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九韧
    在不损及石板表面的qing况下,在石板内里刻印下一篇文字,这等手段至少不是杨君山所能够做到的,甚至也不可能是撼天宗的那些寻常的大神通者能够做到的,否则这块石板也不会在撼天峰门户所在之地屹立数千年也不为众人所知其中之秘。⊥,

    杨君山小心翼翼的用一块细磨石沾着灵泉水一点一点的打磨着石板,细细的石粉被灵泉水不断的冲刷,石板也渐渐的变薄,直到石板当中出现了几枚凹陷的笔画。

    杨君山心中一喜,可手中却越发的细致,每磨出一点石粉,都要用灵泉水反复的冲刷,生怕破坏了丁点藏在石板当中的秘密。

    如此,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手中三尺宽,二尺半长的半边石板在被磨掉了将近一半的厚度之后,当中隐藏的秘密终于浮现在杨君山面前。

    这半边石板上有大一些的字体大约一千字,还有小一些的字体更是多大三千字,此外还有三幅简约的图画,标注了许多灵力运转的线路以及注意事项。

    见得这半边石板当中浮现的一切东西尽皆完好,杨君山略微松了一口气,又将目光看向了剩下的那半边石板上。

    如法pao制,剩下的半边石板在杨君山细致的研磨之下很快也露出了真面目,同样是一千大字和三千小字,此外还有三幅不同的雕画。

    杨君山将两块石板合在一处,两半边石板上记载的字体合二为一,其中正文大字两千,注释小字六千,尚有六幅图画释疑,当中则是五个大字“为山九韧诀”!

    “为山九韧,功亏一篑”,这一道传承的名称似乎并不太吉利!

    杨君山脑中闪过这个念头,便见得那正文两千大字旁的六千注释小字当中写到:“修行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又如为山九韧功亏一篑,修炼此功诀,后世小辈当以此言为鉴,万不可心存自满,止步不前;天地虽大,当究其极,江河虽深,当穷其量。”

    这位在石板中刻下这道功诀的前辈大能当真是好大的气魄!

    杨君山心中感叹,迫不及待的开始研读石板当中记载的这篇功诀,当初前世只是偶尔从撼天宗的弟子口中得到过这样一道消息,说是石板当中记载的修炼功法与戊土宝诀一脉相承,言谈zhijian满脸的可惜不甘之se,但更具体的是什么,这位撼天宗弟子却是并未细说,而且看他当时的神se,似乎自己也并不是特别清楚。

    不过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这道隐藏在石板当中的功法品阶定然在戊土宝诀之上,而所谓的一脉相承,那也是戊土宝诀从前者身上延伸而出。

    杨君山细细研读,发现这篇功诀当中记述的内容果真与自己所修炼的戊土灵诀大有关联,不过论及奥妙艰深却不知要比戊土灵诀高明多少倍,两者简直有着天壤云泥之别。

    戊土宝诀自身便是下品宝诀,如果说戊土宝诀源自于为山九韧诀,难么后者的品阶又该是在哪一个层级,中品宝诀,上品宝诀,又或者是更高……

    杨君山在密室之中专研这篇功法足足有半个多月的功夫,即便是有六千小子注释和六幅图画释疑,他也不敢说将这篇功法专研透彻,只能说表面上的意思他已经能够理解,但更深一层的意思,或许是受自身修为阅历的影响,却有许多疑难之处。

    不过至少在能够通读整篇功法之后,杨君山已经能够开始着手修炼这篇功法,而且因为戊土灵诀原本就脱胎于为山九韧诀的缘故,直接修炼后者并不会与前者造成冲突,而且能够将前者所修炼的戊土灵力极为轻松的转化为后者所凝聚的本源灵力。

    不过转变的过程虽然顺利,可转变的结果却是令杨君山有些无可奈何,丹田之中的本源jing气被一再的压缩,原本进阶大圆满境界之后,杨君山已经有了一定的积累,可此番功法转化,他几乎怀疑自己此时的修为是否已经被从大圆满境界打落了下去。

    杨君山专研为山九韧诀用了半个月时间,转化功法前后又花费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个时间可算得上是极短的了。

    原本杨君山还以自身修为积累浑厚而颇为自傲,可在体内灵力尽数转化之后,这才发现自己是何等的井底之蛙,丹田之中的本源jing气十不存一,照这个架势,岂不是说杨君山至少要花费十倍的时间才能够赶得上修炼戊土灵诀的进度?

