,感知着从那里传来的灵力波动,暗道:“还真是熊满涛杀了过来,看来这王家果真不怀好意,倒是应当提醒宗门注意了,不过现在这火候应该也差不多了吧,那熊满涛杀进了西山村倒无所谓,可要是杀上西山,可就不太妙了!”

    宋威离开镇守所的时候,顺手将一把伞拿在手中,脚下遁光刚刚升起,脸se猛然一变,脚下的遁光顿时湮灭,整个人踉踉跄跄差一点跌倒在地,却见他望着西山村所在的方向满脸的震惊之se,喃喃自语:“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荒原镇边境,谭树森望着站在远处迎风而立的袁菲真人,目光之中闪过一道艳羡之se,随即便躬身道:“请师叔下令,弟子这就带着众师兄杀入荒土镇!”

    袁菲真人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道:“嗯,去吧,速战速决,一定要抢在撼天宗之前占领荒土镇的镇守所!”

    “是!”谭树森大喝一声,回首向着早已经蓄势待发的数十名开灵派武人境修士,道:“出发,踏平荒土镇!”

    这一刻,谭树森觉得自己说不出的意气奋发,被剥夺了真传弟子的身份又能如何,他的修为已经到了大圆满境界的巅峰,剩下的便是尽可能的收集更多的修炼资源冲击真人境,只要此番自己劫掠到足够的修炼资源,一旦成功进阶真人境,先前失去的一切还不是手到擒来。

    “且慢!”

    就在谭树森还憧憬在自己进阶真人境之后的美好远景当中时,袁菲真人突然的一声大喝,让他瞬间回归了现实。

    却见数十名开灵派修士不明所以的转过身来看向袁菲真人,谭树森迟疑了一下,上前问道:“师叔,……”

    “你们留在这里,没有我的命令不可轻举妄动!”

    谭树森有心想要再问一句,却见袁菲真人脚下遁光升腾,人已经向着荒土镇飞掠而去,瞬间便消失在了天际。

    “真人境,你怎么可能进阶真人境,这不可能!”

    熊满涛的飞剑瞬间被杨君山的偷袭击飞,劈山刀余势不歇,被断山灵术驾驭的刀芒径直斩断了熊满涛的手腕。

    杨君山在阵法空间之中长身而立,劈山刀在身前吞吐着刀芒遥遥指向熊满涛,见得熊满涛满脸的惊骇,长声笑道:“当年长风真人同样在此地,见到我父亲出现的时候,他跟你的现在的表情如出一辙,当年你父亲便是陨落于此地,今日便是你要追随他脚步的时候了!”

    “想要杀我,就凭你却也未必!”

    熊满涛知道此时自己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被斩断的手腕有真元渗出,已经封闭了流淌的血脉,而另一只手朝着飞剑被磕飞的方向一招,然而出乎他意料之外,飞剑对于他的召唤却始终没有响应!

    ——————————

    晚来的第二更,消肿成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