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伊始(续)
    “王师兄,难道就当真没有挽回的余地吗?宗门拥有真人境的数量仍旧是玉州各门派第一,我们仍旧是玉州修炼界第一大宗门……”

    不等陈纪真人说完,王千真人便嗤笑一声,道:“第一宗门?老夫如今自立之心可谓是路人皆知,陈师弟老夫且问你,宗门能奈我何?“

    王千真人见得陈真人闭口不言,叹道:“燕山师叔陨落之后,宗门的人心便已经散了,原本老夫也没觉得他能进阶道人境,可没想到他还当真就成功了,于是老夫便决定重新回归宗门,哪怕努力做一个为宗门守护一方的长老了此一生,可不曾想他就这般莫名其妙的陨落了,不但如此,甚至连宗门数千来的镇派之宝都只能捡回来两片碎件,老天都在帮着老夫自立呀!”

    陈真人眼见得劝告无望,脸se已经yin沉了下来,道:“师兄这般明目张胆,难道就不怕宗门出手围杀于你吗,到时候恐怕连王氏家族都要灰飞烟灭!”

    “怕,怎么不怕,”王千真人的神se显得异常从容:“可他们更怕,怕燕山师叔陨落和破山锏碎成几段的消息为外人所知,而且他们怕得要死!”

    “你敢要挟宗门?”

    王千真人好笑道:“要挟?老夫的重孙如今还在撼天峰上做内门弟子呢!”

    陈纪真人叹了一口气,道:“师兄,难道就当真没有转圜的余地?燕山师伯虽已陨落,可宗门仍有清羽师叔、潇湘师叔这样的天罡真人,还有青树师兄这样的玄罡真人,集宗门全力,未必不能再出一位道人境修士!”

    “然后呢?”王千真人面含嘲讽之se,道:“然后近百年时间内,作为玉州第一宗门的撼天宗,除了一个因为修炼锻体术而在肉身衰竭之际幸之又幸的进阶真人境的修士之外,竟然再没有一人能够跨过真人境的门槛!所有真人境修士当中,除老夫之外,再没有一人取得修为突破,而老夫之所以能够进阶聚罡真人,却是因为处心积虑在晨瑜县大肆收刮并损公肥私的结果!就算那青树能够进阶玄罡,也是在燕山成就瑞气道人之后,出手相助才最终功成。←頂點小說,”

    见得陈纪真人沉默不语,王千真人叹了一口气,道:“且不说集宗门之力百年之后是否能够功成,单说现如今的玉州修炼界可还能经受得起如同过去百年一般的收刮?”

    “陈师弟,从百年前决定竭宗门之力供养燕山师叔一人冲击道人境的时候,便已经注定了撼天宗成则立,不成则败的结局,很可惜,燕山师叔明明成功了,可他只成功了三年!”

    ……

    杨氏众兄弟返回西山村之后,杨燕与杨焦两人陨落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宗族,杨君山是最先知道消息的人之一,不过在见到从边境返回的众人之后,虽然很快便察觉其中悲痛之中夹杂着的怪异气氛,但因为没有亲自前往边境,具体qing况也是不得而知。

    而杨田刚在将家族事物的大致安排讲明之后,便去了西山中央石窟闭关修炼去了,于是杨君山便成了西山杨氏的代族长!

    或许正是因为杨燕与杨焦的死,使得在接下来的一年当中,整个杨氏族人都团结了许多,无论是杨熙父子,还是第三代那帮从小就惯坏了的子弟,都不曾再给杨君山找过太大的麻烦。

    对于护村大阵的改造,因为借助现有的阵基以及实现在阵棋上经过详细的演算,在杨君山的主持下仅仅用了不到半年的功夫便已经改造完成。

    新改建的护村大阵将五行雷光大阵与元磁灵光大阵融合在一起,两者相辅相成,再加上西山灵源之地又有五行聚灵大阵和三才控灵大阵两座辅阵,杨君山自信只要不是真人境修士前来,在他的主持下没人能够破得了这大阵。

    新融ru灵源之地的三颗灵源之珠已经渐渐开始融合,在半条灵脉的支撑下,西山之上的阵雾越发的浓厚,半山腰以上已经根本无法再看到了,而西山村的灵气浓度也是一日胜过一日,但凡是修士基本上都能够有清晰的感受。

    事实上,在杨田刚闭关之后不久,因为杨氏族人渐渐开始适应新的生活环境,与西山村的土著村民的矛盾便开始渐渐滋生,随着西山村这些年新培育以及占据的荒土镇新生灵田开始重新划分,两方的矛盾开始进一步加深。

    也就是在大约半年前的时间开始,从西山村的原住村民中开始流传一个说法,那就是因为杨氏宗族的不断扩张,原住村民的一切必将会进一步遭到打压,与其到时候被杨家欺压,还不如现在就进行迁族!

