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伊始(再续)
    事实上也正如杨君山所料,当石南生选择带领石家举族迁移之后,最终愿意跟随他一同前往荒丘镇的,也不过只占据了石氏家族三分之二的户数,大约两百户千余石姓族人选择离开。

    而根据族人传回来的消息,在石家开始着手迁徙之后,撼天别院的修士便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了石家族人当中,一路上协助并护送石家族人前往荒丘镇。

    杨君山得到消息之后也只是冷笑一声,有了石家开头,恐怕村里还有其他人也会坐不住了,即便是不想走的恐怕也会揣摩石家举族迁徙的背后是否有杨家驱逐的意思在内。

    尽管早有所预料,但杨君山还是没有想到在石家开始陆续迁走的当天晚上,便有人找上了门来,而且还是两个人!

    “李叔、徐兄,您二位也打算要迁族离开西山村吗?”

    徐磊与李少群二人彼此笑着看了一眼,由徐磊说道:“的确是打算迁走,不过徐李两家却并不打算去荒丘镇,而是想要在荒土镇重建村落。”

    这个想法倒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杨君山好奇问道:“这却是令在下有些搞不明白了,县衙在荒土镇为了吸纳更多的灵耕农前去耕种灵田,可是开下了极为厚道的条件,可既然徐李两家不打算去荒土镇的话,又何必迁族重建新村呢?”

    徐磊笑了笑,似乎在斟酌着该怎么说,而杨君山也不急,耐心的等待着,片刻之后,徐磊才道:“我不知道少族长是否注意过,县衙用熊、余两家的灵田招募灵耕农耕种,条件也是极为优厚,可事实上灵田的所有权却仍旧在县衙手中,也就是说无论灵耕农在一块灵田上耕种多长时间,只要撼天宗想,这块灵田随时都会从灵耕农手中收回去!”

    杨君山愣了一愣,这一点他却是没有想到。

    李少群在一旁笑道:“咱们这些乡野修士,祖辈大多都是灵耕农出身,一块灵田只要所有权在自己手上,哪怕粮税重一些,产量低一些,这些也都可以接受,无非就是自己辛苦一些罢了;而荒土镇的那些灵田,哪怕交到你手中一百年,可一想到县衙只要一句话,便不得不将手中的灵田交出去,这样的灵田怎么能够让人心里踏实?”

    杨君山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随即又道:“可石家也将原本属于他们的灵田换到了荒土镇北边靠近荒丘镇的地方,这些灵田可还是他们的呀,即便是将来县衙将这些灵田收回,他们也可以继续靠自家的这些灵田过活!”

    “可他们到时候还有落脚的村落吗?杨家到时候会允许他们在荒土镇重建村落,还是大度的重新允许他们回归西山村?”

    徐磊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这个徐家的年轻族长这几年气质显得越发的阴沉了,而城府也越来越深,不晓得是受他母亲之死的刺激,还是因为徐菁退婚带给他的羞辱和打击的缘故,不过杨君山暗中却恶意的认为更可能是后者。

    “有朝一日,一旦撼天宗将他们耕种的灵田收回,没有了灵田的支撑,那么他们在荒丘镇所建的村落势必也无法存在,整个石家恐怕就会沦落为没有产业的佃户!”

    “那么两位的意思是?”

    徐磊神色一振,从怀中掏出一张荒土镇的地图,指着地图上西南方向的一块地方,道:“这里,这里原本就有一块余家的灵田,而在这块灵田附近还有两块野外灵田,而这三块灵田应当都在杨家的掌控之下,徐李两家愿意将西山村的灵田尽数腾出来,换取这里的三块灵田,并希望得到杨家帮助我们两件建立村落的许诺!”

    荒土镇所有在杨家掌控之下的灵田,杨君山心中都有数,他只看了地图一眼,便晓得这三块灵田的品质和面积,不由有些意外道:“这三块灵田面积虽然不小,可据我所知,比起两家如今在西山村的灵田面积还是要差上一点吧?”

    徐磊笑道:“虽说差上一些,可我们村落的建立仍旧离不开杨家的帮助,更何况少族长能够为迁走的石家每一户都送上一石灵谷,没道理在我们身上就厚此薄彼不是?”

    “更何况,”徐磊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神色间更显一丝庄重:“我们仍旧在荒土镇杨氏的势力范围之内,我们两家仍旧可以看做是杨氏的附庸家族!”

    杨君山深深的看了徐磊一眼,突然笑了起来,道:“看来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送走了徐磊与李少群二人,回来的时候见得杨天雷与韩秀生两人正在等他。

    “怎么,又是两家要走的?”杨天雷显然已经听到了先前杨君山与两人的谈话。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迟早都要走的,与其到时候用手段将他们挤出西山村,还不如现在大家好结好散,日后还有一份人情在!”