    有那么一瞬间,杨君山甚至有些后悔修炼了为山九韧诀,在犹豫着是不是要改回戊土灵诀来。

    要知道戊土灵诀因为注重灵力的雄浑厚重,修炼的速度便已经极慢了,要是按照为山九韧诀这么个修炼法,修炼的速度还要再慢十倍,那杨君山什么时候才能够进阶真人境?

    尝试着修炼为山九韧诀又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杨君山的灵识观察着丹田之中凝聚的那一si本源jing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修炼的进度虽不至于比先前慢了十倍,但慢了三五倍总还是有的,毕竟这九韧诀在吸纳灵力方面的效率同样要超出戊土灵诀数倍。

    不过西山灵源之地的半条灵脉所供应的灵力显然无法满足全力运转的九韧诀。

    不经意间想起那日在撼天峰顶的那座石室当中,那里因为有着整条撼天峰灵河的供应,灵力之浑厚似乎凝聚为流动的液体,或许只有那里才是适合为山九韧诀修炼的场所,若是在那里修炼,杨君山定然是如鱼得水,更不会仅仅修炼两个月的时间便浑身疲惫yu死。

    九韧诀缓慢的修炼进度使得杨君山一时间充满了紧迫感,他原本还想着抓紧时间继续修炼,可梦瑜县的形势在短短的时间内再次发生了剧变,使得他不得不被人从闭关当中叫了出来。

    “什么,撼天宗大败,荒沙镇丢了?”

    杨君山听到消息的时候脸上充满了震惊之se,道:“怎么回事,难道天狼门和开灵派又派了真人修士前往助战?”

    韩秀生无奈道:“没有,据从瑶郡和璋郡传来的消息说,天狼门和开灵派两家宗门也有顾忌,不敢集中全部的jing力来争夺梦瑜县。”

    “是因为两郡的其他几家宗门?”

    韩秀生点头道:“正是,璋郡和瑶郡在整个玉州属于面积最为狭小的两郡,两郡共有五家宗门,其中七灵派的势力范围与天狼门一般完全在璋郡,齐楚派则与开灵派一般同属瑶郡,而七鸾门则横跨两郡边界。”

    “此次撼天宗覆灭之战,这两郡的其他三家宗门也是有真人修士前往参与的,不过在撼天峰崩塌之后,针对梦瑜县的争夺,其他三派却被天狼门和开灵派联手挡下无从置喙,这也引起了其他三家宗门的不满,如今天狼与开灵两派一半以上的jing力都被牵扯到南方防范那三家宗门去了,如今侵ru梦瑜县的力量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两派能够抽调力量的极致。”

    听了半天韩秀生讲解的有关璋、瑶两郡的形势,可还是没有说到荒沙镇丢掉的原因,杨君山有些烦躁的问道:“既然如此,那么双方应该在边境继续形成拉锯才对,荒沙镇又怎么会这么快丢掉?”

    “是田家,荒沙镇的望族田家在双方对峙的时候,突然临阵倒戈,致使撼天宗一方溃败,两队梦瑜卫覆灭,据说只有陈纪真人的大弟子宋威等三五个人逃了回来。”

    两队梦瑜卫,用好了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看做是两位真人境修士,居然就这样被破掉了!

    韩秀生又道:“那田正旺宣称自己本就是开灵派的外门弟子,如今不过是带领家族重归开灵派,今后荒沙镇也会纳ru开灵派的统治之下。”

    杨君山眉头一凝,道:“那天狼门呢,难道天狼门就眼瞅着荒沙镇落ru开灵派的手中?”

    韩秀生沉吟了片刻,道:“还有一则从荒山镇传来的消息,因为事qing发生的突然结束的也快,因此不太敢确认,不知道是否与今日之事有联系。”

    见得杨君山看向自己,韩秀生道:“据从荒山镇的眼线传回来的消息,据说荒山镇镇守所昨天突然爆发了大规模的灵力波动,疑似有人斗法,不过灵力波动很快便消弭,随后据说曲武山中有大批天狼门修士出没,可最终不知为何却是又匆匆退走了。”

    杨君山神se恍然,道:“我就说嘛,这两派不可能单独行动,既然开灵派在荒沙镇布了棋子,天狼门也不可能无动于衷,只不过开灵派成功了,而天狼门的棋子显然被宁家的人发现并及时铲除了!”

    “小山,如今荒沙镇陷落,荒野镇便基本等同于断绝了同县城的联系,而相邻的荒原镇恐怕马上就要迎来一场争夺,那么接下来就轮到咱们荒土镇了,你爹一直闭关修炼,如今咱们西山杨氏到底是一个什么章程,该怎样应对接下来的局面,如今家族中上上下下都在等你们父子的决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