    杨君山不知道这个传言的来源是西山村的原住村民,还是杨家之人刻意传出,又或者是从村外传来,但他却始终并未对这则传言采取任何措施,反而是听之任之,任由这则传言在西山村中愈演愈烈。

    事实上,这则传言本身说的的确符合事实,杨家如今家族势力的上升必然会伴随着扩张,即便是杨氏父子极力压制,西山村的原住村民也必然受到被杨氏势力膨胀的挤压。

    然而随着西山村中灵气的浓度一日胜过一日,原先吵嚷着要举族迁移的原住村民一个个反而闭上了嘴,所有人都知道,在这样灵气充裕的环境之中居住意味着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在西山村之中利用留言推波助澜的幕后推手也渐渐的露出了端倪。

    在熊、余两大豪强势力在梦瑜县消失之后,虽然梦瑜县各家族势力都趁机劫掠两家豪强所遗留的资源和势力空白,但真正得益最大的额仍旧是县衙以及背后的撼天宗。

    在熊家大面积的灵田归ru县衙掌控之后,很快从荒土镇那里传来了县衙划分灵田吸纳灵耕农的消息。

    也就在这则消息传到西山村后不久,石南生在镇公所找到了杨君山。

    杨君山直视石南生,道:“石叔,真的是你们石家愿意迁徙的吗?”

    石南生避过杨君山的目光,道:“少族长,你我都知道,杨家如今势大,我们迁走其实也是为杨家腾开了空间,这样大家都好!”

    杨君山可不管他说的这些理由,只是道:“晚辈也不去问您这样做对我杨家又多少好处,只是要向您问清楚,石家要举族迁移,可是受杨家迫,又或者当真有杨家人在背后给石家施加压力吗?”

    石南生沉默了片刻,略带惭愧道:“没有!”

    杨君山点头道:“我懂了!那么需要村里为你们做些什么?”

    石南生道:“换灵田,石家在村里的灵田尽数交给杨家,不过希望少族长能够将荒土镇北,靠近荒丘镇的几块野外灵田还给石家!”

    杨君山点头道:“没问题,灵田的面积不会少一分,而且每一户离开的石家族人,村里都会无偿补贴一石灵谷!”

    石南生脸上的感ji与愧疚之se更浓,点头道:“少族长仁义,日后若有石家力所能及之事还请尽管吩咐!”

    石南生离开之后,杨天林从外进来,道:“石家举族迁徙,这等大事是否跟你爹说一声?”

    杨君山摇头笑道:“不必,随着杨家的扩张,西山村的这些外姓人迟早会被排挤出去,事实上我爹对此早有预料,只是没有想到会提前这么长时间!”

    “哼,不过是县衙在背后怂恿罢了,”杨天林有些不忿道:“又何必给他们每家一石灵谷?荒丘镇如今空大片的灵田,县衙如今大肆招募灵耕农,那石家既然愿意举族迁徙,定然从县衙那里得到了足够多灵田的许诺,再加上换到边境的自家灵田,石家的灵田耕种面积至少要增长一倍,否则他们愿意离开西山村这样既安全又适宜修炼的宝地?”

    杨君山笑道:“好歹也是多年的街坊邻里,再说人家离开毕竟是为咱们杨家的扩张减少的阻碍,更何况如今咱们也不差于那几百石灵谷,而且这也算是做给别人看的吧!”

    在熊、余两家豪强倒台之后,梦瑜县大的势力便剩下了各镇的几家望族,县衙的这种手段,在杨君山看来,更像是剥离这些望族的附庸势力,以达到削弱各家望族势力的目的。

    而且在杨君山看来,县衙的这种手段显然是在熊、余两家倒台之前便已经算计好了的,因此,这种手段在实施的时候,对于其他家族势力或许是一种变相的打压。

    如同荒沙镇望族田家的崛起便是靠着四村联盟,构成这个家族势力的本身便有着大量的外姓之人,而县衙的这种手段无异于釜底抽薪,大量外姓族人以及外姓武人境修士的脱离,定然会使得田家的势力得到极大的削弱。

    不过这一切对于西山杨氏而言,却因为一次恰到好处的举族迁徙而从容化解了!

    从青石镇迁徙而来的杨氏族人使得西山杨氏的规模猛增一倍,武人境修士的数量也多出了四五人,实力暴增的西山杨氏一下子面临了扩张的瓶颈,可偏偏这个节骨眼儿上,村中外姓族人的迁徙使得杨氏扩张的瓶颈一下子不存在了!

    “更何况石家族人也未必都愿意举族迁徙,定然会有大量族人选择留在西山村,如此这些人便只有选择附庸我杨氏一条路,西山村的实力虽说会因为武人境修士的脱离而看上去被削弱,实则却是杨氏对于西山村的掌控更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