    韩秀生在一旁开口将话题引开了,道:“还是先说一说这一次商队的情况吧,现如今瑜郡的形势我总感觉不太妙啊!”

    杨君山神色一肃,道:“怎么,这一次二伯和舅舅可是打听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

    杨天雷没好气的道:“还不是听了你这小子的吩咐,去了一趟佳瑜县找那豪强区家搭线,那区峰倒是找着了,买卖也做成了,可一转身区家造反了,咱家商队差一点就被佳瑜县县衙以通敌罪名给扣住,从区家挣得那点玉币尽数赔了进去,这才侥幸脱身。”

    “区家也反了?”

    杨君山先是一愣,紧跟着神色就变得严肃起来。

    韩秀生在一旁连忙道:“说造反也谈不上,总之是区家的真人修士是和佳瑜县的县令闹翻了,使得县衙与区家的关系紧张,不过听说佳瑜县的地方势力已经在加紧斡旋,咱家商队只是很不凑巧的赶上了,被县衙的人趁机为难!”

    杨君山神色稍霁,有些不满的看来二伯杨天雷一眼。

    杨天雷显然毫无所觉,大声道:“如今这买卖没法做了,怎么才一年的功夫,好像到处都变得不安稳了,不是内乱就是外部边境冲突,这撼天宗就不能有一天安稳?这玉州第一宗门的掩面何存呐!”

    自从去年陈纪真人率先以强硬手段剿灭梦瑜县豪强余家,驱逐豪强熊家,并一手促成了豪强宁家并入撼天宗之后,仿佛一下子便打破了瑜郡保持了三四年的平静时光。

    先是有天狼门在边境挑衅,紧跟着逃入瑶郡开灵派的熊家之人开始频繁以报仇的名义袭扰边境。

    紧跟着受梦瑜县的联动影响,瑜郡除却没有豪强家族的锦瑜县外的其他四县,包括晨瑜县的王千真人在内,都不得不开始采取抑制本县豪强的强硬措施。

    只是这一次显然并非是一次撼天宗协调下的统一行动,各县县令压制本地豪强的手段轻重缓急各不相同,而这也给了各地豪强以喘息之机,他们有的事先逃入邻郡投奔其他宗门势力,有的发动数百年在本县经营的关系网说情斡旋,有的干脆公开反叛自立,也有的选择暂时忍气吞声,……

    可无论这些豪强势力采取哪一种应对措施,暗中却都在厉兵秣马,积蓄物资,或许并非就一定是出于造反心思,可在他们看来,这更像是在为自己走投无路之后的最后一搏做准备。

    可这样的情况也使得整个瑜郡内部的形势陡然紧张了起来,据杨君山所知,如今最先挑起对境内豪强镇压的陈纪真人如今几乎要成了众矢之的,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不仅仅是各地豪强的指责,甚至还有撼天宗内部的责难,可见此时撼天宗内部的混乱。

    然而事情往往都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撼天宗内部还在为是否短时间内打压各县豪强而争论不休的时候,瑜郡六县几乎每一县的边境都遭到了相邻宗门的小规模试探性的骚扰。

    而这一次撼天宗再次没能够在各县应对边境小规模冲突上采取统一措施,各县自行其是,梦瑜县这边陈纪真人有青衣真人配合,仍旧是坚决反击,锦瑜县在苍梧真人与朱八戎两位真人的主持下,对于来犯之敌也给予了有力回击。

    而晨瑜县的王千真人正忙于自己家族的事物无暇他顾,潭玺派甚至直接派人越过了元成山边境,夺取了几座品相不错的矿场,不过据说曾经有一队潭玺派修士试图通过南轩沼泽,去偷袭对面晨瑜县方石镇的一座仓库,可最终却在沼泽之中失踪了,时候潭玺派对此予以否认,可真相如何却是不得而知。

    佳瑜县的县令真人则是瑜郡六县之中最为优柔寡断的一个,县境内的豪强势力尚未摆平,外部又有琳郡五原派入侵,他居然请了豪强区家、毕家的修士联合抵御,而据说毕家之人与五原派暗通款曲,中途借故脱身,却将县衙和区家的人送进了埋伏,被杀得大败而归。

    而另外的思瑜县和怀瑜县同样也是内忧外患,情况比起晨瑜、佳瑜二县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

    “看样子要开始了啊!”杨君山喃喃自语道。

    “什么开始了?”杨天雷插口问了一句。

    杨君山没有回答,转而吩咐道:“从明天开始,家族商队带足玉币和灵谷,将这一段时间从落霞岭矿场开采的灵矿也带上,马上外出开始尽可能的收购各种丹药,无论是法丹还是灵丹,无论是用来辅助修炼还是疗伤,哪怕是价格高一些也要尽可能的买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