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丰厚(续)
    颜沁曦看着专心致志拓印地动山摇宝术的杨君山,问道:“杨兄,你认为这董亮没能及时逃出撼天峰,他闭关是在冲击真人境,还是在修炼某种神通法术?”

    杨君山头也不抬道:“那还用问,当然是冲击真人境了,而且十有七八还是深层次闭关,而且还是在冲击瓶颈的紧要关头,否则也不会不知道撼天峰已经危在旦夕,又或者是得到了消息也不愿意放弃冲击真人境的机会,不过可惜的是,无论哪一种,最终他都失败了。”

    “是啊,此人只是练成了地动山摇宝术下延伸的三种灵术神通,否则他将三种灵术神通融合,练就宝术神通,又或者只是将两种神通融合在一起,你我联手想要击败他都不那么容易!”

    颜沁曦想起之前自己两次都差一点被这董亮暗算,若非是杨君山出手相救,恐怕早就死在了此人手中,一想到自己至少又欠了此人两次救命之恩,颜沁曦便不由恨得心中痒痒:都是这董亮,否则自己也不至于被他接连出手相救,甚至也不会被他……

    想及之前杨君山单手将他搂在怀中,颜沁曦不由的觉得脸颊有些烫。

    为了驱逐自己心中异样的感受,颜沁曦故意岔开了话题,见得桌面上还有一块较小的传承玉板,便先拿在了手中查看其中的内容。

    不过这么一看,却是令颜沁曦满脸的疑huo,一副大huo不解的样子,但她仍旧还是坚持看了下去,神se间的疑huo渐渐的开解,却又显露出一副大为可惜的模样。

    杨君山这边已经将地动山摇宝术的全套传承拓印完毕,两份相同的传承两人各自带走一份,转眼却看见了颜沁曦脸上怪异的神se。

    “怎么?”杨君山倒是被勾起了好奇心。

    “可惜了,”颜沁曦将手中的传承玉板递给杨君山,道:“里面只记载了半部传承,而且还是下半部,一开始看的莫名其妙,不过后来现这居然是半部遁地灵术的传承,真是太可惜了,遁地灵术可是修炼界极为少见且珍贵的遁术神通,虽说品阶只是品阶只是灵阶,可一部完整的遁地灵术传承论及价值,便是手中这一套完整的地动山摇宝术都未必能够比得上。”

    颜沁曦说话zhijian满脸的惋惜,却不曾看到杨君山此时脸上的表qing。

    杨君山在接过那记载了遁地灵术下半部的传承玉板的时候,就感到“咚”的一声,心脏在胸膛之中狠狠的跳动了一下,而后便感觉颇有一种热血上头的感觉,难掩的兴奋之意充斥着头脑:半部遁地灵术,居然还是下半部,什么时候自己的运气居然可以这么好了,当真是老天眷顾!

    杨君山的灵识迫不及待的进ru传承玉板当中,很快便确定了手中这块玉板记载的当真就是下半部遁地灵术的传承,而且其中的内容正巧与杨君山手中的半部遁地灵术的传承衔接,这根本就是一套传承被分开的两个部分无疑!

    “喂,喂,不就是半部遁地灵术的传承嘛,虽说遁地灵术极其珍贵,可半部传承也不可能修炼成功呀,就算是拿到本派,集合本派所有的真人境修士,也不可能根据这半部传承就能够推演出整套传承的内容!”

    杨君山“嘿嘿”一笑,略带着一si戏谑道:“说的也是,要不这半部传承交给我算了,反正你们也不可能推演出全套的神通不是?”

    “想得美你,”颜沁曦可不会上他这个当,道:“没说的,所有传承全部拓印,一人一份儿,别想着吃独食!”

    杨君山笑了笑,将手中的玉板又还了回去,这一回是颜沁曦开始着手拓印,而杨君山的注意力又转向了石桌上的几样其他的物事。

    从传承玉板当中拓印其中的内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qing,传承玉板虽不至于像留影传承珠那般只能给修士看一遍,但仍旧有着较为苛刻的要求,尤其是制作传承石板的时候对修士的灵识损耗更是严重,拓印虽然相对要容易许多,但对于杨君山与颜沁曦这般的武人境修士,仍旧是一个不太轻松的活儿。

    颜沁曦在将传承玉板中的内容拓印完毕之后,正看到杨君山正在观摩着石桌上的几张符箓。

    “不用看了,这上面的几张符箓都是遁地灵符,上面封印的灵术神通都是遁地灵术!”

