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伤归
    天空之中大大小小的流星持续了两天的时间,天地zhijian到处都是轰隆隆的闷响,仿佛世界末日已然降临一般。

    好在西山村的护村大阵经过缓慢的恢复之后,终于重新将整个村落保护起来,尽管只有短短的几天,可这种有护村大阵所带来的安全感却给了西山村上下一种久违的感觉。

    杨君山人就该在西山之上不曾出关,不过梦瑜县的消息却仍旧源源不断的传递到他的手中。

    虎妞和包鱼儿传来消息,说荒土镇的妖兽正在向着荒沙镇的方向迁徙,据虎妞说,在荒沙镇可能出现了一位灵妖。

    这让杨君山不由的响起前天在荒沙镇方向那座被流星撞塌的高山,以及那一声几乎传遍了整个梦瑜县的爆吼。

    不过是在荒沙镇吗,这个地方却是极有意思,这里一直被开灵派所占据,乃是开灵派入侵梦瑜县的通道,如今这里出现了一位灵妖,想来开灵派的真人们也不会无动于衷,到时候一番争斗恐怕是少不了的。

    而事实上很快从荒沙镇那边的眼线传来消息,荒沙镇野外的妖兽最近已经变得凶猛异常,他们成群结队的在野外游走,已经造成了不少落单修士的伤亡。

    再有便是荒土镇的消息了,小妹杨君馨在荒土镇两处偏僻之地接连发现了两处灵源之地,这让她极为惊讶,因为这些地方之前都是曾经被她勘测过的,分明没有si毫泛灵的迹象,若非杨君山提醒她,她根本不会想到再从这一带走过。

    此时杨君馨在寻灵术上的造诣已经渐渐的超过了林承嗣,而她的老师此时反而成了给她打下手的。

    杨君馨已经将两颗孕灵珠连同辅助阵法安置在了这两处灵源之地,大约有一年的时间,这两颗孕灵珠便会将这两处灵源之地吸收,而自身也转化成为两颗灵源之珠。

    听到小妹果真找到了两处灵源之地,杨君山也感到有些兴奋,不过却也略微有些遗憾,原本西山山腹中的灵泉已经融合了八颗灵源之珠,若是再加上这两颗或许就能在西山诞生一条灵脉。

    奈何先前杨君山在两年的闭关修炼过程当中,因为冲刺真人境的缘故,不得不过度抽取灵泉中的灵气供应,甚至连护村大阵都不得不暂时停下来,使得灵泉本源受损,原本相当于融合了八颗灵源之珠的灵泉如今只能供应相当于灵源之地七倍的灵气。

    也就是说加上小妹找到的两处灵源之地,西山村仍旧差一点而无法凝聚一条灵脉出来。

    灵脉与灵源之地zhijian可是质的差别,因为灵脉所产生的灵气要比灵源之地精纯数倍,而灵源之地所供应的灵气则要驳杂的多,修士在修炼过程当中,吸纳这些灵气便要花费很大的功夫来过滤、提纯这些灵气,然而才能够炼化之后收为己用,修炼的效率自然就要慢上许多。

    不仅仅是灵源之地受到了杨君山的过度汲取,这两年来,为了冲刺真人境,杨氏这些年囤积在山腹宝库中的各类高阶修炼物资差不多被他用去了三分之一还多。

    除了各类高阶灵丹之外,因为灵源之地所供应的灵力不足,杨君山不得不消耗了大批玉币和晶币来补充,差不多将近消耗了库存的一半,而这还没完,接下来杨君山还要继续消耗大量的修炼资源用来巩固修为,预计等他完全将修为稳固下来出关的时候,杨家的底蕴至少要被消耗一半以上。、

    三日之后,就在杨君山正在打坐练气,稳固丹田之中诞生的九韧真罡的时候,猛然间察觉到有一股起伏不定的庞大气机正在朝着西山村的方向快速而来。

    杨君山猛然从地上跳了起来,人影一闪便已经到了西山山顶之上,阵雾腾开,一道遁光悄无声息的穿过护村大阵落下,面se苍白的杨田刚出现在山顶之上,看向杨君山的刹那,脸上浮现出一道惊讶且欣慰的喜se,随后面se一阵潮红,他甚至来不及说话,口中已经喷出一股逆血,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老杨的伤势极重,但只要能够回来就好!

    杨君山稍稍放下心来,将老杨安置在灵泉密室当中闭关疗伤,而他也已经从清醒过来的老杨口中得到了藏天墟内发生的一切,以及最后逃生的经过。

    在老杨被王千暗算深陷重围的时候,出手救下他的不是别人,居然就是那个被王千引来的巫族修士,原因也很简单,老杨的身上有着巫族人独有的咒怨之力所形成的气息,而巫族的咒怨之力不仅可以用来杀人,同样也可以用来辨别敌友,而老杨身上的巫族气息无疑表明他乃是巫族之友!

