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种剑
    颜沁曦与宁斌两人此时内心里其实都很是纠结,他们两个知道再与杨君山分享撼峰废墟所得,那就是在将欠着杨君山的人情不断的增加。

    可要是就此拒绝了杨君山的馈赠,却也十分的舍不得,毕竟此时从杨君山的储物戒当中掏出来的东西那是一件比一件好。

    杨君山似乎也看出了两人心中的纠结,笑道:“你两张宝符你们一定要收下,不瞒你们两个,其实我早就琢磨着怎么将先前咱们得到的那张宝符占为己有,如今你们两个一人得到一张宝符,那我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将那张宝符据为己有了。”

    颜沁曦狠狠的从他手中夺过宝符,道:“你这人!”

    宁斌也从杨君山手中接过了宝符,感激的拱了拱手,道:“杨兄,多谢了!”

    杨君山则回道:“两位不必如此客气,还是那句话,没有诸位协助,在下也不可能闯到这第九重光幕中来,好了,这些话杨某也就不多了,储物戒当中尚有一件灵器……”

    “杨兄!”

    宁斌直接打断了他,道:“杨兄高义,我等心领了,不过储物戒中的灵器就不要再拿出来了,我等从杨兄这里已经得到了足够多的馈赠,更何况这一路走来,我等固然帮了杨兄,可这种帮助又何尝不是为了得到自己的好处,之前在几道光幕之后的收获,杨兄已经主动让给了我们足够多的好处,这件灵器无论是什么,宁某是不会要的了。”

    颜沁曦也道:“杨兄你够义气,本姑娘还有什么还的,我潭玺派虽然不如撼宗那样家大势大,可也还不将一件灵器放在眼里。”

    杨君山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见得二人心意已决,道:“也罢,这件灵器杨某便不客气据为己有了。”

    不过杨君山还是将这件灵器拿了出来让众人看了看,这是一根一丈长的绳索,乃是一件下品灵器,可轻易的将人捆住擒拿,甚至如同被巨蛇缠搅的猎物一般,直接将人勒死,而这件灵器的名字就叫做“蛇绞”!

    杨君山将“蛇绞”收入储物戒之中,然后又笑道:“接下来有一样东西或许你们两个都会感兴趣的。”

    颜沁曦和宁斌两人齐齐摇头,打定了主意不再接受杨君山的东西,却见杨君山的手中已经多了一块传承玉板,道:“玉霄派的‘潜风灵诀’,想来两位都是知道的。”

    颜沁曦道:“‘潜风灵术’乃是玉霄派的传承灵诀之一,是该派三大镇派宝术神通中的‘风起云涌宝术’神通的延伸灵术之一,我们自然是知道的,不过云霄真人又怎么会将这道传承带在身上?”

    杨君山摊开双手,道:“谁知道呢,没准这位云霄真人想要修炼那‘风起云涌宝术’神通,先要将这道宝术延伸的‘潜风灵术’修炼一番呢!”

    不管怎么,能够得到一套玉霄派的灵术传承也算是意外之喜了,在撼宗根基之地覆灭之后,玉州修炼界隐隐便是以玉霄派为,原本的四大宗门,在江涛真人陨落之后,镔玺派被潭玺派打压的紧守山门,便只剩下了三大宗门,而在这三大宗门当中,论及宗门底蕴、名气,乃是实力,玉霄派都胜过了玉剑门和潭玺派一筹。

    “或许这‘潜风灵诀’原本就是撼宗之物也不定。”

    宁斌沉吟了片刻,却提出了不同意见,道:“撼宗当年称霸整个玉州,之后随着宗门没落而不断收缩势力,宗门之中的一些传承神通之类失传不少,而玉州新崛起的宗门则多多少少都得到了一些撼宗的遗泽,这些想来颜姑娘知道的也不少,贵派传承的神通术法当中,恐怕也有不少与撼宗有关,这玉霄派恐怕也同样如此。”

    颜沁曦倒也不否认,道:“你的的确是有道理,不过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玉州各宗门之间原本就在互相渗透,不定不是玉霄派从撼宗得到的传承,反而是撼宗从玉霄派盗出了这套传承,而后又被云霄真人趁着撼峰覆灭之际抢了回来。”

    杨君山笑道:“管他到底是何缘故,反正如今这套传承却是落在了我们手中,咱们拓印了回去好专研一番,日后对上玉霄派的人也好有所准备。”

    杨君山亲自拓印了两份“潜风灵术”的传承内容送给二人,然后又从储物戒当中拿出了两块传承玉板,道:“这块玉板中记载的传承,一块是灵阶修炼功法‘覆土灵诀’,一道是‘断山灵术’,这两套传承却是都与杨家家传神通相关,因此,就不便让两位抄录了。”

    颜沁曦与宁斌二人都点头表示理解,眼看着两块传承玉板在杨君山的手中化为玉粉洒落到地上。

    “对了,不知道二人有谁对飞剑有什么兴趣吗?”

