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寺庙
    颜沁曦笑靥如花,杨君山却有些头大如斗。¤,

    “真的是来恭贺我爹成就真人的?”杨君山的语气满满的不相信。

    “当然,”颜沁曦指了指随在她最后的两名中年修士,斩钉截铁的答道:“你看,这是肖师叔和康师叔,他们两个奉了宗门之令,带了掌门尝醴师伯的亲笔书信前来呢。”

    见得那两位修士微微颔首,杨君山也连忙以晚辈之礼见过了,而且还不敢怠慢,连忙叫身后不住的偷瞄颜沁曦和杨君山两个人的杨君平带着两位潭玺派的信使前往灵泉密室面见杨田刚。

    事实上就连杨君山此时颇有受宠若惊之感,杨家毕竟只是一个新晋崛起的家族势力,底蕴实在浅薄的有限,且不说潭玺派如今如日中天,在火并了姜涛真人之后,在玺郡将当初的第一宗门镔玺派打得龟缩在山门之内,依靠着护派大阵苟延残喘,单是尝醴真人以一派掌门之尊,居然能够写一封亲笔书信庆贺杨田刚进阶真人境,这可真就是天大的脸面了。

    至少撼天宗的青树真人便不曾写一封亲笔贺信,而只是派遣了宋威这么一个真传弟子代为庆祝。

    更何况这位尝醴真人的名声在前世的时候,杨君山也是如雷贯耳的了。

    当初潭玺派颜老真人老而弥坚,乃是潭玺派第一高手;颜大智符剑双绝,威名赫赫;颜沁曦后起之秀,天赋过人。

    颜家一脸三代皆有俊杰临世,玉州修炼界纷纷惊呼,潭玺派从此以后恐怕就要成为“颜玺派”了。

    至于潭玺派的掌门是谁,潭玺派居然还有掌门?

    没人愿意去关注他,不过最后却也因为“颜玺派”的名声达到顶峰的时候,玉州修炼界的修士这才忍不住好奇想要查一查这位潭玺派的掌门究竟何许人也,这位低调的掌门尝醴真人的名声这才在玉州修炼界响亮了起来,不过却是以这种用来衬托别人的方式为人所知。

    然而就当有人猜测这位掌门不过是个没嘴儿的葫芦,甚至掌门的地位能够为颜老真人一言而决的时候,这位尝醴真人却是在潭玺派掌门的位置上一坐就是数十年。

    而在这位真人执掌潭玺派期间,显示平衡颜家与潭玺派其他真人zhijian的关系,稳定了潭玺派的内部,而后攻破了镔玺派的山门,彻底灭亡了镔玺派,将大半个玺郡化为势力范围,奠定了潭玺派玺郡第一宗门,乃至玉州修炼界三大宗门的地位。

    在他执掌潭玺派期间,潭玺派实力蒸蒸日上,宗门子弟不断有人进阶真人境,而他本人修为更是后来居上,达到了与颜老真人并驾齐驱的地步,直到这个时候,玉州修炼界意识到,恐怕潭玺派最厉害的不是第一高手颜老真人,而是这位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掌门尝醴真人。

    两位信使前往西山面见杨田刚,而颜沁曦一行五人,仍旧有两人随在他身后,其中一人还是老熟人,正是在落霞岭时一直护卫在她前后的大圆满修士颜忠,而另外一位看上去年纪同样不小,却是一位清气境的武人境后期修士,于是疑huo问道:“这位是……”

    颜沁曦答道:“这位是鲁敬师叔,他和忠叔都是这一次要护卫我去撼天峰废墟的。”

    “我就知道……”杨君山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道。

    颜沁曦笑嘻嘻道:“还没有感谢你呢,上一次咱们合作,从撼天峰上带回去的传承可是立了功劳,掌门师伯可是重重奖赏了我呢!”

    “所以这一次你还打算和我一起去一趟撼天峰?”

    颜沁曦点头笑道:“你如今可是名声在外,据说用阵法连真人修士都能困住,去撼天峰就要破掉一层层的jin断大阵,到时候你可是主角。”

    杨君山撇了撇嘴,道:“别说那些没用的东西,我知道自己的斤两,想靠我一个人闯jin断大阵根本没戏,来点儿实际的,消jin符带了没有?”

    颜沁曦顿时脸se一垮,不高兴道:“带了,就一张,消jin符可不是那么好制的,而且我爹忙着修炼,能抽空给我制成一张已经不错了呢!”

    “一张嘛,是少了点,不过有颜前辈和这位鲁前辈相助,再加上宁家的人,想来至少也要比你我上一次走得会远一些。”

    颜沁曦闻言顿时有些不悦,道:“还有其他人?”