    巫族是一个奇怪的种族,他们xing喜战斗,手段狠辣,杀人如麻,可偏偏重情重义,对于他们所认同的人往往不惜生死去维护,有一种令人所无法理解的偏执。

    同样是偏执,巫族与魔族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xing喜杀戮且手段狠厉,可巫族的偏执总给人一种“蠢笨”的感觉,就像是那名巫族修士,他杨君山面临围攻的情况下,他完全可以选择视而不见,可他偏偏就要出手相救,甚至差一点就要赔上自己的xing命。

    而魔修的偏执则是一种“聪明”到了极致的自私,他们不会令自己深陷险境,更不会在明知危险的情况下还去涉险,哪怕面前是自己的至亲也是一样。

    这名巫族修士原本是要出手参与围杀老杨的,可在发现他身上的气息有异之后,这名巫族修士便设法与老杨联手,将他救了出来,可即便如此,老杨在诸多域外修士的围攻下也身受重伤,从藏天墟逃出来之后,一路坚持回到西山村早已经是强弩之末。

    王千真人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千方百计用来设计暗算杨田刚之人,最后反倒成了老杨的救命恩人,而杨君山也同样不会想到,他与巫硕、九离所结下的友谊,间接的成为了老杨获救的原因。

    晨瑜县王家,这个抢夺了杨氏祖宅并杀害了杨家两位辈分最高的仇家,此番两家的恩怨算是更添了一笔,正所谓新仇旧怨,杨君山此时虽说面se平静,心里却不知道转着多少念头,王家的这个仇,是一定要报的了!

    不过老杨在葬天墟身陷重围,以当时的情景来看,陨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那么撼天宗接下来对于杨家又会是怎样的态度,杨君山不由的起了几分兴致,甚至还有几分期待。

    杨田刚的回返是悄无声息的,整个西山村上下,除了杨君山之外,没人知道他已经回来了,更不知道老杨此时已经身受重伤。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杨田刚却是猛然抬起头来向着东边的方向望了一眼,心中暗自冷笑,这还真是经不住念叨,难道这么快就等不及了吗?

    杨君山正要下山,不过这时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又止住了脚步默默的在山上等待着。

    果然,片刻之后,一道传讯符撕裂了阵雾的阻拦,杨君平带着哭腔的暴躁声音从中传来了出来:“哥,宋威说爹失陷在葬天墟中凶多吉少了!”

    杨君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顿时浮现出一片惊怒交加的悲愤之se,然后便朝着西山之下狂奔而去,沿途的一切尽数被他周身上下还不能完全掌控的罡气所摧毁。

    “……,杨道友之事我撼天宗深表遗憾,当时我撼天宗三位真人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去相救,无奈当时情况惊险异常,大量敌人将杨道友重重围困,我等最终却是没能将他救出来……”

    “我爹他不会死的,你胡说!”杨君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返回了村里,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第一个带着哭音叫声叫道。

    “杨姑娘,我也知道这很难令人相信,可事实是,杨道友的确是陷入敌人的重围之中了,实在对不起,这其中也有我撼天宗的责任,若非当时事情紧急,我等也不会让杨道友独当一面,他也就不会陷入重围之中了。”

    大厅之中传来杨家之人低声的啼哭声音,一个刚刚拥有了一位真人的家族,正准备迎来欣欣向荣的未来,可转眼间家族中的擎天巨柱便宣告陨落,这种强烈的落差所带来的恐惧令整个杨家上下都难以置信的同时,也一个个变得不知所措死气沉沉。

    杨君平很想大声质问为何自己的老爹会陷入重围,而不是撼天宗之人,他甚至怀疑这其中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黑幕,可他却不敢在此时公然去质疑眼前之人。

    不仅仅是因为对面之人代表的是撼天宗,也不仅仅是因为此人乃是一位真人境修士,更因为在没有了真人修士坐镇的杨家,已经没有了资格去质问一位真人境修士。

    此时的宋威或许因为愧疚还会对杨家客气一二,若杨家真要是还没有认清此时家族的处境而不知死活的去质问,甚至触怒宋威,那么杨家接下来恐怕会遭遇更严重的打击。

    杨君平这个时候开始不时的向着门外瞅去,老爹真要陨落,杨家恐怕马上就要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老哥接到消息之后会怎么应对?

    ————————

    昨晚吃坏肚子了,白天跑肚子难受,更新完了,晚上还有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