    杨君山一边销毁手中的两块传承玉板,一边又从储物戒中摸出了一块传承玉板,随口问道。

    颜沁曦“咯咯”笑道:“怎么,杨兄还得到一道剑术神通的传承?”

    杨君山摇头道:“那倒不是,这玉板上记载的东西颇为奇怪,叫做‘种剑术’,按照传承所言,居然是要从地下种出一柄飞剑出来,这可真是奇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宁斌也是一脸新奇的表情,显然并未听过这种秘术,倒是颜沁曦笑道:“这道秘术我倒是听过,不过这道秘术本身却也有限制,先就是利用这秘术‘种’出来的飞剑只能是金、土、木三种属性;其次,这种秘术所制的飞剑适用的范围也极为狭窄,只能在这三种属性当中施展有限的几种剑术神通,并不像炼器师所炼制的飞剑那样几乎能够施展任何一种剑术神通;当然,最重要的是,这种秘术消耗甚巨,而且制成的飞剑怪模怪样,很难得剑修的喜欢。”

    两人显然对于这道秘术并不太在意,杨君山见状便将这块传承玉板收了回去,不过他却是想到,自己的手中有一套“瘦石剑”的剑术传承,乃是上一次在撼峰的地下石府那位镔玺派的真人修士的尸体身上所得,不知道用这种秘术“种”出来的飞剑能不能施展这套剑术神通。

    至于飞剑的模样,杨君山倒并不是太过在意,毕竟他自己也不是正统的剑修,没必要在飞剑的外形上苛求什么。

    见得杨君山还要从储物戒当中往外掏东西,颜沁曦笑道:“杨兄,储物戒里面难道还有宝物吗,你要是再往外掏,我都忍不住要出手抢劫了。”

    “没了没了,”杨君山将两只一尺高和一只半尺高的封灵箱拿了出来,道:“最后一点东西,两只大一点的箱子里面是玉晶币,而这只的封灵箱里面却是玉髓币,这只的封灵箱我便贪心一些拿走了,这两只大箱子中的玉晶币,就当是我送给你们用来开启两只傀儡的礼物了。”

    好不容易将储物戒里面的东西分完,众人不得不感叹此次撼峰废墟之行的收获,至于储物戒这件本身价值相当于一件宝器的归属,自然不会有人再提起了。

    颜沁曦则意犹未尽的看向第十重光幕,道:“你们我们要是激宝符中封印的神通,是不是能够将第十重光幕也能轰开?”

    杨君山笑道:“那咱们这些人便等着被人收尸吧!”

    鲁敬在一旁解释道:“第九重和第十重的禁制光幕都已经涉及到了真传派的阵法传承,这些阵法一旦强行破解,那就只会引禁制反噬,而且这里已经靠近撼峰的核心区域,禁制反噬的强度大为增强,就算是真人修士恐怕也要饮恨当场。”

    颜沁曦遗憾道:“那岂不是咱们只能止步在这里了?杨兄你能破除第九重光幕,难道第十重光幕就没有办法吗?”

    杨君山摇头道:“能破掉第九重光幕完全就是运气和侥幸,正巧这重禁制涉及到了我所擅长的五行禁制,而且碰巧还曾遇到过类似的情形,因此才能破开,而第十重禁制光幕却涉及到了八卦禁制,我对此并不精通。”

    而事实上前世这条通道开辟之后,第十重光幕便是在玉州名门诸葛家族修士的主持之下,集中了二十名以上的武人境后期修士才最终破开的,为此还付出了包括诸葛家族修士在内的五六名修士死伤的代价,而将阵法传承作为立身之本的诸葛家族,最为擅长的便是八卦一脉的阵法传承。

    “那真是太可惜了!”颜沁曦的兴致一下子便降了下来。

    宁斌笑道:“咱们此次撼峰之行的收获已经足够丰厚,况且我等与外界已经隔绝了数月之久,此时外面了什么却是不得而知,老实,先前一层一层的打通禁制光幕到不觉得,宁某此时倒是急着想要出去看一看了。”

    杨君山则笑道:“再急也要先休整一番再,这数个月来殚精竭虑,所有人的心思都在破除禁制光幕上,实话,此时在下却是感到疲惫异常,况且大家不要忘了当初咱们闯入撼峰废墟的时候,那些个跟在身后的尾巴。”

    颜沁曦“咯咯”笑道:“杨兄原本也有疲惫的时候,这一路却是很少见到杨兄因为体内灵力消耗而感到累的时候。”

    宁斌则凝重道:“杨兄以为有人会对我们不利?”

    杨君山微微一笑,道:“未雨绸缪总不会错的,别忘了,我们现在身上究竟带着多少令人眼红的宝物。”

    最后一千字是抱着女儿在电脑前码的,给自己点个赞先!

    另,四月最后一,月票还是要求,看在睡秋这一章码的不容易的份儿上,大伙儿多赏几张月票,能在最后保住咱们月票榜前十的位置,拜谢大伙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