    来自潭玺派的两位信使在拜见了杨田刚,并奉上尝醴真人的亲笔书信之后,第二天便返回潭玺派去了,而杨君山与颜沁曦在第三天汇合了从荒山镇赶来的宁斌三人之后,一行十一人骑乘着驮马兽便朝着瑜城去了。

    这一行十一人,除了颜沁曦三人之外,与宁斌一起的另外两位宁家修士,一位叫做宁河,乃是一位大圆满修士,另外一位则叫做宁清,有着武人境第四重的修为,这两人按照辈分都是宁斌的族叔,而宁斌则与杨君山一般,都是大圆满的修为。

    而杨君山一方这一次居然人数最多,除了杨君平和苏宝章之外,他还拉上了最近无所事事的巫硕和九离。

    颜沁曦显然对于宁斌三人加ru队伍怀有不满,杨君山可奈何不得这位大小姐,总也不能直说他与人家宁斌早有约定,大小姐你才是横cha进队伍的好不好,所以杨君山也只能向宁斌报以抱歉的眼神。

    不过好在宁斌为人处世较为圆滑,彼此又都是年轻人,颜沁曦本身又是个活泼的xing格,大家相处不过半日,心中的一点芥蒂便烟消云散了去。

    这一日,众人一路北上来到了梦瑜县和瑜城地界的交界之处,远远的听到路旁的山林深处有钟声传来,愿望又有袅袅青烟升腾,众人彼此对望了一眼,颜沁曦本身又是个好事儿的,当先一催胯下驮马兽,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便赶了过去。

    好在这姑娘还没有完全横冲直撞过去,众人一行来到一座高丘俯瞰,掩映在林间的一座建筑物尽在眼底,众人彼此面面相觑,颜沁曦指着那建筑道:“这是什么呀,怎得有这许多人在里面叩拜那几座泥塑的坐像?”

    过得片刻,杨君山才缓缓的道:“这叫寺庙,乃是一群自称释族之人的修行道场。”

    “释族,什么是释族?”

    不仅是颜沁曦在问,其他人也都将疑huo的目光看向了杨君山。

    杨君山苦笑一声,不知道该怎么作答,却听一旁的九离突然道:“果真是那些个秃驴,靠汲取凡人的jing气神修行,还美其名曰信仰之力,不过是将信徒当做圈养的牲口罢了。”

    一旁的巫硕则道:“释族之人也不尽然如此,有些个苦行僧还是不错的,其修行的方式和毅力令人钦佩。”

    九离冷哼一声,道:“苦行僧才有几个,大多数还不都是这些个不劳而获的东西,这些人比之魔修还不如,魔修杀人放火到底还直爽些,哪里像这些秃驴一般,收割着信徒的jing气神,却还口称慈悲,岂不是既要做ao子还要立牌坊?”

    这两人自顾自的说话,却显然是对于释族极为了解的,不过很快九离那唯恐天下不乱的xing子便起来了,转身道:“喂,小杨,咱们把这座寺庙挑了怎么样?”

    杨君山苦笑一声,颜沁曦和宁斌两人都是一副不愿生事的样子,道:“这寺庙当中的释族修士究竟实力如何,如今qing况不明,我等又有事在身,就不要节外生枝了,不过我会向我爹传讯,告知他此地之事,派人严密监视,同时也jin绝释族之人在荒土镇发展信徒。”

    杨君山这话一大半其实都是在说给颜沁曦和宁斌二人听,不过两人能听进去的可能xing显然不大。

    见得没得架打,九离顿时便失了兴致,嚷嚷着要走,众人也都先后离开了此地,只有杨君山向着荒土镇方向发了一道传讯符回去,然后深深的望了山谷中的寺庙一眼,一提手中的缰绳,追赶其他人去了。

    出得梦瑜县的地界之后,一路上顿时变得不平静起来,众人在大路上行进,却时常遭遇到从道路两旁的树林、cao丛之中跳出来的凶猛野兽,不少猛兽嗜血的气息甚至能惊得驮马兽大叫连连。

    原本神态萎靡的九离顿时兴奋起来,这些个猛兽、妖兽往往刚刚跳将出来,便被九离狂殴致死。

    的确是在狂殴,巫族的手段可没有像杨君山等人那般杀人不带si毫的烟火气息,他们更加直接,更喜欢短兵相接,近身厮杀,鲜血和吼叫更加能够ji发他们的战斗。

    见得宁斌与颜沁曦二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神se,杨君山向着巫硕悄然问道:“九离的嗜血咒快要练成了?”

    巫硕点了点头,道:“快要练成了,她周身气息起伏不定,这是要进阶第三重的征兆,一旦嗜血咒完成,九离在力巫境的修炼速度就会加快。”

    杨君山点了点头,正要盘算着与宁斌和颜沁曦二人如何分说,却突然感觉到九离周身的气息陡然一跳,过得片刻又是一跳,而后再一跳,气息跳动的间隔越发的短暂。

    杨君山连忙看向巫硕,却见他同样满脸喜se,道:“要突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