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 外州
    如果说之前杨君山仅以空手施展断山灵术便能够抵挡剑术神通,还不能令那名蒙面绿袍修士知难而退的话,此时见得在杨君山不出手反击的qing况下,居然能够以一己之力便化解十余位修士的攻击,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彻底踢到铁板了。↗,

    可作为一名剑修,在没有将心中最后一si的疑huo打消之前,他又怎么可能言退!

    飞剑在半空化作一道寒光与颜沁曦的太白金刀纠缠在一起,可就在这个时候,居然又有一道一模一样的寒光突然从缠斗当中分离了出来,化作一道寒芒再次向着杨君山杀去。

    这一招可是自己最为得意的剑术神通“分光剑诀”,练成之后一直作为自己压箱底的手段,还不曾在斗法当中使用。

    己方之所以落ru全面被动,根本原因就在于对方这名年轻修士以守护神通护住了所有人,可以使得他们的同伴可以毫无顾忌的对己方进行反击,只要自己这一剑能够击杀,哪怕只是对他造成威胁,对方定然无法再维持两道守护神通的施展。

    眼见得自己这得意的一剑径直穿过了外围弥漫的元磁灵光,剑光并未收到了si毫影响,紧跟着守山灵术的光幕同样被洞穿,飞剑直取杨君山的咽喉。

    躲吧,我知道自己这一剑伤不了你,但只要能够破掉你的守护神通就行!

    然而就在绿袍蒙面修士满怀希冀的目光当中,悬立在半空的杨君山突然微微一笑,右手食指突然向前一点,一道凌厉的气息从指尖直冲而出。

    什么,在绿袍蒙面修士惊骇yu绝的目光之中,自己的这一道剑光“啪”的一声被点得粉碎,四溢的剑气甚至不能溅射到杨君山身前三尺之处。

    杨君山看向绿袍修士的目光闪烁着轻微的嘲讽之se,你的剑术神通固然jing妙犀利,可在接连洞穿元磁灵光与手山灵术之后,还能剩下多少力量?

    绿袍修士被遮掩起来的脸se一白,此人的实力根本不是自己所能够揣度,谁他妈跟自己说撼天峰倒塌之后,玉州修炼界如今都是一群虾兵蟹将?

    青锋长剑突然剑光暴涨,暂时将太白金刀退,随即绿袍蒙面修士便抽身急退,同时大喝道:“撤,都撤!”

    其余众人见状纷纷架起遁光要逃,可老辣的颜忠和宁河似乎早就料到对方会如此,二人不约而同的从手山灵术的神通守护中跳出,脚下遁光闪烁,人已经追到了两名各自带着一名伤者同伴逃离的修士身后。

    那两名修士见状大惊,纷纷撇下了同伴要逃,可颜忠和宁河怎么会给他们机会,两人手中法器一圈,对于地上的伤者不管不顾,只管将这二人纠缠在了远处。

    就是这片刻的耽搁,巫硕、颜沁曦与宁斌已经追了上来,数人一起出手,那两名被纠缠的修士以及两名伤者顿时死于非命,那些个逃离的修士原本返身想要相救,可见状却转身奔逃的更快了。

    至于杨君山,在这一伙修士转身逃跑的刹那便已经散去了守山灵术和元磁灵光,那飞梭早就蓄势待发,带着杨君山向着那名逃跑的绿袍修士身后追去。

    绿袍修士见状却是并不慌乱,却见他双手凝成剑指一引,那柄青锋长剑已经落在了脚下,他奔逃的速度瞬间加快,甚至与杨君山的距离已经在慢慢拉大。

    杨君山见状猛然大喝一声,那绿袍修士以为杨君山要御器来攻,急忙转过头来看,却见杨君山手中多了一面青铜镜,huangse的光芒闪烁,绿袍修士便突然觉得目眩神迷。

    不对,绿袍修士浑身剑气四溢,霎那间便将眼前的幻境撕裂,整个人已经清醒了过来,可耳中却突然传来了“崩”的一声闷响。

    绿袍修士瞬间几乎在同时便察觉到了自己已经陷ru了巨大的危机之中,他甚至没来及抬眼看清楚究竟,整个人在飞剑上向下一跌,肩膀上便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传来。

    绿袍修士大叫一声,青锋长剑在半空一旋,又重新回到他的脚下向外急速飞遁,这个时候他才看清楚刚刚是一支长箭射中了他的肩膀,在他的肩膀上面划开了一条两寸长的血槽。

    可惜没能将“缩地成寸”练成,否则定然能够将此人击杀!

    杨君山有些悻悻的收起了手中的蛇吻弓,正要转身返回之时,身子却是微微一顿,然后再次回转过来飞到数十丈外的一颗树上。

    刚刚射出的那只风磨铜长箭力竭之后射中了这棵树的树gan,杨君山将长箭拔下来,已经微微变形的箭头之上还有着刚刚那名绿袍修士的鲜血和碎肉。

    杨君山返回与众人汇合,看了看地上的额四具尸体,道:“有什么发现吗?”