    杨君山见得桌面上除了几张封印着遁地灵术的符箓之外,还摆放着一沓品质极高的符纸,一只至少相当于下品法器的符笔,还有一盒用许多材料调配而成的鲜红se符墨,除此之外,剩下的还有两张似乎被故意毁掉的灵符以及数十张简单勾勒的符纸。

    颜沁曦家学渊源,见得桌面上的一切便已经猜出了大概,道:“这董亮正在转眼遁地灵术,他想要通过这半部灵术传承推演出完整的遁地灵术!”

    杨君山嗤笑一声,道:“这怎么可能,你刚刚不是说就算集合你们潭玺派所有的真人境修士也不可能推演出来么?”

    “嗯,”颜沁曦微微歪了歪脑袋,想了想道:“其实他这个想法倒也不是没有道理,利用已有的半部传承,再通过分析遁地灵符当中所封印的灵术神通,虽然不太肯定,但也许还真有那么一si飘渺的希望能够推演出整套神通的修炼方式。”

    “那几张看上去像是被故意毁掉的遁地灵符,应当就是他在推演的过程当中故意弄坏的,为的就是想要一窥遁地灵术的全貌,而那些个符纸则是他用来推演和记录遁地灵术符纹用的。”

    总共四张遁地灵符,其中两张已经被毁掉,剩下的两张自然是一人一张。

    “凭你的经验,你认为这遁地灵符一般ji,能够在地底遁出多远的距离?”杨君山问道。

    “大概三十里左右吧,要是练成了这套神通的修士亲自施展,他至少也能遁出五十里,而且还能够大致保证遁逃的方向,而这灵符却不可能在地底遁走那么远,也不可能确定大致的方向,只能凭运气了!”

    杨君山又问道:“你以为这董亮专研遁地灵术是不是为了从这里逃出去?”

    颜沁曦摇头笑道:“怎么可能,要是能够出去他还专研这做什么,径直利用遁地灵符不就可以了吗!”

    杨君山点点头道:“那倒也是,或许这也只是他不甘心手中只有这半部灵术传承吧!”

    杨君山又指了指桌面上的其他物事,包括符笔、符墨、符纸之类,道:“这些东西料想你也用不到,我就全拿走了!”

    颜沁曦眼珠子一转,道:“按理来说可是要对半分的吆,全给你也不是不可以,能抵得上一次救命之恩不?”

    杨君山一愣,指了指桌上的这些东西,道:“你的命就值几张符纸,一盒符墨和一只符笔加起来的一半儿?”

    颜沁曦口说手却不动,道:“那还是算了,这些东西继续对伴儿分吧……”

    颜沁曦自然是在同杨君山开玩笑,不会当真跟他去分这些看不上眼的东西。

    而杨君山却是一边收拾桌子上的东西,一边道:“你这姑娘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潭玺派又不缺这点东西,我们杨家小门小户,连个正儿八经的制符师都没有,这家族的底蕴是能增一点就是一点!”

    颜沁曦有些不耐烦道:“别说废话了,想一想接下来怎么办,是继续打通第五条通道还是准备返回?要是返回的话,又怎么从欧阳家汇聚的那么多修士的包围下逃出去?”

    杨君山道:“第五重的jin制光幕就不要想了,咱们还是准备离开这里吧,你难道忘了你手中还有一张遁地灵符?”

    杨君山与颜沁曦又在这座密室当中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没有再有任何现之后,从死掉的董亮身上把有用的东西尽数拿走,包括一只紫se的储物袋。

    董亮的储物袋在他陨落之后居然侥幸未曾自行破裂,而他的那件上品法器锢山圈似乎也因为被颜沁曦一刀斩断的缘故,并未跟着主人之死而自行破碎。

    锢山圈虽然被太白金刀斩断,但这件法器本身就是一个圆环,斩断之后想要修补接续也要容易一些,而且锢山圈本身乃是董亮专门针对自身的修炼功法与神通而打造的法器,对于覆地宝诀和地动山摇宝术一整套的神通传承的施展都有着极强的助益。

    储物袋里面盛放的东西或许是因为董亮长时间闭关的缘故早已经寥寥无几,只剩下了几只用来盛放玉币甚至晶币的钱盒子,里面还剩下一些玉币;此外还有十余只盛放高阶灵丹的玉瓶,杨君山将这几只玉瓶都打开查看了,甚至还嗅到了紫韵灵丹和紫极灵丹的丹气,可每一只玉瓶当中都是空空如也。

    不过这只紫se的储物袋却有着七尺见方的空间!

    储物袋很少能够见到空间过五尺见方的,杨君山身上的那只五尺见方的储物袋就已经算是极大的了,而据说修炼界还有一种jing巧的储物灵器,如同灵戒、灵镯之类,其中的空间甚至能够达到一丈见方。

    而董亮身上的这只储物袋居然有着七尺见方的空间,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传说当中的储物灵器之下最顶尖的空间宝物了。

    “说罢,你想要哪一个?”颜沁曦的脸se显得有些严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