    颜忠神se有些凝重,道:“怕是得罪了一个劲敌!”

    杨君山神se也沉重了许多,问道:“是哪一家门派的,刚刚那绿袍修士的剑术神通极为凌厉,在玉州宗门至少也是真传弟子的级别,不会是玉剑派的吧?”

    颜忠摇头道:“不是玉剑派,也不是其他宗门,这些人甚至不是玉州的修士。”

    “外州修士?”

    杨君山闻言眉头一皱,道:“撼天峰连外州的修士都吸引来了,具体是哪里的,颜前辈见多识广,可能看得出来?”

    颜忠伸出手张开,手掌当中是几块非金非玉的铭牌,道:“是风雪剑宗的修士,是玉州北边凉州的一家宗门。”

    杨君山拿起一枚铭牌仔细看了看,只见得铭牌正面是一幅被狂风席卷的白雪,还有一柄飞剑逆风飞斩的浮雕,而后面则雕刻着铭牌主人的身份:风雪剑宗内门弟子冯一彪。

    “颜前辈对这家宗门知晓多少,这风雪剑宗的实力如何?既然叫做剑宗,想来是剑修宗门了,不过刚刚那些人当中,懂得剑术神通的却并不多。”

    颜忠笑了笑,道:“这宗门实力不弱,应当与玉州三大宗门的实力相差仿佛,不过这家宗门可不是剑宗,所谓风雪剑宗,其实应当是风、雪、剑宗,是指这家宗门三种镇派神通的简称,这三种镇派神通分别是风属xing、寒属xing以及一道剑术神通,因为宗门的名称经常被人误会,因此风雪剑宗又自称为三绝宗。”

    杨君山这才恍然,难怪刚刚那一伙伏击自己的修士当中,御使飞剑的修士只有两三个。

    剑修的普遍实力都要强于普通修士一筹,特别是他们的攻击力杀伤力,但剑修本身却是极难成就,这也使得剑修的数量极少。

    在撼天宗没落之后,玉霄派之所以能够力压一线,居于三大宗门之首,特别是拍在玉剑派前面,最终的额原因就是玉剑派是纯剑修的宗门,宗门内的修士数量远远少于玉霄派和潭玺派。

    因此,纵然玉剑派的修士实力极强,非晓真人如今更是当得玉州第一修士的名号,可仍旧与玉霄派和潭玺派差了一线。

    虽说一下子结下了风雪剑宗这样的大敌,但风雪剑宗毕竟是外州宗门,也不可能专门为了几名内门弟子而千里迢迢跑到玉州来报仇,更何况潭玺派的实力也未必见得就弱了风雪剑宗。

    杨君山将手中的长箭一扔,巫硕顺手接过了,便听杨君山道:“这是巫兄你擅长的,看一看能不能找到。”

    巫硕朝着箭头上的血肉瞅了一眼,道:“我试一试看!”

    树林之外的动静如此之大,不可能没有人注意到,但在杨君山一行人展露出了强横的实力之后,先前那些隐藏在远处的隐隐约约的视线一下子便消失不见。

    杨君平和苏宝章二人将风雪剑宗的四具尸体身上有用的物件搜刮一空之后,众人便离开了撼天峰周围,向着瑜城的方向而去。

    离开撼天峰之后,一路上却是风平浪静,身后也没有了跟梢的尾随,就连路上以往往来于瑜城和撼天峰zhijian的普通修士也很少见到,仿佛原本吸引着源源不断的修士前来探宝的撼天宗废墟,在此时此刻却仿佛不受人待见了一般。

    “qing况还是不对,大家一定要小心了!”

    杨君山虽然察觉不到到底是哪里不对,可在通往瑜城的这条荒野的道路之上此时却是一片的肃杀萧瑟,令人大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不用杨君山多说,此时众人都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的jing神,同时也意识到,在他们深rujin断大阵数个月之后,定然已经引起了在撼天峰探宝的各方势力的注意。

    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突然感觉头顶的天空似乎有些yin暗,抬起头来看时,却突然发现天空的云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染上了淡淡的血se!

    天象变幻,这是修为达到真人境之人才有的手段。

    天地zhijian突然起了一阵微层变得越发的血红而渐渐的变得浓重起来。

    “是魔修!”

    杨君山大喝一声,神se间从未有过的慌乱浮现在了脸上:“真人境的魔修,诸位,逃不掉了,拼死一战吧!”

    “哈哈哈哈,拼死一战?这事本魔今天听到的最大的笑话,挣扎吧,本魔喜欢活蹦乱跳的血食!”

    “欧阳玉林!”颜沁曦和杨君山异口同声的惊呼道。

    ————————

    啥也不说了,只能讲满腔的感ji之qing化作尽可能多的文字奉献给大家,这是五月的第一章,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本书能够有现在的成就全都归功于诸位的支持和抬爱!

    抹掉眼泪,露出一个贱贱的笑脸,诸位,别忘了五月的保底儿月票哟!

    别打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